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农妇被绑架到洗脑班 丈夫愤怒提控告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成都温江区踏水镇七十岁农妇骆玉英修炼法轮功,在中共对法轮功的十多年的迫害中,多次遭中共当局绑架、关押。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骆玉英再次被绑架到“六一零”洗脑班迫害。

骆玉英的老伴张子和身患重病,需要妻子的照顾,他要求释放修“真、善、忍”做好人的妻子,“六一零”洗脑班人员殷得财、包小牧等却公开宣称:非法关押骆玉英的目的就是要逼她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张子和忍无可忍,日前已向司法机构提出控告。以下是张子和揭露骆玉英遭迫害事实。

我叫张子和 ,今年七十八岁。在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上午十一点半,云溪路派出所警察等近十多人以断电方式骗开我家门,强闯民宅绑架了正在做饭的我老伴骆玉英,并非法抄走她的私有财产(师父法像)。这帮人无理要求让骆玉英跟他们“走一趟”,去什么洗脑班,遭到骆玉英抵制,这帮人就当着我的面强行把骆玉英绑走。当时及后来的这段时间都没有给我们任何手续, 现在这帮绑匪却以此耍无赖,说什么此事与他们无关,要我们出具他们抓人的手续。

孩子得知消息,带着我找到云溪路派出所,却被推到万春及踏水派出所,最后说是踏水镇政府的意思,几个派出所只是出面绑架而已。从踏水镇综治办头子处得知骆玉英被非法关押在新津“六一零”洗脑班,而新津洗脑班的殷得财、包小牧等公开宣称:(非法)关押骆玉英的目的是要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我老伴骆玉英,今年七十岁,曾患多种疾病,为了治病,花了很多钱,最终还是不见效。自她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不花一分钱,各种疾病痊愈,她的身心有了很大的变化,不仅精力充沛,而且按真、善、忍做人。我患直肠癌后,亲生儿子都不怎么管我,骆玉英却不怕累,不嫌脏,尽心照料我的生活起居,才让我能活到现在。这都说明法轮功就是好!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骆玉英坚持相信法轮功是好的,按真善忍做人没有错,中共官方对于法轮功的宣传都是假的,是诽谤!中共冤枉法轮功,广大民众却偏听偏信那些谎话,仇恨宇宙大法、仇视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是非善恶不分的人将面临危险的下场,法轮功弟子就应该澄清事实真相还法轮功清白;做好人就不能见死不救,不管别人现在理不理解,相不相信,就要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世人!

十二年来,骆玉英历经十三次生死磨难,被非法抓过很多次,有时被打的很惨,有时被迫害的出现生病危险,而她每一次遭迫害给家人带来的就是我和孩子们承受的压力和恐惧,在最危难时她也都是凭着对法轮大法的坚信神奇的闯了过来。事实已经让我们全家都服气了,法轮功真行!

我们全家都相信:对每一个坚修真善忍的信仰者来讲,大法已成了他(她)生命的组成部份,任何力量都不可能改变他(她)的信仰。经历过多次政治运动,亲眼见证了太多被中共打倒又平反的闹剧的我也相信,不管现在形势多么的严酷,但历史会证明一切,历史是公正的,历史会还法轮功的清白!

根据中国现行法律,所有参与绑架及关押骆玉英的人都很清楚以下几点:

一.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修炼法轮功及讲清法轮功真相是合法的!
二.派出所及政府综治办对骆玉英的行为是绑架犯罪!
三.新津“六一零”洗脑班无权关押人,涉嫌非法拘禁罪!
四.新津“六一零”洗脑班采用威胁和强制手段逼迫骆玉英放弃信仰,涉嫌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故意伤害罪!

新津“六一零”洗脑班人员还以“送精神病院”、“和麻风病人关在一起”、“活摘器官”相威胁,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天气很凉的那些天,强行抢走毛巾被,不让骆玉英盖;四个人强行按住骆玉英抓住她的手在他们事先准备好的所谓“不炼功”的纸上按手印,并刺激她说要把她按过手印的纸发往法轮功网站──明慧网,讽刺说她已背叛法轮功,师父不会要她了致使骆玉英一度非常消沉痛苦;一面又用只要“转化”就给解决户口、社保福利来诱惑。为达目的什么都使出来了。

骆玉英修炼法轮功,堂堂正正的按“真、善、忍”做好人,光明磊落。几个派出所警察采用下三滥手段断我家的电骗开门、十多个壮年汉子绑架一个年已七十的老人,最后还不敢承认,厚黑着脸皮要我们拿证据;洗脑班非法设立,采用各种卑鄙、强制的手段威胁逼迫害骆玉英放弃信仰,还要把被强迫按了手印的纸发给骆玉英师父;一面又用老百姓创造的财富来利诱骆玉英,黑窝头子殷得财、包小牧还恬不知耻的自称法律硕士,真是丑态百出,不知人间还有羞耻二字!谁正谁邪,谁是谁非,已很清楚无须多说!

柳城派出所和万春派出所警察等人已触犯《宪法》、《刑法》、《警察法》第二十二条、《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九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 骆玉英的两个儿子及女儿当面要人,被柳城派出所万春派出所警察以及新津洗脑班象踢皮球一样来回推脱,我和儿子女儿都没办法了,柳城派出所警察、万春派出所和新津洗脑班等人的行为已经对社会已构成危害。

在一个多月里,我与亲朋好友多方打电话、书信、面对面劝善都无效的情况下,我们才向检察院反应,希望检察院能够秉公执法,严惩不法分子,快速救人。在此,我们呼唤正义,希望有关部门伸出援手,还我老伴骆玉英自由。

生命是可贵的,珍惜生命是最高尚的。真心希望柳城派出所、万春派出所警察和新津洗脑班等人都能早明真相,早觉醒。

参与绑架的柳城派出所万春派出所等人,当时没有向骆玉英出示任何证件,两个多月来家人也未接到任何绑架的任何法律文书。之后柳城派出所直接把骆玉英送到新津洗脑班已经两个多月,洗脑班是什么地方?

洗脑班是私设的地下监狱,杀人害命,诈取钱财,不择手段的精神折磨,种种酷刑,无恶不作,是在地方政府、专政机器支持下逍遥法外的黑社会流氓集团性质的犯罪机构,地地道道的人间魔窟。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成精神致残、被迫害致死。

柳城派出所、万春派出警察和新津洗脑班等人的做法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已构成非法拘禁罪。为此,特提出控告,要求如下:

一、立即还骆玉英自由。
二、被告柳城派出所万春派出所及新津洗脑班等人涉嫌绑架、非法拘禁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请立案侦查,依法处理。
三、赔偿由被告人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精神伤害费。

送:成都市温江区公安分局、检察院、法院
抄送:成都市检察院、成都市法院、成都市司法局、四川省检察院、四川省法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