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正念法力显神威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我一九九九年初得法,至今已十五个年头,大法教我修心向善、返本归真、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从一个在人生中迷茫的生命,到一名拥有宇宙中最伟大称号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其中每走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大法的赋予。下面我把发生在我身边的神奇事记述下来,与同修共同分享师父正法时期展现给人类的美好。

车圈拧成麻花 人却安然无恙

我在得法后不久的一天,骑单车外出,当时我正朝西面骑,突然一辆摩托迎面直朝我撞来,一声巨响过后,我和我的单车都面朝东了,前轮折断了十几根车条,车圈成了S型,我还在车上坐着,我没有害怕,清晰的知道这是取命来的,是师父保护了我。骑摩托的人还埋怨我,我提醒他:是你在走逆行。他马上认错道歉。看热闹的人都说让他赔自行车。我对他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你不要害怕,我不会要你一分钱,你也不会故意撞我,肯定有急事,你走吧。”我去单车修理店修车,修车的师傅说:车撞成这样,人伤的够重吧?我说:人不在这呢吗?他惊讶的上下打量我:一点没事。他又问:赔多少钱?我说:一分没赔。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他说:行,是修佛的,你一定能修成。你把车放着吧,下班来取。师父在借他的嘴鼓励我。取车时他执意只收两元钱。

炼功初期,冲灌时我总有灌顶的感觉,有时是睡觉时。一次在炼第二套功法时金光四射的“真善忍”三个大字一直在我头上直到炼完第二套功法。还有一次也是炼第二套功法时低头看到太阳在自己脚下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大概有乒乓球那么大。一九九九年“四·二五”那天,我站在中南海外一天也没吃没喝也不饿,心想上访的事不解决我就不走了。这天师父多次给我灌顶。

师尊佛恩浩荡 时时呵护弟子

一九九九年冬天,冰天雪地,那时候黑云压顶,邪恶到处都是。一天,我刚从一资料点取出资料,骑着一辆轻骑摩托,后备箱里装满真相资料,当时穿着的防寒服夹层里,也围了一身真相资料。我刚一出小区大门,迎面冲过来一辆大摩托,不容我想什么就撞上了,对方连车带人摔倒了,我的车,前轮离地三、四十公分,十几秒后又稳稳的落地,我当然安然无恙。这是师父在保护我和我身上的真相资料,我心里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激。

二零零一年一月的一天,我被绑架到刑警队,他们说我是当地的头,问我什么,我都是不知道。警察疯狂的折磨我,大冬天给我戴上手铐坐在地上,用警棍狠狠打我后背、大腿内侧,整整折腾一夜,我想着大法弟子是修炼金刚不坏之体。结果被打的所有部位,表现出来都是黑紫色,但我却一点也不觉得疼。监号的牢头问我疼吗?我说:要是打你身上会如何?他说那得疼死。我知道,是我正的一念得到了师父的加持。

后来刑警队、检察院、法院合谋对我非法判刑八年。在监狱非法关押期间,大概是二零零二年初,我把师父新经文《秋风凉》传给同修A时,被一包夹犯人看到、交到当班狱警手里。狱警叫我到他办公室,我心里想“爱咋的咋的”,立刻觉得头脑清晰,到办公室,我站在狱警对面,他问我为什么传《秋风凉》,我说:这是我师父的讲法,我们同是一个师父,同修炼一部大法,我觉得他应该知道我师父的讲法。狱警说了句“这也看不出来什么,以后别传了”,就让我回去了。我知道又是师父呵护了弟子。后来我不断给这警察讲真相,明白真相后,这个警察是第一个主动调离迫害大法弟子监区的。还有一个警察明白真相后,也主动调离迫害大法弟子的监区。

有一个经济犯人B,我断断续续给他讲了两个多月的真相,明真相后他说:我如果早认识你,我就不会做对不起家人的事,也不会犯罪了,我回去后一定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人。因传《秋风凉》被迫害的同修A非常坚定,我委托B想办法给同修A减少压力,在生活上多照顾同修A,他都做到了。我离开黑窝后,得知B已在学法炼功,真的成为了一名大法弟子。我深感师尊佛恩浩荡。

二零零八年一月,我离开邪恶的黑窝回到家中,第三天我找同修要大法书,同修们知道我要回来,早就提前给我准备了一整套师父讲法,看到师父讲法,我就象流离的孩子找到了家一样,无法用语言表达那份感受。我如饥似渴的抓紧学法,感觉与同修们有很大差距。一天早晨发完六点正念,我头枕在床头冒出个念头:我还能跟上正法進程吗?就这样躺着似睡非睡的样子,感觉自己在天空中飞翔,突然下面是一望无际波涛汹涌的大海,海浪高有十几丈,心中闪过一念:我能飞过这波涛汹涌的大海吗?可别掉下去。此时由金光组成的光柱直上直下的笼罩着我整个身体,抬头一看,最上端是师父身穿黄色袈裟单手立掌,我立刻意识到师父在看护我呢。回过神来翻身坐起,回想着刚才的那一幕,眼泪止不住的流,师父在鼓励我要有对大法坚定的正信,我坚信师父随时都在我身边。从此在正法的洪流中,我勇猛精進,跟上正法進程。

