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难中原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九)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接前文:蒙难中原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八)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高智晟律师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为题,第三次公开上书中国政府:“我们看到了,被以‘六一零’为符号化了的权力,正在持续地以杀戮人的肉体及精神、以镣铐和锁链、电刑、老虎凳等形式与我们的人民‘打交道’,这种已完全黑社会化了的权力正在持续地折磨着我们的母亲、我们的姐妹、我们的孩子及我们的整个民族。”

十二年来,中共对这种呼吁以致来自其他国家政府的谴责一贯置若罔闻。在被迫害致死的女性法轮功学员中,有多少人具体致死的原因至今不详,甚至到今天我们都无从知道她们被迫害的整个过程和细节。家人、亲属的询问、上访告状、诉诸法律、对行凶恶人问罪究责,都受到中共政策性的阻挡,甚至不是追究罪犯,而是对于敢言的律师、民众非法监控、威胁。

然而中共用专政工具对待人民,拿流氓手段蹂躏妇女绝不是最终的结果,所有参与迫害者要负责任。

(九)部份迫害致死案例

一、敢言市长的不明死亡

汪亚轩:五十三岁,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法轮功学员,赤峰市副市长。大法给了这位市长爱民如子的为官标准:“真、善、忍”,一心向善为老百姓。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江泽民一意孤行的决定迫害法轮功,召开高层官员会议秘密传达他的指令,赤峰市就派修炼法轮大法的市长汪亚轩去参加。汪亚轩坦言大法的美好,讲述修炼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然而,江氏的中共代表曾以谈话、做工作为名又找汪亚轩市长谈此事,要求以共产党的“党性原则”为重,党的旨意高于天理良知,但都被一心想说真话的汪市长回绝了。

当江泽民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汪亚轩总是抵制邪恶势力、保护法轮功学员,使法轮功学员免受刑拘和判刑。

一九九九年八月至九月的一个公休日,汪市长被发现死于红山公园。中共声称:汪亚轩到红山上游玩,不慎跌落山下身亡。可是整个报案、接案、勘察过程都是中共操控的。

汪亚轩修炼法轮功,强身健体,有五套功法,每天又诸事繁多,怎么忽然爬起红山了?尽管中共想尽办法伪造了假案,但还是露出很多不能自圆其说的破绽。家属根本没有质疑的权利,就如此把一个按“真、善、忍”做好官、说真话的市长消声了。

一个曾在赤峰市红山区公安部门工作过的人说:“有个老太太不放弃法轮功,就被弄死了,她家人也不知道。”

二、藏族扎桑修大法,被判刑三年

扎桑:五十六岁,藏族,一九九六年修炼大法,原工作单位:西藏农业科学院职工。

扎桑在修炼前曾患有乳腺癌,一九九六年修炼大法后基本消失。一九九九年法轮大法遭受迫害开始后,扎桑更加坚信师父,坚定修炼大法。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她在四川省成都市家中被浆洗街派出所绑架并关押在成都郫县犀浦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

由于狱中饮食、住宿条件恶劣,炼功的环境被破坏殆尽,致使旧病复发,后保外就医。

扎桑曾说过:“藏族祖上传说,一个法遇到的难越大,说明这个法越大。我一开始修炼的同时也在观察这个法,直到严重的迫害开始,我更坚定了这就是我要找的大法。”她还说:“我们藏族有个说法:‘背叛师父的人五百年不得轮回转生。’”

二零零二年十月扎桑在拉萨家中含冤离世。

三、航天女专家任汉芬含冤而死

任汉芬:七十三岁,航天女专家,北京市丰台区航天院小区。

任汉芬五十年代留苏(前苏联)回国后,一直从事祖国航天科学研究,为研究生导师、航天院火箭动力研究所研究员。近年来,介入中俄航天科技攻关,在俄罗斯亦有一定的知名度。

任汉芬因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一直坚定修炼,被航天动力研究院所在地区内保局(公安局)和研究院“六一零办公室”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身心经受残酷的折磨。洗脑班逼迫她写“三书”,她坚定信仰,不改初衷。洗脑班到期,亦不释放,无限延期,任汉芬被迫无奈,违心地签了字。回家后,老人痛悔不已,仍旧坚修大法。为了摆脱特务们的纠缠和骚扰将积蓄分给子女,离家出走。

