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提篮桥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隐蔽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把人逼到墙脚不能动弹,三个职业施暴者各手持一根电击器,一个对头部,一个对上身,一个对下身,三根电击器同时对敏感部位电击,如:耳根内侧、头颈、腋下、肘关节内侧、膝关节内侧,电击时间长达几个小时。电击声、号叫声不时从这个墙角发出,惨不忍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这种灭绝人性的酷刑迫害场景不是电影中的画面,而是切切实实发生在当下被中共标榜为历史上人权最好时期的中国,发生在21世纪国际大都市上海,发生在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而被中共邪党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身上。

发生地点:中国上海提篮桥监狱一监区一楼狱警休息室,时间:2011年11月3日,下午5:30分(邪恶总是怕见阳光的,要等其他狱警下班,使迫害曝光的可能性降至最低);三个手持电击器的职业施暴者分别是:一监区监区长恶警江伟、副监区长恶警夏靖、原副监区长(现六监区副监区长)恶警李松,被虐者是法轮功学员踪训勇。

受害人踪训勇,46岁,江苏沛县人,原中国人民银行沛县支行员工,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坚修法轮大法,自1999年以来多次被中共邪党非法拘留、劳教、非法判刑等迫害,上海世博会前夕,因张贴揭露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又被中共邪党非法诬判三年六个月,冤狱到期日: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八日。

近年来,由于上海提篮桥监狱在群体灭绝、迫害人权的累累罪行被大量曝光于国际媒体及世人的众目睽睽之下;以及人权、自由、民主价值理念逐渐走入人心,中共为了在世界上树立一个改良的“形象”,上海提篮桥监狱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开始的肆无忌惮,转为更加“精致化”的迫害,手段更为隐蔽,更加卑鄙残忍,更加具有迷惑性。“休息室”,本应是休息的场所,但上海提篮桥监狱里的每个狱警“休息室”都是恶警对服刑人员实施酷刑的场所,因这里是唯一没有安装监控探头,可有效避开摄像探头的监控记录。即使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也不会留下所谓的证据,多少罪恶就在这里秘密发生着。

在一监区具体有以下几个特点:

1、 “化整为零”的迫害:由于提篮桥监狱邪恶被广泛的曝光,邪党恶徒从原先把法轮功学员集中起来集体迫害到分在各个监区、分监区分散迫害,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的人数增加了,参与迫害的人员范围更加广泛了,迫害也更加隐蔽,迫害与施暴者的信息也更不容易让人知晓。

2、利用毫无道德底线的流氓、罪犯充当打手:一监区恶警怕迫害被曝光后将来承担被清算的责任,指使、奖励那些毫无道德底线的死缓刑事犯充当打手,冲在迫害第一线,直接对良善实施迫害,这些名曰“特岗犯”的“御用打手”,被赋予所谓的“执法权”后,内心恶念无限膨胀,毫无顾忌,有些恶犯的“权力”竟然凌驾于小队长之上,达到能控制、指使小队长的地步。在日常的服刑人员生产生活管理中,这些小队长们还得向其请示商量。而这些所谓的执法人员,则躲在幕后做幕后黑手,操纵指挥这些恶犯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这些恶警对这些迫害积极分子给予其“劳改积极分子”等称号,给予多减刑、给予食品烟酒等奖励;而自己也可以凭借这些迫害良善的恶绩升官发财。如果这些打手还有一丝良知善念,在迫害中邪劲不够、下不了狠手,就立即会被撤下替换。如果这些打手在迫害中造成什么严重后果,恶警们就立马抛弃这些打手,把它们当作替罪羊,把迫害责任都推到这些打手身上,给予其扣分处理,自己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3、使用变相暴力酷刑:恶警为了达到折磨摧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目的,但又怕承担致人伤残的法律后果,及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酷刑迫害被广泛曝光后对其的极度震慑,为了达到更隐蔽的迫害效果,恶警们指使恶犯们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变相暴力摧残与折磨。当法轮功学员被枉判进入提篮桥监狱后,就立即被分配到各个监区,关进阴暗的3.3平方小监室,完全与其他犯人及外部环境隔绝,吃饭睡觉全在里边,不许洗澡,不许与任何其他犯人说话。如不所谓的“转化”,就不许出小监室半步。在小监室内,法轮功学员也没有任何自由,无时无刻不被包夹犯盯着,从早到晚坐在高不到20厘米的表面凹凸不平的刑具上(绕铜丝线圈的塑料筒子),上身挺直,两手反背,面朝墙壁,一动不能动,稍一松懈就会招致包夹犯们的辱骂殴打;之后再由包夹犯们对信仰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千方百计找茬,让法轮功学员痛苦,比如:不让吃饭、喝水、大小便,不让睡觉,罚站罚跪罚蹲,洗脑折磨,夏天小监内三十八、九度高温炙烤、不准洗澡,冬天低温下受冻、洗冷水等等,妄图使法轮功学员在长期的被隔离的环境中、在长期的寂寞痛苦折磨中屈服。

