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黑监狱:甘肃兰州龚家湾洗脑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

前言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全面迫害法轮功以来,甘肃省中共邪党人员积极追随江氏集团,很快在甘肃省秘密设立了甘肃省政法委、“六一零”(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机构),兰州市政法委、“六一零”,秘密开设了多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桃树坪、兰山、华林坪康复医院和龚家湾等洗脑班。二零零一年底,几处洗脑班合并到龚家湾百货仓库,成为臭名昭著的邪恶黑窝——龚家湾洗脑班。

龚家湾洗脑班是甘肃省中共邪党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多,手段最邪恶的黑窝之一,是一个践踏法律,践踏人权的黑监狱。近十多年来,有四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遭受迫害,其中原甘肃省豫剧团琵琶师刘植芳、原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钱世光、原甘肃省建筑工程二公司职工郑凤茹、兰州电机厂职工毛亚萍,赵颖哲、张明海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龚家湾洗脑班迫害致死,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

一、密设酷刑室

龚家湾洗脑班地处兰州市七里河区垄家坪北路一三六号,原是兰州市百货公司龚家湾仓库。由甘肃省市“六一零”直接拨款,先后耗费巨资将龚家湾仓库租借三十年,新建一栋办公大楼,外设绿地花园。在办公楼最后面的阴山角下,原一间人字形房顶的大仓库内,专门密设一处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禁闭室,相当隐蔽,阴森恐怖。共有四排,每排约有六间,每间约六平方米,单间内只有一个冲水便池,房门为铁栅栏,专门吊铐法轮功学员。经常将法轮功学员双手伸到铁栅栏外,双臂反背吊铐,恶警包夹二十四小时监视。

'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在地图上的位置'
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在地图上的位置

在禁闭室旁还有一处地下室,是专门用来关押、酷刑折磨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法轮功学员,外面听不到。

在禁闭室、地下室附近还有一间特殊房间,即所谓的橡皮房。单间内四周墙壁全被橡皮包严实。据知情包夹说,这是一处从未外人知道的秘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房子(在今劳教所后面禁闭室附近),后来因害怕其罪恶败露而拆除。这个房子约一平方米,将法轮功学员铐在里面,蹲不下去,站不起来,弯着腰,暗无天日,不透一丝光线,里面阴森恐怖。法轮功学员一旦被吊铐进去,再不打开。只开一个小窗口,一天只给一杯水,一个馒头。恶警用红布包住手电筒,每天伸进一只手一照,只要人活着,再也不管。恶警曾将一个法轮功学员投进去吊铐十八天之久,当被放下来时,都不知道自己被吊铐了多少天。放开时,不能直立行走,爬着出来,神情恍惚。这就是曾经发生在龚家湾洗脑班里的鲜为人知的罪恶之一。

在新办公楼对面有座四层旧楼,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四年,集中关押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四层楼满满的。洗脑班还将一些法轮功学员单独关押,由单位派来或由洗脑班从社会上雇用来的人员(包括省市“六一零”及洗脑班警察们介绍来的亲戚朋友)当包夹,每两名包夹一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四年至二零一零年底,龚家湾洗脑班将各地区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都转押到原存放电冰箱的一栋两层楼内。(见下图)

'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箭头指的二层楼)'
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箭头指的二层楼)

二、掩人耳目的招牌与幕后操控者

龚家湾洗脑班由省市政法委、“六一零”、省市司法局、市劳教局五个部门操控。先后直接由甘肃省政法委书记洛桑?灵智多杰、陈学亨、罗笑虎;省委副书记马西林、省政法委副书记张晓兰、省“六一零”头目韩建飞(二零零八年被检察院抓捕判刑)、王明翔直接插手;兰州市政法委书记张兴忠、李森洙直接负责;市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书记张明泉、主任王双全、干事范兰琴、张辰岑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有行动。兰州市“六一零”的成员,司法系统人员(包括原经贸系统被分流到劳教所的工作人员),由兰州市邪党组织部从下属单位抽调所谓的帮教人员(短期轮换),社会上雇用的包夹,以及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街道、派出所的相关人员。

洗脑班二零零二年前挂牌为:兰州市法制教育学校;兰州市七里河区法制教育中心、兰州市城关区法制教育中心。二零零二年办公大楼建成后大门挂牌为:兰州市委党校。里面挂牌为:兰州市城关区法制教育中心、兰州市七里河区法制教育中心。两铜牌旁还挂着:兰州市法制教育学校的招牌。二零零七年,兰州市劳教所成立,又在大门口挂牌为:兰州市劳动教养管理所、兰州市强制戒毒所和兰州市康复矫治中心。二零一零年原校长韵玉成退职,黄某某任兰州市劳教所所长兼校长,剡永生任副校长,祁瑞军任洗脑班书记,目前,牟向阳为临时负责人。

'龚家湾洗脑班(兰州市劳教所)大门'
龚家湾洗脑班(兰州市劳教所)大门

原城关区政法委“六一零”书记董建民,现调为兰州市“六一零”主任,与甘玉军、马某某、城关区“六一零”主任高丽娜(女)、王桂兰等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洗脑班刚开始,每周都开一次碰头会,由韵玉成、祁瑞军、剡永生负责。参加人员主要有:兰州市“六一零”驻洗脑班工作人员、警察、干部、医生、护士、保安、包夹,大约七、八十人,分成几个转化小组,安排值班表,每天一名主要负责人(韵玉成、祁瑞军、剡永生、张志刚、崔黎东、孙强、杨文泰、杨东晨、牟向阳)带二名值班人员、一名医生或护士、一名保安值班。韵玉成经常半夜抽查。

每逢周末和节假日,兰州市政法委、“六一零”召集来一些外单位和刚毕业的女青年举行舞会,韵玉成时常写一些所谓的歌词,让人谱成曲子在舞会上演唱,诱迫法轮功学员跳舞、唱邪党歌、扭秧歌,还专门布置了一个大会议室,张挂各种污蔑大法的图片,麻痹法轮功学员,达到他们所谓“转化”的目的。

省市“六一零”从各单位调一些政工人员,承包“转化”,祁瑞军为“转化”组长,还把高压威逼下的违心“三书”编造印刷成书,到处散发,加深毒害世人。而且还威逼所谓转化者由市“六一零”强迫在各地、县洗脑班轮流作“转化”典型,加剧迫害民众。洗脑班还召集省市“六一零”头目参加所谓揭批报告会,逼所谓“转化”者念“三书”,诱使各法轮功学员单位领导、家属发言、送锦旗,写所谓的感谢信,并摄像。

龚家湾洗脑班还经常召集全市各区公安分局、“六一零”、派出所、街道、社区相关人员秘密开会,下达迫害法轮功的行动。

二零零五年秋,兰州市副市长王冰带领市政法委、市“六一零”、市司法局等部门二十多人也到洗脑班做所谓的检查督导。把兰州市政法委书记张兴中写的标语,挂在办公室墙上。二零零六年十月,省政法委书记罗笑虎、省市政法委、“六一零”头目与北京“转化”督导组一行四十多人到龚家湾洗脑班督导。二零零七年,兰州市长张津梁到洗脑班,专门为开设兰州市劳教所挂牌。二零一零年,广西政法委、“六一零”一伙与兰州市“六一零”主任董建民,教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经验。

龚家湾洗脑班主要负责人有韵玉成、祁瑞军、穆俊(女)等,曾因为极力参与迫害法轮功而被邪党利用,去北京参加中共十七大邪党会议。

恶徒韵玉成,六十多岁,甘肃省兰州市永登县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因与甘肃省政法委书记陈学亨,两任兰州市政法委书记张兴中、李森洙,副书记张明泉同为老乡,被提拔为兰州市司法局副局长,后长期担任洗脑班校长。二零零二年至二零一零年期间,先后迫害法轮功学员达四百多人,多数法轮功学员被关禁闭、毒打、吊铐,遭受酷刑迫害,他都是幕后操控者。还经常亲自巡视、监督。法轮功学员刘植芳、钱世光、郑凤茹、曹丹桂、张明海、赵颍哲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负有直接责任。

恶徒穆俊,女,五十多岁,原兰州某律师事务所会计,因与兰州市长张津梁的关系,调入龚家湾洗脑班,与韵玉成、祁瑞军成为极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头面人物。二零零七年,穆俊与祁瑞军到北京参加中共邪党十七大会议期间,祁瑞军得到邪恶头子的指使,还与郭伯雄一起合影。