航天院内保局和“六一零办公室”的邪恶之徒,开车到处搜捕任汉芬,二零零二年五月的一天,将她堵在租室内,她为了免遭再次绑架,从楼上系绳下滑脱身,不幸绳断坠地身亡。

四、从珠海看守所消失的“无名者”

袁征:三十八岁,辽宁省人,在莫斯科留学多年,后做贸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刚回国不久,学了法轮功。

长的斯文、秀气的袁征,是辽宁省法轮大法修炼者,自马三家劳教所出狱后,去了在珠海的妈妈家。二零零一年七月,袁征外出向世人讲真相时遭绑架就再也没回来过。经多名同修证实,袁征于二零零一年九月被非法关进了广东省珠海市第二看守所三十五仓,因当时袁征没有报姓名,狱警叫她“无名”。她抗议非法关押,不报姓名、不报数、坚持炼功,被以女恶警吴x芬为首指使仓头吴淑宁、打手敬媛媛、高姗姗多次用花枝条(铁线外面包裹着一层塑胶)毒打。在袁征绝食抗议时,她们实施“坐飞机”酷刑、野蛮灌食等,使得她后背长了疥疮。

挨着的仓号的人都知道袁征被迫害的很严重。狱警多次给她调换监舍,后为了掩盖他们的恶行,匆匆忙忙的在三十五仓旁边临时开了三十四仓单独关押,不准与任何人接触。

二零零二年六月的一天,有人看见袁征被抬出去,以后再也没有人看到她。后来有人听到狱警吴姨(犯人都这样称呼她)说:“‘无名’送到一个很特别的地方了。”后得知,这个“特别的地方”,就是袁征已被迫害致死,死在珠海市第二看守所。有知情人愿意为袁征被看守所迫害致死的事情作证。

五、海南省艺术学校教师的遭遇

张晓彤:四十六岁,一九九五年张晓彤与雕塑家的丈夫同时在海南省海口市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原籍吉林省四平市,毕业于某音乐学院,擅长作曲,任职于海南省艺术学校,教授钢琴弹奏。

张晓彤因修炼法轮大法、坚信做人应以“真善忍”为准则,长期遭受非人的折磨。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十八时在海南省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公安以她进京上访为由,将她关押在海甸治安拘留所,晚上竟没办法躺下睡觉。张晓彤多次进京上访,并被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审讯。北京警察不给学员吃饭、喝水、睡觉、甚至也不准上厕所。之后,她被海南警察抓回海口市关在第二看守所,直到二零零零年初将她释放。

二零零零年三、四月间,因张拒绝在所谓的“转化书”上签名,又遭绑架,关押在海口市白龙南附近的一个街道办事处。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二日以后,恶警对她进行超长时间的审讯。恶劣的生存环境和折磨,使她的肉体和精神造成极大伤害,出现了严重病症,生命垂危。中共“六一零”不得不通知艺校接她回校,同时限制她的人身自由。张晓彤身体每况愈下,腹部肿大的象孕妇一般,医院诊断她患了白血病。

直到张晓彤病危,政府部门才让她的丈夫在恶警的监视下到医院探视她,然后又匆匆把她修炼法轮功的丈夫送回监狱。在仅有的几次探望后,他们夫妻就从此天人永隔。

六、高蓉蓉被中共定为大案,致死消声

高蓉蓉:三十七岁,原工作单位:辽宁省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

高蓉蓉遗照
高蓉蓉遗照

高蓉蓉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三年七月被不法人员劫持至龙山劳动教养院迫害,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下午三点,高蓉蓉被该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队长姜兆华等骗到值班室,连续电击六七个小时。当时高蓉蓉的面部严重毁容,满脸水泡,烧焦的皮肤与头发脓血粘在一起,面部肿胀后眼睛只剩一条缝,嘴肿得很高且变形。

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酷刑折磨,脸上是电烧灼伤。照片是受伤10天后拍摄的。
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酷刑折磨,脸上是电烧灼伤。照片是受伤10天后拍摄的。

