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连劳教院解散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大连劳教院于九月十六日解体,现已改为戒毒所。最后被非法关押的一名法轮功学员曲连喜于九月十六日回家。此前,法轮功学员于长顺于九月十四日回家,巩发久九月十二日回家,林维珠于九月九日回家。于长顺被迫害致不能行走,无论干什么,都得依靠别人背着才行。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开始,大连教养院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陈家福、刘永来、王秋霞等,把法轮功学员刘晓刚迫害致神志不清,曲辉被迫害的高位截瘫。

一九九九年十月至二零零一年二月,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大连教养院,被分到各个大队主要以强劳役的方式迫害。同时也成立了女子大队,用以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批法轮功女学员。二零零零年三月至二零零一年十月,中共炮制自焚伪案,迫害进入高潮,大连教养院成立男子法轮功大队(八大队),集中公开迫害进入第一个高潮阶段,以乔威、小王军、景殿科为首的恶警具体实施、制造了“三﹒一九”、“四﹒一一”等系列恶性迫害事件,迫害致死、致残法轮功学员多人。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至二零零二年十二月,由于迫害致死案例在国际社会全面曝光,大连教养院为掩盖迫害罪责调换班子,八大队原班恶警大部份被调离,以刘忠科和宋恒岳为首的恶警被调入八大队,将迫害偷偷转入暗处,手段更阴毒,在二零零二期间曾对法轮功学员李忠科和吕开利关入小号并进行长期的残酷毒打和灌食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三年五月,大连教养院持续进行暗地迫害,将韩德重、瞿飞、王云山等法轮功学员关进小号迫害,同时利用马三家教养院邪恶分子亲临传授的迫害伎俩,密谋实施第二轮强制“转化”迫害试验,预谋将全部法轮功学员强制“转化”。于是将非法关押在二班的法轮功学员拆散,将其中七、八名法轮功学员调到新楼隔离“转化”。恶警准备过完年就大干一场。但由于“萨斯”在中国全面爆发,强制“转化”计划搁置。但暗地里单独迫害一直未停手。

二零零三年六月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大连教养院在“萨斯”(非典)过后,迫害重新启动,将法轮功学员孙景欢、孙光宏、于长顺、李永德等法轮功学员调到四楼进行隔离“转化”,为下一步全面强制迫害做准备。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至二零零四年三月,大连教养院第三轮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强制“转化”开始实施,将法轮功学员分三批调到新楼进行酷刑迫害。第一批:贾琪、沙文科、王世明;第二批:石月力、陈胜虎、韦旦华;第三批:梁波、林国夫、林维珠、巩发久等,其中陈胜虎,林维珠,巩发久,遭受了严重的酷刑迫害。参与迫害的恶警:姚尚岗,盛锐,罗晓臣,郭鹏,王世伟等。

随着被迫害事实的揭露和法轮功学员的坚定及许多法轮功学员声明重新走入修炼,坚修大法,大连教养院第三轮全面强制迫害以失败告终。

二零零四年四月至二零零六年,大连教养院八大队刘忠科等原班恶警大部份被调离,恶警姜同久任大队长,与王世伟一道继续暗地里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十月,大连教养院女子大队解散,法轮功女学员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迫害。

二零零六年下半年至二零一二年,董阁奇任八大队大队长,与恶警王世伟、何旭东、韩卫一道继续在暗地里迫害法轮功学员,对外称二大队。二零零六年大连教养院将法轮功学员林维珠、巩发久发往本溪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七年大连教养院因拆迁临时迁至大连台山戒毒所,七月,被关押的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抵制奴役迫害。法轮功学员张国宇、于长顺被发往本溪劳教所迫害,厉学锦和一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发往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大连劳教院因为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已是臭名昭著,为了掩人耳目更名为“矫治所”,实际上换汤不换药,依然还非法关押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以种种惨无人道的手段强制改变他们的信仰,妄图通过折磨把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转化”成中共邪党所需要的“假、恶、斗”的没有人性的恶人。法轮功学员史红波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被大连西岗区日新街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大连教养院二大队遭受酷刑折磨,被迫害得出现心脏病、高血压症状。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大队长董阁奇等人用布带、胶带将史红波绑成“大”字型固定在床上(也叫“死人床”),恶警周厚明用电棍电史红波的后颈处。二十六日,恶警董阁奇指使人将史红波从床上解下,将其两手臂分别铐在两个床边,身体呈飞机式,只有吃饭等时候才给解开手铐。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大连教养院将史红波等三名法轮功学员送到本溪市威宁营劳教所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继续迫害。史红波被迫害生命垂危后,本溪市威宁营劳教所害怕承担责任,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让大连教养院把他送回金州家中。中队长王爱国对史红波说:“你可要坚持住,可别死在这里,马上送你回家。”史红波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清晨离世。

大连教养院在近年的束手待毙中,一直利用关押的犯人和法轮功学员干活挣钱,奴工活有:干纸袋、包装书、包装筷子、装牙签、装棉签、装压舌板、绕线圈、缝制内衣等,从早上六点干到晚上六点半。有时加班到晚上七点半,每顿饭主食都不够吃。

今年八月初,大连教养院二大队的楼层被翻新改造,给大连政法委用于洗脑班(声称“法制教育学校”)。中共就是这样,一面应付国际上的声讨,另一方面又在蓄谋新的迫害手段。不管怎样,所有迫害无辜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不会因为劳教所的解散而被掩盖,都将得到清算和应有的报应。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