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丰润区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唐山市丰润区看守所就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十几年来听从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的指令,积极配合“六一零”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大法修炼者实施名誉上、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残酷迫害。

唐山市丰润区看守所座落在丰润区丰润镇霍庄子村,与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唐山市丰润区中队、丰润区拘留所紧相连,丰润洗脑班(对外称“法制教育学校”,实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私设监狱)几间小平房在拘留所的院内。被绑架到拘留所的法轮功学员随时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也随时转到看守所长时间非法关押迫害。而武警随时监视看守所,拘留所周围的动向,前几年在看守所、洗脑班打法轮功学员的武警就是从这调去的。

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

一、经济上迫害

丰润区看守所称河北省一级看守所,对关到那里的法轮功学员,看守所就向家人要生活费,一九九九年期间每月六百元甚至更多,每天吃的是玉米面窝窝头(玉米面跟饲料一样糙),每咽一口都感觉玉米面在拉嗓子,每天吃的菜就是一屋人一碗红咸菜和每人一碗浮头漂着一层腻虫碗底带泥渣的白菜汤或带泥的土豆汤,红咸菜有时是放时间长了坏了长毛的,洗都不给洗就切成条,有时里面还有白蛆,红咸菜拿上来先被普犯们抢多一半去,有时法轮功学员就喝菜汤吃窝窝头。

从看守所买的日常用品比外面贵得多,而且假货多。冬天盖的一床被子就要两百元钱,把被子提起对着太阳一照,可以看到被子里的棉花一块一块的,有的地方根本没有棉絮。要想吃小灶一块豆腐就要十来元钱,一个炒菜比饭店的要贵上一倍。偶尔给一顿馒头吃,几乎每人一个,饭量稍大一点的就吃不饱了。好多法轮功学员从看守所出去还强迫交保证金(一千元以上不等)。有时家人给送来的钱法轮功学员买东西时根本不给报价,被那里的管教随便乱扣对不上帐,还强扣法轮功学员的生活费购买诋毁大法的书派发给学员看。

二、精神上迫害

那里的管教们故意挑起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进而打骂法轮功学员。经常对一些法轮功学员无任何理由的大骂,法轮功学员背法或炼功时,恶警就作为理由打人,嘴里侮辱着师父还骂着大法和学员,满嘴下流的脏话不堪入耳,一副流氓嘴脸。

看守所有接见日,但就是不让法轮功学员家属探视,有的法轮功学员家属花了钱就叫见上一面,可他们也是有目的,这时看守所的管教们就故意挑起家人对法轮功学员的怨恨,叫家人劝写保证书,不写就鼓动家人打法轮功学员,管教嘴上却说这是为你们这一家人好,真是邪党假恶斗的那一套思想。

有时看守所有预谋的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迫害的手段非常残忍,叫其他法轮功学员看着,所谓的“杀鸡给猴看”,最后如有不写保证的就挨个打 。

电视、广播经常放诋毁大法的谎言,强扣法轮功学员的生活费购买诋毁大法的书派发,强行洗脑,侮辱着法轮功学员强迫写保证,强迫法轮功学员烧书,烧师父法像。有时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后管教们又装作伪善,故意在你的面前说家里怎么的,你的亲人怎么的,身体上承受着痛苦,精神上又折磨着你,想让你动情达到他们的目的,叫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书。二零零一年秋,从劳教所调回邪悟人员,不让学员睡觉,强迫转化,警察也伪善的转为关心,不再打骂,当不转化时立即翻脸,加剧迫害,无期限的关押,不让家人探视。

三、肉体上摧残

铐刑:

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普遍、时间最长的就是戴手铐、脚镣,特别是迫害刚开始,抓来上北京的学员,进屋就铐上,背铐在桌子腿上,人只能坐在地上。有的双手前铐几十天,有的长达半年之久,好多法轮功学员被背铐(双手背后铐上)长达七天七夜,不能吃饭,不能洗脸和上厕所,只能学员之间互相帮助。有的因铐的太紧,手腕卡出血,由于时间太长摘下手铐胳膊也很长时间不能动。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被他们认为是顽固的、是头目的看守所所长就下令给戴上八斤重的大脚镣,双手再戴上手铐,一戴就是几个月,五六十岁的女学员也不放过。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二零零零年,一位法轮功学员由于进京想说句公道话,被驻京办事处绑架到看守所,恶警王爱华强行给这位法轮功学员背铐并罚站,由于铐的太紧,不到半小时双臂双手就疼得发麻,两臂象要掉下来一样痛,十冬腊月的天气大汗直流,此学员喊管教给松开手铐,恶警王爱华说等到我下班再说吧,一铐就是五个多小时,当把手铐松开时,双手好长时间不能从背后转到前面来,右手腕被铐进一道半厘米深的紫黑色的沟,大拇指失去了知觉,半个多月才好一些。第二天又给戴上手铐,这次是前铐,一铐就是五十来天,当解开手铐时,双手又不会向后去了。

