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新宾县部份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本文记述了辽宁省抚顺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在过去十二年来遭受中共迫害的部份案例。

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冯雅芳遭迫害事实

冯雅芳,女,六十岁左右,新宾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间,去北京证实法。在沈阳北站被警察拦住,新宾县公安局给接回来劫持到看守所。逼迫家属交了五千元钱后放回。当时新宾镇派出所给开了非法的收据。

二零零零年八月间,冯雅芳被人恶告,被新宾镇派出所将其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同时关押的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永陵的张忠成夫妻俩、赵光宇夫妻俩、陈俊祥夫妻俩、孙常富夫妻俩还有新宾镇的杨万梅、宋秋红 、金春子、杨福兰、于丽华、王俊波、崔永科,看守所把这些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照阳村干活,给看守所挣钱由管教吴连杰带队,每天早晨五点起床,男的上山砍木头,女的在家洗参,晚上有时干到十一点。男的白天上山干活晚上跟着加班,非法关押了二十八天后,强制在承诺书上签字,逼单位交三千元保证金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一月间,政法委恶徒指使冯雅芳丈夫的单位(农业局)勒令其丈夫在家看着冯雅芳。冯雅芳丈夫告诉他们看不住冯雅芳,后来单位姓佟的局长报告派出所,所长王忠发领两三个警察把冯雅芳绑架到派出所,非常的审问,后来被劫持到看守所。之后,又劫持到抚顺教养院,强制“转化”(放弃法轮功的修炼),非法关押了四十天,在教养院里每天强制洗脑,政法委勒索一千元放回家。同时放回的还有张桂霞。

二零零三年四月间,冯雅芳的同学有病,冯雅芳去看望同学。同学的弟妹学法轮功,新宾镇派出所去绑架同学的弟妹,正巧看到冯雅芳等人说他们聚会,把冯雅芳也绑架后劫持到新宾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宿,勒索了五百元放回家,新宾镇派出所所长王忠发罚的钱,没有收据。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早晨五点多钟,新宾镇派出所的两个警察闯到冯雅芳的家中,将冯雅芳绑架。后劫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一起劫持到洗脑班的还有新宾县的法轮功学员邹永平、温连举。在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

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姜玉梅遭迫害事实

姜玉梅,女,新宾县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姜玉梅和她女儿、女婿、小外孙四人一起去北京证实法,被北京的警察抓到天安门地下广场,然后被新宾县驻京办事处的人接回,劫持到新宾县看守所,逼迫写保证书,勒索二百元放回。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早晨,由于恶人构陷,姜玉梅正在吃早饭时,被新宾镇派出所的所长张国仁,还有一个不知姓名的警察进屋乱翻东西,抢走大法书籍,还有三本明慧网上的救度众生的材料。利用欺骗的谎言说跟着走一趟一会回来。到新宾镇派出所审问大法书和明慧网,之后就把姜玉梅劫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每天看污蔑大法的录像,逼迫洗脑,强迫转化,被迫害十七天。

新宾县法轮功学员于芹遭迫害事实

于芹,女,新宾县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去北京证实法,在旅店被警察绑架,同时还有蒋职桧、邹桂荣、林瑞华。警察审问报姓名、地址、不说就打、翻兜翻钱。后来被新宾县办事处接回送进新宾县看守所 ,看守所里关押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有徐春华、林瑞华、唐铁荣、杨凤英、陈丽华等每天交十元钱伙食费,吃的是白菜汤里面全是蜜虫,窝头里面都是玉米瓤子。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强迫写保证书,交了三千元钱保证金(已要回),才被释放。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晚,于芹、孙树华、赵富家三人去尹家发真相资料资料,被尹家书记邱明山、刘世海构陷。新宾镇派出所的两名警察把三人绑架到派出所,一人一个屋审问,所长王忠发踢于芹两脚;孙树华的嘴被打出血;赵富家体罚半蹲,之后送进新宾县看守所。于芹抵制迫害绝食七天,看守所怕承担责任放回,政法委勒索三千元钱没有收据。七天后于芹身体恢复新宾镇派出所,又给带走送进抚顺市五家堡子教养院劳教三年。 到了教养院第一眼看到的是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迫害,一个叫石秀丽的被打得乌眼青;清原的邱丽在那“飞”鼻子被打得直流血。包夹每天强迫转化、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在教养院被迫害一年回家。回家后,新宾镇派出所警察还不断骚扰她。

