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2月14日发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

  •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 辽宁抚顺新宾县部份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 辽宁东港庄荣芝四次被迫害的经历

  • 辽宁东港杨国堂夫妻被迫害的经历

  • 辽宁省新宾县王淑玉遭受的骚扰、劳教、拘留、勒索

  •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所谓的“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在一九九九年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遍布各地各级政府,各地“六一零”不法之徒在过去十二年的时间里操纵公检法,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以下是内蒙古巴林左旗六一零不法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

    法轮功学员孙志芳遭迫害事实

    孙志芳,女,巴林左旗白音敖包乡人,一九九九年一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而获得健康身体。可是她刚刚炼功半年,中共邪党就开始了对法轮功疯狂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八月份,巴林左旗白音敖包乡派出所所长和一警察闯到孙志芳家骚扰,污蔑大法,辱骂孙志芳,逼她签不炼功保证,被她拒绝,他们就威逼她的孩子在保证书上签字。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孙志芳去东乌旗探望母亲,期间向人讲真相,被人诬告,东乌旗派出所恶警闯进她母亲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将孙志芳和她二弟及她年近七十的母亲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讯,恶警扒光她们的衣服非法搜身,打她耳光子,把她身上拧出两个青疙瘩,威逼她母亲在不炼功的保证书上签字,将他们非法拘留九天。

    后来,巴林左旗公安局把孙志芳拉回本地,威逼她家人做保证:不许孙志芳炼功、不准她出门。警察隔三差五开着警车去孙志芳家骚扰,还威逼远在东乌旗的体弱多病的她母亲和她妹妹来到孙志芳家,来“转化”她。

    她将近半个月,整天以泪洗面。孙志芳的丈夫被恶徒威逼的说哭就哭,还患了胃病,把孙志芳打的半死。之后,邪恶又把她绑架到赤峰洗脑班,在那里受尽了百般的精神摧残和折磨,整天在高压下被威逼、恐吓,被乡政府人员非法罚款四千五百元。

    法轮功学员于占华遭迫害事实

    二零零一年六月,巴林左旗三中校长张素芝接到法轮功学员寄来的真相信,交到了公安局,原巴林左旗公安局政委崔凤国认为升官的机会来了,把这件事私自向赤峰市报告,赤峰市六一零、政法委、国安局、公安局成立了联合调查组,来到左旗,定为大案、要案。开始调查,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黄历五月初四下午,于占华从街上回家,看收发的老头告诉她,公安局的图布新来找过她,于是她赶紧打车到了亲戚家。下午4、5点钟,一男一女两名警察来闯到她家,没找到于占华就走了。到晚上十点多钟,十来名警察又闯到她家,非法搜查,把她家的箱箱柜柜全翻遍了,最后在书架上翻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他们拿着纸条就走了。

    后来,警察几次去她家骚扰,她都不能在家。那时她儿子正准备考高中,她有时回家收拾家务,一个小时就得走,刚走不一会警察到了,几次都是这样。后有朋友告诉她丈夫说,你们不能在左旗呆了,公安局通知各居委会必须找到于占华。于占华被迫去了外地。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公安局警察向她丈夫勒索二千元钱,又找别人签了字,后来她才能回家。


    辽宁抚顺新宾县部份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下面是辽宁省抚顺新宾县各乡镇法轮功学员在过去十二年来遭受中共迫害的部份案例。

    平顶山镇

    九九年七月十八日,县政府绑架县辅导员,平顶山镇近20名法轮功学员闻讯后去在新宾县政府广场静坐、炼功,晚上被绑架拉至朝鲜小学,登记、记名后由各乡镇人领回。

    1、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于华彦、纪俊红、于博信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绑架,转回新宾县看守所继续迫害。其中纪俊红被非法关押七个多月。 以上责任人:原新宾县政法委书记宋俊林、新宾县公安局局长王云飞、平顶山镇书记苗伟、平顶山镇镇长马世绪、平顶山派出所警察赵亚军。

