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大河旁的村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是一位女性大法弟子。通过学法认识到,讲真相、救众生是当务之急。几年来,我走遍离家方圆数十里的山庄、乡村,经历一年四季的严寒酷暑、风吹雨淋,在关关难难中,师父多次为我展现神迹,呵护、鼓励我前行。

师父送我指南针

在这多年来发资料、讲真相中,我到过的很多地方,许多连地名都不知道,特别是夜里去不熟悉地方发资料,一兜圈就迷失方向了,连东南西北都不知道了。这时,师父多次安排人给我指路,或点化我,使我顺利发完资料。

有一晚上,我到离家二十多公里的地方去发资料,迷失了方向,夜深人静连个问路的人都没有,我也不放在心上,继续发放资料。师父看我救人心切,安排有缘人给我指点了回家的路。

一次,我和同修坐班车到邻县深山的乡村发资料,从上午十点進山,在有村庄的地方边走边发,越走山越大,村庄越少,最后在树高林密中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出去的路,一直到晚上九点多还在山沟里转,后来我们就在一座废弃的破房子里坐了一夜。初春山里还很寒冷,我们冻的浑身发抖,一天也没吃东西,水也没喝一口,也睡不着觉,我们就背法、发正念,求师父带我们出深山。第二天一早,看到地上、树上全是厚厚的白霜。我们从太阳升起的地方辨认方向后,认准一条小路,最后走出了深山。

一天早上我起床后,在院里发现一个小小圆圆的东西,我也没在意。又过了两天,这个小东西又出现在我家的小桌上,我拿起来一看,是一枚指南针。当时我心里一震:啊!是师父看我多次迷路,送给我指南针。我心中的感恩无法用语言表达!

有灵性的法器

这些年,我骑着自行车到农村走村串户讲真相发资料,有时走的较远,来回一百多里路,走累了就拍着自行车说:车啊,你是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法器,你也是一个生命,要圆容大法,虽然辛苦些,我们是在救人啊!它好象听懂我的话一样,骑着更轻快。有几次自行车骑到家了才发现车链子断着,有时轮胎没有一点气还骑回了家。后来我发现我的自行车很有灵气,只要前面或周围有危险的情况,自行车就会发出“嗡嗡”的响声,我就赶快离开。

还有一次,我和同修骑摩托车到较远的山区发资料,在返回的路上听到摩托车下边发出“嚓嚓”的声音,下来两次都没看出什么毛病。又骑了五十余里,快到一个村庄时,摩托停下来了再加油门也不动,我们只好推着走。在村庄的路边刚好有一摩托修理店,我们推進去修理。打开摩托一看,带动车轮的皮带已磨成灰面,只有三根十厘米长的线,修摩托的人很惊奇!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皮带断成两节都骑不成了,何况磨成灰面也不知又骑了多少里路。

山神送我出深山

一次,我坐班车到邻县去发放真相资料。要步行翻一座大山,路两边山上都是高大的树木和茂密的深草,山路有十多里长,听附近村庄的人说,这段路是坏人强盗作恶的地方,平时没有人单独行走,只有汽车从这里经过。那天我在沿路人多的村庄发完资料,还有四十多本资料,就翻过一座大山到那边村庄去发。

在返回的路上,走着走着不知道啥时间一个老人在我前面慢悠悠的走着,一会儿在我前面走,一眨眼又走在我后面。老人穿了一身土黄色的衣服,背着一块三十公分方圆的石块,石块上刻有卦图。这时邻县的班车经过,老人也没上车,笑眯眯的对我说:“你咋不上车?”我抬头一看老人慈眉善眼面色红润,胡发皆白,却很精神。我随口回了一句“我还有事儿”,低头就走,一直走到快出大山时,老人不走了,对我说:“你下了山,村子里有班车,不要走过了。”话音刚落,老人就不见了。我呆呆的站在那儿,才明白过来:是师父让山神演化成老人来护送我的。

明灯伴我行

冬天的一个下午,我坐班车到五十多里外的山区发真相资料。到目地地后,天还没黑,飘着雪花,我先到山上的树林里发正念,清除我所到之处对应空间场内的一切干扰、破坏、妨碍众生得救的邪恶因素。到天黑后,我步行往回走,一边发资料。由于疏忽,资料放的地方太明显,被恶人开车追上来,我急忙躲到草丛中。那车来回在路上找。当车过去后,我就沿路边走边发。车开过来,我就躲起来。我利用天黑的条件,边躲、边走、边发着,两个脚掌打了血泡,走路剜心的疼,我干脆把鞋脱下来赤脚走,谁知小石子钻到血泡里更痛,我咬牙坚持,一路不停。

那时已是半夜三更,我一个五、六十岁的女人,单独在山路上走,不时的野鸟怪叫,挺吓人的……这时,我忽然发现右边的山上有一盏明亮的红灯,我走灯也走,就这样一直伴我走了二十多里路,当我走出山区,红灯也不见了。这时我明白了是师父演化的灯给我照明、壮胆。

大河旁的村庄和村庄边的小河

有一年秋天,我和同修坐车去邻县的一个A乡镇发真相资料。抵达目地地后往回走,从南往北边走边发资料,走的是东北方向。走了六里路时,一条大河挡住了路,我们感到很奇怪,问河边钓鱼的老人这是什么地方?他说这里是A乡镇的西南方向。咦,我们走的竟是一百八十度的反方向。于是回头走,不久发现了一个大村庄,走進后得知,这个村庄位于三县交界处,是个真相空白点。我们见人就发资料、讲真相、劝三退。等回到主路上时,发现我们又处在A乡镇的东北方向了。这才明白:是师父在另外空间改变了地理方位,让我们救度这一方众生。

还有一年夏天,刚下过大雨,第二天我骑着自行车发真相资料,走的是土路,自行车的轮胎、我穿的鞋子、裤子全是泥巴,我心里嘀咕:这有损大法弟子的形像。结果没多久,就出现一条小河,我下到河里把车子、裤子、鞋子洗干净,然后继续到前面的村庄发资料。过了一段时间,我又经过此地,那条小河不见了,问那村庄里的人,说那里根本就没有小河。哦,我明白了,是师父看我一身泥巴无法走路,演化一条小河,让我把身上的泥巴洗干净。

我无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只有精進实修,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