新宾县法轮功学员朱玉兰遭迫害事实

朱玉兰,女,五十四岁,新宾县的法轮功学员,九九年去北京证实法,走到抚顺被警察抓到望花公安分局非法关押一宿,第二天被新宾县公安局接回,罚了五百元钱放回。

九九年八月二十三日去北京证实法,朱玉兰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绑架到站前拘留所里面,那里关的都是法轮功学员。警察问出地址后,就被新宾县公安局的警察杨瑞还有几个不认识的接回,同时从北京接回的法轮功学员有徐春华、闻丽艳、王桂兰、邹桂荣等送进新宾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提审,公安局警察于占江问,朱玉兰是谁叫去北京的?朱玉兰不说,于占江踢了一脚朱玉兰,同时上来三四个警察连打带踢把朱玉兰踢出去老远。在看守所住了十二天又被劫持到抚顺市章党电厂临时办的洗脑班,到那里检查身体不合格,有肝病,让逼家属交了两千元钱放回,没有收据。

二零零零年,朱玉兰去永陵镇嘉禾村河给同修送经文,被犹大陈桂凤告密。新宾镇派出所将她绑架进新宾县看守所。在看守所又被副所长吴连杰劫持到照阳村干活,给看守所挣钱,每天捡蘑菇、刷参、掰玉米干了十八天,强迫写保证书,勒索三千元,没有收据(是政法委、派出所两个单位罚的)。后被释放。

二零零一年,朱玉兰和杨凤英去北京证实法,到车站就被站前派出所抓捕。警察让报姓名,就被新宾县驻京办事处的警察接回,送进新宾县看守所。七天后,送五家堡子教养院劳教两年。进了教养院让朱玉兰“转化”(强迫放弃法轮功修炼),朱玉兰不转。管教郭伟用电棍电朱玉兰的嘴,三天不能吃饭、不能说话、用脚踢把肋骨踢折了不能动、不敢喘气,还有犹大张凤莲逼迫“转化”体罚让“飞”着,又一拳就把朱玉兰打倒昏迷过去。在教养院被非法关押了六个月,才被释放回家。

从教养院回来后,乡政府派两人监视她,邓治中、崔军每天四点多钟到朱玉兰家看看,这种迫害持续一年多。后来,政法委、派出所的也骚扰不断。

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曲桂英遭迫害事实

曲桂英,女,五十八岁,是新宾县药厂的下岗职工。九六年开始走入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曲桂英有严重的肾炎病、全身浮肿。九六年参加李老师的讲法学习班,在学习班上病全都好了。因为坚持真、善、忍信仰,向政府、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多次被中共非法劳教、拘留、勒索,期间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家人也承受了精神上、经济上的巨大损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在大法中受益的曲桂英决定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十月份去北京,走到抚顺火车站被警察抓捕,劫持到新宾县看守所。一同抓捕的有张德艳、腰崇秀、胡少烈等,在里面关押了四十多天,家属拿了五千元钱保证金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曲桂英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警察抓捕,由新宾县公安局驻京办事处认领接回关押在新宾县看守所。在看守所呆了七天由政法委,派出所劫持到抚顺(五家堡子)教养院劳教三年。进了教养院强行“转化”(放弃法轮功修炼),不“转化”就不许睡觉,蹲着、飞着还有包夹每天形影不离看着,上厕所都跟着。在那种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曲桂英全身浮肿,身体出现病状四个月后保外就医。