龚家湾洗脑班韵玉成、祁瑞军等每当要采取犯罪行动时,都要把杨文泰、孙强、刘鑫、王东、穆俊、全润、王桂兰等人召集到办公室,或餐厅里,用烟酒饭菜宴请一番,再假以奖金利益驱使一顿,然后开始行恶。祁瑞军、全润、孙强、王桂兰四人,经常在一起打牌、打麻将。其中王桂兰原来是兰州市城关区某街道办事员,于二零零四、五年间调入龚家湾洗脑班,与祁瑞军一拍即合,经常在一起明目张胆的打骂,滥施淫威。因极力参与关禁闭,威逼法轮功学员“转化”等恶行,累及其母因病而亡。二零零六年七月间,王桂兰与祁瑞军在洗脑班的丑闻败露后,被调到城关区“六一零”,至今与城关区“六一零”主任高丽娜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六年下半年,中共邪党政法系统又派了一帮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团队,到各地行恶。十月中旬到甘肃兰州,时任甘肃省政法委书记的罗笑虎带领省市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头目、司法系统张兴中、张明泉(女)、王双全、范兰琴等上百人在龚家湾洗脑班,提前半月就指使洗脑班张贴邪恶标语,铺着红地毯等待迎接,还摄制录像,进行所谓的检查督导。龚家湾洗脑班连医生王育全等人都极力逢迎合影。韵玉成、祁瑞军一伙为了应付检查,怕恶行败露,在内部互相欺骗,将已经残酷迫害长达三年之久,正在禁闭室被非法吊铐了四十多天的法轮功学员韩仲翠,以身体虚弱,回家治疗为由,放出黑窝。

三、洗脑班参与迫害的人员构成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一日洗脑班开班,兰州市司法局长赵子英兼任所谓第一任校长,兰州市司法局副局长韵玉成兼副校长,抽调兰州市政法委范兰琴、王沁、剡永生、张辰岭,借调司法局宋寅、高燕玲,公安系统杨玉林、杨东晨与其它各部门调来的祁瑞军、赵建、常秉科等,每三人分为一个转化组,做所谓的强制转化工作。并雇来兰州市保安公司五、六名保安轮流值班,保安人员由龚家湾洗脑班与兰州市保安公司秘密签订长期雇用合同,由四人组成的保安小分队(周云峰任小队长)三班倒,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监视法轮功学员,不准炼功、说话,否则即遭殴打,不论白天夜晚,野蛮闯进女法轮功学员的房间,非法搜查法轮功学员,如不配合就辱骂、殴打,极其嚣张、狂妄。并且从兰州市第三医院(精神病院)租调三名大夫定期轮换,配合洗脑班给法轮功学员强行所谓的病理检查、输液、强迫灌食。同时还有一些被“六一零”邪恶机构利用来的犹大张静、张静兰、路因勤、牛雪莉、邵赛月等人专门配合洗脑。也有一些当时被迷惑不清,一时糊涂后被利用的人。

恶徒剡永生是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参与龚家湾洗脑班迫害法轮功的责任人之一。此人表面斯文,经常表现出一副很关心法轮功学员的面孔,却掩饰着内心伪善的实质。曾被市“六一零”派到外省专门串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经验,而且还将这些邪恶经验教唆给省内各地、县区的洗脑班。他每天早晚都要到法轮功学员房间巡视,用所谓的谈心迷惑、松懈法轮功学员的意志,时常以谎言、欺骗、恐吓、威逼等手段,软硬兼施,伺机做“转化”。

龚家湾洗脑班为了达到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除了让单位派人外,还雇用了大量的包夹,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一对一或二对一,分别关押迫害。当时在那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前面为法轮功学员,后面括号内为包夹):

方剑平(朱燕玲)、董秀兰(张萍萍)、魏秀珍(赵兰)、韩仲翠(李秀梅)、曹丹桂(金伟)、马筠(朱丽艳)、方曙光(杨秉柱)、任淑贞(王英)、魏周香(李芳梅)、杜淑珍(秦红霞)、董国红(李青)、王玉清(张学旺)、王桂琴(杨桂霞)、林润玉(邹志民)、孟兰(王恩娟)、包新康(郝亚林)、张华(孔庆英)、任宗山(杨汉满)、张谨(周琴)、魏兰英(杨永霞)、徐永贵(常兰芳)、丁庭联(杜兰魁)、姚天荣(杨成林)、张春泰(王维洲)、王桂香(陈改玲)、张振民(保得富)、王德桂(李忠丽)、王玉秀(王兰玲、王立彩)、刘泳(成武宪、邵宪明)、张桂英(周咏梅)、耿平(李兴巨)、谭淑蓉(杨玉萍)、丁映琪(石和平)、刘菀秋(韩振华)、毛亚萍(田丽敏)、肖红梅(李秀峰)、王晓静(黄景敏)、侯燕青(郝兰茹)、魏芳龄(陈秀莲)、李金萍(李素琴)、薛惠兰(宋转玲)、马春有(魏周英)、臧文兰(陶惠玉)、卢云飞(李富伟、姜喜林),张桔秀、张明海、杨忠兰、赵玉玲、朱凤娟、吴静、梁桂香、陈秀芳、翟原、李志安、罗永德、何天慧、吴胜和、吴胜兰、刘茹华、陈德光及妻子盛春梅、女儿陈盛华、关龙梅、郝苏平、王秀英、赵颖哲、张英团、苟秀英等,分四层楼住的满满的。在这期间将一名姓龙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半身不遂,还有一名西北民族学院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徐曼莉在短短几天之内就被迫害的不能行走,被家人背回家中。那时几乎每周都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遭受迫害,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看编造的诬陷大法的黑皮书及电视录像片,并利用电视台摄制组诱骗、威逼法轮功学员违心的说背叛大法的假话,拍摄成诬蔑大法的录像片,加深毒害世人。

洗脑班值班人员有:常秉科、刘晓峰、赵建、杨玉林、周宏伟、宋寅、张建涛(女)、马燕(庞女)、穆俊(女)、全润、张建涛(女)、庞文华(女)、牛艳芳(女)、丁芳(女)、张晓平(女)、王桂兰(女)(后调至城关区“六一零”)王东、葛成栋、葛伟、张永福、徐有信(后调为兰州市“六一零”司机)、刘鑫、杜梅(女)、董亚韦(女)、潘晓春(女)、许志红(女)、骆雪飞(女)、鲁亮(女)、文静(女)、田宏、王耀、杨普选等。

龚家湾洗脑班雇用的包夹人员有:孔德富、王华强、廖永田、秦红霞、巨有华、孔庆英、贾淑花、巩桂兰、齐有玉、周斌、张兵、陈小强、李小红、李小玲、韩彩云、王永平、王永玲、王延义、王延刚、王新忠、马学智、吴龙奇、周厚同、何丽霞、何凤霞、陈明霞、陈碧玲、王营长、王连长、王丽萍、王作孝、李转梅、朱国栋、唐莉、朱国栋、胡延玲、胡延娟 朱慧芳、李正浩、王志良、张举荣、王耀虎、鲁子平、鲁金梅、马怀理、张文远、戴明伟、贾红林、王权等。包夹人员是由法轮功学员所在企、事业单位或社区指派来的,其全部费用强行让法轮功学员负担。

龚家湾洗脑班的保安有:郭云峰、乔厚全、杨继刚、张爱民、张建民、魏一川、郭远成、张国斌等。

参与迫害的医务人员:开始龚家湾洗脑班雇用兰州市精神病院(即兰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医生、兰州市电机厂医院退休医生郭大夫(女)。二零零五年后,又从兰州军区陆军总院调来三名女护士马欣、杨清莲、李彩霞。还有其它部门调来的医生:王育全、张仲才。他们专门给法轮功学员灌食,注射各种破坏中枢神经的不明针剂,伙同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二日,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朱凤娟绝食抗议,洗脑班主任剡永生指使保安用专门捆绑精神病人的绳索捆绑朱凤娟的四肢。然后用湿毛巾捂住朱凤娟的口鼻,朱凤娟险被窒息,还强行给朱凤娟打点滴。
四、龚家湾洗脑班的迫害手段

