纪松海在牡丹江监狱已遭七年折磨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二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纪松海,在牡丹江监狱遭受了近七年的迫害,多次被酷刑摧残昏死,被折磨得生命垂危。二零一零年四月份,现任九监区的队长黄威(音)逼迫身体虚弱的纪松海出工,纪松海不从,黄威就大打出手,用电棍把纪松海电得直到昏死过去才罢手。家里又是长时间没有得到纪松海的音信。

纪松海
纪松海

纪松海的胞弟纪松山2003年6月17日遭绑架,仅5小时被公安局“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恶警李洪波、杜占一、刘伟国等毒打致死,年仅27岁。家人申诉无门,老父亲无望中于2009年含冤辞世,老母亲寄居他乡。

纪松海,男,现年36岁,2002年3月15日被绑架,2003年1月被双鸭山尖山区法院诬判12年,同年四月送至七台河监狱,九月转至牡丹江监狱非法关押迫害至今。

艰难的探视

2008年之前家人去看过(接见)三次,其中一次是正常看到的,另外两次都被无理拒绝后,家人据理力争才让接见。家人看到的纪松海脸色苍白,走起路来有气无力的。

2008年之后迫害加剧,家人得到消息:纪松海被打了。08年4月19日纪松海的老母亲和姐姐赶去探望,但是监狱无理拒绝了,说啥也不让见。家人要找监狱领导讲理,监狱守门的保安员粗暴的推搡她们,把纪松海姐姐推了一个跟头,辱骂她们,不准进门。无奈之下母女俩住了一宿,次日再次来探望,保安远远的看到她们就把大门关上了,连门都没进去。

2008年8月10日,家人花钱托人才看到。家人看到的纪松海面色惨白,手捂着心口(心脏),一说话得捂着心口轻咳两声,表情非常痛苦。纪松海看到姐姐流泪就把手移开胸口,向着姐姐笑,很明显是强装笑脸,很不自然。纪松海被非法关押之前身体非常健康什么病都没有,身高1.75米,体重65—70公斤,当时仅有50公斤吧。

当时纪松海对亲人说:他从七楼走到一楼得需要40分钟,手一点点东西都不能拎,走起路来只要脚一动弹心就会疼。纪松海身边左右站着两个警察,身后还站着一个警察,当纪松海说到他胸腔疼时,一个警察拿起座机话筒搪了一下,示意纪松海不准再说了,纪松海冲家人笑一下,再也没说什么。

2008年12月份,纪松海的哥哥给牡丹江监狱610头目送了礼,才让纪松海和家人一起吃了一顿饭。为了这顿饭花了2-3千元钱,当时610头目和警察都在场,纪松海什么心里话也没法和家里人说,纪松海也几乎没吃东西,就是在看。纪松海身体很虚弱,一点东西也不能拿,家人给带的东西是由别人给拎上去的。纪松海的手不时的捂着胸口,走几步路得站一站再走。

直到2010年8月,纪松海家人才知道纪松海在牡丹江监狱被迫害的详细情况,才知道08年4月19日纪松海的老母亲和姐姐去探视不让见的真实原因:掩盖纪松海被酷刑迫害。

酷刑迫害情况

2008年4月1日,牡丹江监狱警察翻号(搜查),在纪松海干活(强迫奴役)的地方翻到一个手机,九监区的队长齐伟就诬陷是纪松海的。当时纪松海已经在监舍休息6、7天了,而车间天天都有出工的。早晨7点钟纪松海被从监号提走,齐伟诬陷说:手机是纪松海的,强迫他承认。纪松海说不是,没承认,同监室的人也说不是纪松海的,但齐伟等警察根本不听,就开始打纪松海,用电棍电,身上的皮肉被电焦了。从10点钟打到中午,人被打的昏迷不行了,才送到牡丹江监狱的“博爱医院”。当时血压70/40(毫米汞柱),到晚上9点才脱离生命危险。

第二天中午(4月2日)被带回监狱,回到监狱的纪松海,躺在床上就象活死人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一个同监舍的人护理他直到能自己下地为止。这段时间有多久具体不清楚。

4月1日晚,和纪松海一个监号的犯人发现纪松海被警察提走一天也没有回来,有些担心,就向管教要人:你们早上把纪松海提走的,这么晚了还没回来?怎么回事?警察支吾着不承认。先说:有些话没谈完。同号的人就问:什么话一天谈不完?你们给打坏了吧?我们要见纪松海!警察又说:他心脏病复发了,我们送他去医院了(纪松海以前根本就没有心脏病,是被监狱酷刑迫害所致)。

2009年11月,牡丹江监狱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酷刑转化。纪松海再一次被酷刑折磨,遭受用电棍电、用电棍打、用凉水浇、光着脚在外面冻等,直到把身上都电糊巴了、打到昏迷。

2010年4月,现任九监区的队长黄威(音)逼迫身体虚弱的纪松海出工,纪松海不从。黄威就大打出手,用电棍把纪松海电的直到昏死过去才罢手,而后把不能走路的纪松海由两个人架着拖回监舍,直到现在,纪松海的前胸后背还疼。因为纪松海不放弃信仰,经常被打。和纪松海同号的人就觉得不公:纪松海是个大好人,当官的不应该这样对他;就把对纪松海施行暴力的黄威告到监狱纪检委。7月16日牡丹江监狱纪检委找纪松海谈话,问纪松海被打的情况是否属实,纪松海把遭受迫害的经过如实的说了。黄威怕自己会受到处分,就要求纪松海改口供,纪松海坚决不改。黄威就威胁纪松海:你如果不改口供对你没什么好处,因为你还在监狱呆着。

黄威威胁纪松海后,家里再没有得到纪松海的音信,不知已很虚弱的他是否又遭受构陷和酷刑折磨。

到目前为止,牡丹江监狱已经迫害死三位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潘兴福、孔祥柱、吴月庆。而今,纪松海又危在旦夕,家人在向全世界善良、正义的人士呼救:请伸出援手,制止迫害!让被非法关押的所有法轮功学员获得自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