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王玉荣一家四口遭迫害经历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新宾县上夹河镇的王玉荣、林秀芹夫妇修炼法轮大法之后身体健康,家庭和睦。但是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夫妻二人及两个女儿遭到中共人员的骚扰、绑架、非法劳教、酷刑折磨。

一、小女儿遭谩骂、体罚、殴打、羞辱

面对严峻的形势和邪党人员的骚扰,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夫妻二人带着小女儿王慧子去北京上访,澄清法轮功真相。

进京后一家三口相继被抓。林秀芹被关在丰台派出所。那里的警察很邪恶,不让站更不让坐,就是一直蹲着。第二天她被劫持到海淀看守所。刚一进去就被脱光衣服浇了一桶凉水,吃饭和大小便都在那一个屋子里解决。屋小人多,睡觉都得一个紧挨着一个侧着身子睡,如果起来上厕所,回去就没有地方了。

王慧子被绑架到一个看守所,那里环境特别恶劣,当时所有人都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厕所特别脏,大小便到处都是。

后来她又被转到另一个看守所。在那里随时随地都会遭到恶警的谩骂、体罚和殴打。那里的气氛十分的阴森恐怖。那些恶警为了羞辱她,强迫她到热闹的街上捡烟头。因为不说地址(怕中共搞株连政策连累亲友),她被单独关在一个铁笼子里。王慧子开始绝食绝水(嘴起了大泡),用这种形式要求无条件释放。恶警强制她在室内罚站。看她不怕,就强制她赤脚站在室外的水泥地上,并往脚上泼凉水(当时是三九天)。后来恶警把她带到装满刑具的刑房恐吓她,这种阴森恐怖的环境,王慧子只是在电视上见过,面对又铁又硬叫不出来名字的各种刑具,这个年仅十五岁身着单薄衣服的女孩子又冷又怕,被吓得双腿止不住地发抖。但她仍然没有屈服。紧接着恶警在当天夜里强制她脱下棉衣只穿着单薄的衬衣站在风口处,并威胁她每隔半个小时就再脱一件。不知被冻了多久,两个小混混模样的恶人走到她身边,企图对她非礼。幸好被一个好心的警察制止(这也证明迫害法轮功是不得人心的,一直有一些有良知的警察在默默地帮助法轮功学员,在此对他们表示感谢)。

王慧子始终没有屈服,后来恶警将她转到海淀看守所,她与母亲在魔窟中相遇。她们的棉皮鞋被恶警强制脱掉,换上大号假板鞋。

几天后母女二人被遣送到枣强县的一个看守所。恶警强制法轮功学员出高价购买看守所提供的垃圾棉被。炕不烧火,大三九天冰凉冰凉的,冻得睡不着觉。又过了几天,母女二人被强迫分开。

分开后王慧子被带到枣强县的一个派出所。晚上睡觉时坐在地上,只铺一个小毡子,没有棉被。一个好心的警察看她年纪太小太可怜,在他当班时让她用热水洗了一次脸。几天后,恶警头子对她谩骂羞辱、大声咆哮,还恶狠狠地朝她的脸上吐唾沫。王慧子绝食抗议,几个男恶警野蛮地给她灌水。

后来王慧子和妈妈被当地恶警带回新宾看守所。她们炼功被姓马的恶警破口大骂。因为天气冷,环境恶劣,每天睡在地板上,王慧子发高烧,吐的是黑色的痰饼。但是无人问津,没得到任何治疗措施。但是她凭借对大法的坚信,几天后便恢复了健康。

之后,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她们被劫持到抚顺教养院。林秀芹被非法教养两年。到那的当天下午就被罚蹲,后来又被罚飞着(两手朝后尽量上举,头朝下几乎接近地面,屁股朝上),必须保持这个姿势,否则拳打脚踢。笔者无法用人间的语言来形容当时那种令人窒息的恐怖气氛。王慧子实在挺不住了就被恶警狠狠地踹了一脚。之后恶警石青云又踹林秀芹两脚,郭姓恶警又扇她嘴巴、打她脑袋。

