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满城县中共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头子吴卫东自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八日至十月三十一日连续骚扰法轮功学员苏文玉家人,要家人逼她填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保证书”,苏文玉不配合。吴卫东又打电话骚扰她儿子,逼她去洗脑,直到现在还在接连不断地骚扰。

下面是满城县法轮功学员苏文玉等遭受迫害的经历。

(一)苏文玉因信仰“真、善、忍受到迫害

满城县法轮功学员苏文玉,修炼真善忍,祛病健身做好人,被邪党多次迫害。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上午,满城县原国保大队长赵玉霞、副队长张振岳等人,强行闯入苏文玉婆婆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就乱翻一通。当时苏文玉不在,张振岳就跑到苏文玉家门口守着。见她回来,立刻打电话把赵玉霞叫来,强迫苏文玉打开家门。恶警闯进去就乱翻,什么也没翻到,就强迫苏文玉跟他们去公安局,谎说问个话就回来。张振岳叫两个年轻警察骑着摩托车跟着苏文玉到公安局。赵玉霞问她为什么学的法轮功,她如实说;“我原先身体不好才学的法轮功。”赵玉霞说,“我们蹲坑蹲了两个月了,也没蹲着你什么。”张振岳逼迫苏文玉配合他们,遭苏文玉拒绝,张振岳威胁她不说就把她送看守所。苏文玉质问他:“凭什么,你说了算吗?”他们看没有什么结果,就指使一个年轻警察看着她。下午两点多钟,苏文玉的家人去要人,赵玉霞敲诈家人三千二百元钱才让她回家,却没开任何收据。

二零零三年五月份的一天,晚上苏文玉在婆婆家已经睡下。十一点左右,赵玉霞、张振岳伙同保定公安局张长林等一群人,再次强行闯入她婆婆家,苏文玉质问他们是干什么的,赵玉霞说:“人家是保定来的,谁知道干什么。”张长林叫人把苏文玉绑架到车上说:“你是我今晚抓的最后一个炼法轮功的。”车开到保定南齐乡政府,把苏文玉非法关押在一间屋子里,由张长林一个人看着她。第二天凌晨四点多钟,苏文玉要去厕所,张长林恐吓说:“炼法轮功的不让上厕所”,苏文玉义正辞严地说:“谁说的炼法轮功的不让去厕所?你那仁义道德哪去了?我非得去。”张长林无话可说,就指使一个上了年纪的人跟着她去了厕所。

早饭时,恶警伪善地让苏文玉吃饭,苏文玉拒绝说:“你们的做法我不能接受!”并要求他们无条件释放。张长林则强迫她写一个所谓的“保证”,还威胁她说,如不写,就给她判刑。当天上午,张长林把苏文玉拉回满城县国保大队,和赵玉霞嘀咕了好一会儿,最后赵玉霞指使两个年轻警察跟着苏文玉回到家。随后,赵玉霞以张长林的名义敲诈了苏文玉三千五百元钱。

二零一零年腊月二十九日下午,满城县经委三个男子(其中一人姓张)以什么“过年了,来看看”的名义去苏文玉家骚扰。第二天上午八、九点钟,这三人再次闯入她家。当时苏文玉不在,他们就给她打电话,支吾着说:“你原先不是炼过法轮功吗?”苏文玉问:“炼过法轮功怎么了?”他们说:“我们也不想这样。”挂断电话就走了。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满城县国保大队队长刘贵栓让苏文玉的儿子告诉苏文玉填个什么表,并哄骗她儿子说:填个表就把她的名字撤了,以后就没人找了。

十月二十九日,满城县“六一零”头子吴卫东连续几次打电话骚扰苏文玉的儿子,让他告诉苏文玉写什么“四书”,还说要她一个星期去洗脑班两天,说什么洗脑班有吃有喝,车接车送,还请了什么教授。

(二)赵德珍祛病健身做好人遭受迫害

河北保定满城县赵德珍于一九九八年三月初一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大法后身心健康。但从一九九九年来七月开始,遭到满城恶警恶人长期的残酷迫害。

