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满城县教师张彦武备受酷刑 被迫流亡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张彦武是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一名教师,任教于满城县南韩村镇东苟村学校,是该校的骨干教师,主要从事毕业班教学。由于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曾多次遭邪党残酷迫害。于二零零四年五月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保定市八里庄劳教所,受尽折磨。解除非法劳教后,因不放弃修炼而被非法开除公职,后因躲避邪党无休止的骚扰,而流离失所至今。

一、多次被非法骚扰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前夕,南韩村镇政府政法委书记方福军等人突然闯入张彦武家,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走了大法书籍、炼功带、两个录音机、一台电视机。此后每逢中共的所谓“敏感日”邪党人员就到张彦武家骚扰,次数多达十几次。

二零零二年农历腊月二十六傍晚,校长冉清水以毕业班老师开会为由,将张彦武骗到镇教委,镇总校长李庆元马上把他关在会议室,逼他在放弃大法的纸上签字,他拒绝签。方福军打着官腔问他对法轮功是怎么认识的,张彦武说:“《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而且自己已炼功受益……”。之后,以南韩村镇派出所所长景洪池(已遭恶报车祸身亡)为首的五、六个警察闯了进来。景洪池先打了他一个耳光,破口大骂,同时几个警察一拥而上将他反铐上,推搡着到派出所。刚一进门,那五、六个警察一起对他一阵拳打脚踢,他们打累了后才停手。

这时张彦武已是遍体鳞伤,倒在地上,几次想挣扎着爬起来,又都被他们踹倒。景洪池疯了一般抄起一把椅子,吼道:“你再站起来,我就打断你的腿!”他被迫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坐了二、三个小时。之后,景洪池又命令三、四个年轻的警察逼他放弃修炼,在“转化”书上签字,被张彦武拒绝。

警察把他反铐上,并把他身上的几十元钱搜走,又转到他的身后猛踢他的手和后背,用脚向下踩手铐,一直踩到地上,手铐内侧齿牙扎入肉和骨头里钻心的疼。有一个警察一进来就穿着皮鞋踢他的脸,边踢边骂,张彦武被踢的鼻青脸肿,嘴唇几处被踢破流着血。总校长再次对他软硬兼施逼他签字,张彦武认为做好人没错,不签。就这样折磨他到后半夜,后由亲人担保才放他回家。

二零零三年六月份,张彦武到镇派出所办理身份证,景洪池趁机要他按手印取指纹,他一口拒绝了这一侮辱人格的无理要求,景洪池当时就把他扣押在派出所。一恶警对他百般辱骂,用毛巾几次抽打他的脸,之后将他关在一个闲屋,直到下午两点多才放他回家。派出所无理扣押公民,进行人身攻击,这是执法犯法。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镇政法委书记方福军又派人去张彦武家绑架他,他不在家。这伙人便砸门撬锁后住在张彦武家,吃喝拉撒睡糟蹋开了,离开时还偷走了他的毛料上衣、报时表、四节南孚电池。这就是中共邪党领导下的“人民公仆”。

二、绑架 酷刑逼供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七日上午,三个便衣警察到张彦武的单位,对他强行绑架,将他按在地上,用脚踩着他的头,将他双手铐住,强行塞进吉普车。先绑架到南韩村镇派出所,再劫持到保定市新市区南奇派出所。他们先是将张彦武呈“大”字型铐住:一端铐在暖气管上,另一端铐在沙发的扶手上。

两天之后的晚上大约九点钟,恶警王杰带几个警察对他刑讯逼供。王杰让两个人拉沙发床,把沙发床绷了起来。王杰用指骨在张彦武的两肋狠命的划,王杰怕人听到他的惨叫声,用脏抹布塞住他的嘴。王杰又找来绳子,用筷子再次划张彦武的两肋;王杰还把张彦武的双手反铐在椅子上,再把椅子背插到他两臂与脊背之间,然后拉起他的腿来回悠,椅背咯在胳臂上疼痛难忍。王杰又拿一瓶花露水涂抹在张彦武的阴部,就这样折磨他到后半夜。

几天之后被送保定看守所,体检时,张彦武遍体是伤,尤其是两肋。不久,又将他非法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一大队进行迫害。劳教所的恶警把张彦武架到四楼(迫害大法弟子的密室)。把他关在一个黑屋子里,铐在上下床的铁架子上,恶警刘越胜先是伪善的劝他放弃大法修炼,被他拒绝,刘越胜马上变了脸,找来电棍在他腹部乱点,边电边叫:“你服不服?!”接着强迫他“转化”,他又拒绝。

