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晋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榜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报道)一时强弱在于力,千秋胜负在于理。从古至今,一个政权越是残酷迫害人民,就越会加速走向灭亡。山西祁县晋中监狱执法犯法、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滥施酷刑以致造成死亡。丧尽天良,行凶者却逍遥法外,而且迫害今天还在继续。为了制止迫害,呵护善良,现把恶警恶行曝光天下,将邪恶在阳光下解体。

晋中监狱有意安排手段恶劣,心狠手辣的犯人当包夹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些黑打手有些是买通狱警,可以不干活而专职迫害。恶警公开唆使包夹要“大胆管理”,“出了事由管教负责”。迫害手段主要有:(一)暴力“转化”(强迫放弃信仰)、二十四小时包夹,监视、辱骂,罚站,殴打、奴役劳动。(二)关入禁闭室,或无期限关入严管室,殴打,长时间罚站,剥夺睡眠,戴镣铐等手段残酷折磨。 “坐板”(类似坐军姿),期间常遭受耳光、脚踢、暴打。“坐板”最长有八个月。不让互相说话、限制饮食和上厕所,不让睡觉、整日站立“面壁”(把体力耗尽):脚尖、腹部、鼻尖贴墙壁,否则暴打、脚踹。有的学员当场昏迷,有的在酷刑迫害下“绝食”抗议,遭野蛮灌食。四名法轮功学员在凌虐中失去生命。

晋中监狱责任人:监狱长,杨惠荣,二零零四年春天上任,二零一零年七月离任。由原政委王岳祥继任监狱长,现任政委是张志敏。其他主要行恶狱警如下。

(一)恶警:韩晓亮、高子俊

迫害事实:恶警指导员韩晓亮指使坏人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刘志斌。

二零零四年七月,晋中监狱开始所谓“转化”法轮功百日攻坚。该监区恶警给犯人包夹两根警棍、三副手铐。刘志斌(又名刘接运,灵丘县武灵镇西关村人)被铐着,遭恶人毒打,当场死亡(零四年七月二十二日晚),当晚雷电交加。恶警为掩盖杀人罪行,指使杀人犯做伪证,以心脏猝死蒙骗家属亲人。当家人交涉看遗体时,发现刘志斌遍体鳞伤,全身黑青浮肿,手腕被手铐铐过的痕迹清晰可见,身上多处有被电棍击的痕迹和殴打的伤痕,惨不忍睹。在未征得家属同意的情况下,恶警将遗体匆匆火化,毁灭杀人罪行。

法轮功学员唐存新被迫撞在暖气片上,头部缝了二十多针。

杀人凶手有九人:张维政(已放)、曹联帅、张治荣、胡勇(调监)、舒德庆、牛永生、连俊红、晋志强、王晓明。还有恶警指导员韩晓亮、高子俊。杀人凶手没受到任何处理反而评为积极分子提前释放。

(二)恶警:孔祥晶、赵卫忠

迫害事实: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康治国(太原西山煤矿官地矿人,一九五四年出生)。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底第一轮暴力迫害,恶警指导员赵卫忠对打手承诺:只要能叫康治国“转化”,你们的减刑想怎么减就怎么减,使用什么手段都不过。

迫害持续一个月:长时间罚坐、罚站,打人凶手段帅(死缓杀人犯)天天殴打康治国,惨不忍睹,用膝撞,把康毒打的口吐鲜血、倒地不起,行走、生活无法自理,打成半身不遂。恶犯们由于恶警撑腰,做牢头狱霸,给恶警钱财,搞同性恋,用不正当手段拿食堂食物。恶犯段帅宣称:只要共产党让把女人带进来,就不出去了。这里有他施暴的空间,中共恶党放任这些恶人胡作非为。一段时间之后康的身体才有所恢复。

二零零四年六、七月恶党的司法部下达“百日转化攻坚任务”,重刑犯侯森彪用脚连续猛踢康治国胸部,在无人单间用木棒连续猛击康治国全身。康大喊“救命”,管教李卫平不制止,说“喊什么喊”,还对康治国罚站。这次迫害长达二、三个月,每天康治国都在度日如年的煎熬中。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八日,康治国由于二零零四年元月份被打成半身不遂病情复发,三日后便离开人世。

