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女子监狱狱警对法轮功学员注射毒针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二零零二年一月初,法轮功学员武丽君被中共法院诬判九年,绑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当时,她身上长满疥疮,狱警把她关押在小号。小号很小,阴森森地见不到一丝阳光。

法轮功学员学炼法轮功后,身体都健健康康的。但是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的小号里,狱警往法轮功学员身上打一种毒针后,打完后,身体非常难受。为了防止外面人听到呼喊,狱警就放高音喇叭,用噪音掩盖。打毒针的时候,男狱警也参与进来。有的法轮功学员的胳膊、腿都被他们扭坏了。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法轮功学员武丽君原是哈尔滨市动力区轴承厂的一名工人,因为修炼法轮大法,由一个自私的人变成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人。二零零零年一月,她进京上访,说明法轮功是好的,被中共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万家劳教所。二零零二年一月初,被诬判九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武丽君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就被打这种毒针迫害。下面是法轮功学员武丽君自述其遭受中共迫害的经历。

修大法获健康 上访遭殴打和非法关押

我叫武丽君,女,一九五三年三月三日出生,是哈尔滨市动力区轴承厂的一名工人。我于九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未得法时,我是个自私的人,单位的东西喜欢拿点,亲朋好友也借点光。得法后,我明白了失与得的关系,自己拿的是一点东西,给人家的却是宝贵的德呀,我感到非常震惊。于是把拿家的东西又送回单位,再也不做那种贪图小便宜的事了。我知道了怎样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那时我还经常听到国家报导说有一亿人学炼法轮功,全国上下都赞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怎么突然间下令不让炼法轮功了呢?而且还给定为×教。怎么这样不让人理解?全国有多少人通过学法炼功病体恢复得到健康;有多少危重病人被医院判了死刑,死而复生,重返工作岗位;有多少五毒俱全的人在大法中得到归正,道德提升做了一名好人;有多少家庭不和,通过学法互敬互爱,其乐融融……学法轮功后人们道德不断提升,好人好事层出不穷,这样的事实在是太多了。

可是国家为什么就不让炼呢?带着太多的不解,遵照国家宪法履行着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我于二零零零年一月进京上访。北京各个要道都设满了关卡,截止法轮功学员上访。还没走到上访办呢,就被非法抓捕劫持到北京第十三处看守所。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演示:开飞机

那里的环境非常恶劣。学法轮功的不报姓名,狱警就往死里打。使用各种酷刑折磨,如:开飞机看破报纸、罚站。姿势不对了,男女警察就连踢带打。我因为炼功被强行戴上手铐,手铐都勒到肉里去了。当时手肿的象个大馒头。晚上没办法铺被子,只能睡在冰凉的板铺上。

二十多天后,我被送往哈尔滨市看守所。在二所时,由于不认同他们所说的犯罪,不背监规,被姓韩的女科长又踹又打。我喊警察打人了,她才住手,叫来劳动班人员给我戴上最大的脚铐送到十号房间。她还笑着说:“谁看见我打你了?”那笑声甚是恐怖。她拿铁钥匙板照我额头就是狠狠的砸了一下。当时鲜血就流下来,脸都肿了。

在万家劳教所遭毒打 家人受胁迫而离去

二零零零年一月,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万家劳教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是姓武的大队长、张波。法轮功学员都拒绝奴役性的劳作。因为我们没有犯罪,我们是冤枉的。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学法炼功。就这样,姓武的大队长叫里面的犯人强行把我们绑在了暖气管上,脚尖沾地,数小时。几名法轮功学员都相继昏了过去。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有一个学员嘴在动,也没出声,狱警问她干什么呢,她说背大法。狱警张波就派杀人犯、卖淫犯,把其拖到厕所,拳打脚踢。怕出声,还把衣服蒙在她头上,击打脸部、前胸、身体的下侧。她被迫害得遍体鳞伤。衣服扒下来,上面都沾满了血迹。有一个学员叫金刚的,也被他们打得都看不清人模样了。

