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聘请律师过程中修去自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日】我地有一名流离失所的同修,去年被邪恶绑架,之后被批捕,家属同修想请正义律师辩护,找到了我。

我想这是一个整体配合营救同修的项目,也是利用常人的法律,解体邪恶,救度我地公、检、法的众生。我找到了各个项目组的同修在法上切磋交流。最后,两位协调人说:全力的配合我做这个项目。

我们聘请了由外县同修推荐的北京正义律师,家属同修与律师顺利的签了合同,律师费先交一部份,另一部份等开庭时再交。当天,律师就会见了当事人。

在之后的过程中,大部份同修对聘请律师在法理上认识的不足,出现了各种非议,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互相争论,说请的不是正义律师,要的钱多;说家属不想请律师,是我强制让请的,大包大揽,独断专行;还有位同修亲自找到我说:律师这件事你要想好了,做不好你要落埋怨的。我笑着说:你放心吧,请律师这件事是在法上的。只要我们走的正,我没有怕落埋怨的心。不会的。

当时对同修说的话没在意,过后同修的话还是触及到了我的人心,心里觉得有物质堵着不舒服,觉得很委屈,同修怎么能这么说我呢?心里这个不平衡啊。我马上意识到是干扰,让我听到的这些流言蜚语,是邪恶想利用我没有修去的人心,搅乱这件事情,让我们做不成。现在我遇到的过关和考验,是师父对我学法和修心的检验,绝不能上邪恶的当。我想起了师父在法中说的:“常人中坏人的一句话算什么?你再邪恶也不能使我变,我就要完成我历史的使命,我就要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1]

说实话,当时我的压力很大,面对着同修的不理解,我只好顶着压力坚持。心中想着师父要的,想着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助师正法不能是一句空话,关键时刻要走出人来。

过了一段时间,家属同修的姐夫找到我说:后一部份的钱不交了,律师不请了。我想,家属同修可能被同修们的各种非议干扰了。对请正义律师辩护,在法理上没有正确的认识,还有一些执着没有放下,被另外空间的邪恶操控,想放弃了。我就发正念,解体阻碍我们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我找到家属同修时,家属同修说:早上听到被迫害的同修在看守所传出信来,说几天就回来了。家属同修觉得怎么这么巧合,不想请律师了,同修就从里边就捎出话来。律师得继续请。我说,修炼要顺其自然,出现什么事情都没有偶然的,看我们做事的基点在不在法上,在法上就往前走,不能动摇。家属同修同意了。

法院通知开庭的前一周,同修们做了大面积的讲真相的工作,有去法院讲真相的,贴不干胶、打语音电话的、邀请世人到法院旁听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精彩无罪辩护的。世人看到贴的不干胶都感到很惊奇,说还有律师敢给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都想去旁听。结果,邪恶害怕了。在法院开庭的前一天通知家属同修取消开庭。

我听到取消开庭的通知后,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时,同修告诉我说:那两位说配合你的协调同修对你请律师这件事意见非常大。我听了,起了埋怨心,心想,当初说得好,说这件事在法上全力配合,过程中,不但不配合还起拆台的作用,最后发展到搅局的状态。两位协调同修表现得很不尽人意。

晚上和同修们一起学法,当我读到:“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的修炼是第一位的,因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没有那么大。如果修的再差一点,那看问题想问题的方式都是用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想法,那就更糟了。” [2]读着法,我的眼泪掉下来了,师父在法中的连续两遍“如果你修不好”点醒了弟子。

我知道应该把那个“自我”的感受放下,提高心性,把同修容在心里。回过头来看看自己在做的事情过程中。有很强的显示心、求名的心、嫉妒心、争斗心、求别人理解的心、急躁心、还有埋怨心等。同时,我还认清了自身存在的一些党文化因素。狂妄自大、极端自私、急功近利、假大空等。我非常感谢师父给予我正法修炼的机缘,让弟子在大法中洗去旧的一切败物。

最后,让弟子用最谦卑、虔诚与恭敬的心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