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新学员:悟法理 救人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是二零一三年十月走入大法修炼的企业退休职工。在十多年前,我妹妹给我讲起法轮功,我听不進去,认为自己身负家庭和工作的担子,无暇顾及;看《转法轮》时,觉的书上的字直晃,不能入心。就这样,我耽误了许多年,才有缘再次接触到法轮大法

一、走入修炼环境

二零一二年的一天,我在家中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说要我送一款我一直在销售的产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我认为这是一个陌生的客户需要服务,就这样,我见到了甲。她年轻漂亮,讲话亲切可信。原来她是受我妹妹之托来给我报平安的。

因为妹妹多年来不改初衷,一直在修炼法轮大法,经历劳教、判刑,还遭受酷刑。当被非法关押七年后刚回家,又被非法抄家。幸好,她早一步离开,否则当天就会与另外四名同修一样也被抓。她被迫流离失所,不便与我联系。我心中一直牵挂着她,也不知怎么与她联系。

真的感谢甲给我送来了盼望已久的消息,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了地。她对我说,你们姐妹情深,你妹妹对大法这样诚挚,你也不妨看看大法的书籍,了解了解大法。大法对教育子女如何做一个好人也很有帮助的。通过几次的接触,我知道她是好人,有文化,也不会对我说谎。于是在二零一三年五月,就请来一本《转法轮》,按她所说每天坚持读一讲,连续看完后,又反复看了几遍。这次看了书后,我明白了很多道理,解开了我心中多年的迷,明白自己为什么遇到许多不平之事。也明白了自己人生的真正目地:当人不是目地,是为了助师正法而来。

之前多年的党文化教育让我不敢去触及更多的真相,让我错失了走入大法的机会。在去年九月份单位组织体检时,发现两项指标均指向癌症,医生答复用药一年后再复查。同时体检还查出大米中度不耐受症(需要不吃或少吃大米),觉的连米都不能吃,那就没有活路了。我多年有病的身体(心脏病、脑血管变形、高血脂等症状)出现了更严重的情况:心神不宁,烦躁不安,晚上失眠,还头昏头痛。这次能走入大法,也是师父安排。

就这样,从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六日开始,我一边学法,一边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特别在盘腿上吃了苦,单盘虽一开始就咬牙坚持半个小时,痛的汗水直冒,泪水直掉,过后不断增加盘腿时间,三个月单盘到一个小时。现在炼功不到一年,身体的各种不适已不见踪影,期间我明确感到师父为我抓走使我头痛的另外空间的灵体,虽然拿掉时揪心的疼痛,但一觉醒来就不痛了,也没有不适的感觉。

二、感受大法神奇威力

记的修炼大法一个多月,我有幸随同修甲去到外地营救另一同修刑满出狱。当时我是一个初学者,但我已溶入法中,每周参加学法小组学习,将同修视为自己的亲人一样。在行动当天,有同修传来条子说让我在住地发正念,不要到现场去。但我想到我们已经是一个整体的一部份,我想到来之前所做出的承诺,我没有留在住地,而是一大早就赶到离监狱很近的一个同修家发正念。

三个同修与我坐在一张床上发正念。我明显感到身下的床直晃动(后来她们对我讲这是一个能量场),并感受到自己在立掌时指尖阵阵发麻,有过电的感觉。发了一个多小时正念后,传来消息监狱不肯放人,当地“六一零”来人,要接回当地派出所。

突然听到窗外有滴水声,有同修悟到有漏要向内找。这时我妹妹同修悟到,我们不能听邪恶安排,我们要听师父的,听大法的安排,要在法上去悟,要用神的办法去做,而不是用人的办法去做事。原来有的同修想动人力去抢人。就这样,大伙一合计,凡是在现场的和没来现场的都继续发正念救人。有天目开着的同修讲在她的层次上看到这边正邪大战:天边来了黑压压一片,发正念灭掉一批又来一批,一直僵持不下,连中午饭都是轮流去吃,正念不止。

其实我在听到当地“六一零”派人来的消息时,悟到:我们要找到解决这事的症结上去,既然来了,那他们也是带着目地来的……但我妹妹说我悟错了,我就没吱声了,因为我怕自己是新人,也许妹妹是对的。

