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聘请律师、营救同修过程中整体提高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日】今年四月份我地同修被绑架,同修及家属由开始的不知该怎么做,到通过切磋学法,明法理后积极营救,案件上诉、突破会见、退回重审等,经历了一个艰难但很珍贵的过程。

一、去掉负面思维 聘请律师

初期我地同修们对聘请律师有不同意见,以前曾聘请过正义律师,但邪党法庭不让见当事人、不让阅卷、不通知家属和律师将同修判刑送走,上诉反被加刑,还要花费律师费用。因此有些同修吸取负面教训,觉得请律师没什么“成效”,觉得请律师的同修是干事心。师父《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中说:“邪恶怕律师给辩护,邪恶不叫律师给辩护,那不正说明更应该这样做吗?”众生是因不明真相才对大法弟子行恶,我地同修对公检法人员讲真相做的不够,没能解体那里众生背后操控的邪恶,那我们就利用此事弥补上这不足,救度那里可救度的众生。在师尊慈悲的安排下,外地同修协助我地,开始运作聘请律师营救同修的项目。

律师到的当天,师父点悟加持,同修收到一条短信:如果不握紧拳头,就不知道你们的力量有多大……如何握紧拳头?项目同修与当地同修交流:我地有上千个同修,如果每个同修针对此事打一个电话、寄一封信(哪怕写的发自内心的几句话),贴一个不干胶、发一份资料,发一次正念,听到此事思想中那一念都能配合此事,做着各自证实法,救度众生事的同时,无形的配合,在另外空间一定是解体邪恶的一张巨大无形的“天网”!能让邪恶无处躲藏!这一定是师父愿意看到、邪恶惧怕的。把这件事看作是整体配合、整体提高、圆容师父所要的,不再麻木、冷漠、消极、指责、埋怨、为私的不愿付出。经过与同修们交流,个别持观望态度的同修认识到请律师是对的,甚至少数同修虽然有负面思维,还是开始配合发正念、资料了。

二、成功突破上诉

一些同修不理解请律师一事,认为是依赖律师。当时,同修已经被枉判,项目同修只是觉得同修应该救,这条路走得对,也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时间很紧的情况下,没有与我地大面积同修形成整体,也没有考虑很多,项目小组的几个同修联系律师、陪律师、写文章、打印资料、散发资料、不干胶、邮寄材料、筹集费用,每天睡很少的觉,意见不一致时,小组同修还时常出现心性的摩擦和碰撞,同时要克服来自同修方面阻力,甚至经常出现项目走不下去的局面,但大家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要营救同修,救度相关部门众生,才使项目在摔摔打打中艰难的坚持下去。当项目小组同修根据明慧发表一些文章编辑的不干胶和小册子拿给同修时,很多同修不愿配合发放,说不干胶和小册子不是明慧发表的,项目小组只好求助明慧,明慧同修回复说“各地制作把关就可以了”,项目同修根据明慧的回复,与同修耐心交流,小册子中文章绝大多数都是明慧已发表文章整理而成,同修们明白后,逐渐的开始配合散发。因营救同修还在继续,小册子至今一直在散发。

当时家属和律师到法院,见不到法官,律师不让会见,不让阅卷,上诉没人接,有的同修说请律师也不让见,也没让阅卷,没用。法院企图像以前一样对大法弟子秘判投监了事。家属和同修们没有消沉、后退,每天都到涉及的相关部门讲真相,特别是“七.二零”全球反迫害之际,同时从本地区到邪党中央各级法院、检察院、政法委、610、纪检委、信访局、公安、司法和国务院等部门,以家属名义邮寄劝善信、上诉状、控告书,各级实名控告相关违法人员。同步将每天情况和涉及部门电话发到信箱和同修交流并发到明慧网,律师和家属给相关部门邮寄上诉材料。就在项目看不到任何希望时,师父给打开了一扇门。在上诉期的最后一天,通过讲真相和邮寄劝善信、控告资料,唤醒了中级法院立案庭人员的善念,从新摆放了自己的位置,由说“不知道”到主动打电话给区法院,要区法院将案件卷宗送到中级法院,成功突破在中院上诉立案。我地同修们看到这一步一步过程,又有一些同修开始配合这项目发正念和发资料了。周边市区一些同修也开始积极关注、配合此事。