刘越胜找来警察刘某,把张彦武呈“大”字型铐在铁架床两端的铁柱上,刘某在刘越胜的指使下,在张彦武的两臂、两肋乱电,在他身上留下来许多紫黑色的小圆点……,直到张彦武快晕过去时,刘越胜才叫人把他放下来。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之后,派恶警张占胜监视他,每晚只准睡两、三个小时的觉,逼他看污蔑大法的造假宣传、逼他写“转化”书,。劳教所还以问卷的形式迫害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因张彦武没按他们的要求写,刘越胜就逼他改答卷,被他拒绝。刘越胜凶狠的说:“你在这儿站着好好想想。”让刑事犯看着他,逼他站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刘越胜再次逼他改,他不配合。刘越胜将张彦武铐在暖气管上,又让他看污蔑大法的书。张彦武被铐了三天三夜,晚上只能趴在椅背上合会儿眼。当时,他身上长满疥疮,刘越胜都不许他换内衣。

几天后,又把他带到干警宿舍,再次逼他改答卷,遭拒绝。刘越胜骂道:“给你脸不要。”把他左手高高铐在铁架床上,拿着电棍逼问他:“改不改答卷?”还说:“不改就不行。”然后在他脖子、身上乱电,后又扒掉他的上衣,直接电他的两肋,最后竟电他的阴部。

酷刑演示:铐在椅子上,恶警踩手铐,并电击
酷刑演示:铐在椅子上,恶警踩手铐,并电击

二零零五年二月一天晚上,因张彦武和别的法轮功学员闲谈几句,被恶警刘庆勇知道后,逼问他们谈话内容,还问他对法轮功的看法,并把他带到四楼,将他左手铐在铁架床的上层,有专人看管,并吩咐看管的人每天早六点起床后把他铐上,一直到半夜十二点,除吃饭、上厕所外不得打开。并控制他吃饭和上厕所的时间。全天逼看谎言宣传。

铐了一天,张彦武的脚就肿了,第三天肿到了小腿,两腿酸痛,之后向上延伸到腰部,接着全身痛。开始刘庆勇只在门口看他,因张彦武不配合他的命令,刘说:“你离解教还有五个月,就在这站五个月吧!”还吩咐看管张彦武的人,只要看到他有不顺眼的地方,就把他的双手铐起来呈“大”字型吊着,后来刘庆勇让他双腿必须站直,右手必须放好,不许他早睡,必须按时起床后,马上铐上。就这样被铐站了十三天,阴历腊月二十七,强制“转化”班解散,张彦武又被关进严管班。

三、剥夺探视权

被非法关押期间,一个叫王艳的女警察,在门口阻挡在探视日来看望张彦武的家人,全家人中,他只看见过一次十二岁的儿子,孩子告知妈妈被挡在大门外,懂事的孩子几次将快要掉下来的眼泪咽了回去,张彦武只能从其他法轮功学员捎进来的物品中了解到妻子或老母亲来过。

张彦武挂念自己的家,曾写下了十余封家信,只收到一封回信。无奈只有当别的法轮功学员解除关押时,才能帮他给家人捎个信。

四、非法迫害期满 惨遭迫害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被非法关押到期,按惯例,头一天不参加强制劳动。张彦武因向另一个班的老乡告别,被刘庆勇指责不干活,并对他恶狠狠地说:“这是劳教所的规定,你这是违反规定”又将他的右手高高的铐在办公室的暖气管上。晚上九点多,他向值班的大队长要求回屋睡觉,被拒绝,只把手铐放低了些。他趴在椅背上熬到天亮,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钟,刘庆勇给他打开手铐,吼叫道:“给你两分钟,马上离开劳教所。”

五、剥夺公职 浪迹天涯

张彦武解除非法劳教迫害后,按有关规定,本应发给他这一年的工资,并安排工作,而当时镇总校长赵占国扣押他的工资,县教育局长李文安则要开除他,被县委常委否决。赵占国利用职权将张彦武所在的东苟村学校校长冉清水调离,换上宁洪亮当校长,宁洪亮一上任就开除了张彦武。

派出所也不断骚扰。警长申大智带一协警突然闯入他家,协警硬抢走了张彦武的价值二百多元的mp3。一天晚上,突然又有几辆警车共几十人非法翻墙闯入家中要绑架他,因他外出打工不在家,这伙人却还几次到家中骚扰,并去他的亲戚家、妻子的娘家骚扰,又到邻居家蹲坑。妻子无法在家中生活,只得把孩子托付给年迈的父母,也外出打工。

张彦武只因信仰“真、善、忍”,要做一个好人,却惨遭中共邪党的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