也是二零零零年,又一位法轮功学员由于不写保证书被恶警王爱华强制戴上小手铐,背铐。这种小手铐是无链儿没间隙的,戴上手不能动,越动越紧,卡住肉疼痛难忍,一切需别人护理,就这样背铐七天七夜,人都脱像了。

一位男法轮功学员不给写保证,被所长于从瑞铐上那种小死铐整七天,三天内后臂膀肿痛,手也肿了。又有犯人说帮助活动活动,用拳狠捶,疼痛难忍。象这样挨铐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太多了。

管教王爱华是丰润看守所有名的打手,此人曾在唐山工作,就是专门的“打棍”,进过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几乎没有不被他打过骂过的。

饿刑:

一九九九年去北京的法轮功学员被驻京办事处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六个人才给一个馒头吃,丰润县公安局局长李春元叫嚣给死刑犯大鱼大肉吃就不给你们吃,饿死你们。看守所的管教 说凉炕冰着你们,饿着你们,把你们的身体拖垮。就这样一饿就是几天,法轮功学员被饿得浑身没劲,头晕目眩,一身一身的出虚汗,想炼功调整身体,又被管教打不叫炼功。丰润县政法委书记蒋凡军也到看守所亲自坐镇,命令看守所饿着法轮功学员。学习北京房山经验,把学员饿回去。就这样又一段时间看守所每餐三人一个馒头或二人一个馒头,每人半小碗土豆汤,喝完汤碗底都是泥。后来每人每顿午餐一个馒头或两个小窝头,汽油味很大的白菜汤,早晚一小碗粥,长毛生蛆的咸菜,十几个人给一碗,根本不够吃,有时都让犯人抢光。法轮功学员都被饿得皮包骨脱了像。有一段时间给法轮功学员吃的窝窝头带着绿色的油漆,全是稀料味,从胃里往外冒油漆味儿,满嘴稀料味儿,象中毒一样都感到烧心难受,一连七天直到法轮功学员说要绝食才不这样了。

二零零一年有一段时间又叫男性法轮功学员挨饿,有的被饿得起床都费劲,整个人脱相,到家时只剩一身骨头架子。

毒打:

凡是被看守所非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被打过。原丰润看守所所长于从瑞(一九九九年前直到二零零七年八月任所长,后从看守所调离当巡警大队长)亲自指使管教和犯人经常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他自己也经常亲自动手打法轮功学员。另一副所长吴玉良也经常自己动手打或指使犯人打骂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如果法轮功学员炼功,于从瑞指使管教焦希波用刺儿棒狠狠的打法轮功学员,又指使犯人用鞋底子失控的猛抽法轮功学员的脸和头,一法轮功学员耳朵的软骨被打折耳朵变了形,另一法轮功学员的小拇指被打骨折,至今未好,留下伤残。很多法轮功学员的牙被打的不能正常吃东西,有的牙还被打掉,有的被打的耳鸣听力下降,有的被打的耳穿孔。

左右开弓扇法轮功学员嘴巴是经常的事。二零零零年,一次法轮功学员十几人集体炼功,所长于丛瑞亲自带值班警察(白纯安、焦希波、王金祥等)和男犯人共二十几人手拿着刺儿棒,橡胶棒,三角带,手铐等刑具冲进监室,分头扑向正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动用刑具大打出手,又把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背铐上,直到恶警打累了,各个喘着大气满头大汗才住手。一女学员当即被打的大拇指肿的老粗,胳膊抬不起来了,疼得一夜不能睡觉,很长时间手不能干活,洗衣服都得别人帮助。所长于丛瑞亲自动手猛扇一女法轮功学员的脸,一边打一边骂,直到法轮功学员们齐喊:“大所长打人,执法犯法”才住手。

冻刑:

为消磨法轮功学员意志,十冬腊月冻着,除吃饭睡觉外,不让穿棉衣,站在雪地上,一连一个星期。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学员,腊月天寒风刺骨,被强行拖去外衣,只穿内衣内裤,四肢吊在放风场铁栏杆上四十分钟,还被毒打,妄图“杀鸡给猴看”使学员转化,结果没一个妥协。

酷刑演示:泼冷水
酷刑演示:泼冷水

对男学员更是残酷,冬天让学员穿着单衣服,从头上往下泼凉水,然后毒打。十冬腊月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犯人顺着衣领往身体里灌凉水,使法轮功学员冻得浑身抖个不停。对外地学员,为逼迫法轮功学员妥协,采用了近乎老虎凳的刑具。

