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救众生愿倾尽所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开车已有八年的时间了,当年周围有车的同修很少,大家都认为我家条件优越,有多处住房、多处门市房、有公司、还有三十几亩的工业用地厂区。其实这一切都是我走進法轮大法修炼以后,师父的慈悲恩赐!修炼前我曾在菜市场捡菜度日。在证实法中,我也体悟到了,钱的真正价值和用途,无论拥有多少财富都是大法资源,都应为救众生所用。

从病痛贫寒到健康富足

得法前,我病魔缠身,病历厚厚的一摞,持续低烧、失眠,我和丈夫都是工薪阶层,我长年有病,经常请假住院,有个月开工资开了七元钱,还有开十四元钱的时候。丈夫工作单位下马,几个月不给开工资。我常常领着二、三岁的孩子去批发市场捡菜度日。

一九九六年,我得法了,身体奇迹般的好了,我们全家也如同从地狱到了天堂。以前丈夫家务全包,如今他不再为家里的琐事缠绕,申请了“下岗”自谋生路,因为没有钱,丈夫把房子抵押上,开始了经营生意。真象师父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自从我修炼后,丈夫的生意超常顺利,家庭生活变的富足。

愿倾尽所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大法弟子开始向世人讲真相,当地有了大资料点。我那时去同修那取真相材料,每月给同修一百元钱、二百元钱,最多五百元钱,就觉得很“到位”了。随着修炼中心性向无私无我升华,我的“到位”的标准也变了,一切财富包括自己的生命都来源于大法,都是大法资源,应该全部用于证实法、救众生,从此我不再想“我付出了多少”,而是想“还有多少众生没得救”。

单位“买断”工龄后,我也成立了家庭资料点,丈夫给我买了车,我学会了开车,从此步入资料点行列,步入给同修买耗材、送耗材的行列。丈夫那时每月给我五千元生活费,我把所有的现金都放在身上,珍惜师父给开创的一次次机会。不论是本市、外市和农村的同修,只要他们买耗材用钱或想多买些耗材钱不够,我都会尽所能帮他们,有时倾尽所有。

每次手里一分钱没有的时候,连买菜钱都没有了,我都会把家中春、夏、秋、冬的衣服兜和所有用过的包都找一遍,每次都会找出一些钱,有时甚至找到几百元钱,那时我都会在心中默默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有时实在找不到钱,我就会叫着丈夫和我一起去买菜,我在他身后边跟着,他就会掏钱买菜。

孩子也是大法弟子,他把储蓄罐的钱拿出来,我们用一角一角的钱买菜,把整钱留着买真相耗材。孩子上大学后,生活费都找他爸爸要,他从来不乱花钱,更不买名牌,节省钱救人用。那时我常常盼望孩子回来(有时他一个月回家一次),因为他每次都会带回一些钱。每当孩子从本子里把压的平平的二十、五十、一百元交给我时,我都会感激的说:“谢谢!谢谢!”孩子常常说:“妈妈,您跟我怎么还那么客气。”我哪里是在和他客气,那时真是需要钱救人哪,我替我们世界的众生感谢小同修的理解和支持。

“好吃”

也是从那时开始,我更加省吃俭用,有时买些旧物市场的衣服和裤子,我也曾经花十元钱买过旧的旅游鞋。我几乎很少喝白开水,更谈不上喝矿泉水和饮料,几乎都是喝自来水。

有一次,我在车库里接自来水,看到车库里还有一个大的空塑料瓶子,就顺手也接满了水放到车里,当喝那瓶水时,喝到嘴里还没有明显的感觉,咽的时候就感觉到浓浓的塑料味,就把这瓶水放到了后座下边。到冬天的时候,和同修开车出去做证实法的事,实在太渴了,冬天水瓶里的水冻成了冰,我和同修就用手一点点把瓶里的冰捂化,因为水凉,塑料味就不那么大了,这瓶水我们就这样喝光了。

十多年来,我一直用自来水洗头,也就是用凉水洗头,东北的冬天水刺骨,可对我来说已经适应了。用凉水洗头,不只是省些钱,还可以节省时间,有烧水的时间,头洗完了。

我学法的方式是以背法为主,所以平时抓紧每分每秒,抓紧所能利用的时间背法,法背熟了,我就会在开车时给同修们背,不浪费同修在一起的时间。

有一天,丈夫对我说,现在的人也太坏了,排油烟机排出来的油,都有人回收。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听后想:既然有人回收,是不是这种油也能吃?有一天我看到家中排油烟机油盒快满了,就拿了一个小碗,把油盒里的油倒出来,想用它做菜,也会省点钱。可当我用这种油做菜时,发现炒勺里全是沫了,溢满炒勺,而且炒出来的菜也不是味(孩子还用这种油炒了鸡蛋)。后来我们就不用这种油了。