在这场持久的为了迫使踪训勇所谓违心的“认罪”的酷刑迫害中,提篮桥一监区的恶警头头们全部出动,赤膊上阵,这也绝不是临时起意,而是蓄谋已久,经过“精心策划”后才实施的。如:早些时候,监狱教育科狱警徐海洪和一监区四楼楼面警长董静毅二名恶警特地从上海窜到踪训勇老家江苏沛县,看到的是年迈的老人。之后,副监区长夏靖、警长董静毅二名恶警又去了踪训勇上海的暂住地,见到了踪训勇的妻子和儿子,认定他们都属于弱势群体并且家乡又都在外地、认定他家人亲属没能力替踪训勇维权、反迫害之后,于是就毫无顾忌的实施对踪训勇的迫害。

在这场酷刑迫害之前的239天里,即踪训勇于2011年3月8日被劫持至提篮桥监狱一监区三中队后,监区恶警头头们命令高健、朱文华、季海泉三名死缓恶犯包夹“看管”踪训勇,为了迫使踪训勇放弃信仰,看管恶犯们白天让他坐在终日不见阳光、阴暗潮湿的3.3平方的小监室里面壁,一动不能动,不能出小监室半步,而且坐的不是凳子,而是绕铜丝线圈的塑料筒子(高不足20厘米,表面凹凸不平,恶犯高健为了使踪训勇增加痛苦,把筒子边缘裁掉,只留下杯口大小的空心内圈),胁迫他每天从凌晨4点坐到晚上10点,到了夜里恶犯故意不时敲醒踪训勇,使他不能正常睡觉(看管恶犯们则轮流睡觉)。为了加重折磨他,不让他因疲劳打瞌睡,恶犯季海泉用画报上撕下的铜版纸,自制了一根长鞭,用作刑具,自己惬意的躺在床上,当旁边坐在筒子上的踪训勇犯困时,用此长鞭对着踪训勇的脸猛抽,抽出血印,抽的次数以百计。

恶犯高健为了加重对踪训勇的折磨,对他的饭菜也克扣自己吃掉,早餐只让他喝点泡饭汤,午、晚餐只能吃二两劣质米饭,连一周仅有的一顿一小点荤菜都被克扣,被其私吞。(当这种私扣囚粮的违法行径连其他看管恶犯都为之不齿时,高健却恬不知耻地说:这些(指私扣囚粮)是有明文规定的。可见其贪婪邪恶的本性。)

踪训勇在这样连饭都吃不饱的情况下,平时连大便都没有,大约一周才有一次,便量也只有一点点,而三名看管恶犯对他的拳脚相加,却成为家常便饭。有一次,高健穿上皮鞋猛踹踪训勇的左腰,痛得他在地上坐了许久才缓过神来。此后一段时间,他必须用手扶着墙才能勉强走路,腰一直痛了三个多月。踪训勇向副监区长夏靖、主管队长董静毅投诉三名看管恶犯的暴行,但结果是对他的拳打脚踢更加频繁。显而易见,折磨踪训勇是监狱恶警唆使的,三名恶犯名为“看护”(为掩人耳目,迷惑世人,2012年提篮桥监狱把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看管犯”的名称改为更具迷惑性的名称——“看护犯”),实为“打手”。

到了2011年夏季7、8月间,恶犯高健、朱文华、季海泉三人为迫使踪训勇所谓的违心“认罪”,又想出了一个阴招,用冷水把踪训勇的衣服浇湿,并令他坐在小筒子上,用鼓风机对着踪训勇猛吹,他好不容易见到副监区长夏靖、主管队长董静毅,抗议长时间吹鼓风机,身体受不了,但恶警不予理睬,三名恶犯继续用此阴招折磨踪训勇持续2个多月。

恶犯们为了迫使踪训勇违心的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在这239天的日日夜夜,想方设法折磨他,加上营养不良,已使踪训勇刚被劫持进提篮桥监狱时身体不错的汉子,变成身体羸弱的连十个指头都变成了灰指甲,残缺不全。

三名恶犯用239天的折磨使踪训勇在肉体上饱受摧残,但思想上并没有使踪训勇放弃真善忍的信仰。一监区的恶警头头们坐不住了,只得撕下伪装,从幕后跳到前台,上演本文开头的一幕。

恶警们为了自己升官发财,不惜践踏良知善念,以迫害折磨信仰“真善忍”的良善,来达到满足一己之私欲,真是天理难容!现正告这些迫害良善的恶警,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后果负责,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为了自己眼前的利益而断送自己的未来!