    2、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平顶山镇中共政府苗伟、马世绪、赵亚军把全镇挂号出名的约20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集中到镇政府的会议室、派出所,用尽了各种邪恶的手段让大家放弃大法。最后逼迫每个人明确表态,坚定修炼下去的当天就被送新宾县拘留,有王玉印、孟庆春、徐清元、冯吉贵、吴吉利、于博信 。说是半个月,实际被非法关押最长的三、四个月,其余妥协的均被关至晚上就放回家。以上被非法拘留者达到50 人次之多。

    3、一九九九年十月间,于华彦因当时在沈阳打工,看到师父、大法被攻击、污蔑,就近地去省政府上访。被绑架,转回新宾县看守所。因在看守所里炼功,被恶警特意关進已判决的刑事犯的号里并告诉犯人“帮助帮助”。有了恶警的指令,这号里的人就更是有恃无恐的迫害起来,犯人动用了各种酷刑,最残酷的是刹车:威逼受害者头对暖气片或水泥墙微蹲,后部被人用脚猛力一踹,使头猛烈撞击在墙上或暖气片上,天旋地转,眼前全是金星,能挺过两次的人都不多。据关在临近监号里的法轮功学员回忆说,整晚上都听到打人的声音和于华彦的惨叫声。数天后,看守所通知家人去领人,可于华彦的精神已经失常了,头顶上有三条大血口子,还不断的有血流出来。当时恶所长曲秀峰瞪眼说假话:“我们这里对于华彦非常好呀,是他炼功走火入魔,自己用头去撞暖气片撞的”等鬼话。于华彦时至今日仍然未好,什么活也不能干,神智清醒时少,糊涂时多。妻子也离他而去。一个能干、热情上進的人就这样被毁了。责任人:新宾县看守所所长曲秀峰 指导员 孙××

    4、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九日,王力华因去北京上访,在途中被绑架,转回新宾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并非法罚款4000多元,其中有一千多元没开收据,收据也不是正规的。

    5、二零零零年新年,王玉印、单玉玲、商维霞、袁秀杰、姜桂兰、单俊岩、梁配荣、孟庆春、徐清元、吴吉利、张维敏、冯吉贵、商福芝、吕明娥、刘明秀、于博信,因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在京非法关押迫害一段时间后转回原籍非法劳教1到3年,另有几人進京上访未被劳教而罚款达万元。以上责任人:原新宾县政法委书记宋俊林、新宾县公安局局长王云飞、平顶山镇书记苗伟、平顶山镇镇长马世绪、平顶山派出所警察赵亚军。

    6、单俊岩,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去北京上访。来到北京第二天去粘真相被警察绑架,把她送到北京东铁匠营派出所。当天晚上又送到北京丰台拘留所,刚到那里警察就把她的棉鞋和腰带扔了。大冬天穿上了那里的单鞋和其他的犯人住在一起。大约六天左右又把她送到河北省枣强监狱。当地派出所知道后,平顶山派出所的警察赵亚军和政府马世绪马上找到单俊岩丈夫让他出钱去接妻子。一路上总计花销二千多元。到新宾县后,610让单俊岩丈夫必须交平顶山派出所一千元,丈夫交完钱后本以为没事了。可是二零零一年二月八日平顶山派出所赵亚军带人把单俊岩从家里非法带走,送到抚顺市武家堡子教养院。单俊岩听信了邪悟者的谎言,被他们的伪善所迷惑,当时被所谓“转化”。

    7、周瑞香(女)、王淑霞(女)被恶人恶意诬陷,一次非法拘留,一次送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周瑞香被非法罚款4000多元,王淑霞被非法罚款,交保证金达7000多元,并多次被骚扰迫害。于2010年去世,时年66岁。 责任人:新宾县政法委宋俊林、徐杰;平顶山镇政府的李兴权、马世绪;平顶山派出所的赵林义、赵亚军。

    8、侯秀清(女)老弟子,因长期遭骚扰迫害,2006年离世,时年73岁。

    9、韩景兰(女)因去其女儿家,枕头上放本《转法轮》,被去其家中的平顶山派出所的赵亚军等人发现,当即罚款一千元,期间也多次的骚扰迫害,以至2004年去世,时年56岁。