甘肃省兰州市“六一零”经常给洗脑班下达转化指标,年底经济效益与转化指标挂钩。从二零零一年底以来,洗脑班先后迫害四百多名法轮功学员,从洗脑班直接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已有几十人。邪党政法委、“六一零”用名利驱使被利用的恶警恶人,致使洗脑班的恶警为了个人眼前的利益,完全丧失了人性,采取卑劣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人的折磨。其迫害手段有:

(一)、拳打脚踢、辱骂。恶警指使包夹随意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辱骂、借酒发疯殴打法轮功学员。邪党书记祁瑞军、剡永生、张志刚、赵建、刘小峰、崔黎东、李浩、李继宏、刘鑫、王东、杨文泰等经常借酒对法轮功学员施暴。

(二)、罚站。双手铐在电线杆或栏杆上,冬季在露天里受冻,夏天在烈日下曝晒。

(三)、吊铐、关禁闭、关地下室、关橡皮房。对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最惯用的手段就是将法轮功学员关禁闭,双臂反背吊铐在铁门栅栏上,面朝里,背靠铁门,往上一吊就是十天半个月,最长达三个月之久:

法轮功学员刘植芳,由于长期吊、背铐,二零零五年七月被折磨致死。

法轮功学员罗清疏一直被龚家湾邪恶之徒关在禁闭室中双手吊铐连续十二昼夜,被长期吊铐的休克三次,第四次大出血躺在血泊中,血色素只有三克,人完全昏迷。

法轮功学员李文惠被关禁闭室一个月,手铐大挂四天四夜,恶人看不行了放下来,第三天又大挂四天四夜,一直不让上厕所,致使眼睛发麻不能看东西、发痛流泪,牙齿整个松动、发痛,吃东西很困难,两腿脚全肿,腿疼两年多。

法轮功学员韩仲翠被长时间昼夜站立,双臂反背铐,或双臂后上翘坐在地上上铐,有时甚至铐昏过去,吊铐造成韩仲翠左臂脱臼已长出肉芽,右手不但神经受损,手背一根骨头被骨折

法轮功学员曹丹桂坚修大法,不写“三书”,恶人就气急败坏地对曹施行“高吊飞”酷刑八天八夜,用电棍打头部,三颗牙被打活动了,总共折磨了十八天不让睡觉,关进小牢,逼迫写“三书”。

法轮功学员马筠、刘菀秋遭受酷刑的时间更长;赵颖哲被吊铐在禁闭室七天七夜,不让睡觉,一闭眼就用棍子捣,皮肤成了黑紫色,腿脚肿得穿不上鞋,光脚站在水泥地上。直到大小便失禁,出现生命危险。

二零零五年七月:法轮功学员李冬梅被吊铐六天六夜;韩仲翠背铐四十五天;孙建峰背铐五十二天;张荣背铐七天七夜;陈淑娴双手反铐半蹲式背铐在铁制床头上,被铐了两天一夜,没过几天,又被铐了一天一夜。

二零零七年十月:牛万江被吊铐八十一天、孙建峰吊铐七十二天、汪彩霞十四天、孙兰萍三十七天、张春莲二十四天。

因长期吊铐,法轮功学员双手、双臂甚至全身浮肿,痛苦不堪,有的学员被吊铐在铁门上,整个人被悬空,只是脚尖着地,胳膊失去知觉,腿脚肿胀、发紫、发黑象面包,鞋穿不进去。有的学员大冬天光脚站在水泥地上,恶警还往被吊铐学员头上浇冷水,打耳光。

(四)、半蹲。此姿势是将受害者双手反剪背铐在铁门栅栏或床边,人既站不起来,又蹲不下去,十分痛苦,最长达二、三个月。

(五)、野蛮强行灌食。将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四肢捆绑在死人床上,然后让保安或包夹将法轮功学员的头压住,强行插胃管灌食,插上后再不拔下,一插就是十多天。

(六)、强迫训操。法轮功学员无论男女老少,都被迫参加跑步、训操,否则就关禁闭。

(七)、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除了强行卖到劳教所,从洗脑班每劳教一名法轮功学员,收费二万元,甚至与邪党的公检法勾结,非法判刑,送入监狱。

(八)、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强行送往精神病院进行迫害。甘肃省邪党校教授李冬梅(女),二零零二年被关入洗脑班吊铐,拒绝转化,后被强行送到天水市精神病院迫害。

(九)、在食物中投放不明药物或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进行迫害。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恶人往往在将要强行灌下的食物中混合上不明药物,或在点滴的瓶中加入不明药物。法轮功学员被灌下这种药物后,往往会出现明显药物反应:头晕、目眩、口干舌燥、呕吐恶心、浑身发凉、发软、精神恍惚、伴有紧张恐惧感、浑身散发难闻气味。

一天,祁瑞军一伙指使医生在一个苹果上注射上有毒药物,让包夹拿给韩仲翠吃。吃完后,一警察和韩仲翠谈话时说:“你还能活几天都说不上。”警察走后,韩仲翠感觉恶心,当时就吐出一大滩红色粘状物。不一会儿,包夹又拿来一个苹果让韩仲翠吃,韩仲翠没往下咽,含在嘴里,等包夹走后,韩仲翠就将苹果吐到便池里,这时就听到包夹给恶警们说:“她又吃了。”

(十)、诱骗。当暴力失去作用时,诱骗就开始了,恶人便以伪善的面孔出现,利用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友对亲人的亲情,骗到洗脑班。家人见到自己的亲人遭到很严重的迫害,无意中起到了配合邪恶“转化”的作用,导致法轮功学员在迷惑中写下“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

恶人或以假装关心的样子与学员拉家常,套近乎,暴力“转化”失效后,往往学员都已被迫害的很严重,精神肉体都受到极大伤害,恶人突然会以伪善的面孔出现,以小恩小惠,使法轮功学员感到一些温暖,听到一些好听的话,得到一点宽松的条件,以达到“转化”的目标。

诱骗“转化”中的一招,就是突然谎称家中亲人出意外事故或病危,急需照顾,利用法轮功学员急切见到亲人的心理,诱骗法轮功学员“转化”。

(十一)、利用犹大进行迫害。兰州地区有几个女犹大已成为邪党“六一零”长期利用的工具,如:张静兰、邵赛月、宋淑兰、易海兰、路因勤、牛雪莉,他们经常被胁迫到各地洗脑班、劳教所、监狱去给法轮功学员洗脑,邪党还专门给犹大配备了办公室,每月发八百元工资。

(十二)、进行所谓帮教式“转化”。洗脑班经常组织政法学校的师生、师大的教师、各大院校的教授到洗脑班进行洗脑“转化”,并经常到兰州监狱、女子监狱等处学迫害“经验”。

二零零八年三月,由省市政法委、“六一零,以所谓的崇尚科学为幌子,在省科协成立了一个专门污蔑大法的邪恶机构,由王伟、杨晓东等人召集兰大科研部门、大专院校、中小学生组成的所谓的攻坚小组,以推行“体操”为名,到龚家湾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集体练体操,然后摄制谎言录像,恶警刘鑫、杜梅、宋寅、杨文泰、董亚韦每天用大喇叭放录音,逼迫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参加。祁瑞军、穆俊看张桂兰、苏金秀、牛万江不练,就逼牛万江罚站,将张桂兰、苏金秀、侯燕青三人推到大太阳底下罚站,连续曝晒三天,不让吃饭、喝水。

(十三)、利用文艺散布邪党文化,欺骗毒害法轮功学员。恶人采用这种方式最具诱骗性,韵玉成、剡永生等经常组织跳舞,唱邪党文化的歌,搞所谓的文艺联谊会,强迫法轮功学员参加,灌输毒素。

(十四)、编造黑皮书、谎言录像,诱骗“转化”。龚家湾洗脑班胁迫一些“转化”者写抹黑大法的谎言报告,编造成书,或录制成谎言采访录像,再强迫其他人看。主要由兰州市政法委王沁伙同洗脑班韵玉成、剡永生、周宏伟等人参与编造。

(十五)、制造恐怖气氛威吓法轮功学员。龚家湾洗脑班为了达到邪恶的目的,深更半夜还会突然拉断禁闭室或地下室的电源,在一片漆黑寂静中制造出事先准备好的恐怖声响,用假面具或模特人头装成鬼的样子恐吓已吊铐多日的法轮功学员。

