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责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看了第十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征稿,我就在想我该以怎样的心态去写,才算珍惜和重视了这佛光耀穹宇的辉煌圣会。这时我的脑中涌现出“责任”二字,我明白了,这不正是我时常强调自己的问题吗?我就从“救度众生”这个方面谈谈我所理解的责任。

使命与责任

我们当地没有家庭资料点,我多次鼓励有条件的同修自己做,但都没有结果,我自然就成了专门负责给同修做资料的。八年前一位同修说:“资料点交给你,我就放心了。”那一刻我的内心是酸楚的,我知道我不仅肩负着使命,我的生命里满载着师父的无量慈悲与信任。当然,希望更多同修能有这种使命感,化整为零、遍地开花。

最初的那几年我们把精力放在了县城,大部份同修往城里发资料,还有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只有一位同修阿姨常常带着两人往农村送。零七年同修阿姨被绑架進劳教所,同修缘(化名)找我商量我们俩接着做,我有些意外也有些顾虑。小时候我腿上做过几次大手术,修炼后彻底好了,走平路飞快,可是路滑或不平整我就非常笨拙,我的笨拙有时让自己都想笑。雪天里我会在二、三米的小土坡上动不了,滑的我上不去下不来,定在那里,看着过路的人诧异的眼光自己都忍不住笑。就我这样的人能行吗?虽然顾虑这些会影响别人,我还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资料是我们自己做自己送,偶尔去一次农村,时间安排的紧凑又妥当。师父经常在梦里鼓励我,人们争相传看资料,大声念着。有时是一片丰收的景象。或者一股清泉从空中飘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形洒入一望无际的土地,只见所有的绿苗苗破土而出,一瞬间开出硕大的花朵,美的令人难以置信。我更加感受到救人的急切,所有能利用的方式我都想用,每个项目都想认真做好。尤其是听到或看到明真相的世人的表现,对我来说是莫大的鼓舞,但是很快我就意识到“我很愿意做”的里面,掺杂着人的喜好心和避重就轻的懒惰、安逸,救人怎么能挑方便自己的,对自己有利的方式?同修曾提到的“好钢用在刀刃上”, 如果我是块钢的话用在哪里合适啊?

协调与配合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对于中国大陆来说农村的真相空白处太多,而且中国人口大多数在农村,太需要人讲真相了。很多偏远的山区没有同修,而城里的同修常年在市区、城关发放,重复的太多。就这个问题我诚恳的与本地同修交流,一听说去农村发资料同修心里都打鼓,感觉到是在冒险,各有不去的原因。

想到邪恶的迫害,其实我也会怕,偶尔在心里“突突突”的时候,我不等思想中把这个“怕”明确起来先扔弃它,不去想,镇静一下告诉自己我这是按照师父讲的法去做的,所有的邪恶生命都不能干扰,然后真的心里就轻松多了。有几位同修在离我们不远处居住,常年就在他们周围村庄发放,我感觉到资料都发成堆了,这种人为造成的浪费实在是让人心疼,我真想帮他们解决这个难题,我们一起配合时感觉非常好,她们常问我什么时候再出去,最终没能解决这个问题我深深感到遗憾!何况村庄之间距离远跨度大,确实需要这样几个人配合,租车不太安全,我想我们自己要是有车就好了,但是有车的同修可能都有些顾虑,我一再叮嘱大家要修口,并试图联系着出去过几次,最后考虑到给同修带来的压力太大,大到我的能力无法化解我就放弃了。