    10、刘克军(男)、马连革(男)曾被抚顺市国保、县国保绑架至新宾县看守所,后送至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并勒索金额俩人达七千多元。 责任人:新宾县政法委李柱;新宾县公安局赵亚忠、匡庆威。

    2001年5月份,抚顺地区及吴家堡教养院为進一步欺骗中外世人,说中国监狱、劳教所对法轮功实行所谓的“春风化雨”“温暖工程”,家住农村有土地的法轮功学员可以放假回家种地。以新宾县政法委宋俊林(610)、政府祝建平、杨威、公安局王云飞,就派原新宾镇派出所所长王忠发领二人开个大客车,把新宾县所有放农忙假的法轮功学员全部接上车,骗到新宾县公安局关起来。期间各乡镇恶人马上行动起来,通知家属拿钱上县里领人。本地恶人马世绪找村干部,撒谎说拿三千元,又说二千元,拿完钱就不用再去劳教教养院,致使全县各乡镇被骗去的钱财无数;到晚上还没交上钱的就当夜关進拘留所的号里继续折磨。

    大四平镇

    1、张华波,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上访,跟大家去信访局,被警察截住送到临时成立的驻京抚顺办事处。关押一周后,被新宾县公安局于占江等人接送新宾县看守所继续迫害。

    新宾县看守所所长曲秀峰积极执行上级邪恶命令,所内警察使用损招折磨法轮功学员,强迫其“转化”(即:放弃修炼)。在那里能看到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二十几人,都在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遭受着不同程度的迫害。警察那文普曾在看守所的院中给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开会,攻击大法、谩骂法轮功师父,还污蔑法轮功学员,让你在精神上受到屈辱。接下来就让你肉身受苦,警察指使刑事犯折磨你,让你撅着屁股成“飞着”的姿势,用脚后跟刨你,都能给你刨的背过气去。张华波也受过这种折磨。

    看守所的管教外号叫唐胖子,这个人很恶。他指使四五个刑事犯殴打张华波,将他打倒,用脚踢。打的他口吐鲜血,门牙脱位倾斜。还逼着给他们洗袜子和裤头等东西,不洗就打。张华波绝食反迫害,身体虚弱,又被送到新宾县中医院去体检。后来张华波开始炼功,身体恢复健康。在政法委宋俊林的操纵下,张华波被非法劳动教养三年,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末,大四平公安派出所郭健和赵伟等人将张华波送到抚顺教养院。

    张华波被送入教养院后在新收班里,新收班里的迫害手段也很恶劣。那些普通劳教犯,利用滴水穿石的招数迫害法轮功学员。就是在人脑袋上面挂一个底部漏眼的桶,滴下来的水正好打在人头上,这是法西斯最残酷的刑罚。直到把人滴昏为止。有几名法轮功学员受过这种酷刑。除了这种还有“飞着”的酷刑, 腰成九十度直角站立,手背后,头顶墙,不许动。之后就被劳教犯打。劳教犯大东和小杰是使用这种酷刑的主要人。一天张华波在那盘腿打坐。劳教犯小杰就朝他喉咙处踹了四五脚,并抓着头往墙上撞。迫使张华波反迫害呵斥恶人行恶,后绝食反迫害七天,于二零零四年五月一日提前返回家。

    榆树乡

    1、榆树乡刘士杰被迫害经过

    二零零零年三月五日,榆树乡派出所的董宪伟、赵××把刘士杰(男,60多岁)绑架到榆树乡政府。当时党委书记夏文英,给刘士杰好个批评,后让刘士杰到派出所去。到派出所后,被非法的整理了材料,后被榆树乡派出所所长赵宇翔给戴上手铐,叫其放弃信仰。后来,到太阳要落山时,由派出所将刘士杰送到新宾县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十五日。被释放时派出所罚款三千元,后又交二千元的押金,都是派出所的董宪伟收的钱。