三、律师得以会见

邪恶一再阻挠正义律师,几次会见不成、不让阅卷、控告未果。出现了项目推進不了的局面。当时我们项目小组同修没有认识到,这项目需要我地整体的配合,没有重视与同修们交流。在师尊的加持和巧妙安排下,由于我市看守所羁押着一位外县于我地的同修,家属又聘请了两名正义律师,因在看守所要求会见遭拒,到检察院控告,四位律师在检察院相遇,形成四位律师的阵容。律师们决心突破会见,看守所说市公安局不让会见,三名律师就到市公安局反映情况。市公安局相关部门避而不见,在一等再等无果的情况下,三位律师在市公安局门前举牌,要求会见权,被邪恶公安绑架。律师被绑架消息、照片发往各个网站、群和微信、微博,海外媒体立即做了连续跟踪采访报道。公安局人员对律师疯狂吼道:“因为这件事,你知道给我们造成多大的压力吗?”在国内外同修和正义人士配合下,律师七小时恢复自由。

此事对当地同修触动很大,一些有负面思维的同修开始关注和思考:解体邪恶、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律师义无反顾冲破阻挠,大法弟子才应该是主角。

与此同时,邪恶害怕了,表现上是省里派人来我市开会研究,拟定抓捕名单,一下绑架了我地十几名大法弟子,有些支持项目小组的同修被邪恶骚扰后,也不再露面,个别配合的同修有的也躲起来了。我地一时间整体陷入僵局,项目小组同修们坐下来交流,认为这是好事,证明我们做的一切触动了邪恶,这是邪恶害怕后的疯狂表现。不被表面假相所动,加大揭露邪恶的力度,讲真相的同时,继续为绑架同修聘请律师。这时,能够配合的同修却减少了。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项目小组同修感到项目需要更大范围的整体配合。于是寻找联系与协调同修交流,但由于种种原因,几位协调同修没有参加。交流中同修们认识到:之前虽然在师尊加持下取得了一些進展,但这件事还欠缺我们本地区整体的力量,是需要整体的力量为依托和基础的。这时,项目小组同修无意中发现明慧网2010年节目“明慧焦点”——“无罪辩护”,节目中肯定了聘请正义律师在大法弟子被迫害中做起到的作用,大法弟子是无罪的,相反迫害者是在知法犯法!律师们用所学法律知识,直接讲给公检法人员,在民众范围内讲清大法弟子没有触犯法律的被迫害情况,项目小组同修想把这期节目做成光盘,在同修和民众中传递。但邪恶害怕极了,遇到了很大干扰,在一个月后才做成。

邪恶还操控家属,拒绝聘请律师,有同修在同修间甚至在家属面前说:请律师不在法上,没有作用还浪费钱。项目同修们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到被绑架同修的家属,给家属讲真相,有的家属好不容易同意请律师了,可是和家人一商量,又不同意了,经过反复讲真相,终于说服三名同修家属聘请律师。这时,聘请律师的资金出现了缺口,需其他同修配合。针对请律师费用的来源和使用中,集资、用钱不正等说法在同修间流传,项目同修与同修们交流,如果有认为是集资的同修,请他不要为同修承担费用。项目中,其他同修帮承担的费用只限于律师费、住宿和来回路费,其他吃饭、打的等费用全由项目小组同修个人支付。可见,项目过程中的每一步都必须走正。此时,另外空间邪恶被大量的解体了,同修们揭露此次邪恶绑架,被绑架同修在里面正念正行,后被绑架的同修有九位同修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

九月中旬,新请律师们到看守所会见,看守所警察说:谁都能见,法轮功、政治犯别想见!看守所让律师联系办案单位,律师们立即到当事人所属区和市检察院控告看守所非法阻止律师会见,同时到办案公安分局找办案警官,可笑的是一向张狂的警察和检察官们竟然不敢面对律师,纷纷躲避。律师们就根据同修提供电话,给检察院的纪检、控申科等多部门负责人打电话控告,包括驻所检察室主任。检察院职务犯罪举报中心人员表示帮助协调。律师找到各公安分局警务队长,警务队长竟也不敢接律师手续,律师们又到市公安局反映情况。

在整体强大正念场的作用下,全国各地真相电话和律师的坚持不懈下,正邪大战中,清理了大量的邪恶。其中二位律师终于见到了当事人。看守所警察一边对会见的律师放行一边笑着说:“進去吧,惹不起你们”。律师说当他告诉被关押同修,外面对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同修营救的形势时,看上去沉稳的同修流泪了。同修说他最近也感觉到自己不会在黑窝里待太长时间了。当律师把拍的关押同修的照片拿给同修们看时,令人惊奇的是,其中一位同修的头部斜上方照到一个巨大的法轮在飞速旋转,五彩缤纷,这让在场的所有同修和律师都惊喜不已,使律师对大法的超常有了一个真实的感受,所有见到照片的同修们都受到莫大鼓舞,深深体会到师尊对身卧牢笼的弟子的慈悲呵护、加持,无以言表!律师见到当事人后,了解到有的同修被刑讯逼供,就立即到检察院控告办案单位刑讯逼供和法院推诿阅卷等违法行为。