直到下午四、五点钟,双方不断的接触事情仍没進展,我只好将我所悟到的与另一个老同修讲了,他听后连声说悟的对,准备马上打一位派出所“六一零”人员的电话。同修甲说:“我有他的电话,马上打,理由很充份,家人都到现场了,让他打消把同修带回当地的念头,让派来的六一零人员自己回去。”这边全体同修就对接电话那边发正念,电话打完,大家都暂时松了口气。有开天目的同修在这次行动前梦到:师父在给大法弟子们考试,试卷前半部份选择题全是“×”,而后半部份的应用题全是“√”,最后还看到被判刑的同修与她丈夫手牵手走出监狱大门。

这时候监狱那边传来消息,让她丈夫去复印身份证,同意放人。就这样,我们大家顺利接出了狱中同修,安全撤离现场。同修们讲,是师父借我的嘴点化大家,使事情能够圆满解决。我从中感受到大法的神奇,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我见证了师父的伟大慈悲,同修们的配合坚持,也为自己能成为其中一员而感到高兴。

三、悟法理,救人急

一次在炼静功时,我想到师父多次讲到救人急,就心中默想:师父,这真的很急吗?师父点化窗外的画眉叫道:急!急!急!从这以后,我更知道肩上责任重,师父的操心。同修甲讲:你是新学员,当你悟到要救人时,就顺其自然的去做就可以了,不要强求。我悟到如果自己的层次不高,不修好自己,就救不了比我层次高的人。就这样,我坚持每天三点四十起床和全球大法弟子一起炼功,五套功法加发正念,然后休息一会就学法。师父多次为我调理身体,感到两次灌顶,从头到脚如通电一般,身心感到通透和舒适。

就在我妹妹同修过年回家时,我约见了几批老朋友见面吃饭,我们相互配合,她主讲,我发正念,所到之处老友们都做了三退。亲朋好友们明白真相后都感谢我们姐妹,我想更应该感谢师父,是师父救了大家呀!

有时我心中正想到某人时,师父也会让其突然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上去问候一下,三言两语就做了三退,在过年期间,我妹妹同修算了算,共退了四十余人。

我有一个外地亲戚,年过七旬,人能干会讲,是全家六姐妹中的老大,也是家里的顶梁柱,大事小事她说了算。她的丈夫得了重病,妹妹想救她丈夫,亲戚的丈夫本已点头认可三退,见到亲戚不同意,自己就后悔了,后来病重去世。

我得法后,意识到那位亲戚阿姨比较顽固,得用心与她交流,就邀请她到家中小住。阿姨来到我身边,我们同吃同住,边聊家常,边穿插讲真相。她重复邪党污蔑师父的谎言。我耐心的给她解释:邪恶就是喜欢造谣生事,师父在法轮功被迫害前就去国外传功讲法了,哪里是什么发财、享福呀,什么战友的言论也是胡说。我就让她看我手中所有的真相碟片,她逐渐明白了很多真相和道理。

住了几天后,我就自然而然的问她:今天我要到朋友(同修)那里去,他们可以帮你办三退。她同意了。我又给她说叔叔也可以退。她有些疑惑:他走了,怎么退?我讲:亲人点头即可,你点头就行。她答道:给他退吧。因为她知道不做三退的危害,不退会下地狱受罪。我和妹妹的这块“心病”终于消去了。我的这位阿姨又高高兴兴的在家住了二十天才离开,并带走了一些真相资料回去让家人看,下次,我会找时间去为她家人做三退。

有个外地的侄女回来,打电话约我吃饭,我欣然同意。到了一看,她夫妻俩、公公、弟弟及弟媳一共五人,边吃边聊,他们都认可我所讲的真相,并拿了些真相资料回去看,当场都做了三退。侄女高兴的说:我这个舅妈好,有什么好事总不会忘了我们。她一家人都是第一次见到我,就这么相信我,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呀,是师父让我救了他们一家。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就分享这些,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指正。修炼是一条严肃的路,我要做的还有很多,要更加精進,跟上正法進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