二、王玉荣遭殴打 被非法劳教两年

王玉荣在北京和家人分开后被绑架到北京海淀看守所。一进门就遭遇一群恶徒暴打。其中一人拿着胶皮棒子打,其他人拳打脚踢。然后被扒光衣服搜钱。七天后他被当地恶警送到新宾看守所。那里条件很差,三九天夜里太冷。他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没有被褥,两人和衣睡在冰凉的地板上,身上只盖一个好心人送给他们的破褥子。俩人一起盖,半边身子都露着。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晚六点左右,一个姓高的老犯问他法轮功好不好,王玉荣说:“大法好,就是好。”高于是拿起一只布底鞋,啪啪就打了王玉荣两个嘴巴子,然后拿鞋底照他的头顶使劲不停地猛打,啪啪啪的响声隔壁牢房都能听到。有个姓宋的说:“你就服了吧!省得挨打。”王玉荣坚定地说:“法轮大法就是好!”他告诉打他的老犯,打法轮功学员对他没有好处。这个老犯气得凶性大发,把他的脑袋往墙上撞,用脚踹他的头,用鞋底打他的头顶,一共打了他大约一百多下,之后又踹他数脚,然后又用鞋底子打了他数下。这时一个小伙子说别打了,打死了怎么办?他不听,还边打边问,到底好还是不好(指大法),王玉荣说:“好!”后来那个小伙子把姓高的老犯抱走了。第二天这个姓高的犯人就遭了恶报,他两手抱着脑袋大头朝下顶着被褥,撅着屁股哎呀、哎呀地叫着,说脑袋太疼了。

王玉荣因为被打,脑袋肿得老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王玉荣的亲属去看他,看守所警察怕被亲属看到,谎称王自己不想跟他们见面。造成亲属误解王玉荣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而不讲亲情,不愿和他们见面。后来王获得自由后才澄清了谎言,冰释了亲人对他和法轮大法的误解。

七天后,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王玉荣被劫持到抚顺教养院,教养期是两年半。

三、母女再次被关劳教所

这一家三口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被新宾政法委勒索人民币近两千元。另外村大队卖木头分的三千多元钱也被上夹河派出所强制扣下。

二零零一年秋收期间,林秀芹、王慧子母女被当地派出所恶警赵振铎、唐凤廉等绑架。在新宾看守所关押十四天后再次被关进抚顺教养院。离开教养院时又被上夹河政法委书记孙俊东勒索人民币一千多元。

四、恶人又把魔爪伸向王慧子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日下午,赵振铎、洪越峰到王玉荣家,一家人干活未归。次日早六点多钟,赵、洪又来到王玉荣家,见门都锁着,洪越峰从隔壁邻居家翻墙进入王家。闯进屋要绑架王慧子。当时王慧子还没起床,不下地,不跟他走。并指出,未经允许私闯民宅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洪心虚地说,那你到派出所就可以说去就去。王慧子说因为派出所是老百姓反映情况的地方。后来王慧子的母亲义正词严地指出洪越峰的不法行为,他心虚地离开,再没说话。此人后来调离了该工作岗位,不再从事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作。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梁艳华(当地迫害法轮功主要责任人)来到王家,称此次一定要带走王慧子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这个所谓洗脑班就是一个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女儿不去,就由母亲代替去,再不去就架出去。林秀芹向她讲真相,并告诉她谁也不能去。

后来,梁打电话向县领导宋俊林请示(因为是宋俊林让抓的人,起因是王慧子向宋俊林陈述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性,称法轮功受中国宪法保护。可是宋俊林却执法犯法,完全盲从上级指令)。宋俊林在电话里指使梁艳华不去就算了。放下电话后,梁对王慧子说,下期再送。

自梁艳华上任以来,至少把当地三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洗脑班、劳教所进行迫害。

五、大女儿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四日,王家大女儿王慧楠被上夹河镇派出所的洪越峰等恶人绑架,当地派出所所长赵振铎带领洪越峰、唐凤廉等恶警到王家非法搜查。唐、洪二人对王慧楠又是威胁又是恐吓,唐凤廉故意将手铐铐进王的肉里,使王痛苦不堪。在去马三家劳教所的途中,此二人不顾旅途的颠簸,残忍地给王打背铐,让她连坐车都是在痛苦之中承受折磨。