二零零六年九月六日,曲桂英在客车上讲真相,当时新宾县木奇镇派出所恶警刘洪生也在车上,下车后被刘洪生跟踪,后被刘洪生和木奇镇派出所另一名恶警王海伟绑架。非法关押在新宾县看守所十天,之后被新宾县政法委,派出所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子教养院劳教两年,零八年六月份回到家中。

在曲桂英非法劳教期间,除了身体上巨大的承受外,还惦念着八十多岁的父母,还有多病的丈夫。其丈夫有糖尿病、心脏病无人照顾,零六年十月份,小儿子结婚也没能参加,给一个母亲造成遗憾。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上午,曲桂英在响水河子乡发真相资料资料被恶人构陷,被响水河子乡派出所绑架,当天新宾县国保大队把曲桂英押回新宾镇派出所查底案,后又勒索两千元放回。

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一日,新宾镇派出所恶警,又到曲桂英家中骚扰,曲桂英没在家,恶警预谋迫害未得逞。

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中午,曲桂英上砬嘴村讲真相时,被当地恶人李英才恶告,被绑架到新宾镇派出所。当晚被劫持到抚顺市南沟看守所;后被新宾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徐凤清遭迫害事实

徐凤清,女,五十三岁,一九九六年春天喜得大法。没学大法前,跟家人不合,尤其婆媳关系吵吵闹闹,人与人之间关系也不好,身心不健康,家庭贫困。得法修炼后,按照大法的要求做,身体健康家庭和睦,邻里之间相处的非常好。

可是,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下令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不让学、不让炼。徐凤清洪扬法轮功为了让世人知道大法好,警察就把她抓到派出所拘留十五天,拿了二百元保证金(派出所)放回。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一日,早晨,新宾镇派出所来了几个警察,把徐凤清抓到派出所关押了一宿。后劫持到新宾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又劫持到马三家子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期间被迫做奴工。

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刘艳遭迫害事实

刘艳,是新宾县永陵镇大和睦村人。原来患有心脏病、胃病、胰腺炎、风湿、肾衰、脑炎后遗病等多疾病。二零零三年间,经亲属介绍法轮功祛病最好,这样就走入到法轮功的修炼。不久身上多种疾病,不翼而飞。

因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知道大法好,法轮功学员是受迫害的,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没有错。刘艳为了让人明白大法的被迫害的真相,二零零四年十一月间,到木奇镇福来沟讲真相时,被恶人构陷,木奇派出所王海伟等四名恶警绑架刘艳。将刘艳身上的法轮功资料和护身符抢走。并让刘艳写“三书”遭到拒绝,最后被迫害到新宾县看守所拘留七日。而新宾县六一零等人威逼其写三书,刘艳坚决没有写。当时被迫害的还有潘丽英、刘立新。释放时被勒索五千元,交到木奇派出所。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刘艳在新宾县永陵镇讲真相时被人恶告。永陵派出所的所长赵振铎,指使董宪伟等三人到刘艳家去抄家,将大法书抢走。当天赵振铎等恶警将刘艳劫持到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

在洗脑班里,一个姓奇的言语威胁、恐吓让刘艳放弃信仰。还有刘凤琴、姓杨等人轮番的给刘艳洗脑,逼迫她骂大法。刘艳在洗脑班里,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

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孟令军遭迫害事实

孟令军,新宾县永陵镇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年二十九晚上十点多钟,孟令军被一阵电话惊醒,询问其家的住址。后来,永陵派出所的警察方杰、曹思信闯到孟令军家中,将他从家中绑架到永陵派出所。所长郭华伟,指挥警察给孟令军戴上手铐,连夜将孟令军劫持到新宾县的看守所。