主谋杀人凶手:恶警教导员孔祥晶,恶警指导员赵卫忠,监狱还对赵卫忠,孔祥晶的迫害行为大大嘉奖。这个监区法轮功学员最多,迫害也最严重。直接打人凶手:犯人段帅、侯森彪、王敬东、胡文学这四人由于迫害有功每人减两年徒刑,恶徒侯森彪在康治国死后不久被查出肝炎,当时遭报。恶人侯森彪、王敬东还曾对孙小国、高晓宏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多次暴打和体罚,恶警包庇纵容。

(三)恶警:张峰,十三队(十三监区)当时的集训队指导员。

张峰是该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首恶,因死不悔改地参与迫害而恶名昭著。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集训队一切迫害由张实施:强制洗脑,严厉看管,野蛮殴打(这是各监区滥用的迫害酷刑),绝大多数狱中法轮功学员都受过其迫害。该恶警被中共邪党山西监狱局评为所谓“转化能手”,因追随邪党积极迫害法轮功被记“个人二等功”。后调至七监区等处,继续迫害。张峰贪财求利,有收受犯人贿赂的丑闻。

迫害事实:

(1)恶警张峰指使坏人米文明(米六)和一个精神病迫害法轮功学员丘士仁,用胶鞋底打脸,殴打,致使丘士仁出现脑血栓症状,生活不能自理。

(2)迫害致死栾福生。栾福生,五十五岁,河北省政府房产科电工。零三年十一月被劫持到晋中监狱十三监区迫害,一直关在严管号,承受着残酷折磨。号内放有便桶,不让活动,坐个小板凳,不让买食品,喝的开水有时被恶犯兑一半凉水,给的食物刚能维持生存。恶警恶人就是要在身心上摧残法轮功学员,体罚面壁、暴打、威胁、强制洗脑是常事。

栾福生在严管号内被迫害得出现了严重的糖尿病综合症,倒尿桶都得用桶支立身体,整个人骨瘦如柴,极度虚弱,说话倒气,生命垂危。零五年底至零七年二月,太原公安一零九医院三次下病危通知。他及家人多方要求保外就医,均被狱方拒绝。把栾迫害得只剩最后一口气,才让回家。

奄奄一息的栾回家十九天后,于零七年四月八日夜含冤离世。

责任人:监狱长杨惠荣、政委程永宏、副监狱长梁海军、纪委书记仇逢春、李队长、13监区指导员张峰、 山西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冯征、政委郭贵仁、副局长周培斌、山西省司法厅厅长张高宏、副厅长李满胜。

(3)法轮功学员张岩冰,面对殴打坚持炼功。暴徒把他在监里打又拉到院里打,多粗的木棍都打断了几根。他豪气凛然,面对暴徒说:“我是法轮功学员,不让我吃喝可以,不让我炼功妄想,只要不打死我我就要炼!”

冯志宏,坚定信仰不转化,多次被恶警指使刘尚森等一伙暴徒轮番长时间毒打,场面惨不忍睹,棍棒打断一根又一根,把冯志宏身上打得找不到一点好地方。在这毫无人性毒打下,冯志宏未喊一声未掉一滴泪。

零一年下半年,十三队前院开减刑会,后院严管组暴徒每人手提棍棒,一个一个监室殴打法轮功学员。王引军被打得最重,惨不忍睹。暴徒头子刘尚森说:“我敢拿无期徒刑开玩笑吗?每次行动都是干部指使打的。”

这伙暴徒对赵峰、李建五、郭光中等六名法轮功学员体罚、殴打、烈日暴晒,跑步、走正步,每天如此连续四、五个小时,暴徒拿着木棒看谁不顺眼就打。还让精神病犯牛爱彬打法轮功学员,精神病犯打人更凶。