上海提篮桥监狱一监区相关恶警名单:

1、汤长荣:提篮桥监狱一监区原教导员。一监区“土皇帝”,其人是一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幕后总黑手,为人阴险邪恶,外号“汤司令”,主管一监区十几年,罪行累累,现列举如下:

(一)利用职权,权钱交易,贪污受贿,大肆敛财:收受犯人及其家属、企业贿赂。把全监区犯人当作摇钱树和现金奶牛。(卖给犯人轻松劳动岗位,卖劳改积极分子称号,卖减刑,卖食品,卖烟酒,卖高级一条龙服务。用给犯人“穿小鞋”、“抛诱饵”、“唆使犯人打犯人”等各种卑鄙手段,一期接一期,周期性反复向犯人家属暗示、威逼、胁迫索贿。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压低监区犯人代工生产线圈变压器等产品加工费,使其大大低于市场价格,转而从江苏南通祥峰电子有限公司康老板处捞取巨额回扣,私设小金库,侵吞大量本该上缴国库的公款。十多年间,其贪污受贿达千亿计,编织了一张庞大的关系利益网,监狱里陈某,沈某多次对其举报都被其公关化解。

(二)目无法纪,执法犯法,弄虚作假,徇私舞弊:协助重刑犯“变相越狱”, 为犯人伪造材料,加快减刑,使某些穷凶极恶的罪犯提前危害社会。如2012年为其犯人关系户张兴发伪造材料,疏通关系,制造假立功表象,把公安已破获的案子归功于张某,从而使张某直接从死缓跳过无期减为有期,又如其顶级关系户文伟,因贩毒被判无期,汤帮其操作,以最快速度释放,回到社会不到二年,2011年又因贩毒被判死刑。其顶级关系户凌国良、严达,汤用同样的操作手法徇私舞弊,使其二人提前释放,2012年此二人结成同伙诈骗几千万,又被判无期徒刑。

(三)私设刑场,酷刑折磨,漠视生命,迫害人权:汤长荣整人心狠手辣,其利用监狱禁闭间设在一监区的便利条件,私设刑场,随意关人,把禁闭间变成一座迫害人权,掩盖丑闻、封锁消息的“人间地狱”。现列举“冰山一角”:

(1)汤长荣对人的生命极度漠视,为了尽量折磨一些不是其关系户的犯人,对某些重病犯不顾其生死,不让其医治。将其关入禁闭间消音,任其病情恶化。例如:2008年12月,把要求就医的犯人周迅关入禁闭间,任期病情恶化,十多天后死。

(2)上海著名维权律师郑恩宠因周正毅一案被迫害入狱后在一监区遭受不公待遇,呼吁保障犯人人权后,又被汤长荣命令2名狱警强行架起,拖至底楼禁闭间迫害。

(3)最惨无人道的是,汤长荣把禁闭间作为其私下使用酷刑的场所。如:犯人姚有双被关禁闭几个月期间,暴打、狗头帽、老虎凳、电警棍伺候,最终导致一腿伤残。一犯人用吞镊子钳方式抗议其执法不公,汤长荣问医生:不马上动手术,让其多痛一下可以吗?某日监狱司法改革,禁闭间某些刑具禁止使用要撤下,看着拿走的刑具,汤长荣惋惜的说:这么好的东西,拿走太可惜了。其邪恶本性可见一斑。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四)利欲熏心,泯灭良知,助纣为虐,迫害良善。这些年来,汤长荣知其在仕途上无法再更进一步,就“闷声发大财”,利用其可以利用的一切权力、方法疯狂非法敛财,为了使其贪污受贿,徇私舞弊的累累罪行不被清算,为了寻求中共邪党的保护伞,汤长荣见风使舵,投中共邪党所好,紧跟邪党的各种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命令。为了满足个人的私欲,毫无顾忌的迫害折磨法轮功学员,使众多法轮功学员精神、内心饱受摧残,并导致多人致伤致残,血债累累,罄竹难书。

