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同修过程中的一些体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五日】

一、消除间隔,发挥整体的力量

去年,居住在我市的一位外县同修A,被她户口所在地的公安人员在楼下蹲坑绑架,关押到县看守所。闻此消息,我们相互通知发正念,鼓励她娘家人去公安局要人。

几天后听说A同修送到洗脑班去了,我们就往洗脑班发正念。几个月后,听说A同修从洗脑班又送回来了,我心想A同修可能要回家了。又过了几个月,听说A同修被邪恶批捕了,我不禁大吃一惊,怎么回事?不应该这样啊!

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话:“他的事就是你的事”[1]。我低下头来问自己,把A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了吗?没有。为什么呢?向内找,原来对A同修还有一丝怨心。因为在这之前,A同修和另外两名同修经常召集本地同修到县城、乡下发真相资料,每次都是几车人。参与的同修回来说她们三人经常争执,同修们在旁边看出了她们都有一颗“争权”的心。如此大家很着急,就让几位老同修找她们交流,交流了几次,就是听不進去。她们认为别人有怕心,还讲其他做事的人不注意安全。老同修只好说,以后到哪去做事就说一声,大家帮你们发正念。可是她们还是不打招呼,我行我素,结果连连出事。多位同修遭绑架后被非法劳教、判刑,其中有三位是司机同修,她们三人也先后遭绑架,其中有一位被邪恶判了三年,同修的一辆汽车被邪恶收缴了,给整体证实法带来惨重的损失。

我想,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能再怨同修了,当初看到问题,却没能帮上她们也是自己修的不好的原因。同修做事是有点过急,但是那颗救人的心是好的,我们要看同修的闪光点,不能老看同修的缺点,同修的缺点有师父有大法归正,决不允许邪恶找借口迫害

同时我还找到自己的依赖心,依赖A同修户口所在地的同修和她被关押地的同修。认识上来后,我们三个地方的同修聚集中在一起交流,大家消除了心里的间隔,也认识到了自己的责任,我们商量着聘请正义律师,同时搜集公、检、法人员的电话上明慧网,寄信、发短信等等。

我们发现在整体心态不纯时,A同修在魔窟被邪恶肆无忌惮的迫害着,迫害的很厉害。间隔消除后,大家的念正了,整体的能量场就强了,A同修的正念也强了,她把自己遭到的酷刑曝光出来,与外面的同修形成整体,共同否定迫害。

二、营救同修要坚持不懈

以前在我们市一听说哪个同修被绑架,大家都会主动的配合营救,找家属的找家属,发正念的发正念,写信打电话等等。但是一听说同修被送去劳教了或判刑了,就认为要不回来了,无可奈何了,营救就自动终止了。这时邪恶可高兴了,就针对整体的这个大漏洞,再有同修遭绑架,很快就送到劳教所或监狱去了。

我们就针对这个问题分析:什么批劳教、判刑就定性了,谁定性的,邪恶定性的,不是师父定性的我们就不能承认!什么拘留、劳教、判刑不就是名词变了吗?对同修来说那都是非法迫害!认清此问题后,在营救A同修的过程中我们抱着一念:同修不回家,营救不停止!

三、不偏离救人的基点

我市在一次营救同修中,整体同修也很努力的做着该做的事情,可是遭绑架的同修却被邪恶枉判三年。

听到消息后,我心里很难受,(情)心想在法庭上,律师的义正辞严不是辩的对方无言以对吗?怎么还会判三年呢!(求结果)同修们都在找,这时有位同修说,因为律师辩的好,大家都起了欢喜心。我向内找,当时确实有欢喜心,还有情的执著。因为此同修比我儿子才大几岁,曾被非法劳教过,回来时间不长又遭绑架了,我有点心痛,天天帮他发正念。听说律师辩的那么好,心想这下总该放人了吧!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通过学法,从中体悟到,营救同修的过程,就是救度那些公、检、法、司人员的过程。如果这些人明白真相了,就不会被邪恶操控着迫害同修,就会站在正义的一边而被救度,如果他是一个王,被救度的就是一个庞大的天体。这就是我们师父所要的了。

明析法理后,在营救A同修的过程中,我们三地同修紧密配合,有到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的,有写信、发短信劝善的,也有海外同修打电话讲真相的。当A同修在洗脑班遭到邪恶暴打、凌辱、野蛮灌食、打毒针的酷刑曝光后,我们做成真相资料、不干胶,大量的张贴、发放。我们把A同修遭迫害的过程写成控告信,附上签名手印、真相资料寄到县、市、省的政府、人大、纪检、妇联、检察院及中央纪检举报中心等十几家部门。还针对法院头头用快递邮寄《永恒画册》、《九评》光盘及真相小册子等等,曝光邪恶的同时,救度那些被邪恶毒害最深的政府人员。

