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破除病业假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我今年六十八岁,得法已有十六个年头。我想就前些时突破病业假相的修炼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不足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一天早晨炼功时,突然手、脚又软又麻,就象没骨头支撑一样,站也站不住,要不是及时坐到了床边,肯定会栽倒在地上。突如其来的病业假相让我有点发懵:近期我还是比较精進的,参加小组集体学法,重视发正念,积极救人,这是怎么回事?这时,师父的一句法打入我的脑中:“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1]我坚定了信心,我是师父的弟子,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师父还讲过:“你把这一关一难看作是提高的好机会一放下的时候,你就能过去这一关。”[1]想到这,我心里真的很坦然,一点怕心也没有。

当时的情况是手不能拿,脚不能站,腿不能走,“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2]我就坚定正念,守住心性,不承认病业假相,我要继续炼功。

我从床上下来,两腿靠在床边,马上意识到不能这样,这也是颗执着心,怕摔倒,还是信师信法不够。我今天就先去掉这颗心,师父就在我身边。就这样,我的腿有了点力量,慢慢挪到地中央开始炼功。

炼功过程中,怕心、不想坚持怕吃苦的心一次次的往出冒,又一次次的被正念压下去。在师父的加持与呵护下,我终于将五套功法坚持炼下来。汗水顺着脸、脖颈、胸背流了下来,我知道师父又替我承受了,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当时的认识是,自己的关自己过,所以在集体学法时,尽量不让同修看出我的不正确状态。

一关没过去,又来一难,学法时,感觉眼前朦朦的,象有苍蝇翅膀一样的黑色物质在眼前飞来飞去,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我心里说:你还来劲了,我就不承认你、否定你。这次可不是嘴上说说而已,而是根本就没把它放在心上。我是大法弟子,就做我该做的事,谁也干扰不了我。一个月后,眼睛又明明亮亮的了。

白天和同修学法、发正念,晚上坚持出去救人,发彩信、发真相资料。先在家的附近做,慢慢的一天比一天走的稳当些。这也是去掉怕心的过程。

一个星期过去了,考验又来了,协调人让我去一里多远的地方办点大法的事。我知道这是我的使命,坚信我能行。心想:那我推上自行车当拐棍,就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平平稳稳的走吧。当时我的两脚还是无力站稳,但当我提车后架时,车子轻的就象纸盒子一样提起来了,我知道师父鼓励我走出去。就这样,在师父的看护与加持下,一路发着正念,推着自行车到达了目地地。

为了在姿势上不让常人看到我的不一样,更不能摔倒,所以走的很费劲,很艰难。我调动自己所有的细胞,一定要和我配合好,完成我的使命。办完事后,我又平平稳稳顺利回到了家。我真正感受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

师父为了让我尽快提高上来,还给我安排了一个心直口快的同修帮助我。我们小组是每天下午学法。但她一直坚持上午也和我学法、发正念。我有时手麻的想搓搓手、捋捋腿,眼看不清,想揉揉眼时,她都会将我的手“打”下去,笑着说:“别管它,好好学法。”有时我不想出去救人,对她说“我走不动”,她就硬硬看我一眼,我一下子就会警醒、明白过来,赶紧说:“我能行,能走。”我知道师父一直借助同修的嘴点化我。

因我是独居,那些天料理生活都很困难。我没告诉子女,也没让他们看出我的状态。我做一锅米饭,一天三顿能吃两天。做菜手没劲,握不住重物,就把土豆、萝卜整个放在锅里煮;手拧不动毛巾,就湿湿的擦一下。一次我的土豆、萝卜菜被一同修看到,我就乐着对她说:“咋吃不是吃,这不挺好的吗?填饱肚子就行。”

我把自己当成真正的修炼人,严格用大法标准衡量自己,归正自己。就这样,白天和同修一起学法、发正念,晚上坚持出去救人,两周后,就能短途骑自行车了。一个月时,能骑电动车来回走三十里的路程去农村救人。我凭着信师信法的正念,终于破除了病业假相的干扰。

谢谢师父!不争气的弟子让您操碎了心。我也要谢谢帮我走过难关的同修。我一定要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