正念法力显神威

二零零八年七月,邪党奥运前夕邪恶到处骚扰同修,那天我看到我家楼下有几个女的鬼鬼祟祟,楼边还有两个探头探脑的男青年。当时我儿子要考高中,正在家复习,我跟儿子说外边有几个糊涂人,别理他们,我去买菜。十几分钟后,我拎着菜回来看到她们还在,就径直走到她们跟前问:你们是干什么的?她们说是中介看房的。我看你们在这一个多小时了,老看我家,我家又不卖房。我看你们是没事找事的,放着正事你们不干,专门参与害好人。一边说她们一边推着车往外走,我撵着她们说:告诉你们,我儿子马上要中考,因为你们的骚扰影响我儿子考试我饶不了你们,你们的长相我都记住了。此时小区里已经有上百的邻居围观,也你一句他一句的数落这几个人,那两个男青年早早的溜了,这几个人也灰溜溜的走了。

还有一次,在我们楼下有两个协警在逗一个四岁左右的小女孩玩,我悟到是我的空间场不净,有邪恶操纵这两人在这儿蹲坑。我发正念先清理自己空间场,后清除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及一切邪恶因素,解体让两个协警犯罪的一切因素,让她们立即离开,永远不在我空间场出现。十五分钟后,我站在阳台朝下看,那小女孩突然怒斥这两人:你们上这儿干嘛来,这有你们什么,你们两个讨厌的家伙,你们赶快滚,永远也不许再来,这不是你们呆的地方。俩协警说:这孩子这么厉害,太厉害了,我们可惹不起你,我们走了。她俩立刻离开了,从此没再出现过。我在阳台看着整个过程,深深的体会到大法弟子正念威力。自此我就会运用正念神通除恶了。顺便提一下,这两人中有一个姓冯,因为总参与对大法弟子的盯梢和揭撕真相资料等坏事,遭到恶报,投河自杀,年仅四十九岁,留下一个正上初中的儿子和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

一天,我刚学完《什么是功能》经文后,到后阳台放松一下,往窗外一看,有俩协警正朝我们楼门走,再往后看,一辆警车停在同修楼门不远处,七、八个警察站在那儿,有要绑架同修的架势。那时距邪党开奥运还有几天。我站在后阳台单手立掌面朝警察发正念:让俩协警再走三步,如果再向前走立即解体!发正念后,就看俩协警走到第三步后,整齐的向后转。然后我为同修发正念:我同修有再大的问题也能在大法中归正,决不允许旧势力利用任何借口进行迫害,五分钟之内全部离开现场,如不离开就地解体。念发出后,就看七、八个警察突然跑向警车,快速钻进车内,警车冒着黄色的烟跑了。从发现他们到警车离去,前后不超过五分钟时间。我再次体会到大法弟子的正念,威力无比,念到立刻见效,更加明白大法弟子的正念是为救度众生而存在。当时不明白光滑的水泥路警车跑为什么冒黄烟,过后到现场查看,确信是光滑的水泥路上没有一点尘土,断定是另外空间的黄色烟雾。后告诉当事同修归正自己,加强发正念。

二零零九年一天,我在自己开的小店里发正念时,眼前出现自己高大无比唯我独尊的景象,一片片警察在我脚趾前下方不足一厘米高,我心中顿生慈悲。发完正念思量一下,也没明白师父为什么给展现此景,就按部就班的做三件事。

过几天,我店里来了一男一女,说是派出所的,要开达沃斯会有法轮功要去冲击。我说:“这是谁又骗你们呢?警察得为自己活,别为谎言活。我郑重的跟你们讲,我不欢迎你们,以后如果来购物可以,如果为这事来,我往外轰,因为你们警察口碑太差,老百姓都在传‘过去土匪钻深山 现在土匪在公安’,你们来会影响我买卖。”他们站起来,张张嘴没说什么走了。

第二天居委会主任来了,我跟她讲我被迫害折磨的真相,她流着泪说:我们总跟警察打交道,知道他们很坏,可看不出他们坏到这种程度,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总让我安排人监视你们,我就不听他们的。她还说她有书看(指《转法轮》)。我说:“那赶快学,暗中保护大法弟子你会功德无量。”我还说,我按“真善忍”做人做事,做生意公平货真价实,在当今假货横行的时候,我保证没有假货,所有货都在保质期,老百姓用我的货放心。她说以后家用的都从我这买。她走后,我发正念加强这个生命正的因素。