遭洗脑和灌食迫害

王慧楠被关在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一大队四分队。到这面临的第一关就是每天天不亮就得起床,恶警派包夹对王慧楠进行洗脑,强迫她反复看恶人瞎编的攻击法轮功创始人的恶毒材料,威胁恐吓她如果不背叛信仰永远都别想出去,还扬言要把她送进大北监狱。深夜才让她睡觉。家人去看她也不让见。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为了抵制迫害,王慧楠开始绝食,三天后恶警对她进行灌食迫害。她被几个恶人强行摁倒在地,邪恶的狱医将又硬又长的管子从她的鼻腔插入胃里进行鼻饲。这种迫害造成的痛苦当然不言而喻,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盘锦市盘山县法轮功学员李宝杰就是在被野蛮灌食时窒息而死。

冻刑折磨

二零零五年三月三日早上六点左右,王慧楠因为不穿劳教服被恶警队长崔红叫到办公室。崔红让她把劳教服穿上,王说:“我没犯法,是好人,不是劳教犯,不应该穿犯人的衣服,这是对法轮功学员的侮辱。”吃过早饭,崔红拿来劳教服,强制给王慧楠套上。王马上把劳教服脱掉。十点多钟崔红又找来一根塑料绳,给王慧楠打了一个背铐。王慧楠当时指出这是违法行为。恶警找出一本书,找到一条有关“扰乱社会秩序者,执法者有权进行惩罚”的条文,王慧楠说这一条与自己行为对不上号,这里是劳教所,谈不上扰乱社会秩序。恶警看没理就走了。

十一点钟,崔红解开王慧楠的一只手,带她去上厕所,回来后把绳简单的绕了两圈就走了。王慧楠发现绳很松,捆着难受就解开了。原来是崔红故意让她解开的。因为快十二点了,一会儿有人送饭来,崔红怕人看见,故意松点绑。下午一点多,恶警又往王慧楠身上套劳教服,王慧楠往下脱。五分队队长任红赞说:“再脱,我找针给你缝上,要脱一起脱。”王慧楠说:“警察说出这种话,真让人失望。”任说:“话还用说的那么明吗?放明白点儿。”恶警是在威胁她,意思是再脱劳教服,就把她的衣服扒光。在此之前一大队就有一位女法轮功学员因为不穿劳教服被扒光衣服,她们反倒说是那人自己不穿衣服。情急之下王慧楠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一齐扑过去,把她摁倒在沙发上。三分队队长黄海燕用手紧紧捂住她的鼻子和嘴,王几乎窒息。

后来王被恶警崔红关进小号冻了十二天。小号是见不得人的,设在女二所综合楼四楼非常隐蔽(外国记者多次去调查都没找到)。小号长三米、宽两米,阴暗潮湿、四面透风。号里温度几乎和室外差不多,人在里面冻不死就是活遭罪。一天三顿窝头,只让上三次厕所。号里安了高音喇叭,每天恶警都放不健康的广播节目,并且有时长时间的把音量开到最大,用高分贝噪声迫害法轮功学员。再加上天气寒冷根本无法睡觉。从小号出来时王慧楠走路都很吃力,全身都冻僵了。

从小号出去后王慧楠被隔离在一楼仓库。仓库很冷,每天五点进去,晚十点以后才可以回寝室,并且二十四小时都有包夹看着。十六日下午一点多崔红又把她关进厕所,王慧楠坚决抵制,她质问崔红:“哪条法律规定不穿劳教服就得在厕所里待着,是所长(苏境)规定的吗?”崔红讲不出理就打骂她,并威胁说:“不穿就再买套新的。”临走时派恶人李丽在门口把守。王不停的推门,坚决不在厕所里待。最后崔把她关在恶警办公室。崔红给王慧楠非法加期十天。

遭遇严管迫害、被关小号

后来恶警把王慧楠和其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对她们进行严管。早起晚睡,一天三顿饭都是玉米面窝头并伴有老鼠屎,清汤寡水吃不饱也不许买东西吃。并且严管期间连卫生纸之类的生活用品也不让买,更不让通信和接见。每天从早到晚保持一个姿势坐在塑料小板凳上,不许动,这种刑罚非常残忍。