在这所谓“文明中队”里,暴徒刘尚森一伙野蛮迫害法轮功学员而在本监狱记大功表扬,有的减了刑。

(四)恶警:郭跃平,任三监区教导员时,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现任十一监区大队长,恶行不改,威胁法轮功学员焦建明:不转化(放弃信仰)就处理你。

包夹在恶警唆使下,丧尽天良不顾一切摧残法轮功学员,如用脚踢、跺、踹,把法轮功学员的腿、脚踢肿,脚趾甲被跺的流血、整个脱落,步行艰难。牙齿被打掉、松动的都有,还用抹布、帽子堵法轮功学员的嘴,用鞋刷子抽打脸,说一定要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留下伤痕,做记号。吃所谓的“红烧肉”,更残忍。把牙刷放在法轮功学员的食指、中指中间,一人攥紧两指。另一人使劲拧,把法轮功学员的手指拧的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1)迫害法轮功学员赵福辰的事实。

恶警郭跃平强制让六十岁的赵福辰写所谓“三书”,赵不配合,喊“法轮大法好”,恶犯张晓军把他打倒,用手指粗暴抠他的嘴和舌头。恶警罚站赵。在没人看见的屋中,对赵福辰毒打、恐吓。面壁罚站,头顶墙说是“开飞机”,脖子上挂两个雪碧瓶,灌满水,胳肢窝夹两个灌满水的雪碧瓶,在小腿处夹两个。瓶掉了,就用象桌子腿粗的木棍打,他们在老人的腰部,每打一下,都留血印。

包夹为讨好恶警,扬言:无论怎样打骂法轮功,政府警察都不管。这次迫害赵福辰数包夹张秀军最邪恶,晚上不让赵福辰睡觉,毒打罚站,说是恶警郭跃平下的死命令。

恶犯用拖布把抡起来打赵福辰臀部和大腿肌肉处,一次就打折过三根木棍。被打的皮开肉绽,多日不能坐卧。被打昏几次都记不得了。赵还被任意责罚,加重奴役劳动,累的晚上尿被子。老人小腹做过手术,小便多。恶人刁难他,经常不让喝水,不让大小便,导致赵福辰多次尿被子、尿裤子。罚站、打骂是家常便饭。

二零零九年赵福辰不写年终总结,写法轮大法好。在没人小屋,再次被木棍毒打下身,多处黑青。

行恶包夹:赵山峰、于涛、张晓军、张秀军、宁新纯、权永军

(2)迫害法轮功学员韩来清的事实

韩来清在二零零三年九月被绑架到晋中监狱集训队。韩不承认有罪,不穿犯服,被恶警指使的犯人组长二愣及五、六个犯人毒打昏死过去。韩被打得全身紫黑,胸部、两腿最为严重,出气、下床小便都困难,两腿、两脚胀的很粗。韩不配合所谓罪犯考试作业,坚持大法信仰,被包夹组长姚宏武毒打数次。姚说,集训队的劳改任务就是迫害法轮功。一次姚打的韩嘴、鼻出血。另一次,把牙打掉一颗。姚用床板打韩的后背、下腿,床板被打断。一次,姚犯用马达三角带毒打韩,韩的背部被打得皮开血流、头晕眼胀、上吐下泻,睡觉不能翻身。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的日子,每到七月二十日监内要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赵海中、韩来清被恶警张峰认为是强制迫害转化对象。俩人被关在一号严管监室,强制体罚面壁,四天半。这次被罚站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河北人栾福生、运城人孙红定。他俩都是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前后被恶党绑架进去的,一直被关在严管号内,承受着残酷的折磨。

转至三监区后。零九年底,韩来清不配合监狱“年终考核总结”,包夹们拳脚不停,毒打他全身,尤其暴打小腹处。韩来清被打的口吐鲜血,倒地不起。韩来清喊“法轮大法好”。每天从早晨五点左右到晚上十点,韩来清被强迫罚站。韩来清给恶警郭跃平讲真相,恶警不听还威胁他。后来把他拉到食品库房毒打,用绳子、手铐背铐起。恶人权永军、于涛、宁新纯、张晓军把韩来清的头按在地上,把两手分开,残忍地用针往指甲缝里扎,用火烧手指。这次对韩来清的迫害罚站、毒打长达十八天。

