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宽容 把自己放在更大的范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三日】在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学会宽容,是我最深刻的体会。

去年夏天,我地发生了大规模的绑架事件,数十位大法弟子被邪恶绑架、迫害。面对迫害,我虽然知道否定迫害,不允许邪恶迫害同修,但心里总是感觉不彻底。因为在迫害发生前我曾与一个被绑架同修A交流过诸如手机安全、如何对待同修提供的资金等问题,但A同修并未认同我的想法,彼此之间有些间隔。所以在迫害发生后,有一个想法就是:因为同修在手机、资金还有其它等事情上没有做好,所以遭迫害。因为心里有对同修的不原谅,所以不自觉的就承认了同修被迫害成了必然。

A同修在正念否定迫害后回到家里,短短时间就从被迫害的阴影中走出来,全力投入到营救其他同修的项目中。可我却纠缠于她是否能正确认识自己的不足之处,担心如果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继续往前走,是否能把以后的事情做好呢?我与其他同修交流了自己的想法,同修说,修炼的人不可能把每一件事情都做得完美,在做不完美的情况下就不做了吗?即使做的过程中有错误,也比那些因为什么也不做而什么错误也不犯要好。

我深思同修的话,我看到了我的执着,我的心胸太狭小,苛求完美,容不得一点错误,包括别人的和自己的。想起自己犯过的错误,想起自己至今仍做不好的事情心灰意冷;对同修的不足之处耿耿于怀;对一些看不惯的常人不屑一顾;对与自己观点不同的人很是气恨等等。平常生活中,这些不宽容经常引起我的不愉快、心里的不平衡,但我并未觉的有什么大不了,但是在同修被迫害的问题上,这种不宽容就是在把同修往外推,就成了邪恶的帮凶!我终于认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A同修做的讲真相的项目是我不敢想也做不到的,我为什么不去看同修的闪光点,比学比修,却老去看同修的不足呢?当然我可以善意的提醒,但不应觉的只要我提醒过,同修就应该改正,马上有一个大的改观,否则就耿耿于怀。我认为同修做错了,那么我的评判标准是否完全符合法?即使同修真的错了,没做到或没做好,这也只是一个修炼人在修炼过程中的表现,执着表现出来,认识到了,修去它,从而不断归正。

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有师尊看护,都有师尊安排的修炼之路。面对执着满身、业力满身的弟子,师尊给予了我们洪大的宽容,允许我们有一个修炼的过程。我有什么权力对同修不宽容呢?我把自己摆到什么位置了?如果同修看到我的执着给我指出来,要我马上改正,我能不能做到清醒认识,坦然接受呢?如果我们都互相执着别人的错误,还怎么修炼呢?同修之间的善意提醒是各自在修炼中的表现,真正能去执着的是法,只要是坚持学法走正路的大法弟子,什么问题都能在法中解决,我们应该有这样的认识,这也是信师信法的一种体现。

这样想来,不宽容别的生命,其实就是执着自我、狂妄自大的一种表现。师尊讲过宇宙的浩大与生命的繁荣,这些用人的大脑已无法想象。那么每一个人都是这宇宙的一个分子,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法的造就、师尊的选择。以我们的视角去评判别的生命,是多么局限而肤浅。

认识到这些后,我再次与A同修交流,A同修在被迫害之后也逐渐认识到自己的执着。A同修不消沉,不执着于改正错误的本身,而是不断往前走,为其他同修着想,为众生的被救度着想,在这个证实法的过程中不断修正自己。比如有一次,派出所的警察要找A同修,甚至威胁A同修的老父亲。而A同修忙于营救其他同修,没有精力去应对这些警察,也没有时间针对这件事为自己发正念,她把营救同修的事放在了第一位。在她忙完同修的事以后,警察们也不找她了。我想,因为她做到了无私无我,所以邪恶也就没有了迫害的借口。而A同修能做到这一点,是长期大量学法奠定的基础。

而我,总是在自我的小圈子里,我做了什么,对了,错了,做什么事情还要凭自己的感受,经常觉的“状态”不好,总在下决心,好好学法,“调整”好状态。正法是不等人的,很多事不给我们“调整”状态的时间,那么就不做了吗?从A同修身上,在本地诉讼案配合的过程中,我看到了大法修炼者的风范,渐渐在扩充着自己,也一点点理解了“无私无我,先他后我”[1]的境界。

包容与自己不同的观点、不同的事物;善意的提醒他人、理智的改正自己的错误;把自己放在更大的范围(整体配合)、更高的角度(救度众生)去修炼……我觉的自己的容量在一点点扩充,能够更清醒的辨别旧势力强加的被迫害的思维,因而觉的离堂堂正正的境界更加接近。修炼十几年来,我觉的我才真正触碰到了我那个固守的、应该抛弃的旧的自我。

以上是我近期修炼的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