    2、赵俊青被迫害的经过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五日,榆树乡派出所高××等人和新宾县公安局的一共七八人,都是穿便衣,到赵俊青家。问她还炼不炼功?她说炼。那些人对赵俊青家进行非法抄家,翻走大法书等物品。就将赵俊青非法带到派出所,连赵俊清的丈夫也带到了派出所。后来赵俊青的丈夫被放回来,将赵俊清非法关押到新宾县看守所,她在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后被送到罗台山庄洗脑班。在洗脑班里,利用邪悟的人,对其劝说,并诽谤和诬蔑大法。后为赵俊青被邪悟,做了“转化”(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后来,新宾县政法委到家中要三千元钱,后来拿了二千元钱。中共邪党政法委还给开了一张白条。

    3、榆树乡法轮功学员刘秀兰遭受的迫害

    刘秀兰,女,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刘秀兰为了信仰法轮功。而遭到榆树派出所的绑架,在派出所呆一宿。后来又交了二千元钱,才让回家。

    后来,又被榆树派出所的警察送到新宾县看守所,当时和新力屯的李庆胜的媳妇,在一起被送到看守所的。在看守所里遭受着迫害。在二零零二年的过年前,才被释放回到家中。在过去新年之后,刘秀兰为这证实大法的清白,而毅然到北京上访。后被绑架,送到沈阳马三家子劳动教养院,被非法劳教3年。因为那时的刘秀兰就已经60多岁了。在劳教所里,被迫害的有些糊涂,后来教养院将其释放。那时刘秀兰,在马三家子教养院非法迫害2年多。

    4、吴秀琴,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到北京去上访。九九年十月间,被抓回来,被政法委勒索交保证金2000元;被榆树派出所勒索交4000元,后由夏文英担保,被释放。

    而2001年9月间,吴秀琴又被恶人诬告说是发真相材料,被当时榆树派出所的所长赵宇翔等人非法抓捕到派出所,后由夏文英担保将吴秀琴放回。从上次向派出所的交的保证金中扣出3000元,当罚款。

    5、常中华是榆树乡边外村村民,女,43岁。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榆树乡派出所的高振远等三人,到她家翻到个炼功带。他就问她,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他们就走了,第二天他们三个人又来了,到田里找到她,不由分说,就把她塞到警车里了,送到榆树乡派出所。高振远问常中华叫什么名?还有出生年月日、文化程度?不回答他。他就骂,把常中华塞到车里,他使劲地抓常中华手脖子,疼了好几天,给常中华登记完之后,就给常中华送到新宾县看守所了。被非法关押了十八天,提审了二三次,让她转化,家里人也来逼他,哥哥说母亲的眼睛都哭瞎了。常中华动了情转化了,政法委要了三千元,收钱的人不认识,没收据,榆树派出所要三千元。收钱人不认识,有收据。

    7、榆树乡赵富岩被迫害的经过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日,赵富岩被新宾县公安局国保等人,绑架到新宾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警察骂赵富岩他们是猪。后来赵富岩被在十月十八日被送到马三家子教养院二所非法劳教二年。

    赵富岩被迫害在马三家子时,正好是恶警苏境在那里当所长。让剥大蒜做工艺品。在零六年八月三十日到十月一日对不“转化”( 放弃法轮功修炼)的同修进行大迫害。雇佣打手迫害。第一天晚上,大家都听到喊叫声,后来恶警怕再听到就把法轮功学员的嘴都用白布缠上。辽阳灯塔的李秀兰,被上抻刑,抻到生活不能自理,同修给她梳头、理发时,发现头上还留有一根针。清原县的曹家凤说不“转化”,被加期一个月。吉林省的穆春梅、抚顺的姜杰绝食反迫害,强行的灌食将姜杰的胃都扎成胃穿孔,怕担责任将其送回家。警察还将有的法轮功学员绑上,上下拽,强制不“转化”的上军课,谁做的不好就罚谁。后来就奴役法轮功学员做服装了。