对另一位有车的同修我抱的希望比较大,他离我们有一个小时的路程,我设法联系上他,可是一见面他说这不是唯一的方式,我们可以发短信、打电话、邮寄真相信,再说农村人都搬到城里住了,年轻人都打工去了……我意外又心酸:你说的这些方式几年来我一直在做,我非常清楚效果很好,但是毕竟不如真相资料和光盘的内容全面。中国人大部份在农村,怎么能走完哪?老人和孩子同样可贵啊!你知道他们为了这一刻等了有多久?!我的想法是,我们大家共同配合做好,把真相在当地整个普及一遍,你帮我联系别人?!你作为本地人都这么不负责任的,谁能那么实在的长期跑这儿来做啊?……我的一番感叹他完全懂,虽然他同意了,但我希望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有一个是否愿意为众生负责的心在里面,而不是敷衍了事的应付我,“噼里啪啦”的发完就走人,那段时间我难过的想哭。一次我因为一个电脑技术研究不通而无比郁闷,想想觉的自己简直太无能了,气的我嘟囔一句“我都笨死了”,我的侄女立刻说“不许你诬蔑我小姑!”逗的我又笑了,我知道我就是她常说的“我小姑有时又机智又勇敢的,但有时确实是笨笨的”。

可是此后,我无论用什么方式都联系不到他,半年后一位同修告诉我,他在四个月前被绑架了,我震惊的倒吸一口凉气,我就知道自己太执著了,没有体谅别人的难处,明知道他有苦恼正困惑着他也没重视起来,我当时的心思没在这,我俩都没交流下去。我干事心太强了,把救人当作“任务”来完成,总琢磨着快快的做,还有多少地方没去,盘算着什么时候能做完一遍,做完一件少一件,我甚至迫切的期待出现一位好的协调人,把整个地区协调起来,有策略有规划的把这件事落到实处,真正把人救了,严重的指望别人,因为与他同时出事的还有我指望继续配合的同修,把自己应担的责任强制的与人分担,想想真是汗颜。

最终我决定单独和同修缘配合去农村,坚信只要我们长期坚持做也就够用了,确实能达到“润物细无声”的作用。“其实整个世界啊,已经被大法弟子每人承包了一份,表现在这个地球上,而地球上的人又对应着宇宙。”[1]看了师父这段讲法,我明白这里应该就是缘承包的那一份,因为她把全部的力量都投入到周边的乡镇农村了,而我是在这里得法,在这里修炼,深感这块地盘有我很大的责任!明慧网有一篇同修去农村发资料的体会文章,我感同身受,说到我心里了,看到同修那颗认真、负责、实在的心我几乎落泪,把我想说的话都说了。那天我看了看地图,一个县就有几十个乡镇,一个乡镇里是密密麻麻的村庄,其中又包含多少生命啊,我内心一种震撼:我们就这么细致扎实的做还有这么多没去的地方啊!

有同修曾善意提醒我,为了安全不要走進村里去,改变一下方法,放到村口或路口就行,我说:“来一次多不容易,到了那儿却没有送到家门口,我真的不甘心。”几年下来,我感觉到艰难的不只是时间、路途和天气,还要考虑到安全的返回、同修之间是否配合的默契等等。她对我的做法有时不满意,爱指挥人,我不愿意与她产生矛盾是怕被魔钻空子,所以放下自我完全听她的,我知道就是要修去我不愿意受人指使、不让人说的心。

我一度感到难过,可是,哪个同修能和她配合啊?我想起一个否定一个,衡量来衡量去,就得我去,只有我合适,而且同修的个性也只有我能适应,我想只要她的基点能摆正,我凭什么不服呢?我不是那种骂都不动心的人吗?怎能不平衡呢?这么一想真觉的没什么了,就象她骑摩托带我时说的:“这样的路,只有我敢骑,也只有你敢坐。”我知道师父赋予我的神圣使命中有一部份是要我协助她的,我认准的事一定会义无反顾的去做。“得你自己亲身去做、去修、去实践,辛苦是你修炼的一部份,你要想办法找到你该救的人。这都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互相之间配合好,发觉别人没做好的,或者是你们开会研究的时候有些事情没做好、你的意见又不被采纳,那你觉的确实应该这样做的时候,虽然不被采纳,那你就默默的自己把它做好,这才是修炼人哪。”[2]