(十六)、敲诈勒索钱财,利用经济手段胁迫法轮功学员。经济迫害实行连坐制,有单位的从法轮功学员工资扣除(包括包夹的生活费,每天每人五十元),这样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每月就要承担三千元以上,甚至五、六千元经济负担。没有工作单位的,恶警则索要或威胁家属以卑鄙手段获取钱财,更有甚者强行从家属工资中扣除。

二零零八年,祁瑞军等人强行索要于德洋和丛秋兹两位老教授每月三千元的高额生活费,共计一万二千元,从单位工资中强行扣除。

二零零六年七月,法轮功学员许丽萍从龚家湾洗脑班回家后,才知道洗脑班一伙在背后勒索了家人五千元生活费,单位二千元,当时还不让许丽萍知道。许丽萍的妹妹许丽敏在龚家湾洗脑班被非法迫害的一百零八天内,城关区公安分局从许丽敏单位勒索一万多,与龚家湾勒索单位八千元,共计近二万元。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钱世光的工资几乎没有发过。钱世光被非法关押在龚家湾洗脑班期间,洗脑班和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相互勾结,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每月给洗脑班交三千元,让洗脑班迫害钱世光,几年来累计十几万元。

二零零八年,张桂兰被龚家湾洗脑班迫害长达半年之久。临出洗脑班时,洗脑班从张桂兰单位索扣二万元人民币,七里河公安分局警察杨东晨等人勒索张桂兰家属一万元人民币。张桂兰回家后,恶徒还勒索其家人高档烟酒。

(十七)、建立秘密黑档案。龚家湾洗脑班采用强迫或哄骗方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抽血化验,询问身体状况,建立秘密档案。二零零八年六月,龚家湾洗脑班以检查身体为由,韵玉成指使祁瑞军等人,由医生张仲才、王育全,护士马欣、杨青莲、李彩霞等人引诱、欺骗、威逼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先进行一番家庭、住址、工作单位等一系列的登记,随后做验血、肝功、尿检等系统的所谓体检化验,在龚家湾洗脑班秘密建立黑档案。

(十八)、洗脑班对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长期非法关押,酷刑折磨、劳教、判刑。在劳教所、监狱长期遭受迫害,仍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出狱时,省、市“六一零”伙同监狱、劳教所与所辖派出所秘密将法轮功学员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而且怕恶行被曝光,在他们折磨法轮功学员期间,不让和家属亲人见面。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早,法轮功学员张萍年迈的父亲,去兰州市九州女子监狱接女儿回家。但两恶警说张萍已被兰州市城关区政法委副书记兼“六一零”主任高丽娜接走了。家人找到城关区政法委要求放人,被赶了出来。后经多方打听才得知,张萍被非法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老人到洗脑班要求见女儿时,洗脑班不但不让见,还唆使一伙警察、保安持警棍威胁、驱赶老人。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日,本是法轮功学员张振敏出狱的一天,却被兰州市“六一零”与城关公安分局非法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下午五点,当家人赶到洗脑班要求见张振敏时,门卫请示后说:“上面有指示,不让家属见。”直到一个月后,洗脑班才让张振敏的父母和儿子去探视,但不允许家属送任何东西。

五、部份迫害案例

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六年

二零零四年六月,中铁二十一局电务电化工程公司法轮功学员张继红被兰州市国保大队显存贵等人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遭严酷迫害,恶警杨东晨、保安乔厚全将张继红关入禁闭室吊铐背铐十四天,张继红拒绝“转化”,三个多月后被显存贵等人绑架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此期间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西北铝加工厂(113厂)王艳梅、杨发强、定西县城教师朱秀一、马筠、韩仲翠、刘菀秋、姚爱莲等。

二零零五年八、九月间,被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钱世光唱大法歌曲,喊法轮大法好,祁瑞军指使恶警崔黎东、孙强将钱世光架到现在劳教所后院阴山脚下、餐厅后面的禁闭室吊铐,不设床铺,不让洗漱,将钱世光的手铐的失去知觉,拿不起勺子、筷子,从铐子上放下来时只能虚弱的坐在阴湿的水泥地板上,被雇用的恶人包夹王华强、周兵、陈小强、李小玲、秦红霞监视钱世光,不让钱世光炼功,连他盘腿坐着都不行。恶警李军,包夹王华强等人逼迫钱世光在小房子里围圈或原地跑军操,一不如他们的意就拳打脚踢,到深秋初冬时不给被褥,不让穿厚衣服。

当时被关禁闭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韩仲翠,包夹秦红霞、李小红、巨有华时刻监视,发现韩仲翠、钱世光炼功时,就反背吊铐在铁门上,二十四小时不间断酷刑折磨,韩仲翠的胳膊都被吊得脱臼了,有时大小便都在裤子里。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中旬,洗脑班将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牛万江关进禁闭室,恶警崔黎东指使包夹王华强将牛万江铐在死人床上,用布条绑住双脚、双臂,叫大夫王育全,护士马欣、杨青莲等人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插胃管强行灌食九天。

一直到十二月二十八日才将三人放出禁闭室。其中,钱世光、韩仲翠已被酷刑折磨长达四个月之久。

二零零六年元月有一天早上下大雪,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到外面扫雪,韩仲翠不配合,祁瑞军等人指使保安魏一川、杨继刚等人强行将穿着单衣服的韩仲翠从房间推到雪地里罚站,还指使保安用扫帚把驱打韩仲翠扫雪。牛万江打人,祁瑞军指使保安将韩仲翠、牛万江铐在铁栏杆上,在雪地里吊铐了五个小时,中午不给韩仲翠饭吃,给牛万江一个馒头。

二零零六年三月,韩仲翠炼功、牛万江拒绝跑操,祁瑞军将他们二人关禁闭吊铐,由包夹秦红霞、巨有华、陈小强、周兵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看管,二人绝食抗议,祁瑞军指使医生王育全、护士马欣、杨清莲强迫二十四小时插胃管灌食,几个包夹每天吊铐酷刑折磨,护士马欣每次来检查时总是恶狠狠的指使包夹们说:“把铐子扣紧点,看好了,不要放松。”一直折磨到五一放假前,才将二人放出禁闭室。

二零零六年夏天,法轮功学员张荣因拒绝所谓转化,被祁瑞军、穆俊关禁闭背铐七天七夜,致使张荣双手失去知觉,拿不起毛巾洗脸。没过几天,祁瑞军等人又将法轮功学员张涛、关自平、钱世光、牛万江、韩仲翠、杜兰萍先后关进禁闭室,每人单独关,双臂反背吊铐在高低床头架前,坐不下、站不起,只能半跪着,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吊铐,包夹廖永田、陈小强、秦红霞、巨有华等监视看管,只有吃饭时才松开十几分钟。祁瑞军与全润、孙强、王桂兰整天在禁闭室隔壁或门口一边打麻将,一边监视吊铐的法轮功学员,指使包夹检查吊铐的铐子松紧程度。更恶毒的是在吊铐钱世光时,祁瑞军与恶警孙强、医生王育全、护士马欣合伙将钱世光脊椎残疾弯曲突出部份顶在铁床架上,加剧疼痛。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恶警全润强迫法轮功学员打扫卫生,牛万江不配合,全润将牛万江推出去在数九寒天罚站,并肆无忌惮的说:“我就是你们所说的恶人,你就记住好了,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我就做了恶事,又能怎么的。”事后一个星期天的晚上,全润晚上值班时喝醉酒后摔倒在大马路旁边,躺到凌晨三点时被人发现,抬回值班室,险些丢了性命。

二零零七年

当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钱世光、孙兰萍、张育、芦兰英、汪彩霞、董国红、牛万江、孙建峰、李红萍、张春莲、董秀兰、路桂芹、吴胜和、苏金秀等人。

