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迫害并未阻止我走進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八日】我叫程诗晗,是一名刚修炼不久的新学员,虽然得法时间不长,但是与大法的缘份和家人对我的影响由来已久。

一九九八年,我还在上小学,外婆与单位里的老同事们一起修炼法轮大法。原来脾气暴躁的她变得平和宽厚起来,不再随便发脾气,脸上的笑容愈来愈多。那时我还不懂什么是大法,只觉得我更喜欢这样的外婆,就和表妹学着外婆打坐,外婆很开心,带着我们一起炼功,年少的我也只是觉得好玩。这一年,姨妈在美国得法,亲戚朋友们很多也陆续走進了大法。

一九九九年,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外婆的同修们有的被非法抓捕,有的被送去洗脑班精神折磨。外婆单位的领导到家里和外婆谈话,严厉警告,强行阻止外婆再修炼,并没收了一切与大法有关的书籍、影音资料。从此外婆只能在家偷偷学法炼功。媒体铺天盖地抹黑大法,学校也一再给我们讲大法种种“不好”。因为年龄小,不明是非的我也认为大法不好,还劝外婆不要再炼。现在回想,邪党的洗脑真是害了我们这一代人。

厄运没有过去,邪党的迫害变本加厉,身在安徽的姨奶杨景芳因为修炼大法被抓,毫无根据的判刑一年。外婆在哭,说想看看妹妹,家里人到处问,可谁也不知道她被关到哪里了,消息被封锁。没有罪名,没有告别,年幼的我害怕了,人可以这么容易的无影无踪了。仅仅过了两年,姨奶再次被迫害,这次竟然判刑三年半,一个不偷不抢、未曾做错事的善良平和老人遭受如此刑罚。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在用行动来证实法,救助那些被迫害的同修们。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八日,在美国的姨妈与几个同修一起起诉了迫害大法的元凶、时任中共国家主席的江泽民,震慑了邪党。自此之后,凡是在中国大陆与姨妈联系过的亲朋好友,哪怕是邻居,都遭到了盘问抄家等不公待遇。

当我慢慢长大,与大法渐行渐远的时候,表妹来美参加了“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并且得到了進入飞天艺术学院進修的机会,并参加了一系列的巡演。但这一切很快被无孔不入的中国大陆公安知晓,从此家里没有了平静,外公、外婆、舅舅、舅妈被多次叫去询问。

表妹打电话安慰鼓励家人,我们有了更多更深的交流。通过表妹的讲述与我在互联网上的查询,我知道了更多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相,在气愤那么多善良的学员被残酷迫害的同时,又十分好奇为什么大法能让那么多大法弟子不惜一切的去信仰、去维护。

去年我来美探望姨妈与表妹,接触了许多大法弟子,读了《转法轮》,看了神韵晚会,醍醐灌顶,如梦初醒,颠覆了在“党文化”教育下的我的世界观。虽然我以前就知道大法,家人也有在修炼的,但是我从来不知道大法的精髓所在。回想在国内受到的“无神论”教育真是毁了一个民族,就是因为这种大错特错的灌输,人们只知及时行乐、金钱至上,形成了现在国内独有的价值观——为达个人目地,丢弃尊严,不择手段,毫无底线。也是因为如此,才会不停的出现那么多没有道德、令人难以置信的社会事件。

作为年轻人,当然愿意去思考那些不可思议的社会谜题,了解大法真相之后,我如释重负,不再迷茫。在多次参加过证实大法的活动与学法之后,我更加相信大法万年难遇,教人向善,之前机缘屡屡与我擦肩而过,我怎么能不修炼呢?我想,一定是我曾经在某个时候有了一丝要修炼的心,师父才没有放弃我。

在末法时期,大法更显珍贵。虽然家人受到肉体的精神的种种迫害,放弃、转化是一件容易的事,坚守信念却愈加艰难,但是这再也无法阻止我修炼的信心。作为大法弟子首先就要去掉怕心,在中国大陆,还有那么多大法弟子正在遭受着惨无人道的迫害,那么多不知道真相的人等待解救。我要好好修炼,不辜负师父这么多年的慈悲苦度,助师正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