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放下人心 柳暗花明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九五年三月开始修炼大法的,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在个人修炼中,还是比较精進的。“七·二零”之后,虽然一直坚持修炼,但在残酷的迫害面前,怕心、保护自我的心很重,证实法的事也做,但只是发发资料,劝“三退”只局限于家人、亲戚朋友和身边熟悉的同事之中。与师尊的要求相比,相差太远,与精進的同修相比差距太大。

去年退休后,我系统的学习了师尊“七·二零”后的所有讲法和经文,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就是做好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特别是要救人;认识到自己根本没有走出自我,跟不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何谈助师正法!旧宇宙的生命是为私的,大法弟子应该是为他的生命,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神圣责任和使命。学新经文越多,我在家越坐不住了,心里老有一念:“历史上神的誓约在兑现中”[1],我必须要出去讲真相救人。

下面我谈一下我是如何突破自我,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的。我修的不好,救人不多,只是谈谈这个阶段修炼提高的过程,算是抛砖引玉吧。

人心重 起步难

我从小就胆小怕事,性格内向,从不愿跟陌生人说话,就是在熟人面前也少有话说,不善言词,嘴笨。在单位上班,即便拿着写好的稿子,当着众人念还紧张,念的结结巴巴的。有时开会讨论问题,我说不了几句没词了。我又是在中共管控很严的单位工作,它要求工作人员在思想上、行动上与其保持高度一致。多年来,头脑中也被灌進不少党文化的东西,怕心很重。

特别是在北京这种环境,便衣、特务处处都是。大法遭迫害后,讲真相很怕碰到便衣,即使是常人,也怕他不接受反过来诬告我,各种人心常往外冒。开始时,每次要迈出家门都感到很难,总想先在家学法吧,等调整好了自己再出去讲。偶尔下决心要跟人讲真相了,未开口先紧张起来,不知道怎么说了,讲出的话很生硬,象在背台词。我这里说了半天,人家却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就离开了;有人即使明白了我的意思也不退,冷冷的丢下一句:“谢谢,我很平安,自己管好自己就行了。”

回家后我跟师父说:“对不起师父,弟子没完成好使命,对不起师父的慈悲安排。”晚上睡觉也想着白天的事,心里很难过,觉得自己太笨,当时应该这么讲、那么讲,埋怨自己那时怎么就想不起来呢!

去年冬天的一天,天很冷。我去了一个公园,走了好一会,才碰到一位六十岁左右的女士。我从环境污染说起,说到邪党的腐败,她都认同,我起欢喜心了,觉得她肯定能接受真相。便接着讲贵州“藏字石”,没想到她突然破口大骂:“什么亡不亡的,我看你活不了几天……”骂了很多难听话,声音很大。有两个保安走过来,我赶紧发正念,保安看我俩之间没什么事就走开了。我说:“你不听就算了,干嘛生那么大气?”

回来后,心里非常别扭和难过,我在社会上也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平时都是受人尊敬的,从不跟人争吵,为了救人让人这么大骂,语言还这么恶毒。救人怎么这么难呀?感到自尊心受到很大伤害,维护自我的心起来了,真不愿再出去了,想就和以前一样发发真相资料算了。

一次学《转法轮》,看到这段法:“传完后师父又告诉他:你有许多执著心要去,你出去云游吧。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摆正与人的关系,守住心性,不断提高心性,在常人各种利益的诱惑下不动心,经过多少年他云游回来了。师父说:你已经得道了,圆满了。”[2]我哭了,我仿佛明白了许多,明白了师尊的苦心安排。细想,我受的这点委屈算什么,师尊为传法度我们遭了无数的罪,吃了无数的苦,无论多大的难,师父讲法时从来都是乐呵呵的。我受一点挫折就想打退堂鼓,还怎么修呀?救度众生,是师父让做的,我不听师父的话,还算是师父的弟子吗?

我告诉自己必须突破自我,就算我不会讲,说一句“法轮大法好”总会说吧。我看了明慧网上发表的各地同修面对面讲真相的许多文章,把讲的好的段落摘录下来,用心记住,同时大量学法、发正念清除怕心和维护自我的心、爱面子的心。

决定第二天一定走出去救人。

放下人心 柳暗花明

第二天当我迈出家门时,我的心情真的和过去大不相同:没有怕,且内心坚定、平静,想的是:能救一个是一个。

我在马路上寻找有缘人。冬天路上没什么人,走了好远才看见马路对面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我刚想过马路去跟她打招呼讲,她就直奔我来了。

她一过来就问我:“你认识我?”我灵机一动说:“我看你面熟。”她说她是山东农村来的,来给儿子做饭。我说中国农民很苦,问她上过学没有?她说上过初中,还主动告诉我她入过团。我就很自然的接上她的话,说:“共产党讲‘无神论’,与天斗、与地斗,咱农民可是得靠天吃饭,不能跟天斗。您把那个共青团退了吧,让上天保佑你平安。”她告诉了我她的名字。我又告诉她法轮大法真相,共产党为何残酷迫害法轮功,让她念法轮大法好,她都接受了。

路边有一对夫妇在摆地摊卖袜子,昨天在西边的路上就看见他们了,没有跟他们讲,今天又碰见了,一定是有缘人。我就过去跟他们打招呼,三言两语就帮他们退了团,并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女的一个劲说:“大姐真好!谢谢大姐!”