    辽宁东港庄荣芝四次被迫害的经历

    我叫庄荣芝,今年六十八岁。我于九二年喜得大法,一开始我是抱着治病的态度而走进大法的,在没学法之前我多种疾病缠身,得过癫痫病,心脏病,眩晕症,神经官能症,类风湿等。从头到脚没有不痛的地方,常年就靠吃药来维持。自从学法炼功之后,身体上所有的病症都不翼而飞了。就连无药可治的也彻底治愈了,真是无病一身轻。

    法轮大法不仅给修炼者一个健康的身体,更能改变人心,去掉人的不好的思想,把人带到高境界中去。大法师父教导弟子要按照“真、善、忍”宇宙最高特性修炼自己,真正成为一个无私无我的正觉。我明白了做一个好人的道理,也明白了法轮大法才是真正救人于劫难,挽救人类的高德大法。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我为自己今生幸遇大法救度而感到无比的幸福。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人间首恶江魔头妒忌的心血冲头,怕炼法轮功的人超过它邪党的人数,会失去自己的权力,动用全国宣传机器,造谣污蔑大法师父,非法打击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东港的邪恶之徒也追随恶党,疯狂迫害东港大法弟子。十几年来,东港大法弟子一直遭受他们的非法迫害。以下是我被迫害的经历。

    一、第一次被迫害

    我第一次被迫害发生在二零零零年九月。东港市内的几名大法弟子被花园派出所的恶警绑架,而后以捏造的事将我绑架,反过来又对我说是被抓的大法弟子把我供出来了,他们才抓的我。他们作恶却又不想承担责任,反过来栽赃大法弟子,挑拨离间。这是他们一贯采用的卑鄙手段。恶警绑架我的同时,又非法抄家。一名王姓恶警抢走了我家中的大法书籍、资料。我被他们拉到东港市公安局审讯。恶警向我逼供,想让我配合他们构陷其他大法弟子。我知道他们的阴谋,严词拒绝了他们。他们理屈词穷,就把我送进东港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

    二、第二次被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听说恶党在北京非法审判李昌等几名法轮功学员,我想我应该去北京证实大法,同见证中共恶党的所犯的罪行,我就去了北京。上午我们来到天安门广场,正准备就地打坐炼功,一名恶警过来问我说,你是不是炼法轮功?说着,将我推上了警车,拉到一个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很大的一个屋子,绑架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全国各地这屋里都有。

    当日晚上,恶警开始审问是从哪来的,住处在哪里。之后就再把抓来的法轮功学员各自送到在北京蹲坑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各地恶官、恶警住的旅店(窝点儿)。我和几个同修被送到东港市恶警所在的窝点儿。恶警就把我们铐在一个长板凳上,也不给我饭吃,上厕所有人跟着看管。过了一会,我对关押我们的两个恶警说,“你们不给我们饭吃,这样饿着我们,我们身体受不了。我们得炼功。”恶警说:“你人都被抓起来了,你还想炼功?”借这个机会,我给他们讲了法轮大法如何教人修心向善,时时处处做好人的真相,以及大法师父无代价的给修炼者祛病、净化身体的真相。他们听后,把手铐给我们打开了。炼完后,他们又把我们铐在了长凳上。

    第二天早上,东港市公安局派花园派出所三个恶警,社区来了个女的(我都不认识),把我们劫持回东港。从抓捕一直到坐火车回到东港,这期间都不给饭吃的。我们被拉到东港花园派出所非法审问,我们都不配合他们。花园派出所的恶警就把我们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每人罚款二百五十元。

    三、第三次被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九日,我和同修到汤池镇农村发资料,被当地恶人构陷举报到汤池派出所。当时所长是恶警宋蔼丹,他带着恶警、开着车去绑架的。恶警把我往警车上拖,我就不上车,恶警宋蔼丹就揪住我的头发往车上拖。我被他揪的疼的我死去活来,我拼命的挣脱,他死死的揪着我的头发,还反说我掐他。我们被绑架到汤池派出所非法审讯逼供,我们什么也不说。一直折腾到半夜。半个月后,我被转押东港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关押期间,家人为营救我,被迫托人给东港市公安局的领导送礼,一次就花掉三万元。