包括王慧楠在内的很多法轮功学员因为长期被这样折磨,有的臀部坐出了血泡,然后血泡被磨破了又长出了茧子。这种刑罚的卑鄙之处就在于被体罚的人如此痛苦,可别人根本就看不出来她被体罚过。有一个成语叫如坐针毡,用这个成语来形容这种刑罚的残酷性是最恰当的了。

当时的恶警队长张垒和刘慧对法轮功学员非常邪恶。每次洗漱连走路的时间都算在内最多只给五分钟,不许洗澡,不许洗衣服。打骂法轮功学员是家常便饭,不管你多大岁数,只要看你不顺眼就要打你,不讲法律,无法无天。

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王慧楠和同修们一起喊:“法轮大法好!”男恶警谢成栋扇她嘴巴,用手铐铐了她六个半小时。六月六日上午十一时,谢成栋再次将王反铐在暖气管上长达二十八小时。王绝食抗议,谢欲拿电棍电她,后被王慧楠正念制止。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同年七月二十日因喊“法轮大法好”,她再一次被恶警大队长李明玉、副大队长谢成栋(警号:2118451)、恶警张鹤(警号:2118635)、恶警图玉鹏(警号:211-8521)关进小号迫害十天,铐在铁椅子上。姓王的号警和李铮值班时,让法轮功学员大小便都在盆里解决,到点统一出去倒,屋内闷得上不来气。当时正是伏天。

零五年冬天遭遇的迫害

为了抵制坐小板凳的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整体反迫害拒绝坐小板凳。恶警又变换了迫害的招数。整个一个冬天王慧楠和她的同修们都是在又凉又硬的大理石地面上坐过来的(直接坐在上面,不准垫任何东西)。这些同为女人的恶警们竟能用这种方式来迫害女同胞,她们的良知何在?

零六年二月二十四日,由管教处长马吉山、刘勇带一群男恶警进驻女二所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新一轮的疯狂迫害。为了强迫她们穿所谓的劳教服,男恶警把法轮功学员集中到最冷的房间(没有暖气)。白天罚站(必须一动不动的站着,否则拳打脚踢),晚上有时十二点才能就寝,有时一连站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吃饭、上厕所。

前后累计一共罚站三个月,造成法轮功学员全身特别是腿部严重肿胀,脚肿得只能穿大号鞋。晚上不让盖自己的棉被,必须盖他们给准备的垃圾棉被,对着灯一照象渔网一样大窟窿、小窟窿的,特别薄。法轮功学员不屈服他们就迫害升级,把几个特别坚定的拉出去暴打,然后将她们单独关在不同的房间实施抻刑。

遭遇令人发指的抻刑

零六年三月七日到六月二日期间,王慧楠被恶警马吉山、刘勇用抻刑迫害累计长达四十三天。

抻刑就是将两手一高一低分别铐在两张床的床头栏杆和连接上下铺的梯子上,使人站不起来也蹲不下去,总是弯腰,胳膊向两边抻直。这种酷刑使人外表无伤,痛在筋骨。一名本溪的法轮功学员周华就是被这种酷刑折磨的折了一只胳膊。每天半夜才让睡觉,有时凌晨三点才让睡。早上五点就得起来继续折磨。睡觉只能侧着身子,两手搂着床头楼梯杆,被手铐固定在那里,无法翻身,痛苦至极,早上起床时压在下面的胳膊都不会动了。

由于当时天气很冷,王的双手被手铐勒的都变成了紫黑色,象老树皮一样。狱警说她这双手肯定废了。王慧楠坚定的对他说:“等到天气变暖,只要我还活着,这双手一定会恢复原样,这就是法轮大法的超常。”由于这坚定的一念,后来她的手真的恢复了原样。

