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十年资料点 风雨中屹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六日】我从外地来到这里,于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修炼,一九九九年一月随丈夫到一个边陲城市整整五年,二零零四年初又重返第二故乡。这时,很多昔日的同修都被邪党判重刑投入监牢,当地的同修已经有几个月看不到《明慧周刊》了,就更没有真相资料了。

一、重任担在肩

我在讲真相时,联系上了精進的协调同修,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于二零零四年秋建立了资料点,很快学会了相关技术。当时侄女同修和我配合工作,不久就开始了大批量的制作《九评共产党》一书,还有各种真相光盘真相小册子。随着联系上的同修逐渐增多,需要的资料也越来越多。记得当时协调同修帮助進耗材,一次進纸就是四、五十箱。

资料点的工作复杂纷繁,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上网、下载、打印、做资料、刻光盘、打印纸币、传递资料,正常一个星期需要制作《九评共产党》二百五十本,真相小册子八百至一千份,新经文下来需要七十份,从购买耗材到卖废品,大事小事都得亲历亲为。有时有同修被绑架了,就更忙了:找家属了解情况、安慰鼓励配合营救,第一时间上网曝光邪恶,及时制作简单的交流及通知,送往各片同修积极营救,近距离发正念,还有刚走回来的同修需要交流切磋等等。

二零零六年,为了营救同修的需要,我又开始了编辑本地真相资料的历程,经常工作到凌晨两点才休息。整整十年,到现在还是我自己承担这一方的资料。十年来,无论我面对多大的压力与魔难,我没有因为个人的原因耽误同修的一期《明慧周刊》,师父的新经文从来都是第一时间送到同修手中;资料最远送到八十里地以外,交通也不方便,去时我要骑电动车四十华里先到一同修家 ,这里有一片的同修需要各种资料,然后乘公共汽车行驶约二十里地到另一老年同修家简单交流了解情况,鼓励同修精進,然后乘固定时间的公交车到一老年女同修家,再看看需要什么帮忙的,如MP3不会调了等等。从老同修家借辆自行车,然后骑自行车三十五分钟到最远的同修家,来回路上包括等车一共需要五个小时,就这样坚持了三年,后来联系上附近的同修,最远的地方就由别的同修负责了。

从事资料点工作以后,无论怎么忙,我都重视学法、实修,事事处处用法严格要求自己,遇事尽量达到坦然不动心。我也看到了资料点被抄的同修的状态,长期不重视学法,表现在学法时犯困迷糊,发正念倒掌,长期不能突破这都很危险。也有的因为忙于挣钱,大量的时间精力放在挣钱上,在人世中苦苦挣扎而不能自拔,没有充足的时间学法做好三件事导致迫害。

这一切都时时警醒着我:一定要学好法,修好自己,不能让邪恶钻空子,绝对不能给大法造成损失,因为我的安危已经不属于我自己,我要为我周边同修的修炼负责,我要为这一方的众生得救负责,这就是我的使命和责任。

二、否定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初,警察连续三天三夜在我所居住的城市里進行大搜捕,一天就有一百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三天就劫持三百多名大法弟子到劳教所迫害。看到同修被迫害,给家庭给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和损失,把更多的众生推向毁灭的深渊,让我陷入苦苦的思索:大法弟子的被抓、被打、甚至被迫害致死,已经不是个人的承受与付出,也不是个人的怕不怕的问题,他的背后涉及到一个很大的生命群的安危,那么怎样才能避免迫害,否定迫害呢?

那时,师尊的《北美巡回讲法》刚刚发表,还没有大面积传送,我就反复的学、理解。啊!明白了,在迫害面前不是无可奈何,更不消极承受,只要做到放下生死、金刚不动、坚如磐石,就能否定迫害,邪恶就动不了。

二零零三年七月的一天,派出所的三个警察突然闯入我家。正赶上一同修大姐带她外孙女在我家,大姐给我送来师父的一套讲法录音带放在卧室,我们在客厅正给她外孙女补数学,当我看到警察时,已经進来了两个,最后的片警在客厅门口一边假装打电话,又一边假意询问我要换鞋吗?我当时的第一念就是:这屋你啥也动不了!然后就非常严厉的大声说:“我家里的地你还怕踩?宪法你们都敢践踏!”然后质问他们:法轮功讲“真、善、忍”,哪错了?信仰自由哪错了?一下子就把他们镇住了,他们很不自然的和我丈夫搭讪。大姐趁机带着孩子离开,我很自然的和大姐话别,大姐回家后立即帮我发正念。