牛万江被暴力折磨事实

二零零七年元月底,法轮功学员牛万江拒绝签字被保安杨继刚一顿毒打,牛万江绝食抗议,祁瑞军等人又将他拉到禁闭室。祁瑞军指使恶警刘鑫、杨文泰与王桂兰一起用两副铐子分别将牛万江的双臂吊铐在高低床架前,杨文泰用手捏着牛万江的嘴,刘鑫用鞋刷木把撬牛万江的牙齿,王桂兰端着碗,祁瑞军强行往牛万江的嘴里灌食。整整折磨了半个小时,撬的牛万江满嘴流血,血淌了一地,祁瑞军一看,达不到目的,就又将牛万江关进禁闭室,反双臂背铐在床头架前,整整一夜,不让上厕所,铐子铐的紧紧的,一直不放下来。由包夹陈小强、王永平监视看管。第二天,大夫王育全检查发现牛万江心脏病复发,才开始输液。仅仅两天,就输了十二瓶液体。第二天,祁瑞军请示韵玉成后,继续将牛万江关进禁闭室,一直到大过年期间,牛万江都在禁闭室里遭受着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牛万江因为洗脑班不让家人接见,绝食抗议。绝食十天后,洗脑班上报兰州市政法委“六一零”后,将洗脑班全部人员宴请一顿,对法轮功学员牛万江等六人进行关禁闭吊铐迫害,由全部洗脑班几十人轮流值班。在十月十日晚,由恶警杨文泰,保安杨继刚将牛万江架着胳膊推到阴山角下的禁闭室,祁瑞军、杨东晨、杨文泰、穆俊、王东分四班各带两人,每三人一组轮值迫害,恶警宋寅和护士马欣用两副铐子将牛万江双手抻直铐着强行输液、插胃管灌食,一直将牛万江铐至昏迷过去,放下来后半天才醒过来,醒过来后又被吊铐起来。参与人员有张永福、牛艳芳、潘晓春、杜梅、刘鑫、杨文泰、宋寅、全润、张仲才、王育全、马欣。

一天,恶警全润整夜将牛万江吊铐着,值班恶警们不让半夜上厕所,致使牛万江多次在大冬天小便失禁,穿着冰冷、湿透的裤子和鞋不让换,仍被吊铐在铁门上,两腿肿成象大象腿一样,两脚穿不上鞋,脚后跟冻的裂开一寸长的大口子。牛万江要求买棉鞋,杨文泰不但不给买,还将牛万江家人送给买日用品的六百多元钱说是充当医疗费的账了。

有一天,牛万江一直被吊铐着,忍了一夜,到天亮要求上厕所时,恶人董亚韦不让上,让他憋着,就这样酷刑吊铐至大约四十天左右时,牛万江在恶警放下来上厕所时,在极度惨烈的酷刑折磨下,一头撞在墙上(这是他在极其严酷的特殊情况下采取的反迫害方式,只是个人行为,不可效仿),当时就昏迷过去,鲜血直流,恶人将牛万江送到电机厂医院抢救,缝了六针后,将牛万江继续反背吊铐的更高,致使一天牛万江放下来吃饭时,坐在凳子上突然晕倒,一头栽倒在水泥地上,又将眼角撞裂,顿时鲜血直流,又被送电机厂医院缝合五针。从医院回后,牛万江又被吊铐在铁门上。一次牛万江被连续吊铐了八十一天,左手失去知觉,不能吃饭,身上穿的新棉袄在后背上都被铁门磨烂、破透。

李俊被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事实

甘肃省医院法轮功学员李俊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一直被非法软禁在医院保卫科,每月只发二、三百元生活费,其它工资全被保卫科的人买成饭票,打饭时都用李俊的饭票,连打饭都不让李俊单独行动,如同监狱一样,长达几年之久。

二零零八年七月,医院邪党人员在市“六一零”指使下,以保“奥运”为由,将李俊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关押两个多月。在短短的两个月,祁瑞军、刘鑫、杨文泰,保安等一伙吊铐暴打李俊八次之多。第一次因为李俊晚上看大法经文,包夹张举荣(祁瑞军侄妻)告密,被保安乔厚全,恶警杨文泰、刘鑫拉到外面一顿拳打脚踢,然后用四副铐子强迫跪着铐在电线杆上,连续几天几夜,由包夹廖永田,张举荣监视看管。第二次,因为李俊摘掉洗脑班墙上的邪恶宣传栏,被保安乔厚全,恶警刘鑫又一次铐在值班室一天一夜。第三次,由于李俊正在房子里专心背大法经文,护士马欣进去问李俊身体怎么样,李俊就说:“法轮大法好。”马欣汇报给祁瑞军,又指使恶警刘鑫用手卡住李俊脖子,推到外面铐起来暴打,从白天一直铐到深夜。

还有一次,李俊向祁瑞军说:我们希望能够集体炼一次功。当时祁瑞军气急败坏的将李俊打了一阵嘴巴子,然后铐在铁栏杆上。直到邪党“奥运”结束后,省人民医院才派人将李俊接走,继续非法软禁一年多,后将李俊遣返回河西老家。

秦海峰被折磨至精神失常

二零零八年八月,七里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一伙人,将法轮功学员杨丽娟与儿子秦海峰被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当天晚上,秦海峰对着法轮功学员们呼喊:“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我们要集体行动起来,冲出牢笼。”紧接着,恶警刘鑫,保安乔厚全,包夹廖永田等人将秦海峰强行拉出去,用四副铐子铐在露天电线杆上三天三夜,秦海峰两手腕处都被铐烂,紫肿,之后又被架到房间里吊铐在床头架上,铐子紧卡在肉里面,恶警刘鑫,包夹廖永田动不动就对秦海峰拳打脚踢,短短几天的酷刑折磨,秦海峰就被折磨得精神失常,等放下来时,秦海峰既不知道吃饭,又不知道喝水,爬到房间里的天窗上边去。祁瑞军等人一看秦海峰成这个样,就将秦海峰铐在床边上,由包夹廖永田等人看管,一直到“奥运”结束后,龚家湾洗脑班将秦海峰拉到兰州市第三医院(精神病院)检查,想让医生证明秦海峰是因炼法轮功而成为精神病的,医生却说:“我们是当医生的,该怎么就怎么的。”然后,祁瑞军等人又将秦海峰拉回龚家湾洗脑班,几天后才以治病为由,将杨丽娟与秦海峰一起放出黑窝。

钱世光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七年八月五日,法轮功学员钱世光因写揭露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原甘肃省豫剧团琵琶师刘植芳致死的材料时,被保安杨继刚发现,祁瑞军看到他们的罪恶将被曝光时,气急败坏,指使保安杨继刚、王东等人把钱世光架到二楼值班室暴打,并拿钱世光的拐杖毒打钱世光,打的钱世光浑身伤痕累累,满脸紫疤。当时被他们雇的包夹都惊呆了,说祁瑞军一伙太邪恶了,连这么大岁数的,腰又被迫害成脊椎弯曲成四十五度的残疾老人都打成这样,太惨了,太没人性了。

二零零八年六月,董亚韦发现法轮功学员有经文,就告知恶警杨文泰,然后他们先进行一番搜查。第二天,祁瑞军唆使恶警刘鑫突然搜查,从钱世光身上搜出大法师父经文,然后把钱世光架到办公室,钱世光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刘鑫对钱世光一顿毒打,祁瑞军又在钱世光残疾、干瘦的身上、腿上打了近一个小时,将钱世光的门牙打掉,将钱世光打得无法行走,由保安和包夹架着走。

二零零八年八月三十日,已在龚家湾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三年多的钱世光在洗脑班无数次被祁瑞军、刘鑫、孙强等中共恶徒及保安乔厚权、郭远成、杨继刚与包夹的吊铐、毒打与谩骂,造成身体极度残弱,伤痕累累,人们看到的是腰被恶人打折,走路九十度弯腰的老人。马欣曾用钱世光的拐杖打他,孙强曾将残弱的他一脚踹倒在床上,乔厚权等人在厕所里劈头盖脸的毒打他,打的他嘴上出血。

迫害钱世光的直接责任人韵玉成、祁瑞军等,不但经常拒绝钱世光亲属的探视,而且无限期关押钱世光,连所谓的劳教期限都置之不理。钱世光每月三千多的退休金一直被这些恶人挥霍着。

二零零八年的八月三十一日,因长期遭受迫害,钱世光开始绝食抗议。期间祁瑞军等人有时只是看一眼,连句话都不说就匆匆走了。当包夹贾红林反映情况时,恶人们只是说“好着呢”,根本就不予理睬,就这样十天没进食的钱世光已经毫无血色,骨瘦如柴,奄奄一息,恶人们嫌他口里呼出的气味难闻,远远看一眼就走。