我从来都不敢承认自己是协调人,感到这个名头太大太重,我只是比别人多跑跑腿、说说话的联系人,同修大事小事都爱找我,不管我是否能起到协调的作用,有什么事先想到我告诉我,这种信任让我有一份厚重的责任感,希望有一天我回首这一切时我的内心无愧也无憾。

一次惊险

有一次,我和两位同修骑摩托车去一个较远的地方,当我们发到第三个村庄时,一个三十多岁骑摩托的男子冲着我和同修宇(化名)大吼着要打电话,宇见状拉着我就走,当走过拐弯处时我想我们没有当面讲清真相就逃掉了,干脆,跑吧。那个人骑摩托车在后面追着,慌乱中我俩跑進一个死胡同,惊魂未定中听到几个人到处找我们,情急之下我强制自己镇静下来,提醒自己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我双手合十:师父啊,帮帮我们吧!那一刻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也感受不到自己的正念在哪里,这么慌乱是否起作用。

但是很快渐渐的没有声音了,我和宇跑出来了,可是逍(化名)在哪里呀?我极为担心他,我的手机又没电了,我俩找了一圈没有,只好沿着公路往回走,我的心里翻江倒海的,我俩边走边交流,实际上是我在说宇在听,说的什么我全忘了,因为那一刻我只有焦虑和懊悔,深深的懊悔。

可是这时我分明感受到自己通透的就象一面镜子,我在镜子中清楚的看到自己的种种问题,方方面面的执著和人的这面平常不易觉察的动机和有意无意的忽视的人心,包括种种不敬师敬法的表现,我吃惊的发现我不是一个两个、十个八个问题,而是上百个!

我想到在同修遇到干扰时我们不能去找同修的执著,但是我还想说,作为我们自己真得要明白,所有的问题确实是自己的执著造成的,是自己招来的,完全与别人无关。

我俩深更半夜走了几个小时,最后我们在师父慈悲的安排下,神奇的找到一个我认识的人家,我打通电话同修急切的说:“我正在到处找你们呢,逍很好,你等着,我接你们来了。”

放下手机我双手合十泪如泉涌,谢谢师父!用尽人类的语言我也无法描述我的感受,悬着的心一瞬间放下了,我的脑海只盘旋着一句话“我还有机会!”我纵然有千错万错我还有悔过的机会啊!历数着自己的问题,我才明白为什么只有无条件的向内找才能走出难关。想起魔难中的同修,如果关键时刻我们能找到自己存在的根本问题,真的能使高山化为平川,“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我们都忽视了师父的讲法,扪心自问,师父讲的法我们真正的相信并做到了吗?

这场惊险过后,第二天一早我突然接到一个来自北京的真相电话,我在惊喜中想哭,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缘常说她只是从法理上知道,而从来感受不到师父洪大的慈悲,我惊叹了,回顾我修炼的十五年里,无数次在师父的呵护下化险为夷,我数不清有多少次在梦里见到师父,每次看到浩荡的佛恩。

一次梦中我沿着一条宽阔的大路步行,可是突然这条路腾空而起,路的前方朝着天空延伸,竟然接近直上直下的陡峭,我吓的惊恐万状,拼命的往上走,并且路面越往高越窄,最后窄到无法行走,就在我绝望的想惊叫的一刹那间突然想起:呀!我有师父啊!这个念头一出我一下子什么都不怕了。醒后,我的惊恐还在,眼泪还在,修炼真的很严肃,越到最后要求越高,路真的很窄,一个心不正就可能跌入深渊,只有坚定的信师信法才能走过重重险关。

当我写这篇交流文章时,一位同修说她现在有“修炼如初”[3]的感觉,我很受触动,师父在法中讲过“修炼如初,必成正果”[3]。我能体会到那真是一种拔地而起健步如飞的提高啊,而我怎么恰恰相反,越来越懈怠了,随时随地都能体现出我的安逸,在放下人心的考验中不是义无反顾而是犹豫了,不行啊!总是拿师父的慈悲当儿戏,我得赶快精進起来,决不能愧对了师父的慈悲苦度!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