(3)毒打王志刚成重伤

王志刚,四十一岁,太原工业大学毕业。恶人经常无事生非找他麻烦,精神恐吓、污辱、张口即骂、伸手就打。并被强迫奴役劳动。恶犯于涛、张晓军都是一米八大块头,多次甩开双臂抡圆了暴打王志刚的脸,他听力下降、眼睛受伤“玻璃体积血”,右眼只能见光影,左眼视物不清。王志刚在九六年开始炼法轮功,九八年大洪水,与母亲捐款一万五千元,是当时太原个人捐款最高额,《太原晚报》九八年八月十八日报道。

四名包夹权永军、张晓军、于涛、宁新纯毒打过多名法轮功学员。权永军手狠毒但滑头,主要指使其它打手下手;宁新纯常出毒招;张晓军、于涛是凶狠打手。

恶警郭跃平和他手下包夹的恶行激起众多服刑人员的公愤,一个有正义感的服刑人员(无期徒刑)义愤之下,和包夹打了起来;更多有良心的犯人愤慨的骂恶人“牲口”、“畜生”、“丧尽天良”、“背了天道”。有的包夹表示不再参与迫害。善恶有报是天理,包夹犯权永军得了黄疸肝炎,遭到报应。

迫害责任人:

王秀武,三监区大队长。推诿说不知道本监区打过人,实际他一直默许迫害。
郭跃平,行凶主使恶警,自称“晋中监狱不见得有能狠过我的”。
赵卫忠,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严管组的包组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康治国被迫害致死负重要责任。

(五)恶警:零九年十五队(集训队)大队长叫苗瑞刚,现任十队大队长。

迫害事实:

零九年以后十五队是集训队,对法轮功学员罚站、不让睡觉、暴打。包夹组长赵贵生、胡凤军、李峰智,十六队包夹组长史月旺,零九年十五队大队长苗瑞刚,现在是十队的大队长,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

法轮功学员王宏兴很坚强,被强迫从早站到半夜,几个月下来,腿、脚都站肿了。三组包夹组长李峰智罚站法轮功学员毛秀云(五台人),从白天站到晚上封号,两腿都浮肿粗了。包夹史月旺给七十岁法轮功学员陈家安戴纸糊的高尖帽进行污辱。赵贵生用胶皮管、拳头打太原法轮功学员周华(六十多岁)。为什么让写“三书”呢,因为狱警用“三书”能换三千元奖励。

一般人在禁闭室关几天都瘦一圈,对法轮功学员少则半月以至数月,袁金明、宋胜文等等都被关过禁闭。阳泉的李泽宁因看大法经文被大队长苗瑞刚戴铐罚站。刘喜良七十多岁了,被恶人宋六指使精神病人每天打脸一百多下。

监区恶警给包夹开会说:不准他们跟其他人说话,如果传递东西,哪怕方便面,都要撕开检查,有不听的(指法轮功学员)就给我打,只要打不死就行。犯人曹联帅(太谷人)说,零四年他在八队期间,参与迫害死法轮功学员,拿法轮功学员当靶子练拳击。

(六)恶警:孙文斌(六监区教导员)、边永庆(六监区指导员)

迫害事实:

(1)二零零四年六、七月晋中监狱开始所谓“百日攻坚”,强迫法轮功学员看邪党的造谣录像,制造恐怖,强迫罚站,棍棒打。恶警指导员边永庆强迫法轮功学员罚站。抵制迫害而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被灌食。

(2)二零零五年七、八月;零六年三、四月;零七年四月底,法轮功学员赵文轩被四次关禁闭折磨,期间被禁闭室犯人、禁闭室恶警、内警队、监区包夹熊艳刚等数人恐吓、侮辱、毒打、烟头烫,口中、耳朵、鼻孔塞虫子,往脸上吐口水,连续几番折磨迫害。鼻子、头部被打破,血流如注。不断受到死亡威胁。