赵德珍在大法中受益,坚信大法。当初因为不识字,看不了《转法轮》这本书,只能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和听录音,早上和别人一起去公园炼功,按照师父要求的,处处与人为善,时刻想着真、善、忍,做事先考虑别人。就这样修炼了一段时间后,她的胃病好了,腿也不酸了,头也不晕了,也不用跑医院了,心情也舒畅了,家里人都从她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好处,也都很支持她修炼,尤其是她的丈夫,非常支持她,因为自从她修炼大法后再也不象以前那样经常跟他吵架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为给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赵德珍就向世人讲事实真相,告诉人们大法是被栽赃陷害的。

二零零零年十月的一天中午,公安局的赵玉霞领着手下十几个人来到赵德珍家。进门二话不说,就到处乱翻,把满屋翻的一片狼藉,什么也没有翻到。赵玉霞就对她说:“到公安局去一下,到那一下就回来。”她不去,他们就强行把她推到车上,拉到了公安局。一进门,赵玉霞就把她铐在了暖气管上。开始对她非法审讯,问她真相资料是从哪弄来的。赵德珍不配合,赵玉霞就说:如果不说,就不叫你女儿当兵,也不让她上学,把你们家里给弄个稀巴烂!赵德珍还是不配合,赵玉霞就疯狂地搧她嘴巴子,搧了无数下,她还是不配合。赵玉霞就说:“送你回家。”就这样,没有任何法定手续,赵德珍就被关进拘留所。

拘留所的警察叫她做奴工,干的活儿又脏又累,一天干十几个小时,没活儿的时候就叫她脸朝墙坐着,就这样被非法拘留了十二天。回家前,派出所的赵玉霞向她勒索了一千元钱,没有开任何收据)。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日(阴历八月初四)中午,听到敲门声,家人一开门,一下子涌进来了一群人(后来听说是满城县城关派出所和易县独乐派出所的恶警),其中一个人说,叫赵德珍上派出所去一趟。赵德珍不去,他们竟然非法把她抬上了车,一直拉到易县独乐派出所。她女儿因不放心妈妈也跟着去了。到了独乐派出所,他们就叫她女儿返回家中,他们要去抄家搜东西。

赵德珍的女儿走后,恶警开始对赵德珍进行非法审讯,一边问她都干了什么,一边对她拳打脚踢,就这样,赵德珍在易县独乐派出所被非法审讯了一夜。第二天,就把她劫持到易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八天,九月十九日勒索了她三千元钱才让她回家。

回家第二天,又有满城县城关派出所的警察非法闯入她家,把她绑架到城关派出所。恶警对她进行了非法审讯后又将她转到公安局,强行照相,并将她劫持到满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两个月。

在这期间,县公安局的张振岳对她进行非法审讯并且逼迫她的家人给她下跪,哭哭啼啼,让她放弃修炼法轮功。看守所的贾瑞芹对她进行拳打脚踢,用鞋底打她嘴巴子,打累了就用手铐铐在监牢的铁门上,逼迫她放弃修炼。就这样残酷迫害两个月并勒索了二千元钱,还不罢休,又威胁、恐吓家人,并把她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劳教所里的恶人对她进行洗脑,让她放弃修炼。七天后,家人托人找关系,在交了五千元钱后让她回了家。

二零零三年八月的一天晚上,城关派出所的恶警又闯进家来让赵德珍去派出所,说什么“问点事”。她不去,他们再次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她坚决不配合恶警的非法审讯。当晚,赵德珍的身体出现了异常状况。派出所恶警怕担责任,把她送回了家。

赵德珍这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只想身体健康做好人,却遭受了中共的残酷迫害。

在此,奉劝满城那些仍在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的人,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是受《宪法》保护的,是江氏流氓集团在一意孤行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的任何骚扰、迫害都是在违法犯罪!愿你们好自为之,不要充当中共的替罪羊。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