九月八日晚,包夹贾红林看到钱世光已经十分危险,一夜之间四次找值班警察杨文泰反映情况,但恶人只是来看看,说“没事”就走了。

二零零八年九月九日凌晨大约五点五十分左右,在一阵忙乱的脚步声中,杨文泰指使一帮恶人暗中用钱世光本人所盖被子将钱世光裹起来抬出二楼,值班人员骆雪飞、许志红还告诉贾红林说:“别人问怎么回事,你就说什么都不知道。”第二天,有消息说钱世光已经过世了。然后,祁瑞军指使刘鑫、杨文泰等人将钱世光的褥子和生前使用过的东西,全部封存,不让任何人介入。钱世光家人到洗脑班要求调查钱世光的死因,洗脑班怕承担责任,上报省市政法委、“六一零”之后,“六一零”直接插手,强行将遗体火化,并且不让亲友参加。省市“六一零”直接出面,还对知道此事的所有亲友一一逐个进行威逼、恐吓,并威胁家属不许把所拍的遗照透露出来。至今,钱世光的家属都不敢谈及钱世光被迫害致死的详情。

在确认钱世光已经离世后,被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们纷纷自做了小白花来表达对钱世光的悲痛和怀念。但是,中共恶徒们连这都害怕,九月十日下午,祁瑞军指使全润、刘鑫、杨东晨等人一个一个房间搜查,将小白花抢走!在钱世光的遗体火化后,祁瑞军怕恶行败露,指使刘鑫与包夹王延义、杨新忠、廖永田将钱世光生前所住房中的所有衣物,用品,拐杖全部暗中倒上汽油焚烧,以销毁罪证。

曾与钱世光一同工作过的法轮功学员包建峰(当时在洗脑班被迫害)等人提出想参加葬礼,也被无理拒绝。祁瑞军等人企图将罪恶转移到包夹贾红林身上,不但不发给他工资,而且扬言要罚款,随后将贾红林辞退。

张福禄被龚家湾洗脑班迫害长达七年

兰州市西固区三毛厂法轮功学员张福禄二零零二年被西固区“六一零”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到二零零九年夏季才被放出,是洗脑班被非法关押时间最长的法轮功学员,长达七年之久。因不配合写所谓的三书,洗脑班利用法轮功学员善良的一面,让张福禄一直在洗脑班里干苦役,几乎所有的脏活,累活都由他包了,包括喂猪、扫院子、烧茶炉等。

六、恶人恶行

洗脑班恶徒祁瑞军、杨东晨等更多恶行

二零零七年初一个下午,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在外面打扫卫生,青海省西宁市法轮功学员苗茂林不配合,祁瑞军将五十多岁的苗茂林叫到办公室里一顿暴打,不停的抓住头发,打耳光。当时连在场的包夹朱慧芳都吓得直哆嗦,后来说:“简直太凶了,从来没见过这么打人的,把我真吓坏了。”紧接着,祁瑞军指使恶警杨文泰、刘鑫等人又将不配合的法轮功学员关自平从床上拉下来,光着脚推到办公室,也一顿毒打。没过两天,祁瑞军与韵玉成等密谋后,以强迫全部法轮功学员开会来找茬。祁瑞军在会上攻击污蔑大法,银川法轮功学员孙建峰说:“不能只是你在那里说不符合事实的一面之词,也得让我们发发言。”祁瑞军唆使杨东晨、刘鑫、王东、杨文泰等恶警将孙建峰和苗茂林架到禁闭室,双臂反背吊铐在床架前,半月之后,就将五十多岁的苗茂林迫害的不堪,洗脑班与西宁市“六一零”互相串通,勒索了苗茂林数千元钱,才将苗茂林放回家中。洗脑班一直将孙建峰吊铐了五十二天。直到五一放假前,才将孙建峰放出禁闭室。

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八日,恶警杨文泰与一恶警以不打扫卫生为由,将汪彩霞、孙兰萍架到禁闭室,双臂反背吊铐在铁门上,双臂悬铐在最高位上,汪彩霞被吊铐十四天,孙兰萍被吊铐三十七天,双脚趾甲全是紫的,两脚两腿肿的袜子和裤子全用剪刀剪开,鞋穿不上。前三天祁瑞军不给饭吃,在大冬天外面下着雪,值班人员都穿着军大衣,开着电暖气还冻的浑身打哆嗦,却不让法轮功学员穿毛衣。二十四小时背铐,晚上不让上厕所,白天只有吃饭时放下铐子几分钟。几十天不让洗手、洗脸,不让刷牙,包夹秦红霞、朱慧芳、巨有华、周厚同、廖永田、王营长、孔德福轮流监视。王营长值了两个班,看到那个惨烈状,吃不下去饭,很快就辞职,说:“说啥也不干这种缺德事,赚这个昧心钱。”到三十七天,孙兰萍被从铁门上放下,架到二楼,由护士马欣给吊瓶子输液。当时孙兰萍上吐下泻,便了半盆血,当天晚上送到兰州电机厂医院,由董主任检查。祁瑞军、刘鑫、董亚韦、杜梅、潘晓春、宋寅、鲁亮等人在医院轮流值班。经检查白色素只有二点二克,住院九天,迫害的生命垂危时,洗脑班恶人怕承担罪责,索家人医疗费六千多元,又从单位(甘肃移动通信服务公司)克扣六千元,才让儿子将孙兰萍接回家。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祁瑞军一伙将法轮功学员张春莲吊铐二十四天,双手铐的失去知觉不能吃饭,由包夹喂着吃,两腿肿大流脓。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六日,由秦红霞、巨有华架着走出禁闭室。

期间,恶警宋寅、杨文泰、刘鑫、全润将牛万江吊铐起来,祁瑞军等人指使杨东晨、穆俊等恶警使用酷刑,企图迫使牛万江等法轮功学员屈服,写所谓的转化,最终未能达到邪恶的目的。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日,在祁瑞军、杨东晨的密谋下,采用惯用的欺骗手段,将法轮功学员以打扫卫生为由,全部诱骗到外面。恶警刘鑫与保安乔厚全,包夹巨有华在外面放哨,暗中搜查法轮功学员的床铺,将大法经文、《洪吟》抄走。法轮功学员董秀兰、陈桂芳、苏金秀、牛万江、杜文慧、侯燕青等人共同绝食抗议,要求归还大法经文。当绝食到第六天时,祁瑞军请示韵玉成,并得到兰州市“六一零”张明泉指使,又在酒店宴请杨文泰、刘鑫、穆俊,保安周云峰,医生王育全等人。酒足饭饱后,四月二十五日晚上,对法轮功学员陈桂芳、牛万江、杜文慧三人在绝食已达六天之久时,强行架到一楼,分别双臂反背吊铐在床头架上,拳打脚踢,左右扇耳光。更邪恶的是,恶警医生王育全还在旁边助威。祁瑞军和刘鑫两个人借着酒劲换着毒打,完全失去了人性。将陈桂芳和杜文慧一直打了三个小时,然后铐了整整一夜。对牛万江更是残酷折磨,疯狂毒打,左右打耳光。祁瑞军在打累后,不停的对刘鑫大喊:“打,往死里打。”看刘鑫打累了,又疯狂的唆使说:“再打,放心打,狠狠的打,往死里打。”直到他们打不动了,才开始由医生王育全给牛万江强行插胃管灌食,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吊铐。直到第九天,牛万江尿液都呈现粉色雪花状时,才松开背铐,就这样一个人单独关在阴暗的一楼,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隔开,一直到十月走出黑窝。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杨东晨表面伪善,背后却操纵着保安乔厚全限制法轮功学员杜文慧、苏金秀、张晓梅、侯燕青上厕所,堵在厕所门口不让进,致使四个人又同时绝食抗议。绝食到第六天时,他们又一次给四个法轮功学员插胃管强行灌食,一直到第八天。

洗脑班头目剡永生恶行

二零零九年十月,洗脑班又调来所谓的“校长”剡永生,派牟向阳任所谓的部长,田宏负责安全主任,又重新派来曾经在二零零三年期间伙同剡永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赵建。恶警赵建强迫法轮功学员白天只能坐椅子,平时不准出门,七、八月四十度的高温仍不让出门,每间房关押一名法轮功学员,由二名从社会上雇来的失业人员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包夹学员。

十一月份又开始在走廊里安装上监控探头,进行新一轮的“转化”,并在电视房里每天下午两点播放邪党编制的天安门自焚栽赃案的录像,给新来的包夹发他们编造的黑皮书,毒害世人。