第二天,新宾县的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的审问。后来得知,是一名曾经学过法轮功学员的人,因为被“转化”,所以将他们出卖,都陷在牢笼之中。当时的政法委书记宋俊林让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书。后来又向孟令军的家属勒索了五千元钱,称之为所谓的勒索。交了五千元的保证金,才将关押了十九天的孟令军释放。

孟令军遭受迫害,给其家有造成很大的伤害,致使家人很长时间担惊受怕、提心吊胆,以至于在身体上、经济上、精神上都遭受伤害。

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赵光宇遭迫害事实

赵光宇,是新宾县永陵镇嘉禾村人。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大法时,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毅然上北京上访,来反映法轮功的清白,法轮功师父李洪志的清白。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赵光宇、王云娟、陈桂凤(永陵镇嘉禾村人)到北京去上访。当时他们在天安门的红墙边呆着,一个武警看到他们。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告诉武警是上访的,这样武警知道了他们是上访的就报知沿水桥边上的面包车的人,后来问他们是哪里的人。他们说是新宾县的。后来来了两个警察,一身高一米七八,说是抚顺的;另一个身高一米七零,说是新宾县的,在沿水桥的上,把他们交给了那个警察了。

赵光宇他们被领到一个北京的叫“方庄”的地方,这个地方是一个小二楼。赵光宇他们被带上楼后,就把他们的衣服都脱了,锁起来了,钱都被他们拿走了。当时到那个小二楼就让赵光宇蹲着,而且那个高个的还踹赵光宇几脚。后来,被新宾县公安局的警察和政府的人员到北京去了,将赵光宇他们接回来。后劫持到永陵派出所,当时派出所的所长郭华伟,还指使曹思信给他们写材料,之后郭华伟给他们定的“扰乱社会治安”,将赵光宇、王云娟、陈桂凤劫持到新宾县看守所。

到看守所之后,不几天永陵派出所的曹思信就去提审赵光宇,问赵光宇有一篇法轮功经文的来源,赵光宇不说,就打赵光宇的嘴巴子,给赵光宇打的满脸是血。那时吴光远被赵亚忠提审。

在看守所里,后来这些法轮功学员被带到新宾县一个叫“久石”的人那,去给他们干活。当时还有赵光宇、孙长富、陈继祥、吴光远、张玉霞、杨万梅、王晓丽等人。法轮功学员在那干活,早六点多点出工,晚上八点才收工。男的上山伐树,女的在家洗参。在那干了二十多天,法轮功学员都感觉非常的累。

又回到看守所之后,在二零零零年八月间,就给吴光远、赵光宇、王云娟、陈桂凤劫持到抚顺教养院了。到了教养院之后,就给赵光宇他们劫持到教养院的新收班。到新收班里,经文和法轮功的文章,都被警察搜走了。在那里有一个叫做“酒壶”的人,让赵光宇“飞着”,当时的七八月份的天气,汗流了一地,飞了二十多分钟。吴光远被两普通劳教犯把着胳膊,一个普通劳教犯就打肚子。在吃完饭之后,教养院的警察任福明,因赵光宇等人不“转化”还得“飞着”,又飞了五六分钟。后来赵光宇等人,在新宾县商咏等人的劝说下,都“转化”了。

在二零零零年九月间,新宾县永陵派出所的曹思信和王海伟又到教养院问赵光宇经文的事,赵光宇说了,是温连举送他的。后来温连举被非法罚了一千元钱。

在教养院里,当时的恶警姜永峰,指使着清原的犹大刘丽对新宾县的法轮功学员崔玉文、清原的法轮功学员赵连凯飞着,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他们都没有达到目的。

从教养院回到家中之后,新宾县永陵派出所勒索三千元;政府罚了二千元。

而在九九年邪恶对法轮功迫害之后,当时永陵邪党人员修铁民、王永库、派出所的王海伟等人还不断到赵光宇家骚扰骚扰。当时派出所的所长张荣庆,还逼赵光宇写和法轮功的“决裂书”交到派出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