上“死人床”:

酷刑演示:绑在死人床上,身体悬空
酷刑演示:绑在死人床上,身体悬空

男法轮功学员女法轮功学员都有上过“死人床”的,所长于丛瑞就亲自和犯人将法轮功学员绑到“死人床”上,手分别紧绑在两侧的床腿上,脚带上跑镣拉开紧绑下面床腿上,紧到跑镣象一条直线,挨不到床。不准睡觉,二十四小时有犯人值班。有犯人经常推一下说,千万别睡觉要不我们会挨整的。被邪党蒙蔽深的犯人被看守所管教利用,对上“死人床”的法轮功学员拳脚相加,一法轮功学员被击中左大腿,大腿后面打得全部紫黑,当时昏迷,后来才知大腿骨打坏了。他们还利用犯人用饮料瓶接尿灌法轮功学员,往脸上倒。法轮功学员在死人床上被折磨了整整七天七夜,后几天神智不清几乎没了知觉,后背巴掌大的褥疮溃烂,左侧身体不听使唤,最后凭着对大法的坚信活了过来,半年多左半身才渐渐恢复。

二零零八年看守所所长宋殿春、副所长吴玉良、管教马秀梅等人员对一六十来岁的法轮功学员施以“死人床”的酷刑摧残长达三天三夜。

野蛮灌食 强行输液:

法轮功学员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做好人,用绝食的方式反迫害。看守所对绝食的不论男女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有的被插上很粗的胶皮管灌食,疼痛难忍,经常呕吐,有的插的胃出血,有的嘴角被撕裂,有的门牙被撬嘴撬掉。有的被捏鼻子抠腮强灌,有的被送到县医院或中医院灌食或强行输液,不知输的是什么药。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管教郑立军(看守所所谓的医生)指使四个犯人按住一位法轮功学员在椅子上,按头,捏鼻子,抠腮,后又增加到十个人左右强行灌食,折腾迫害了两个多小时。还一次把法轮功学员两脚铐在椅子上,手背铐在椅背的背后,恶警用脚踩着背铐手的铐子,一人按头两人按臂,再有人捏鼻子,撬嘴,抠腮强灌,抠腮把法轮功学员的牙都抠掉半块。郑立军用橡胶棒打法轮功学员从头到脸到腿打遍全身,然后再强行灌食。一次他给法轮功学员直接“开棍儿”,臀和大腿被打的紫黑,只要灌食不好好等着的就被毒打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的昏迷。

有一次把法轮功学员手和脚分别铐在椅子上,拧出两大塑料桶水,按住法轮功学员,捏住鼻子,只要一张嘴喘气,就灌进一杯子水,几次水呛进气管,连人带椅子翻趴在地上大咳,最后被迫害得筋疲力尽,半昏死中被他们灌进大量凉水。

一次一法轮功学员被灌食呕吐,吐出的东西中有一只只的苍蝇。这时法轮功学员才明白,恶人们在灌食时互相问的那个黑的东西进去了没有,原来那黑东西是苍蝇。

后来看守所又请来中医院的大夫给法轮功学员灌食,他们相对来讲比较“专业”。把法轮功学员按在床上,撬开嘴,上下牙间塞上最大号的广告笔杆,一边一人按住,动一点嘴角撕裂的疼痛,然后插管灌食。后来木杆换成了钢筋,说是木杆被某法轮功学员给咬断了。 有时他们也用开口器灌,有时灌进去的东西从鼻子里哧出来。

好多法轮功学员被经常灌食而嘴撕裂不能恢复,致使嘴角感染。

杀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一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被恶警们绑架到看守所,在副所长于树庭等人的指使下,对法轮功学员杀绳迫害。杀绳就是把人双手反绑在后面,全身用绳子捆住吊起来,一般常人杀绳超过十五分钟就会致残,手臂肌肉坏死。

酷刑演示:捆绑吊铐
酷刑演示:捆绑吊铐

二零零零年的年底,恶警王爱华和看守所副所长于树庭打一五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按到床上狠狠的打,打完又用小绳将法轮功学员捆住用力勒(杀绳迫害),直到法轮功学员被勒的快犯心脏病时才松开绳。后又调到放风场吊着打,吊了一整天。

看守所唯一的一位女管教马秀梅,对法轮功学员打骂也是经常的事,专打法轮功学员的脸,扇嘴巴,边打边骂。更残忍的是用高跟鞋踢法轮功学员的下巴。管教郑立军“开棍”把法轮功学员的大腿和臀打的紫黑,一坐就痛。