那时,我的儿子就要高中毕业了,政府对其施行压力,说家中亲人有学法轮功的,被劳教不“转化”的,不准考大学、参军。为了孩子,在六月份,我丈夫被迫与我离了婚。邪党硬生生的拆散了我的家。

黑龙江女子监狱给法轮功学员打毒针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因揭露江××的邪恶发真相资料,被恶警跟踪,绑架到动力分局。几个彪形男恶警把我锁在铁椅上,戴背铐,拳打脚踢,扇嘴巴子。姓肖的恶警用塑料袋捂我的头,刑逼口供追查资料点和接触的功友。致使我昏死过去。当我醒过来,恶警还要继续逼供。我厉声告诉他们,打死都不会说的。他们住手了。动力分局专管抓捕法轮功的首要恶警是杨守义。第二天把我送到哈市看守所。

看守所形如地狱,房间不大,拥挤着七十多人。厕所也在室内,臭气熏天。白天码坐,晚上蜷着腿象码鸡翅似的立着睡。虱子爬的到处可见。难以想象这种非人的生活。

二零零二年一月初,我被诬判九年,被绑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当时我身上长满了疥疮。他们把我隔离在小号。小号内有几个小黑屋,阴森森的见不到一丝阳光。这里关的大部份是法轮功学员,遭受着残酷的折磨。小号内经常传出高音喇叭声。这噪音的背后在掩盖着罪恶。法轮功学员学炼法轮功,身体都健健康康的。他们就往我身上打一种毒针,打上之后,身体非常难受。为了防止外面人听到呼喊,就放高音喇叭干扰。干完坏事,就把音响藏起来。小号里是不允许有这种东西的。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打毒针的时候,男狱警也参与进来。有的法轮功学员的胳膊、腿都被他们扭坏了。

从小号内出来后,我把这事揭露出来。狱警不承认这些事实,也不敢让我到小号去了。其他学员也制止这件事。他们为掩盖这一事实,以后就再也没听到小号传出的高音喇叭声。

我惦记小号内的学员,执意要去看一看。狱警就带我去了小号。她们并没有让我直接看到法轮功学员,而是让我进了监控室。从荧光屏上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狱警只好开门放出法轮功学员刘丽萍让我看,说这不挺好的吗。可是,我看到她艰难的拖着一条腿出来,就赶快问她是不是打针打的。她说是。狱警马上制止不准说话,强行把她拖走了。

法轮功学员陈卫君、王芳多次以绝食的方式反迫害。狱警就指使医护犯人商晓梅往死里祸害法轮功学员。陈卫君和王芳的胃里本来多日就是空的,商晓梅就把没消毒的皮管使劲往里插。皮管拽出来都带着血,未经消毒继续使用。说是灌的奶粉、米汤,其实是盐水。灌完之后,她们口渴的厉害。他们俩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人快不行了才“保外就医”。不长时间传来噩耗,这两位学员都离开了人世。

坚持信仰法轮大法是我的权利

炼法轮功没有错,更没有罪!我们不穿囚服,不戴名签,不报数。大冬天,他们就把我们拉出去冻着,然后,在又阴冷又潮湿的水房戴着背铐罚站。有的被吊在二层铺上,只让脚尖点地。晚上戴背铐铐在下床,坐在水泥地上过夜。有的被折磨的半身不遂,身心俱伤。这是发生在老七监区的一点迫害情况,主管迫害的是姓康的大队长。

新七监区是“转化”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区域,主抓的是吕姓大队长,程姓队长。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天天强行灌输诬蔑法轮功创始人的材料,捏造法轮功学员杀爹、杀妈、杀孩子,没有人性、没有亲情的宣传片。晚间不让睡觉,让犯人轮番的念诽谤法轮大法的毒本。被强行转化的学员每天被迫从事非人的劳役,没有休息日。由于劳动量太大,白天活干不完晚上还要接着干,身心交瘁。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房间,门、窗都用报纸遮上。上厕所时身边还有几个犯人跟着,再就见不到她们的面。可想而知她们被迫害的程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