剡永生等一伙又一次想借迫害法轮功学员捞取资本,剡永生还专门从市“六一零”招来被他们长期利用着的,走向邪悟的犹大张静兰将杜文慧单独带到楼下每两个人一组,组成一个所谓的“转化组”,每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轮流谈话,用险恶的歪理邪说对杜文慧进行威逼、诱骗、恐吓、伪善来所谓的攻坚,不让睡觉,整整一天一夜进行车轮式的“熬鹰”,企图强制转化,最后还是没有达到目的,一直在楼下单独隔离关押了两个多月才带到楼上。

二零一零年九月,龚家湾洗脑班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苏金秀、杜文慧、张振敏、张桂兰。剡永生一伙利用新调来的“转化人员”文静、罗秀芬等,不间断的进行所谓的威逼,没达到目的。又招来市“六一零”三个犹大张静兰、宋淑兰等进行转化,目的还是没达到。让新雇来的包夹巩桂兰、孔庆英、贾淑花、秦红霞给法轮功学员施压,不让法轮功学员互相说话,监视言行。

在这种迫害下,四名法轮功学员于九月底再次进行绝食抗议,反迫害。到第六天时,剡永生一伙就指使医生王育全、护士马欣给法轮功学员强行插胃管灌食,而且将杜文慧、苏金秀架到一楼背铐一天一夜。马欣插胃管插了半个小时都插不进去,赵建就将杜文慧的头发抓起,打耳光,又过去将苏金秀一顿脚踢。还叫保安乔厚全等恶人把张振敏分成“大”字型,两手腕铐在床头架上,四肢用布条捆绑住,乔厚全把铐子铐的紧紧的,由马欣一边插胃管强行灌食,一边还对旁边的包夹说:“现在你们谁都可以来学手艺了。”当时灌得张振敏险些窒息,等这伙人走后,张振敏吐了大口的血。后来包夹知道后,告诉剡永生等人。

绝食到第十三天,洗脑班剡永生一伙怕承担责任,推脱罪责,将迫害了三年之久的苏金秀放出,第二天将迫害了两年半的杜文慧放出。第十五天时,将从女监迫害长达八年之久,后又被非法转押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了四个月的张振敏放出。之后,张桂兰也开始从新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十天后,也离开了黑窝。

七、恶报实例

韵玉成恶行害家人

韵玉成是龚家湾洗脑班主要责任人,与祁瑞军、剡永生等人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韵玉成的姐姐在家乡永登县遭车祸身亡,之后姐夫王延义与多名亲属又到洗脑班做包夹,没几天王延义的侄子在家乡被火车撞死。马学智是韵玉成的表兄弟,于二零零八年在龚家湾洗脑班当包夹,没几个月,其岳母在家突然病亡,不久妻子又患病到兰州住院花了五千多元。

杨东晨行恶祸及母亡

杨东晨,男,六十多岁,原兰州市七里河公安分局警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杨东晨成为七里河“六一零”成员之一,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张菊秀、罗永德等。二零零三年,七里河区非法设立韩家河洗脑班时,杨东晨是其中积极参与者。二零零一年底,邪党办龚家湾脑班,杨东晨被邪党长期借调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他还将弟媳雇用当包夹;期间祸及其母病亡。一天,杨东晨骑自行车被汽车撞到几米之外;不久,又一次被汽车把腿撞伤,很多法轮功学员给杨东晨讲大法真相,他表面十分赞同,暗中还是唆使包夹和保安监视法轮功学员。一天,杨东晨突然头顶长出一个肉包,到医院去动手术,他恐怕有人说他遭恶报了,经常戴一个帽子做掩饰。二零一零年,杨东晨已退休,因贪图名利,至今仍被龚家湾洗脑班雇用。

张志刚行恶祸及母亡

张志刚,河北人,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五年在龚家湾洗脑班充当“攻坚”组长。此人非常凶恶,专门在禁闭室、地下室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凶狠。所谓“攻坚”就是对那些坚定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用残酷的手段迫害他们放弃信仰,在禁闭室二十四小时残酷吊铐、背铐法轮功学员。由于作恶多端,他时常头部浮肿,高血压,眼睛红肿达月余,牵连他的母亲突然死亡。

张志刚不但不收敛其恶行,还将其外甥王权雇来当包夹。二零零五年七月,甘肃省豫剧团琵琶师刘植芳被迫害致死时,就是王权和王永平包夹的。王权后来包夹法轮功学员钱世光也十分卖力,不久回老家河北后,腰部在干活时砸成重伤。

巩桂兰恶行累及父亡

巩桂兰,女,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核工业471厂退休工人。二零零二年起由471厂指派包夹法轮功学员朱凤娟,由于极其卖力,长期被雇用在洗脑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巩桂兰不但自己为了蝇头小利主动行恶,还极力为洗脑班拉拢其他熟人参与迫害。二零零二年巩桂兰的父亲跌倒,摔致终身残废坐轮椅,不久后死亡。但此人仍不收敛恶行,于二零一零年当“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

王永平行恶祸及家人后醒悟

王永平,女,二十岁左右,甘肃省静宁县人。因其舅母是龚家湾洗脑班财务科长而被雇为包夹。原本只想找份工作,由于年幼无知,听信邪党的谎言。期间在禁闭室非法动用手铐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七月,法轮功学员刘植芳在禁闭室被吊铐折磨致死的当天晚上,就是王永平值班看守。

二零零七年夏天,王永平包夹法轮功学员苗茂林时,苗茂林劝王永平不要被邪党的谎言所迷惑,告诉她大法真相,王永平非但不听,反而污蔑大法。事后没几天,家中打来电话,父亲在家乡遭车祸身亡。法轮功学员再次劝告其不要再呆在这里挣昧心钱,害人害己害亲人,王永平似有所悟,但仍没有离开黑窝。又过了几天,在上厕所时突然大叫一声,晕倒在厕所地上,喊叫声惊动了也在洗脑班当包夹的姐姐王永玲,急忙将王永平从厕所扶出来。在法轮功学员的真诚劝说下,王永平终于醒悟,自己再也不伙同恶党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了,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真正的好人,很快就辞职离开了,亲眼目睹这一切的姐姐王永玲也明白了真相,随后辞职离开了黑窝。

二零零八年下半年,王永平的母亲韩彩云又被王永平的舅母张某骗到洗脑班作包夹。法轮功学员又告诫韩彩云,就因为你的两个女儿在这里被邪党利用,迫害好人祸及你的丈夫遭车祸身亡,女儿自己也险遭恶报。将信将疑的韩彩云新年回家在两个女儿那里得到了详尽的答案,终于明白了真相,也很快辞职回家了。

后记

二千多年前的罗马帝国暴君尼禄不信神的存在,制造焚火假案,嫁祸基督徒,还残忍的将虔诚的耶稣信徒当众投入池中被猛兽撕咬,当时被假案蒙蔽的世人还当众辱骂信徒。不久,愚蠢的尼禄身败名裂,罗马帝国也在四次大瘟疫中湮灭,留下的只是惨痛的记忆和深刻的教训。

中国古代历史上,荒淫无度的纣王亵渎神灵,招致妲己祸国,将忠臣投入蛇坑残害。不久,延绵八百年“铜墙铁壁”般的成汤江山与昏君纣王城毁人亡;周幽王与褒姒“烽火戏诸侯”的悲剧;隋炀帝奢侈淫乱毁国无不为后世展示着亘古至今,人类对神的信仰、道德、人间正义、良知,永远都是任何强权与暴政无法逾越和蔑视的准则。

近代历史上,不可一世的希特勒法西斯暴政对犹太民族的种族灭绝,最后连当年集中营的护士、看守都被推上了绞刑架,至今当年的参与者还被列为国际刑庭的追讨之中。约二零零八年,有一名流落美国的八十多岁的当年纳粹集中营看守被归案受审,判刑。文革时期,江青“四人帮”一伙所谓的“文革领导小组”,后来都被判刑。他们的积极追随者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畏罪自杀。当年被指使利用的各省市参与文革批斗“右派”的警察、军人,一九七九年后,被秘密押送到云南枪决处置。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被处以绞刑。确凿的证实了人类历史上一个不灭的真理:所有的强权暴政对人类信仰、道德、人间正义与良知的践踏,所有下令残害善良群体的首恶及追随者们,终将逃不出人类正义审判的法网,终究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迫害法轮功善良群体的前党魁江泽民与追随者罗干、贾庆林、吴官正、薄熙来等元凶在世界各地被起诉,并判处有罪,已经拉开了人类正义审判的序幕。那些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司人员、各级政法委、“六一零”及基层参与者,无论处于什么目的与动机,或任何借口,其实你们都是被利用来败坏人类信仰与道德,践踏人类正义与良知,践踏人间法律的直接犯罪者,也是最惨痛的真正受害者。不论现在,将来,时日长短,无论逃到天涯海角,终究都会得到人间正义与法律的裁决与人类善良民众的唾弃。