2、江伟:汤长荣的“傀儡”,一监区监区长。

3、李松:原一监区副监区长,在与江伟的权利角逐中被排挤,2012年调至六监区作副监区长。其人及其残暴、丧失人性,动不动就非法用电警棍、电击器等电击迫害良善及犯人,如2012年2月23日,犯人李国斌向队长反映生产间没有水喝口渴影响生产,第二天就被其以破坏生产劳动的名义电击,电击后,邪性大发,意犹未尽,拉来一些平日看不惯的没有家属联系的外地犯人名叫许必见的继续电击,而且越电越失去理智,直到许某实在撑不住,咬掉自己一小截舌头,其才恢复了理智。之后亲自揪着这些被电击的犯人“游街”,假“旁证”材料一做了事。

4、夏靖:一监区副监区长,分管洗脑转化,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洗脑迫害。

5、董静毅:一监区四楼楼面警长(原三中队中队长),迫害法轮功专管小组主管队长。迫害一监区法轮功学员一线指挥者。

6、田洋:一监区三楼楼面警长(原三中队指导员,三中队迫害法轮功学员幕后黑手),2009年曾在幕后唆使看管恶犯高健、王皓、陈建军等对法轮功学员丁志斌等在小监室里酷刑折磨、殴打体罚长达八个多月之久。此人理智不清,喜怒无常,狂妄胆小,喜躲在恶警董静毅背后操控迫害,加之又和汤长荣是亲戚关系,紧跟汤长荣迫害法轮功学员,凭此种种恶绩,多次受到上级“嘉奖”,又汤长荣全力“保举”其做监区长,怎奈其实在是吃喝嫖赌、不学无术之辈,连续几年晋升考试都不及格,从而未果。

7、张捷:一监区带组小队长。此人利令智昏,2012年为了自己的仕途表现,在监区长江伟、副监区长夏靖的授意下,为了迫使丁志斌写下所谓的“五书”,教唆自己管理的小组内的恶犯赵卫刚、陈声宁、肖少林三人于7月28日至8月3日,整整7天7夜,不让丁志斌睡觉,连续折磨他,饭不让他吃饱,期间三人不断对丁志斌拳打脚踢。尽管这场迫害的策划者副监区长夏靖和主管小队长张捷并没有直接动手,但在事前张捷采用激将法威胁三名“御用打手”,给其设定最后期限:只给你们最后7天时间,再搞不定的话,直接去生产车间一线做苦力,夏大(指副监区长夏靖)已经安排自己的人(指从七监区调来的亲信帮凶——看管恶犯徐文林)来接替你们,云云。直接导致三个恶犯丧心病狂、毫无人性的加大对丁志斌的迫害程度。

8、恶犯高健之流:文中提及的各个看管恶犯们,都是汤长荣、江伟等监区恶警头目们的顶级关系户,有诸多典型的邪恶特性。恶犯高健,迫害法轮功专管小组组长,其本身就是罪大恶极的累惯犯、死刑犯,后上诉因侥幸碰上1997年刑法修改而改判为死缓,捡回一条命,其非但没有一丝悔悟,并且在被收押在提篮桥监狱做死刑犯等待上诉期间看惯了中共恶警如何在生理、心理上折磨不肯被中共活摘器官而不肯签器官捐献书的死刑犯的方法和手段,从而变得更加邪恶、更加麻木不仁,认为只有做中共邪党的狗才有唯一的出路。这样的毫无人性良知的暴徒,正好是邪党所需要的迫害良善的得力工具,就这样双方一拍即合,相互利用,狼狈为奸。恶警董静毅和田洋之辈通过其对良善的迫害,一方面可以推卸责任,妄图逃避正义的审判和良心的谴责,一方面可以讨好邪党,升官发财。而死刑犯高健之流,通过对良善的迫害,来换取自己的减刑,有食品烟酒,凌驾于其他一切犯人之上等等特权。就这样法律与良知没有了,就只剩下上级的命令与自己的私利。加上施暴者本身就是罪大恶极、毫无人性、道德底线可言的流氓死刑犯,这迫害的邪恶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此人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已于2013年上半年被提篮桥监狱提前释放,此人家住:上海市长宁区武夷路450弄15号104室,邮编:200050。


上海提篮桥监狱(一监区)地址:上海虹口区长阳路147号或(上海082-026信箱1分箱),邮编:200082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