    四、第四次被绑架、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月四日,我去一家理发店染头发,理发店的地址在东港市内劳动宫后面那条街上,店名叫“风采发型设计”。染完后,我掏出两张五元钱的真相币付给染头发的服务员,然后我就去市场买菜去了。中午十二点多钟,我买菜回来又路过理发店时,给我染头发的服务员在门口的东面等我,说我刚才付给她的钱是假钱。我说:“那不是假钱,你如果不要,就还给我,我给你换一下。”我又付了一份钱给她。她把钱接过去后说:“你那两张钱我交给110警察了。”她已经打电话将我构陷举报了。这时,警车开来了,不容我说话,三、四个恶警把我连推带拉弄上了警车,拉到大东公安分局。到了分局院里,我拒绝下车,他们将我拽下车。我被带进一间屋子。进屋后,我大声质问他们:“说说你们拉我来这儿干啥?快把我送回去。”当时屋里约有七八个恶警,他们对我大吼大叫。一个恶警把真相币拿出来往桌子上一拍,说这钱是不是你印的?说哪来的?我说:“我去早市买菜时菜农找钱找给我的。你说这钱是我印的?我还说是你印的呢。”这时,恶警又都对我大呼小叫的,还命令我,叫我“老实点儿”。我不理他们。我在发正念解体操控他们无辜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下午一点多钟了,一个恶警说:“先把她送去算了。”意思是把我先拘留。另一个恶警说:“把她送小屋去。”我还继续发正念,不让他们被邪恶操控干坏事。一个恶警察走进来,把我领进一个小屋。小屋很冷,屋里有床,恶警不让我坐在床上,叫我坐长板凳,他留在小屋看着我。利用这个机会,我就给他讲真相。我告诉他法轮大法真正在救人,不要去听恶党污蔑大法的欺世谎言,不要错过大法慈悲救你们的机会。我说,“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过比天大。老天爷清算你们的时候,不但毁掉你们自己,还会殃及自己的亲人。善恶有报,不要再错下去了,快给自己选条路走。”他上楼去开会的时候,我就立掌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不好的东西。直到下午三点钟的时候,我被他们放回家。


    辽宁东港杨国堂夫妻被迫害的经历

    我叫杨国堂,今年五十七岁,我和我妻子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喜得大法。修炼大法前,我患有眩晕症、胃肠炎、肺结核。特别是肺结核病,严重的时候,我咳得都起不来炕,整日卧床,遭了很多罪。因为常年有病,几乎不能干活儿,失去劳动能力。妻子、孩子都为我担忧。精神上带来的痛苦更是无法表达,真正体会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修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全身的病一扫而光。我妻子冯淑香得法前患有脑供血不足、心脏病、心肌缺血、低血压,不能干活,脸就象乌鸡那种颜色。得法后,无病一身轻。家人、本队的人都非常的佩服,都说法轮大法真好。我们无限感谢大法师父的救度之恩。可是,就是这样一部造福于民、利国利民的高德大法,却遭受中共邪党的残酷打击迫害。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向善,时时处处做一个好人,却多年遭受邪党的非法迫害。以下是我们夫妻被迫害的经历。

    一、我们夫妻一起被绑架、拘留、洗脑,我被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九月的一天晚上,我与冯淑香(妻子)与大法弟子马淑荣一起炼功,被村里的恶人构陷举报,当时的龙王庙派出所所长于乃波、指导员孙文革、警察季雪松、王军,还有本村村干部于日海、胡庆武、吴军贤与警察一帮人分别到我家非法抄家。抢走我家录音机一台、大法书籍《转法轮》一本、大法师父讲法录音带、录像带、炼功带等;我和冯淑香、马淑荣三人被拉到龙王庙派出所,用手铐铐着。我是坐在椅子上“背铐”,一夜不让睡觉,同时遭派出所所长、恶警于乃波残酷毒打。于乃波对我拳打脚踢,我被抓时,于乃波打我的头部;到派出所时,他用皮鞋狠命的踢我,使我疼痛难忍;接下来又把我的一只手铐在暖气片上。直到次日上午,我们三人被非法关进东港拘留所。在拘留所我们三人被非法关押了九天。每人被拘留非法勒索五百元。