转天,一辆地方牌照的黑色轿车在离我门店十几米处停着,我知道是邪恶,就在屋里发正念,十五分钟后我拿着擦车布到门口擦车,看着黑色轿车嘴里念车牌号,他们看我直视着他们还念车牌号,迅速向后倒出十几米,掉头逃跑。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又一辆警车斜停在我店门前,离门只有四、五米距离。我心里掠过一丝怕意,但立刻抓住它发正念清除,瞬间一切清亮起来,向内找,也找不到问题。于是发正念:我如果有问题也只有在大法中归正,决不允许旧势力利用任何借口、以操纵警察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的形式毁众生。几分钟后,我站起身表情庄严的推开门朝警车走去,在我离警车副驾驶门还有一米多远、伸手要拉开车门的时候,警车急速向后倒出二十几米,掉头逃走。此时我才醒悟,几天前师父为什么给展现我高大无比唯我独尊的景象。我心中充满对师父伟大慈悲的感激。

警察:“法轮功不成功我都不干”

二零一零年九月,一位同修遭绑架,我们协调交流为同修聘请正义律师,与家属沟通,父母同意聘请,但被绑架同修家庭条件差,其兄妹都不理解、不支持,于是聘请正义律师的费用由同修共同承担,同修的父亲非要给我一万元,说其余聘请律师的费用以后补齐。我说:费用由我们大家出,因为您女儿是我们的同修。老人当时就感动的流泪了,后来我发现老人把钱放在我车坐垫下,又请一同修把钱给退回去。律师的正义辩护震慑了邪恶,大法弟子的慈悲善举感动了家属,同修的父亲得法了,母亲精進实修,兄嫂、妹妹、妹夫也都明白真相,理解同修了。

非法开庭那天,法庭外有六、七百同修近距离发正念,邻市邻县的同修也帮发正念,邪恶在外面安排不知多少便衣,还有一个保安队伍在法院门前来回巡逻,后面有两辆依维柯警车,做出吓人的气势。同修们没有退缩,正念面对。当时有一个法警也在法院门前,他对一个同修说:“法轮功心真齐,法轮功不成功我都不干。”

事后通过交流,我们将整个事件,以及律师辩护词修改后,大量制作成真相资料散发,当地几乎家家都收到了,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很多世人由原来不支持家人修炼到支持,由原来不明真相到明真相,还有光在家学法炼功的也陆续走出来,昔日的同修也开始拿起大法书,师父把这件事给推的更广大了。

同修的神奇事

同修甲一天学没上过,今年七十岁,得法时看到别人都能读《转法轮》自己着急,晚上抱着书就睡着了,睡觉时梦中师父教她读《论语》和〈第一讲〉,第二天学法时她就流利的读了《论语》和〈第一讲〉,现在所有大法书都能通读,而且还能上网下载、打印资料、打印光盘贴,供她们三个学法组讲真相用,经常自己骑电动车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或散发真相资料,还做着全乡的协调工作,把几个病业同修从邪恶手中抢回来,曾经病业的同修到现在都稳步的做着三件事。

同修乙是农村妇女,自己家里有十亩地、五亩果园子,家里还有一个不能自理的老伴,还要供两个大学生上学。她逢人就讲真相、劝三退,五十来岁的人就象年轻人一样精神十足,她果园子的水果是最好的,自己从来不用市场卖,总是收水果的来地里买,谁来给谁讲真相,也不知救了多少人,就这样还挤时间去给人家帮工,帮工不是目地,接触人讲真相才是目地。要知道“十亩地,五亩果园”,按说一家几口人都忙不过来,可一个女同修就都干了,这在当地有口皆碑,有力的证实了大法的超常。

同修丙也是农村妇女,她是那个乡的协调人,既要给同修协调好,还要自己把三件事做好,顾不上自己的农田。前几天她要收十五亩地的玉米,她想: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三件事得做好,现在救人多忙,我不能把时间浪费在收玉米上,我就用一天时间收玉米。结果十五亩地的玉米真的就用一天全部收完,她丈夫、公公、婆婆、叔叔、大爷、左邻右舍,没有一个不称奇的,世人对大法更加佩服。

二零一零年夏天的一天晚上,同修丁在讲真相、劝三退时,从身边突然窜出一个高个儿男子,抓住她问:你发的是什么?同修丁镇定的说是救人的真相。那个男子说要抓她去看守所,还要110报警。她心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给他电话下上罩,让他打不出去。结果男子拨了五次110也没打通。同修丁给他讲了真相,还把律师辩护词、二零一零年神韵光盘送给他。他走后,旁边一男子说: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当地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同修丁说:我倒没看他能长,还是我们大法弟子越长越巨大。

身边同修们的神奇事还有很多,大法弟子的神迹使大法神奇尽显人间,众生的得救,宇宙的正法,苍穹的再造无不渗透着师父的洪大慈悲。

最后,用歌曲《同师行》来表达对伟大师尊的万分感激。

乾坤茫,苍穹深,
历尽万劫下凡尘。
誓约在天,誓约在天,
世世盼师尊。
幸得法,重逢亲,
万古圣缘同师行。
忍苦精進,忍苦精進,
风雨见真性。
正念启,败物尽,
众生同向天地明。
师恩浩荡,师恩浩荡,
大穹万古新。

向慈悲伟大的师父合十!
向勇猛精進助师正法的同修们合十!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