直接责任人:孙文斌、边永庆(包庇纵容犯人多次折磨法轮功学员)、犯人陈宝红(多次唆使犯人殴打他人,因与干部有金钱交易,多次被包庇)、刘勇、熊艳刚、任建平,逯晋年、吕世红、姚晋龙。禁闭室恶警:李春芳,李满胜等,值班犯人:任军,王峰等人。

(3)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在恶警孙文斌的指使下,恶徒姚晋龙、侯立平、熊艳刚、李玉牛对法轮功学员侯红庆、马廷红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包夹每天得到恶警发给的一盒“芙蓉王”。

零九年一月十八日明慧网报道,近来晋中监狱又下达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文件,六大队法轮功学员侯红庆(运城稷山县人),遭毒打、冷冻、罚站、恐吓等酷刑。参与迫害的恶警:教导员 孙文斌、副监狱长 梁海军等。

零九年五月一次打水时,因侯红庆传大法经文,恶警孙文斌不允许侯红庆下楼打水,直到他出狱。零九年二月起,恶警一直严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王忠元,王非常坚定,曾被关在小黑屋两个月。

(七)恶警:刘鸿滨,七分监区指导员。

刘鸿滨亲自坐镇,把六名法轮功学员关入九号监房,利用七名刑事犯看管。殴打恐吓、“面壁”罚站,除大小便、吃饭外,一天长达十三、四个小时站立,有时站到凌晨一两点钟,其中有位六十八岁的老人。长时间的站立使他们小腿、脚肿大,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直到零四年九月二十三日,迫害已长达七十多天了。

(八)恶警王文洲,曾任七、八两个监区教导员。

王文洲表面文质彬彬,暗里却伪善至极,多次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零三年冬天,亲自指挥迫使法轮功学员四天四夜不准睡觉,不让吃饱,“罚站”,利用刑事犯殴打,强行折磨。零四年,他指使犯人残酷毒打孙双文(大同,三十七岁),打得昏死过去,戴上背铐抬到禁闭室,监狱内看守队恶警亲自毒打,孙双文被折磨得遍体鳞伤,体无完肤。不能走路。

(九)恶警:“行刑转化小组”卢耀中(组长)、张卫东、刘金生、李志刚、韩小明等九人。

迫害事实:零三年十二月十八日,晋中监狱成立妄图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张健的所谓“行刑转化小组”。恶警问法轮功学员张健写不写“转化”书。张健说:“不写,要写我就写保证修炼法轮大法。”恶警说:“你不转化,就对你行刑强迫转化。”于是恶警们不再和张健说一句话,开始一味毒打张健。

迫害从十二月十八日到二十二日,持续四天。每天早上六点半,张健被从监室带走,直到晚上两、三点钟被送回监室。恶警们把张健吊起来,用电警棍、胶皮棍轮番毒打张健。张健不为所动。恶警们更加疯狂,毫无人性,一边唱着歌,尖叫着,一边毒打张健,并将电棍伸到张健的嘴里、小便头上折磨。

每次对张健行刑时,恶警们都要举着拳头高喊“以法破法,行刑开始”,然后开始轮番毒打。其中恶警李志刚、韩小明最为歹毒,每次毒打他们两人都在。张健多次被毒打致昏迷,两根肋骨被打断,但自始至终没写一个字。

(十)恶警:朱殿亮 时任十三监区(集训队)指导员。

迫害事实:

(1)朱殿亮,自九九年以来积极跟随江氏流氓迫害法轮功学员,零七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每天只让法轮功学员吃两顿饭,每顿限定二两,不准下楼,不准家属接见。

(2)晋中监狱非法关押大约有六十至八十名法轮功学员,分布在十六个监区。十三队(所谓的入监队或叫集训队),指导员叫朱殿亮,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恶警通过一段时间所谓“转化”,没达目的,就成立“严管组”。

严管:监狱用杀人犯、抢劫犯、盗窃犯、黑社会分子等等(都是死缓或无期徒刑)对法轮功学员迫害。这些人心狠手黑,做坏事不遗余力。监狱给他们的政策是:不管采取什么手段,只要让法轮功修炼者“转化”(放弃信仰)就行,包夹就会得到奖赏。