王慧楠曾先后四次被马吉山、刘勇、崔凯抻到极限,每次都是在她痛昏后才给放松点。长时间的吊铐、罚站使她的脚只能穿四十几号的大鞋,并且脚趾间长了很多脚气(由于脚长时间在鞋里泡着造成的),痒的钻心,只能硬挺。后来天气逐渐变热,夜里蚊子很多而且很大。恶警故意把窗户打开放蚊子咬她,她在受刑,双手被铐着,这些警察真是太卑鄙了。她曾三次遭马吉山毒打,主要是扇嘴巴、揪头发、用脚踢以及无数次的人格侮辱和威胁恐吓。恶警马吉山无耻至极,二零零六年五月中旬的一天,他用钳子快速将大连学员邹秀菊的两颗牙齿拔下,偷偷溜走,对外谎称是该学员自己造成的。当时邹秀菊四肢被手铐固定在死人床上,根本动不了。

罚跪

同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多,刘勇、马吉山、王奇让王慧楠到墙角跪着,王义正辞严地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女子也不能给墙下跪。”恶警给她打上背铐并多次将她踹倒,她忍着剧痛一次又一次地站了起来。后来几个恶警干脆用桌子将她顶在墙角迫使其下跪。听说好多学员都看到她身后有很多恶警踹她时留下的大鞋印。

被迫做奴工

零六年六月,王慧楠被劫持到马三家女一所做奴工。由于长期遭受抻刑折磨,她干不了重活。但是每天五点多就得出工,深夜才能回寝室。车间里生产军大衣灰很大,又是夏天。每天收工后不得不洗凉水澡。恶警和代工随时都会打骂完不成任务的人,车间里回荡着她们被电棍电击后的惨叫声,气氛非常恐怖。

六、恶党对王家的骚扰仍未停止

在多方法轮功学员的营救下,王慧楠于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四日终于返回家中。一家四口人终于团聚。两年的时间对于普通人家来讲并不是一个很长的时间概念,但是对于饱受磨难的王家人来讲,仿佛过了两万年之久。在王慧楠被非法劳教期间,只被允许接见过两次。每月一次的接见日家人只能送一些衣物,还经常被所谓管教人员无故扣押。王家人因此向多家律师事务所咨询,可是一听是法轮功,都不敢管,称上面有令,不许接法轮功的案子。他们又多次找当地“六一零”主管梁艳华、新宾县政法委书记宋俊林、辽宁省市各部门反映不让接见的违法行为,要求释放王慧楠,并向马三家女二所所长苏境等各级参与迫害王慧楠的相关人员写信。可是结果不是被轰出去,就是被恐吓威胁。宋俊林威胁林秀芹做好被抓准备,因她写信揭露马三家恶警迫害王慧楠的罪行而被市里开会点名。这就是中共官员的真实面目,面对民众合情合法的请愿,采取的办法就是强制迫害。

二零零七年二月上旬,上夹河镇政府干部包英杰、上夹河村书记周长春和一名政府工作人员以回访为名到王慧楠家进行骚扰。包英杰拿出一张表格让王慧楠签字。王说:“凭什么签字?我和你一样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公民,你没有权利让我签字,我也没有义务配合你。”包威胁她不签后果自负。王慧楠于是向在场的三个人讲述了自己在马三家劳教所受到的残酷迫害,劝他们不要参与迫害。最后三个人走了。

二零零八年夏日里的一天,上夹河派出所户籍员唐凤廉和协勤人员徐老大突然闯入王家骚扰,威胁恐吓。这些所谓的执法者就是执法犯法,不想让老百姓过安稳日子,他们才是名符其实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上夹河村书记宋保军、村干部宋绍芹和张灵萧突然来到王家,说:“你们家人明天哪也别去,市里要来人问你们还炼法轮功不,你们就说不炼了。”他们是受上夹河镇政法委书记姚波的指使去的,邪恶的阴谋最终没有得逞。

王玉荣一家人和千千万万的中国人一样。他们生活在你我之中,他们也渴望美好的生活,珍惜天伦之乐。他们只不过是想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他们只不过是想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然而在当今的中国这普世的价值观被践踏,公民的基本权利变成了奢望。在此呼吁所有的中国民众,不要再被中共的谎言所蒙蔽。面对真相,每一位中国人都会受到自己良心的拷问。维护正义,维护善良,维护真、善、忍这普世的价值观,这是每一位中国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