没走几步,看见一个小伙子,带着个大约三岁的孩子,看孩子挺可爱,说了几句逗小孩的话,然后跟小伙边走边聊了起来。得知他是外地人,在北京打工,是医药代理。我说现在挣钱不容易,你们又要租房,又要养家。他说是呀,干什么都不好干。我说只有当官的来钱快,我顺势讲了邪党的贪污腐败,讲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以前入党、团、队都说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小伙子,你说共产主义啥时候能实现呀?他说:“那都是骗人的,谁还真相信呀!”我说:“是呀,他们自己都不相信,老婆孩子都移民到国外去了。还让老百姓入党入团入少先队,宣誓为它献命。现在中国人都在说‘三退’保平安。你入过党、团吗?”他入过团,同意退出。我讲完了,他们也到了要去的商场。

这一天出奇的顺利,一小时就跟五个人讲了真相,劝退了四个,另一人说退不退等等再说。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从此以后,我有了信心。心想,真象网上同修文章中说的,只有放下人心,什么也不想,就按师父的要求去做,面对面讲真相救人并不难。以前觉得难,不就是因为自己有很多私心,特别是怕心,爱面子等人心不放才造成的嘛。

同修结伴 快乐救人

后来我参加了学法小组集体学法,师父安排一位大姐跟我结伴讲真相。大姐正念强,人的观念少。一开始我们出去由她给人讲真相,我发正念,后来两人互相交替讲,效果不错,每天都能劝退几个。我们采取聊天的方式,只要能聊上的,就把真相穿插在聊天当中讲给对方,这方式很安全,缺点是花费的时间多一些,没有直接讲真相救人快。

以下是与大姐配合救人的几个小故事。

(1)军级老干部退党

一日我和大姐来到某公园一个凉亭里。大约十点多,来了一对老年夫妇。和他俩聊了一会家常,得知男的是位老军人,八十八岁,是个离休干部;老太太是退休老师。我说:“您那么早就参加工作,一定是个大官吧?”他说:“你猜!”我说:“是师长吧?”他说:“再往高猜。”“那就是军级了?”他笑着点点头说,后来改文职了。这次是从江苏来北京玩。我们夸他俩身体好,这么大岁数还能出来旅游。

老头十分健谈,人也很正直。他一看大姐就说:“你是个善良的人,说话也爽快。我喜欢跟你说话。”他俩说着话,我在一边发正念。后来我一看老人没完没了地讲他的经历,不让别人说话,我们切入不到正题,心里着急,等他下句话音一落,我马上问:“老先生,您是老党员,您觉得现在共产党怎样?”他马上说:“不许说共产党不好,你说它不好,我要有枪,我毙了你!”表现的非常邪恶,还说:“没有共产党,能有我的今天吗?没有共产党能有这么好的生活吗?能有这某某山吗?”我本想回敬他:这山从古到今就有,跟共产党有什么关系?一想他那么大年纪,就别跟他争了,可别把他气出个好歹来,所以就没吱声,心想这人跟了中共一辈子,不好救,还是走吧。于是站起来示意大姐:走吧!

大姐坐着没动,笑着说:“大哥,您别生气,共产党好坏不是别人说的,您看现在小至村长,大到中央周永康,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尤其江泽民上台以来,把中国搞成什么样了,哪个老百姓不骂他?”

听大姐这么一说,他立刻像换了个人似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大骂江泽民没干好事,贪腐治国,道德败坏,国家让他搞坏了。这时大姐跟他讲了真相,怎么说他都接受。

我坐到老太太身边,跟老太太聊,看她脸色有点发黄,便问她身体咋样?她说自己患高血糖、高血压什么的,我跟她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一说到法轮功,她说的都是邪党宣传的那一套,什么法轮功“反党”、“搞政治”之类。我跟她说法轮功挺好的,洪传全世界。是江泽民出于强烈的妒嫉,迫害法轮功。江某人自己坏,贪腐治国,所以容不得好人。这下她明白了,说她亲戚就有炼法轮功的,受到迫害。说亲戚人很好,炼个功就被抓去坐牢,还让人下岗,太过份了!这时我又跟她讲了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大恶极,天理不容。告诉她“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她说入过团,退了吧。

这时大姐也正在劝老爷子退党。老爷子居然同意了,还是用真名退的。这我可怎么也没想到!前后也就二十来分钟的功夫,变化就这么大!能说不神奇?