每天“罚坐”,即坐军姿,或面壁罚站。都不许动、不许喝水、不许上厕所,动则非打即骂,直至晚上十点钟。每天都是十五、六个小时肉体摧残,伙食只有监狱正常标准的一半,每顿饭一个馒头、一口菜(更准确的说是一口汤)。就这样一直持续着迫害。更多不妥协的修炼者又被挟持到其它监区继续迫害。

一个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不屈服于邪恶之徒的淫威,被他们象踢皮球一样地踢过来,又踢过去,惨不忍睹。恶徒们无事生非、没茬找茬的想办法折磨你,羞辱、谩骂你,实施着无休止的迫害。

(十一)恶警:十四监区恶警郭庆阳、张立栋、张其权

迫害事实:恶警郭庆阳、张立栋、张其权,受中共邪党指使,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未停止过,安排没人性的坏人包夹看管法轮功学员,严之又严,毫无人身自由:不准法轮功学员接触、说话,不准给亲人通信、打电话,不准打开水,抬手就打,张口就骂,拳打脚踢,警棍电,面壁罚站等等。

零七年四月五日一个法轮功学员去锅炉房打开水时传递大法经文,被恶警张立栋罚站十五、六个小时。零七年四月五日至五月二日,法轮功学员付常胜与同修说话,被恶警郭庆阳罚站面壁一月之久,不让睡觉,不让喝水,再加上打骂。有位法轮功学员看大法经文,恶警张立栋对三位同修非法搜查,事后不让他们打开水。他们只好自己一月出三十元让别人给打开水,还得经常供其吃喝,持续达十五个月之久。

(十二)恶警:任丹瑞,二监区教导员;李崇信,二监区大队长

任丹瑞,此人为捞取政治资本,甘愿充当恶党帮凶,为转化法轮功学员,不惜采取一切最邪恶手段,常指使犯人殴打、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此人罪恶昭彰,人神共愤,天理难容。

迫害事实:

(1)协助山西电视台编造假新闻

二零零六年六、七月份,任丹瑞与两名教育科恶警骗法轮功学员马狮子说:给你录个像,和你信仰无关,马狮子同意了,录像时没有提及法轮功任何问题。但电视台播出后没有马狮子的声音,换成马被“转化”、放弃信仰的解说词。节目播出后,马狮子向恶警任丹瑞抗议,同时声明此新闻纯属伪造。

(2)晋中监狱二监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残酷最邪恶的地方。其它监区通常迫害法轮功的直接责任人是指导员或教导员,大队长只是默许而不直接参与。二监区大队长李崇信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极力鼓动包夹折磨。从早上一起床,一直到晚十点,不让法轮功学员有一时的喘息,每天至少是十四至十六小时的面壁罚站。打人在无人房间单独进行,人身折磨无所不用其极,脚、腿站肿了,你只要还有一口气,他们就不肯放过。

(3)二监区部份恶警对法轮功学员非常残暴,人面兽心,惨无人道。这里记录的只是这帮罪人罪行的一小部份。李崇信,约四十六岁,大队长。零八年五月奥运前,李崇信召集包夹,叫嚣:监狱要求对法轮功学员“转化”率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我们和监狱签了合同。你们不管采用什么手段,务必完成“转化”任务,否则别想减刑。在李崇信直接指使下,二监区开始对法轮功学员的惨绝人寰的邪恶迫害。零八年底,二监区被晋中监狱评为“转化”“先进单位”,罪犯薛生跃、杨庆忠被评为搞“转化”的所谓“积极分子”。

任丹瑞,约四十八岁,教导员。甘当中共邪党帮凶,把迫害法轮功学员看作是他讨好中共向上爬的好机会,主动把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要到二监区由他迫害。指使包夹对法轮功学员打、骂、面壁罚站、不让上厕所,限制一切人身自由。此人罪恶累累,罪大恶极。

