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向阳父母深夜被警察绑架 关入洗脑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法轮功学员周向阳在狱中绝食抗议至今近一年,生命垂危。周向阳父母为救儿子一命,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五日去天津滨海监狱要求给周向阳保外就医。周向阳父母在天津滨海监狱门口外守着要儿子的第三天夜里,被警察绑架后关进昌黎县洗脑班。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日深夜一点十分,天津港北监狱门口,出现防暴队戒严,并调动特警车辆、拖车及救护车围住现场。深夜二点,周向阳父母被二十多个警察从拖拉机的草棚里拖出来,抬上救护车。救护车行驶过程中,一直听到老父亲高喊“法轮大法好”。

警察把两位老人拉回昌黎县后关进洗脑班。这群警察分别属于昌黎县公安局、610办公室、国保大队、马驼店乡派出所的警察。

周向阳的老父亲身着状衣站在滨海监狱门口,等待监狱能尽快答复。
周向阳的老父亲身着状衣站在滨海监狱门口,等待监狱能尽快答复。

扎了草棚的手扶拖拉机,停在天津市滨海(港北)监狱对面。“尊重生命、尊重人权、尊重法律”的横幅挂了三天。
扎了草棚的手扶拖拉机,停在天津市滨海(港北)监狱对面。“尊重生命、尊重人权、尊重法律”的横幅挂了三天。

监狱附近是大学区,正赶上这两天开学,人来人往。这几天里,周向阳父母身着“状衣”,在拖拉机上挂着“尊重生命 尊重人权 尊重法律”横幅,引起不少人的注意。有人问:“这是怎么回事?”老人说“要儿子”,让他们看状衣上写的字。看过的人都很惊讶:“现在还在打压法轮功?”不少人给“状衣”和“大篷车”拍照。

狱方见劝不回去,传话出来,要么让老人进去谈,要么安排他们去医院见周向阳。周向阳母亲说:他们又耍花招,不给儿子,我们哪都不去!我们站在这,他们有压力,怕有人看见,怕海外媒体曝光,见吓唬不住,就想把我们糊弄走。过去我们一直要求见儿子,他们不让见。是看人不行了,让我们劝周向阳进食,才喊我们去医院的。见我们也没照他们的意思办,马上停止见面。

当时周向阳已经不能走路,心跳只有四十下。狱方不放人,声称“等人不行了再说”。老俩口心急如焚,开着自家的手扶拖拉机,经过一天半的奔波,到达天津市港北监狱(现更名为滨海监狱)守候要人。

周向阳案的代理律师十九日从北京赶来,他表示,从去年接受委托至今,狱方始终不让他们与周向阳见面,所以本案的法律程序走不下去。当他们拿出相关的法律法规据理力争时,狱方说,你有大法,我有小法。律师再追问,狱方说,你得证明自己不是法轮功,才能代理本案。

二十日晚上,周向阳母亲在被送进洗脑班前的电话里说,警察和他们谈了,说要给周向阳补偿,还说下周放人。周母说,不知儿子是否还活着,活着不放人,给什么补偿?而且还说给媳妇补偿!夜里把我们绑架了,关在这里,不许见任何人,这不象是给补偿的态度。周向阳父母怀疑是不是儿子周向阳出事了,要不怎么这么反常?

“大赦国际”于二月八日发文指出,监狱应让周向阳保外就医,并呼吁民众能以中文或自己的语言写信到监狱要求让周保外就医。

港北监狱前三天三夜的经历

二月十七日,经过两天的风餐露宿,两位老人终于将小拖拉机开到了港北监狱的门口。这天天津市大港区寒风凛冽,监狱门口接待窗口已经聚集了很多来探视亲人的家属,九点左右人更多了。老人的手扶拖拉机停在监狱对面的人行道上,老人用自家曾搭大棚剩下的草帘子和塑料布在拖拉机上搭了一个小棚子,只容两人挤着躺躺。老父亲说,若不能把儿子接回家,我们老俩口也不想回家了。

可是港北监狱(现滨海)的狱警们却高高的架起了摄像机对着拖拉机茅草棚拍照不停。在与监狱方交涉无果的情况下,周向阳双亲拿出状衣,老父亲穿上,老母亲紧随,来到人群之中,开始大声讲述冤情和儿子的现状。现场有三个手拿棍棒的年轻武警,有围观人拍照,武警立即上前阻止。

中午有两人来撕扯老人车上的条幅,说是违法的,老人要他拿出法律规定,他说“我说你违法了”,老人告诉他“尊重人权 尊重法律 尊重生命”不违法,他说“你别给我扯这个”,强行要拆,老人告诉他善恶有报,并告诉他“我把命搁在这,也不让你拆”。老母亲哭诉:“我儿子命都快没了,你们不解决问题,还要欺负我们,我也不活了”。在老人以死抗争下,那两人走了,十几分钟后,又来了两人,这次是语气温和些,要拆条幅,但老人拒绝。午后,监狱这侧马路边上,支了一个支架摄像机对着拖拉机及周围的人拍摄,此后就一直支在那里。

下午三时多,老人家乡派出所来了两人,要老人回去,老人跟他们谈,要求他们解决问题,说“我们两条老命换一条儿子的命,儿子要是死了,我们有什么活头。知道你们解决不了问题,你们就不要劝我们,应该帮我们向上反映”。当问到老人是不是不放周向阳就不走时,老人很坚决地说:“是,不放,我们俩也就在这陪着了”。

这天,天津气温突然下降,天气特别冷,两位老人担心儿子的身体挺不了多久,盼儿归家心切,回旅馆都睡不着觉,晚上毅然在监狱门口等待下去。虽然当地的最低气温零下10几度,但是为了把儿子要出来,他们在小拖拉机里挺住了第一个夜晚。

二月十八日和十九日,天气也很冷,只是比前一天风小了些,老俩口都穿上了写有为儿子鸣冤的白布坎肩,站在了监狱门口、路旁,路过的人有的停下来询问老人发生了什么事,知道情况后都表示同情。

三天过去了,二老晚上继续住在小拖拉机里,挺过了第二个寒冷的夜晚。

二月二十日凌晨一点左右,老俩口正在小拖拉机内继续等待。趁着夜黑,突然从监狱里跑过来一群防暴警察,穿着防暴衣,头戴钢盔,手拿电棍,一米间隔站一个,把马路堵上,防暴警察不停喊:不许靠近!同时出动两辆警车,车灯不断闪,人走哪灯照哪,刺的人睁不开眼睛。这时开来了一辆写有红十字会标记的中巴车。警察们迅速往茅草屋处聚,接着听到老父亲不停的高喊“法轮大法好”,从远处看到有人(应该是老父亲)被数名警察从地上拖到红十字会标记的中巴车上,很快该车、一辆中巴警车和十辆左右的黑色轿车快速离去,一路上听到老父亲不停地高喊“法轮大法好”。这期间相关公路路段被警车戒严,来往车辆不许进入。

周向阳父母在监狱外要人的三天,令中共十分恐慌。几天里显示的车牌号,有来自北京、天津、秦皇岛、唐山、石家庄、昌黎县,能认出的有县610办公室主任、乡派出所所长、村长。一对农村老夫妇,站在监狱门口要儿子,就吓得中共这样,半夜里,两辆警车开道,一队防暴警察,救护车,十辆轿车把两位老人劫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