通过这事我们认识到,不要被假相所迷惑,不要轻易放弃,不要被常人所带动。找对切入点,就能打开众生的心结,就能救了人。从另一方面看,是大姐的慈悲心出来了,决心要救他,这符合法,师父就帮了我们,解体了邪恶,让众生醒悟,从而得救。

(2)脑血栓患者得救

一天和大姐去在另一个景点劝退了几个人。正准备回家吃饭,看到一个中年人独自坐在长椅上,低着头,身体好象不太好。大姐过去关切的问:“你好象不太舒服?身体不好?”那人站起来说:“谢谢大姐关心!这么多人来来往往没人理我,连家人都不关心我,就您对我好。”他说他是搞水利工程的,原来身体非常好,从来不生病,有一天喝完酒,回家洗了个凉水澡,就得了脑血栓。大姐说:“人生无常,不知哪天灾难会落到头上”。

我俩让他坐下,接着和他讲了法轮功的基本真相,告诉他法轮大法是佛法,不要相信共产党的造谣诽谤。他说他是党员,我们又和他详细讲了“三退”保平安的道理,他说:“好,我退!”大姐送他护身符,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身体有好处。”这个人双手合十,对我俩深深的鞠了几个躬。然后双手接过,如获至宝,不停的对我俩说:“谢谢两位姐姐!谢谢两位姐姐!我一定好好保存。”我们俩也被深深的感动了:“别谢我们,是大法师父让我们救你!”

写到这里,我想起有一次送一位女士神韵光盘,那位女士信佛,气质高雅。我说我这有个很好看的盘,是弘扬神传文化的,大幕一拉开,是天堂般的美景,可好了。那女士本来是坐着,听我一说,也是双手合十,对我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说:“谢谢!”然后双手接过,又鞠一躬。

看到众生那么恭敬,真感觉他们仿佛等了千万年,为得救而来。也感到救人的责任重大。

(3)雨天救人

前几天下雨了,大姐跟我约定:下小雨照常出去。谁知刚到那里,雨下大了。我们赶紧到一个凉亭躲雨。

凉亭里面已有人在避雨,其中有两男一女三个年轻人,听口音不是本地的。我就很自然的说:“雨天你们还出来玩呀?”他们说是来出差的,今天来看亲戚。大姐说:“这是公园,你亲戚住哪里?”小伙子开玩笑说住别墅里。大姐说:“听口音,你们是河南人。”“您说错了,是河北邯郸的。”我说:“邯郸有个邯钢,现在怎么样了?”他们说不怎么样,不景气。我说:“现在国有企业都不怎么样,快让贪官整垮了。”他们赞同。大姐接着讲中国的种种贪腐现象。我说:“你们知道吗?贵州平塘县有块神奇的石头,长出来六个大字,你们猜是什么?”他们兴趣浓厚的问:“是什么?”我和大姐详细地讲了“藏字石”是怎么发现的,中科院的科学家考察的结果,告诉他们电视里都报道了。我说:“老天都说话了。古人云:‘顺天者昌,逆天者亡’。现在都在说‘三退’保平安。你们是党员吗?”他们说都是。大姐说:“我出国旅游,看到国外报道国内已有一亿七千万中国人退出了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了,你们也退了吧。‘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他们问:怎么退?我说:“你叫兴旺,你叫发达,你叫慧慧,在前面加上你们的姓,用这个化名退就可以了。这不需向你们的那个党组织去退,向天退。神只看人心,只要你们从内心诚意的要退出来,神就保佑你们,所以就平安了。”他们同意了,并说“谢谢”。刚退完,他们的亲戚就来接他们了。几分钟,三个人得救。谢谢师父!

雨小了,我们俩又到一个湖边,湖边亭子里坐着两个老人。其中一人身边放着乐器。便问:“这是什么,是笛子吗?”老人说是箫。我说:“箫很好听,听上去感觉很远、很悲凉。”他说是,见我喜欢,他立即吹了一曲,我们为他鼓掌!

问他吹得这么好,是搞音乐的吗?他说是物理老师,我们说教物理好哇,不象教政治,今天这么说,明天那么说。他说也不是,文化大革命时,物理都成了哲学课了,成天讲物质是第一性还是精神是第一性。由此我们讲了共产党讲唯物论、无神论,搞阶级斗争,把中国人的传统信仰抛弃了,把仁义礼智信传统的道德观整没了,致使现在中国人只信钱,贪官横行,道德崩溃。那两个老人很明白,从抗战到文革、到“六·四”天安门屠杀学生,这些真相他们都知道,我们又跟他们讲了法轮大法的真相。其中一个老人说自己是搞设计的,还是老党员,并说“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说现在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大姐一说“三退”保平安,他马上就同意退。吹箫的先生入过其它党派,明白了真相,也得救了。

一上午我们劝退了六个人。回来的路上,我俩都说,今天如果不出来,岂不辜负了这些在雨中等待得救的人?

结语

这半年多来动人的故事很多,自己的修炼状态变化也很大:从不会讲到会讲;从不敢讲到现在见人就想讲,正念越来越强,怕心越来越小。总结这段经历体会到,原来救人不但不难,反而是一件很快乐的事。看到通过自己的讲真相,一个个的生命得救了,能不为他们高兴吗?自然也会觉得很幸福。

当然,我做的还很不够,以后要向精進的同修学习,争取多救人、快救人,救人的效率更高,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再次感谢师尊!谢谢同修大姐和所有帮助过我的同修们!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再论迷信〉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