经过两天律师们市、区公安局和市、区检察院、看守所、信访局等地一再联系和控告,公安分局说市公安局答应让律师们第二天和第三天分别会见其他当事人。第二天律师们到区检察院找侦监科长,递交不批捕当事人的意见材料后,律师们来到看守所,其中一位原答应让会见律师的仍不让会见,经沟通告知三天后安排会见,就不再接律师电话,律师认为看守所里面一定有问题,担心当事人安危,决定闯進看守所,于是,在看守所侧门开的一瞬间律师闯了進去,被门卫拉扯争执中,律师一边高声疾呼“我要会见!我要会见!我要会见!!!”一边奋力挣脱着看守所门卫的拉扯(直至半个月后律师肩臂还在疼痛),那震撼人心的场面,感动了在场的所有同修和世人,纷纷举起手机,留下了这珍贵的历史一幕。律师被警察“带”入看守所与外界失去一切联系。所有的人都为律师捏了把汗。律师正告看守所警察“要么你把我抓起来,要么你让我会见,只有这两种选择”。双方僵持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面的律师和大法弟子将消息发到了网站和微信、微博、各个群中,新唐人、大纪元立即电话采访看守所外面的律师。世界各地电话纷纷打入公检法部门和看守所,看守所人员越来越紧张,临近下班时,迫于压力终于答应律师会见。会见中当事人被四个人抬出来,身体极度虚弱,律师立刻申请变更强制措施,争取检察院对她不批捕并第二天向检察院递交要求取保文件。在师尊加持下,时隔一天,当事同修被无条件释放。

另一位律师顺利见到当事人,办案单位欺骗他家里没钱请律师,律师从当事人手中拿到了中院撤销区法院一审判决的通知。律师们和法院法官联系阅卷,法官顾虑很多,实际上绑架关押大法弟子过程中,很多程序和资料是怕让律师看的,因为对大法弟子的庭审、判决是没有法律依据的,经不起法律的推敲,但又不敢拒绝阅卷,从而推诿设阻。

律师在争取会见当事人期间,曾经参与迫害非常嚣张的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找到当事人家属,委婉谨慎的让家属退掉律师,说:“律师做的是无罪辩护,法轮功是国家定性的,请律师没用的,只会让事情更糟。”家属平静的说:“上次我相信你们,我家人被你们什么都没通知,就给送监狱去了,就是因为我相信法律,我才请的律师。”可见邪恶已经衰弱不堪,正法進程推动下,恶人在人间被清算形势下,邪恶操控的世人也没那么邪恶了。师尊《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说:“邪恶想要再组织一场这么邪恶的迫害它已经没有这个力量了”。

四、转变观念 众生不愿参与迫害

师尊在讲法里多次提到我们的使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那么我们用以救人的资料、机器、打印机、电脑、电话等设备都是救度众生的,不是所谓的“证据”,可是我们都或多或少在思想中承认迫害,对从家里搜出大法资料、设备的被绑架同修担心,这不就是承认大法弟子做的事是要被邪恶迫害吗?现在连常人家属都明白“炼法轮功不违法!”那我们在每次发资料、讲真相、面对世人或警察时,也应该心态坦然、堂堂正正,这也是在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

邪恶的操控减少了,各部门对家属态度改变了。检察院领导一再说看到控告材料后联系过几次家属,给家属看打电话的记录,并客气的说是平级单位,需要家属给省级监察部门反映情况。相关部门门卫也都客气应对了,而区检察院竟然不敢收家属的控告状,声称查无此人退回。中级法院法官也说马上退休,不接案子了,将案件推到其他法官那里,由于中级法院刑庭每位法官都收到了真相信、控告信,解体了邪恶的操控,众生就不愿再参与迫害了。一直拖到九月初,中级法院竟然没有法官愿意接这案件,最终以区法院违反法律程序为由,“撤销原判,发回区法院重审”。成功的否定了邪恶对大法弟子的一审判决。将案件退回,给项目小组和当地很多同修增加了极大的信心。

五、摆正救度众生的基点

如今案件虽不是最终结果,当我们所做的符合正法要求时,师父已经让我们看到在营救同修、反迫害、救度众生中形势的转机。随着项目一步步推進,很多同修都认识到请律师是对的。周围地区同修们了解到项目具体情况后,无私的帮助发正念、资料、协调交流,真正的把同修的事当成了自己的事。

操控世人的邪恶还需要更大范围的解体,公检法部门大量众生还需要我们救度,这就需要我地区同修更大范围形成整体,转变观念,尽力让本地所有的公检法人员都能知道法轮功学员是正义的,法轮功没有罪。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