    二、我和妻子被非法送进洗脑班

    在拘留所被关押的第十天,我和冯淑香、马淑荣三人一起又被非法送进到东港洗脑班迫害。洗脑班的地点在东港市大东镇福利院,是东港市政法委“六一零”、东港市公安局等部门合谋搞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在洗脑班主管迫害的是当时的政法委“六一零”王金凯、干事赵玉龙,东港市公安局当时的政保科长王润龙(现国保大队长)等人。还有东港市各乡镇政府的书记、镇长、村干部等。还有公安局、公安分局、街道派出所、乡镇派出所的许多警察等。龙王庙镇政府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书记徐景玉、于乃波、孙文格都参与。第一次被迫害人数二十人左右。

    在洗脑班里,他们利用恶党的歪理邪说和编造的各种谎言来蒙骗法轮功学员。强迫大法弟子写“保证书”,放弃修炼。我们拒绝不写,邪恶之徒扬言要把我们送进劳教所。我们在洗脑班被迫害十四天后放回。我和妻子被迫害期间,家中一百米的草莓大棚不能种,直接经济损失合计几千元。

    三、我再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三年九月,当时的龙王庙镇副书记赵伟峰,武装部长马传义,还有镇政府的张伟带了几个警察将我再次抓进东港洗脑班,地点仍在东港市大东镇福利院。这是东港市政法委“六一零”东港市公安局第二次合谋搞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我在洗脑班每天被多名警察与龙王庙镇的副镇长张伟等人轮流看着,并被他们用恶党的歪理邪说强行洗脑。被关押七天后放回。

    四、我妻子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六日,我妻子冯淑香和同修马淑荣、于延立夫妻一起去黄土坎镇大顶山向世人发放法轮大法救人的真相材料和揭露中共邪党非法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资料,被当时的黄土坎镇黄旗村的治保主任恶意构陷、跟踪、举报,于延立被绑架,马淑荣走脱。黄土坎派出所所长谢斌领来的三、四个恶警绑架了我妻子冯淑香。在派出所她被关了一天一夜,恶警对她又骂,又打。而后被非法送进东港看守所。于乃波等恶警到我家非法抄家,抢走家中的大法书籍、大法师父讲法录音带、讲法录像带等。期间,还有当时的龙王庙镇邪党委副书记赵伟峰等人配合作恶。

    冯淑香在看守所关押近一个月后,被东港市公安局非法劳教两年,送进沈阳马三家劳教所。二零零四年三月份被释放回家。

    冯淑香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的女二所一大队三分队。女二所的所长叫苏晶,大队长叫王晓峰,三分队长叫黄海燕。在马三家劳教所,每天从早晨五点开始洗脑,灌输邪党的歪理邪说、欺世谎言,一直到晚上十一、二点才让睡觉。就这样一直迫害了四十多天,冯淑香一直不动摇。同年十二月,邪党“六一零”下达命令,叫马三家劳教所加大力度“转化”法轮功学员。三分队队长黄海燕强迫冯淑香在楼内的走廊里蹲着。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关禁闭室迫害。直到二零零四年三月份被释放回家。

    五、我再次遭绑架、抄家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东港市公安局与龙王庙派出所所长周远伟带的好几个警察闯进我家,其中有一人自称自己是东港市公安局的人,没有任何证明、证件、证据,非法抄家。抢走录音机一台和大法师父的法像等。并强行将我拉到龙王庙派出所非法审讯,折腾几个小时后放回家。

    六、不间断的骚扰

    我被放回以后,邪恶多次去骚扰、监视、跟踪我,并用电话跟踪我,企图再次迫害我,导致我无法正常生活。二零一一年八月,东港市六一零与龙王庙镇政府多人到我家骚扰,还要逼迫我们夫妻写什么“三书”,还要我们签什么字。我们坚决不写、不签,不配合邪恶。