一次,我去一个资料点的同修家,交谈中她说,这几天她家饭桌上只有咸菜,她丈夫已经跟她说过几次了:让她取点钱,买些菜,不能老吃咸菜呀。她丈夫的工资卡在她手。她苦笑着对我说,哪有钱了,他俩的工资卡都取光了。因为这位同修身边多是老年同修,工资都很低,她不忍心要同修的钱,这几天她买了一批光盘和一些必用的耗材,可没想到打印机突然出现了故障,几次修都没有修好,她怕影响真相材料和光盘的正常运作,耽误给世人发送,就买了一个打印机,所以就出现了她家资金的一时紧张。同修的话语我默默的记在心上,从那时开始,我三周左右给她送两箱A4纸,以帮她缓解资金和时间的紧张。

一次,有一位同修跟我说:她去A同修家了,还吃一顿饭。她说吃饭时A同修的丈夫抱怨说:每月三千元钱的生活费,上顿大白菜,下顿大白菜,也不知道钱都花哪去了。同修说吃饭的时候,A还不时的指着桌上她做的那碗炖白菜说:吃、吃,好吃、好吃。同修说:一点都不好吃,她还说好吃。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知道谁也没有错,因为每个人的层次不一样,所以状态、感觉、口味等等也不同。A同修不但是技术同修,还担当着给同修买、送耗材等诸多事情,把家里的钱都花在这上面了。对她来说什么叫“好吃”,吃饭的时间或饿了的时候能吃上饭,就算“好吃”了。

当然这也提醒我们方方面面都要平衡好,在这方面我也有所忽略,从那以后,我和A同修出去做证实法的事情,我们都想着顺路捎回一些家人喜欢吃的菜。

都是的师父恩赐

也许是师父看到了我们想多救人的这颗心,有几次同修的钱不够,我心里知道包里没有钱了,但还是希望能找到一点,就再把包里外找一遍,就会又找到几百元钱,甚至更多钱。有一次,包里的钱几次和同修买耗材都花不完,只要打开包里边就有钱。我在心中说,怎么这么多钱哪。就这样一想,包里就没钱了。我悟到了是师父在帮助,都是师父恩赐予我们的。

亲朋有找丈夫借钱的,有的借了不还,丈夫说:“以后就法轮功的人来借钱我才借,只有法轮功的人讲信誉。”可是法轮功的人也没人来借钱。有一次例外,A同修家的小同修出国急用十万元,同修几个月后才能拿出钱,可是来不及了,就问我能不能先借用。丈夫正好有一个办事用的银行卡在我手里,不知道还剩多少钱,我对同修说:“我们顺路到银行看看这个卡里还有多少钱,要有钱就该借你,要没有钱就不该借你,顺其自然吧。”我们来到银行,查出卡里还有十万元钱。我征求丈夫意见,丈夫同意把这笔钱借给同修。不久,同修就还了五万元,说剩那五万二个月后能还。我把这五万元给了丈夫,丈夫愣愣的问“是什么钱”,我说某某借的那笔钱。丈夫用很肯定的语气说,没有这个事、他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我心想又是师父在帮助我们了,我告诉同修,剩那五万元咱们可以支配了,把丈夫的表情和话语学了一遍,我们都乐了起来。同修也说,真的是师父在帮我们呀。我们把那五万元钱用在了买真相耗材上。

后来,我们的资金就很充裕了,丈夫给了我二百万元钱的存折,我分了三部份:一部份我存了定期、一部份用做理财(现在不做了),一部份存了活期卡,活期卡就是用于买各种真相耗材的。从此不再为买耗材而愁思了。而且丈夫每月给我的生活费也由五千增至万元,家里的自来水也安上了热水,我也结束了用凉水洗头的日子。随着资料点遍地开花,近些年本地、外市、农村都不用我们买耗材了,同修们都用自己的收入证实着法、救度世人。

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来自于大法,都来自于师父的恩赐,我也深深的体悟到了“无求而自得”的法理在这一层次中的展现,能放下一切,能拥有一切,大法弟子别无所求,唯愿迷中的世人快快醒来。让我们越到最后越精進。

谢谢师父的洪大慈悲!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