丰润区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良福新(现已调离)提审法轮功学员指使恶警把法轮功学员的双手背铐在高桌面上,再放上东西,胳膊往上撅着,逼着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不放弃就再往高垫东西,增加法轮功学员的痛苦。用打人用的抽条抽法轮功学员的脚和腿,当时天气很热穿的很少,打在法轮功学员的身上眼看着起大泡,回监室时鞋都穿不上了。还抓着法轮功学员的肩膀按在师父的法像上,说法轮功学员流氓,这样连续折磨好几天,还说了很多侮辱法轮功学员的不堪入耳的话。九九年期间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被释放前都让交保证金一千元以上,一般都是良福新经办。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于丛瑞任所长期间,为了叫法轮功学员妥协写保证书,还把法轮功学员三三俩俩的分到外地更加邪恶的迫害,给法轮功学员上大挂,把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吊起来打,用小细绳把法轮功学员的胳膊背过去捆紧,然后往上撅法轮功学员的胳膊,接近窒息。用皮带左右开弓抽法轮功学员的脸和头,打的惨不忍睹,打完后投进监室时,一位犯人当场吓晕。用电棒电法轮功学员的脸直至糊焦全是黑点,迫害完送进监室时,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脸都变了形,互相都认不清了,只能问你是某某吗?

在看守所里,有的法轮功学员的头被管教和犯人揪住往炕沿上磕,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的身体撞墙上,有的被一种刑具碾的两大腿肿的老粗,黑紫色,里面的软组织撕裂不能行走,看守所见要出人命怕担责任,怕家属控告,才叫家人把被迫害几近昏迷的法轮功学员背出看守所。

法轮功学员一年四季喝不着开水,一点开水都被犯人们抢光,寒冬腊月不论年岁大小的法轮功学员洗头洗脚洗澡都是用凉水。整个监室搞卫生,厕所堵了通厕所什么的都是法轮功学员戴着手铐干。

自二零零七年九月宋殿春任看守所所长,就变的伪善一些了,长期关押法轮功学员有接见日也不叫家属接见,强迫法轮功学员吃药,不吃就扇嘴巴,关在屋里长时间不给放风。有法轮功学员吃饭都吃不进去了也不放人,不叫去医院检查,对六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照常关押,有时也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曾祥海(专管法轮功)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就参与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直到现在,经常去看守所提审法轮功学员加重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到二零零七年于从瑞任所长期间,法轮功学员至少一百五十人次被绑架到看守所遭到各种迫害。二零零七年九月宋殿春开始任所长,二零零八年到二零一二年三月至少四十多人被绑架到看守所遭到迫害。更多被绑架到拘留所和洗脑班迫害。这十多年的迫害从丰润看守所被非法劳教和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大概六十多人次。

丰润看守所
丰润看守所

丰润看守所电话:5132475 5122081
丰润看守所工作人员:
宋殿春 所长 2534781 13832985269 (宅电) 5163060
韩继明 副教导员 2534783 13832987904 5136724
吴玉良 副所长 2534780 13803313070 5189473
白纯安 副所长 2534780 13832989961 3241106
鲁明山 副所长 2534780 13463598998
高首才 副所长 2534780 13832982137
才庆福 副所长 2534780 13832982227
张志礼 主任科员 13933361727
刘永利 副主任科员 13832984914
王连永 副主任科员 15832518566
王万军 副主任科员 18832984798
李永胜 副主任科员 15931530068
高武忠 副科级侦查员 13832985236
郑立军 科员 13832985943
李明宝 科员 15830552686
马秀梅 科员 13832982269
朱晓霞 科员 13832985806
焦希波 科员 13613332854
刘文华 科员 13171811776
齐建雨 科员 15930559796
谢军 科员 3872597
纪峥 科员 13832987377
杨登奇 科员 2692929
薄荣生 科员 13882562222
凌延生 科员 3964849
赵志奎 科员 13832989757
原指导员 : 王金祥(已退休)
原所 长 :于从瑞(已调离)现任 巡警大队长 2534845 13832984558
原副所长 : 于树庭 (已退休)
原 队 长 : 王爱华 (已调离)
原科员: 匡宝印 (已退休)13932503234
丰润区防范办(610)电话: 3081152 (区号0315)
丰润区610主任 郑瑞学 电话: 3081055 13623333068
丰润区610副主任 钱立民 电话: 3081152 3952667
公安局局长:张广会 2534688 13832986198
公安分局副局 : 李春元 2534658 13832987098 13780501599
国保大队大队长:刘立新 2534676 13832985689
副大队长: 曾祥海 (专管迫害法轮功) 2534672 13832980405
洗脑班校长 : 钱立民 电话: 3081152 3952667
拘留所所长 : 孔德会 5234861 13832989672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