为此,我们奉劝那些仍为中共邪党欺世谎言所迷惑、为名利权欲操纵所驱使的各级政法系统、公检法司人员及所有被中共蒙骗而参与迫害的人们,早日清醒吧,历史与现实的教训尽在眼前。希望你们不要重蹈历史覆辙,做中共邪党的替罪羊,早日明白真相,将功补过,退出邪党、团、队组织,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未来。

相关信息:

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地址: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坪北路136号 邮编:730050
区号:0931
联系0931-2868792
邪党书记:祁瑞军
校长:韵玉成、黄某某
副校长:剡永生
责任人:牟向阳   13659327556
田宏13919933286
罗秀芬13919800040

省邪党政法委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昌路1648号 邮编730030
总机:8416011
书记:洛桑?灵智多杰 8814733、8582360(一九九九年在任)
秘书:薛峰  8831698、13993193516
书记:陈学亨 8736358、8582093(二零零二年在任)
秘书:苟海龙 8735722、8453666、13919358511
现任:罗笑虎 4609606、8438865、8823399
秘书:王国先  4609601、8874807、13609382826
副书记:张晓兰(女)
副书记:侯效岐
张兴中   8889923、8412681、13609385676
张百胜   8825209、8708655、13893292171
李玉清   8835786   13919263658
赵怀银   8411633、8857600、13993193985
秘书长:牛纪南 8706018   13609380266

省“六一零”
主任:王明翔
“六一零”维稳办:
电话:  8825121、8825129
传真: 8417256、8411633

省防范办公室(六一零办公室)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昌路1718号 邮编:730030
拓守强  8726591、8435576、13399319666
姬平   8725860、8501925、13119311704
一处:  8726592
二处:  8726593
值班室:  8728610
省综治办:  8288268,地址:市城关区金昌北路246号

省公安厅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庆阳路38号 邮编730030
总机8536114
厅长:何挺 罗笑虎(兼任)
赵聚忠   8536114~6001、8470158、13221339768
张浪亭   8536114~6002、8402865、13609333188
王禄维   8536114~6003、8479338、13609331596
张兰英   8536114~6004、8822615、13993192866
姚远    8536114~6005、8403118、13221333456
王幸    8536114~6006、8479118、13909381048
王久辰   8536114~5601、8480370、13993175281
赵克玺   8536114~5801、8858739、13993195556
刘琪基   8536114~5802   13993193138
杨晓梅   8536114~5803、8472627、13609382456
李世春   8536114~5804、8511787、13893306610
办公室:  8536130、8536132
指挥中心   8822202、传真8415359

省国安厅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小雁滩166号 邮编:730030
石允蒲   8916198、8410266、13993193996
李怡磊   8916158、8822618、13993193968
刘吉银   8916268、8916588、13993193666
孙策    8916188、8916620、13993193979
杨光明   8916266、8916256、13993195003
齐孟江   8916010、2310635、13993193998
孙鹏    8946029、8916568、13993193958
李远龙   8830311、8582038、13893611991
冯自立   8916035、8881716、13893613663
贾万江   8916039、8916690、13993195582
段军平   8916050、8916878、13993195585
方建飞   8916045、8916606、13993193816
办公室   8916038、8916039、8916052
值班室   8916045(传真)

省司法厅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广场南路51号统办一号楼12层 邮编730000
庞波    8960300、8885898、13909468323
万生梓   8960485、8481468、13609331569
张克年   8830322、8639622、13919158555
白文晖   8830260、8450928、13919163999
吕三信   8418340、4660958、13909462345
陆肃林   8960272、8709001、13893611602
李明    8830259、8412141、13919162999
孙有效   8797188   13919369618
懂良德   8960724、8512656、13893299926
谢丹    8844062、8848110、13909310692
李嘉树   8960320、8414051、13609369088
秘书:  8960469
值班室   8825685、传真8825910

省监狱管理局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静宁路214号 邮编730030
王忠民
梁仪坚  8418225、4662996、13609368660
刘琰    8418335   13993166922
魏兴刚   8418531   13993166923
柳军昌   8872125、8802569、13993166985
李荫国   8872179、8803961、13119436515
郝觉民   8879235   13309495526
值班室   8881081、传真8418287

兰州市邪党政法委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滨河东路735号 邮编730030
书记:李森洙  8476681、13919283118
副书记:焦伟  8476612、13399318518
防范办主任:张明泉8476021、13993141199
综治办主任:张禄永8477551、13399319266

兰州市“六一零”主任:王双全、董建民、甘玉军 办8487623
邪党市委宣传部长:牟小军 王冰

兰州市公安局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武都路482号 邮编730030
副书记:黄大功 8718007、13399316001
副局长:李武平 8718005、13399319616
副局长:王毓弟 8718009、13399310205
副局长:周宏  8718008、13399311777
城关分局局长张江武8716203、13399313906

兰州市司法局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滨河东路861号 邮编730030
局长:曾效勇  8463380、13893613730
副局长:赵丽  8466109、13609392525
副局长:李瑛  8467020、13919413055
劳教处  8472500

兰州市城关区邪党政法委: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中街子57号 邮编730030
书记苏勇
副书记、综治办副主任:郭斌
副书记、维稳办主任:姚巍,四十六岁,二零零三年任城关区委政法委
副书记高丽 娜13919366270
城关区综治办副主任:杨 吉
城关区政法委“六一零”办:王桂兰   8487751

兰州市公安局城关分局
地址:城关区武都路254号 邮编730000
东岗西路派出所:8829580
东岗镇派出所:8691926
皋兰路派出所:8825400
拱星墩派出所:8498884
火车站派出所:8618434
铁路西村派出所:4631107
铁路新村派出所: 4639938
团结新村派出所: 8617328   总机:8465116
白塔山公园派出所:8366055
白银路派出所: 8464209
草场街派出所: 8366205
大教梁派出所: 8827686
东部市场派出所: 8466290
东教场派出所: 8984344
儿童公园派出所: 8497955
伏龙坪派出所: 8180170
贡元巷派出所: 8487140
鼓楼巷派出所: 8824130
广武门派出所: 8824212
兰大派出所: 8911119
临夏路派出所: 8487230
庆阳路派出所: 8821510
税务公安派出所: 8450394
团结新村派出所: 8620726
渭源路派出所: 8275249
五泉公园派出所: 8122604
五泉山派出所: 8121179
雁滩派出所: 8583397
雁西路派出所: 8509496
张掖路派出所: 8487098
靖远路派出所: 8368704

兰州市七里河区政法委
地址:兰州市七里河西津东路262号 邮编730050
电话:0931-2331000
书记:许 斌
“六一零”主任:张安庆
办公室主任:凌子臣
综治办主任:秦献民 七里河区
七里河区秀川街道党工委书记刘鸿军
七里河区西园街道办事处副主任高崇华
七里河区西站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王斌
七里河区龚家湾街道办事处副主任许延塔

兰州市公安局七里河分局
地址:兰州市七里河西津东路538号 邮编730050
电话:0931-2349686

敦煌路派出所
地址:甘肃省敦煌路343号
电话:0931-2319706
所长:魏万雪

建兰路派出所
民警:张新胜

华坪派出所
所长张岩

兰州市西固区政法委
书记:魏秀龙  7542012、13909482632
副书记:王立山 7542552、13993166806
综治办主任:姜和忠7542076、13893489768

“六一零”
主任:陈绍清 7542622、13893469178
副主任:孙巨德 7534610、13919152554
办公室:  7542075、7547066
综治办:  7542074

兰州市红古区海石湾镇政法委
副书记、“六一零”主任:张成玉 0931-6211680、6211899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