A同修被非法开庭的那天,邪恶如临大敌。法院周围到处是便衣、警车,还有全副武装的特警。在师父的加持下,在整体同修正念的作用下,那些人都恶不起来。法庭内气氛平和,法官和公诉人都没有恶的语言,庭审中,一位法官当庭晕倒下去了,这应该是上天的警示!可是那些迷中的所谓执法人员还是被邪恶操控着,非法枉判A同修五年。

我们没有被这一假相吓住,针对此结果,同修们遵行师父的法向内找:看看是不是大家有求结果的心?有就去掉它。我们静下心来回想整个营救过程并没有偏离救人的基点,我们把A同修遭酷刑的不干胶,大量张贴、发放,使众多民众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和大法弟子遭中共迫害的内幕。几千人的征签手印就是几千生命的得救!这就是邪恶最害怕的。所以演化假相来阻挡,我们不为其所动,正念十足,继续为A同修请律师上诉,继续做着应该做的一切。A同修也正念十足的表示:要一直往上告!

我有时想:邪恶能操控那些公、检、法、司人员做坏事,那么我们大法弟子就能用正念叫他们做好事!师父不是说大法弟子是神吗?

在慈悲师父的加持下,在正义律师的配合下在海内外同修整体的正念作用下,中院法官清醒的作出了裁定:“原审决程序违法,……撤销某某法院某某号刑事判决,发回某某法院重新审判。”

听到此消息,我心里很高兴,但马上意识到不能生欢喜心,我跟自己说:高兴什么?如果做的好,同修早就回家了。这只是师父正法正到这一步的表现而已。

四、对请律师的体悟

A同修聘请的律师,表面看很斯文,说话声音不高,在辩护过程中,邪恶又把话筒做了手脚,声音不如对方洪亮。因此家属满心消沉,A同修人心也有所动。

在多次的接触中,我对两位律师慢慢有所了解,他们在全国各地为遭迫害的同修日夜奔忙,有时为赶车顾不上吃饭,顾不上休息。A同修开庭的前一天,A律师没赶到我市的火车,坐到邻市已是半夜,我们的一位同修接到电话,急忙开车到邻市把A律师接到本市已是凌晨四点多钟了,刚躺一会儿就起床。在去法院的车上,我亲自看到A律师从包里翻出《致公、检、法、司人员的信》给B律师:看看吧!等会儿“正念正行”!

A同修上诉后,我陪A律师去中院,亲自看到A律师面对接待人员讲法轮功真相,与办案法官交流了很长时间。每次见面,他们都是精神十足,从不叫累,从不气馁。师父讲:“三界之内的一切生命都是为法而来、为法而成、为法而造就的”[2]。我认为律师也是为法而来的,也是在履行他们的使命,是师父安排配合正法来的。

但是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来的。那么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们大法弟子必须是主角,律师是配角。所以不能依赖律师,大法弟子要起主导作用。营救同修成功与否,完全看整体同修的心性与配合好否而定,绝不会看哪个律师辩的对方无言以对而定。律师只要是明白真相,敢为同修做无罪辩护就可以聘请。

五、谈谈在整体配合中的重要环节

1、整体发正念针对此事要定时定点,必要时按地段分片24小时接力发正念,不让邪恶喘息。整体发正念的范围越大越好,周边地区能通知到的都通知到。

2、要有主要协调人,无论是家属去公安局要人,还是律师去法院办手续,都要安排同修陪同加持正念,清除邪恶,同时掌握对方的心理动向。

每次活动前,要通知全体同修发正念,回来后要把对方的态度和重要细节整理文字发给大家,并及时上明慧网,好让海内外同修有针对性的写信或打电话劝善,效果更好。同时让每位同修了解事情的進展,对整体发正念效果也会更好。

3、及时的把邪恶迫害同修的罪恶大量的持久的曝光,最好是家喻户晓。那样会大大消除迫害因素,因为邪恶是最怕曝光的。

4、总结经验,对遭迫害同修的“情”或者挑同修的毛病,求结果的人心,还有对事情進展好而产生的欢喜心等等,都是邪恶加重迫害同修的借口。

粗浅认识,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在此叩谢伟大的师尊!弟子一定精進实修,用心救人,兑现誓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