高蓉蓉被毁容后,曾被正义之士营救离开医院,脱离了非法监禁。中共为了找到高蓉蓉,政法委书记罗干亲自插手,定为“公安部二十六号大案”。在中共邪恶集团的追杀下,善良、文弱的高蓉蓉二零零五年三月六日再遭绑架。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日,高蓉蓉的父母去马三家要人未果。十二日高蓉蓉的父母得到通知后赶到医院看到高蓉蓉已昏迷不醒,全身器官衰竭,戴着呼吸器。据目击者说,高蓉蓉在医大抢救期间,很多不明来历、不知道是哪个部门的人把医大所有的门都把守得严严的,还有穿保安服和便装的人不时流里流气地问“什么时候死”。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高蓉蓉在医大一院急诊室被蓄意谋杀,据医生反映,高蓉蓉的头内有异样;医生并怀疑高蓉蓉的脑部异样是因为曾被注射过破坏性药物。仅三个月的时间,一个美丽、清纯的生命消逝了。

当高蓉蓉的父母知道女儿被劳教所警察电击毁容后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世界各国善良民众对高蓉蓉正义声援时,两位老人动情地说:“那些冒着生命危险营救蓉蓉的人,给了我们女儿五个多月宁静的日子,蓉蓉一天天的胖了,还能扶墙走了。”

高蓉蓉年近八旬的老母亲张素坤没能等到女儿奇冤昭雪的时刻。七十八岁的张素坤带着对女儿的思念,于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六日凄然离世。

七、二十九岁的重庆医生杜鹃被折磨离世

杜鹃:二十九岁,家住重庆市渝北区沙坪石油基地,原工作单位:石油职工医院医生。

法轮功学员杜娟
法轮功学员杜娟

二零零零年因坚修大法“真善忍”,被医院书记周××和院长绑架、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五日,杜娟因向世人讲真相,被龙兴派出所恶警绑架,再劳教三年,送入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受尽了非人折磨;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四日含冤去世。

在重庆女子劳教所,杜娟擦抹诬蔑大法的黑板报,拒绝穿劳教服装。恶警指使吸毒犯用脏布条、宽透明胶堵她的嘴,用鞋底抽打她的脸,剥光她身穿的便服强行套上劳教服,在炎炎烈日下把她五花大绑捆扎起来持续曝晒几个小时。

禁闭室里面阴森恐怖,空气污秽,冬天阴湿,夏天闷热,马桶盖一揭臭气熏天。正常人进去呆几分钟都觉得呼吸困难,法轮功学员却要在这里被关上一、两个月。吸毒犯受警察唆使以罚站、罚蹲折磨杜娟。杜娟腹部绞痛得不能入睡,六月十二日,腹痛加剧,不能直腰,佝偻着身体。恶警们仍继续折磨她。杜娟被折磨的昏了过去。最后杜娟连续高烧不退,呼吸困难,被送医院检查, 确诊为“左肾、脾损伤、腹部肠梗阻”。警察惧怕承担责任,当晚把她放回了家。回家后仍遭到当地恶人、恶警骚扰,被迫流离失所。最终于二零零六年四月离世。

八、胡素华被呼市恶警致死,遗体呈黑紫伤痕

胡素华:五十六岁左右,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人。

胡素华
胡素华

胡素华生前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遭赤峰中共人员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到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后被转到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在内蒙古的这两个劳教所内遭到非人的迫害;二零零六年被绑架到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出来后一直流离失所。

二零零六年六月三日半夜,赤峰市公安局国安队支队长郭玉明,带恶警到辽宁省朝阳市八里堡小桥附近一居民区蹲坑三天,动用六、七辆警车,翻墙闯入院内,暴力绑架,恶警们在绑架法轮功学员时嘴里却喊着抓小偷。胡素华当时喊:“我们是法轮功,不是小偷……”,遭到警察的暴打,她的脸上、胳膊等多处被打伤。恶警还将胡素华一只手拉向后身,另一只手从肩上拉过去双手重叠用电线捆在一起,光着脚拉到车上。

胡淑华在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被悬空吊起达十来个小时,半个月后,胡素华被送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第二天,胡素华离开劳教所,出来后一直流离失所。

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左右被呼和浩特市公安迫害致死,胡素华的尸体前胸和后背有面积比较大、呈圆形、前胸和后背对称的伤痕,呈紫黑色。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