任利民,犯人。人面兽心,积极充当恶警任丹瑞的马前卒。零八年五月上旬,任利民把法轮功学员李旗标叫到没有监控器的被服库,和包夹杨庆忠对李旗标拳打脚踢。零八年九月,任利民强迫罚站法轮功学员曹老虎,在没人的地方暴打。任利民给包夹犯面授机宜:“打法轮功要到没人的地方打,千万不要留证据。”

杨庆忠,绑架犯。恶警纵容下,此人邪恶凶残,李旗标送同修两个鸡蛋,就遭到他惨无人道的毒打。零八年五月中旬,杨庆忠和任利民强迫李旗标整天罚站。一天,任利民对李暴打,杨庆忠也加入其中,对李腹部猛踹,李倒地后,杨庆忠对李头部、肋部、腹部猛踹,嘴里还不停的喊:打死你,看你有多硬。

贾家善,残暴无人性,是恶警任丹瑞从十二监区带来的心腹打手,对法轮功学员许言宝常暴打罚站。零八年二月,二监区发现法轮功资料,包夹犯薛生跃、杨庆忠、任利民、贾家善,对法轮功学员李旗标、王耀文、许言宝进行搜身、毒打、罚站,其状惨不忍睹。

(3)迫害法轮功学员王耀文(五十岁,教师)。王耀文零五年五月被关进晋中监狱,迫害了四年。头一年三个月,一直被关“严管室”,日夜被监控包夹。他因炼功多次遭殴打,常常十几个小时被罚站,多次整夜不让睡;被恶人往脸上吐痰;包夹桑李林(后放弃作恶)用打火机烧他的手。右手食指根部被烧伤,流脓半年之久。零六年八月,王耀文被下到二监区。恶警李崇信,表面和善,内心险恶,常指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贴身包夹监视、不准随便走动,不让跟别人说话。恶警安排最恶的犯人薛生跃包夹王耀文。薛生跃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遗余力,如:不让上厕所;长时间罚站等。为了不让王耀文炼功,有时薛用绳子把王耀文双手绑在床上,使他晚上连身都不能翻。见到王炼功就打。

零七年四至五月,薛竟有一个月不让王上床睡觉,且有一周二十四小时罚站(除吃饭和上一两次厕所外)。王耀文的腿脚肿的很粗。薛还多次脱掉王的裤子搜身,侮辱人格。奥运前,王耀文拒绝“转化”,竟被天天罚站从五月到第二年的中国年!薛生跃因迫害法轮功卖力,监狱特别给他“嘉奖”和“记功”。

被释放前的一段时间,王耀文不配合按手印,不戴胸卡,恶警任单瑞、大军等逼王耀文面壁长达十九天,后来将王关禁闭四十八天。禁闭期间,王耀文拒绝搜身,从而遭电击,被戴上手铐、脚镣。但他仍然坚持每天晚上盘腿打坐。一个王姓恶警不让王耀文炼功,将他暴打一顿,口鼻流了很多血。直到零九年五月二十日才放出禁闭室,王被迫害的两腿不能走路,恶警抬着硬往出拉,王耀文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王耀文回家时,被迫害的瘦弱不堪。

迫害王耀文的其他恶人:
张吉,原二监区教导员,后调离。表面和善,背后唆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张峰(山西原平崞阳人),严管室责任狱警,被明慧网收入《恶人榜》。
乔欢荣,二监区犯人组长 李建昌,二监区犯人

(十三)恶警:张瑞刚、郭金泉(十五队,现在的集训队)

迫害事实:零八年底至零九年四月,恶警张瑞刚、郭金泉指挥犯人对四名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迫害,他们叫嚣:给我打,只要死不了就行。

(十四)恶警:邵长华(八监区大队长)、武长青(八监区教导员)。

一包夹犯因同情法轮功学员,被关了禁闭,在禁闭室被大队长邵长华用胶皮管殴打。

二零一零年七月,晋中监狱又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大面积迫害,赵洪波和李永安被强迫罚站四天。二零零九年冬天恶警武长青指使坏人宋明峰和王国忠折磨李永安(侯马人,六十一岁),在大院里将两块砖立起来,强迫李永安站在上面,不让上厕所,殴打。最后都没达到目的,相反使很多犯人看到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坏人的卑鄙手段和法轮功学员对法坚如磐石的信念和大善大忍的胸怀,从而默默的支持法轮功学员。