    今天我把我遭受非法迫害的事实写出来,揭露邪恶,曝光邪恶,让世人看清中共邪党的本来面目,了解法轮大法在世间救人的真相,了解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真相,早日退出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远离这个恶魔,脱离大劫难,有一个平安的未来。


    辽宁省新宾县王淑玉遭受的骚扰、劳教、拘留、勒索

    辽宁抚顺地区的法轮功学员王淑玉,是新宾县南杂木林业职工。今年,五十六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利用中共邪党非法镇压迫害法轮功,王淑玉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向政府讲明法轮功真相,还法轮大法师父清白,依法到北京上访。遭到了中共不法警察的两次劳教、多次的骚扰、拘留、八千元的勒索。

    在家被拘留、遭一千元非法勒索

    一九九九年九月份,王淑玉在家里,被南杂木公安分局吴连峰(已死)叫去趟分局,说局长找有事,王淑玉去了公安分局,局长李广仁问王淑玉还学不学法轮功,王淑玉说:还学,还炼。当时就把她铐在暖气管子上,中午公安局的朱红伟把王淑玉送到新宾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每天吃发霉的窝头,白菜不洗,汤里面都是沙子,虫子,厕所在屋里。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十二天,王淑玉被送到抚顺市章党电厂办的临时洗脑班,在洗脑班里强迫洗脑,做奴役,绣花、后来新宾县政法委强制家属拿钱,家属无奈交了一千元的罚款。释放回家。

    回家之后,不长时间,有一天政法委书记,郭俊森带领几个邪悟者,拿着录像机妄想让王淑玉转化(放弃修炼)录像,王淑玉没配合,恶人的阴谋没有得逞。

    进京证实法、被非法劳教、遭七千元的非法勒索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王淑玉去北京证实法,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拉到体育场,那里关押了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们用卑鄙的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在高温下曝晒一天,不许吃饭、不许喝水、不许上厕所、学员中有晒昏的,还有晕倒的。有天晚上下大雨,也不让法轮功学员动地方。深夜王淑玉被抚顺驻京办事处认出,由新宾县公安局接回送抚顺教养院,非法劳教两年,并被单位开除。

    在教养院里。因身体不好,办的保外就医。逼迫家属交保证金、罚款。南杂木公安分局罚款一千元,收保证金五千元。新宾县政法委罚款一千元。(收据都是白条子)保释回家。

    二次进京证实法、被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王淑玉再次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被警察绑架到崇安门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没有暖气,在水泥地上住了两宿,恶警问姓名、住址王淑玉不说:他们就把王淑玉关到铁笼子里,这时,来了一个又高又粗壮的恶警挎着枪,手拿着电棍,气势汹汹的骂王淑玉,低级下流的脏话。在崇安门派出所关押了一宿,第二天送到北京看守所,进看守所里,法轮功学员都得按手印、照相、然后扒光衣服,搜身,恶警们把王淑玉的衣服的扣子都给拽掉了,还有一块手表被北京看守所的女警察(外号叫小店)的没收。因为王淑玉不配合他们搜身,恶警们把王淑玉和吸毒犯关到一起。关押了两天,第三天把王淑玉和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一起送到衡水体育场,因王淑玉的鞋(是一双价值很贵的鞋)被没收,恶警们给她穿了一双男士的大棉鞋,由衡水体育场又几经周折转到了河北景县看守所,河北的景县看守所是个大库房,寒冷的冬天,法轮功学员们就住在水泥地上,王淑玉被关押了七天,送进抚顺教养院。

    在教养院里,王淑玉被恶警大骂、侮辱,强迫洗脑,每天放攻击师父、污蔑大法的录像,唱邪党的歌曲,因血压高,身体不好,每天强迫转化,承受不了这种折磨,违心的写了不炼的保证,被放回家。

    回家以后,单位领导书记孙绍峰、张国华、王某到王淑玉家已恢复工作为名骚扰转化(放弃修炼),王淑玉坚决不配合,第三天把当地派出所警察李丹(已死)找来威胁,王淑玉叫警察李丹出去没你的事,他灰溜溜的走了。转化迫害没有得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