(十五)其他恶警

迫害事实:郭菊庭被迫害致死。郭菊庭,四十多岁,汾西县桑原乡人。修炼大法前有严重皮肤病等疾病,痛苦不堪,学大法后身体恢复健康。一九九九年大法被迫害后多次上访,被非法劳教、判刑三次共计七年,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妻离子散,告诉他妹妹他什么酷刑都受了,他不行了,于零六年春含冤去世。

二零零六年三、四月份,法轮功学员王世敏、武俊山因炼功被关禁闭迫害,在恶警李××的指使下犯人郭方子、韩钢肆无忌惮多次使用电棍对王世敏电击、用警棍殴打、罚站、戴戒具、灌食。王世敏从腰部往下都是黑青色,因在禁闭时晕倒,卧床半个月后才能下床行走。

二零零六年三、四月份,法轮功学员贾国杰在升旗仪式上喊“法轮大法好”当场遭拳打脚踢被抬进禁闭室里折磨,绝食抗议被强制灌食,戴脚铐手铐,罚站等多种迫害。
二零零六年五月一日,在狱中得法的法轮功学员姚子刚在升旗仪式上大声喊:“法轮大法好!都来学大法吧!”当场就被恶徒打倒在地,抬进禁闭室折磨,每天坐着不让动、罚站、还经常遭到殴打。

晋中监狱一切迫害的上级责任人:山西省司法厅和山西省监狱管理局是它的上级主管单位。

山西省司法厅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并州南路狄村北街11号 邮政编码:030012
山西省司法厅厅长 张高宏 0351-2681015(办)副厅长 李满胜
山西省监狱管理局 地址:太原市东华门街15号 邮政编码:030013
局长:冯征 0351-2676556 13803400975 政委:句轶旺 ;郭贵仁0351-2676536 13935148588
副局长:王伟;高世宏0351-2676526 13603539836;周培彬(调省劳教局)0351-4291533
纪检书记:赵雪英 0351-2676516 13603539892 办公室主任:张金旺0351-2676210(办)
晋中监狱 通信地址:山西省祁县51号信箱 邮政编码:030900
一监区长:赵培彪 九监区长:申丙仁 教导员:李重信
十监区长:苗瑞刚 教导员:梁竹元 其他警员:韩晓高 0354-3826739 0354-3826442
十三监区长:张峰(首恶、罪恶累累)13603544718 李队长:13934085322,0354-3826442
十三监区卫队长 15303545881 十三监区指导员 朱殿亮 家中电话0354—5280965 15303545882
十五监区长:魏东0354-3826418 教导员:郭主权 十六监区:赵晋兵
晋中监狱书记、监狱长 杨惠荣(2010年7月离任) 0354-3826565(办)0354-3826688(宅)
晋中监狱监狱长 王岳祥(现任) 0354-3826518(办)晋中监狱查号台:0354-3826444
晋中监狱副监狱长 梁海军 0354-5280619(办)0354-3826288(宅)
晋中监狱副监狱长 王恩汉 晋中监狱纪委书记 仇逢春 0354-3826899(办)
狱政科长马明伟 0354-3826679(办)0354-3826258(宅)副科长:牛树中0354-3826525
教育科长 岳树雄15303545848 晋中监狱狱政科内看守队队长 李永明
晋中监狱刑法执行科:畅科长0354-3826448 0354---3826419 监狱主任室0354-3826466
监狱政治处0354-3826460监狱组干处0354-3826470 监狱宣教处0354-3826530
监狱狱政科0354-3826442 0354-3826443 监狱科长室 0354-3826479晋中监狱中队部 0354-3826516
晋中监狱驻监大队部 0354-3826472 晋中监狱其它电话0354-5280449 0354-38265560354-3826224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