片警笑着指着卧室说“進屋里看看”,我不假思索的大声说:“你有搜查证吗?”这片警就没敢進屋,另一年轻警察一边往外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的三十二开纸,机械的说“这是搜查证”。我心里根本就不承认那玩意儿。这样三个警察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下灰溜溜的走了。我从后窗看到,他们有说有笑的挺开心,我悟到这是因为他们没有对大法犯罪,同时我也更深的理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1]这一法理的内涵。

二零零三年的下半年的一天上午,片警骗我开门,随后進来十多个警察,都是我不认识的,强行把我劫持到派出所,一个头头问我本市认识谁?外地认识谁?和谁来往?我心里一横,脸一扬,就看着天棚发正念,心想,把我带到派出所已经是我的耻辱了,我一个字也不能说。不管邪恶怎样表现,就是不动心,就是要做到师父要求的“放下生死,金刚不动”[2]。那个头儿看我不惊不怕的样子,自己找个台阶说:“法轮功就那样,一问啥也不说。你们开车把我送回去,你们自己处理吧。”后来得知,这个人是市公安局“六一零”头子。

这帮警察走后,片警才敢说话,他拿一卷录音磁带告诉我,有个叫某某的给我打电话被他们监听录了音,企图作为迫害我的依据。我说那是我外甥,并斥责他们监控我家电话的非法行为。然后,我顶着小雨回家了,没耽误给孩子做中饭。后来悟到,和外甥谈话时话说大了,被邪恶钻了空子。即使这样,邪恶之徒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下啥也不是。作为大法弟子,什么时候都是师父说了算,我们只要修好自己就行了。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邪党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我们当地三个资料点被破坏,有个同修在酷刑折磨下妥协了,供出十多位同修,我和另一协调人A也被供出,七月初的一天下午,我给同修送资料回来,看到有一警车在院里,没多想就上楼了,刚進屋不到两分钟警察就上来敲门,这时看到院子里已经来了三辆警车,挨门逐户的敲门查“身份证”。当时同修A正好在我这,我俩坐在地上一起发正念,清除邪恶。警察在我们这个单元里待了半小时就离开了。过几天又连续来几趟,但已经没有那天的恐怖气氛了。

八月初得知,警察对我们非法通缉悬赏一万元,同修说“通缉令”都贴在哪哪了。但我正念越来越强了,明白是邪恶找不到我们了才下的“通缉令”,我也不承认那玩意儿。我没有因为邪恶的悬赏通缉耽误做证实法的任何事,照常做我应该做的,正常的和同修到看守所、公安局、检察院、法院近距离发正念。非法庭审同修的卷宗多次提到我的名字,而我就在法院的门口发正念,解体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也不过十几米远,只不过隔了一面墙罢了。

三、有惊无险

资料点有序的平稳运作,表面上看风平浪静什么事也没有,可是另外空间里的邪恶时时刻刻都在虎视眈眈,各种干扰从来都没断过。走错门莫名其妙的敲门,还有物业人员的進户登记,无缘无故的查证,不管什么干扰,我就是发正念。虽然每天我都正念十足的面对同修,也能和同修在法上切磋交流侃侃而谈,但是一回到资料点,另外空间的物质往这压,有时感觉随时都有警察破门而入,那时的压力是相当大的。

二零零九年二月的一天早晨,因为屋里太冷,我在床上炼功开了取暖设备(老式的不安全),炼功后我去卫生间洗漱,也就三、五分钟,出来一看把我惊呆了,黑黑的浓烟从门缝里往出冒,進屋一看,床上盖的被子和铺的被子全起火了,火苗起老高,屋里全是浓烟……原来是取暖器倒了造成的。我赶紧端盆水泼在了火上,又把浸湿的被子捂在了取暖器上,过后才发现取暖器还插着电呢!墙都熏黑了。平静下来才知道后怕,好险哪!若不是师父的保护,后果不堪设想……

二零一二年夏,我做小时工下班往家走,刚过十字路口,什么东西把我往前推着走,推出有五、六米远,我摔倒在地站起来才发现,原来是一辆“横行霸道”的大吉普车把我撞倒了,车停了以后我才倒地,明白了,原来是师父把我拖起来往前推的,车停了以后师父才放手的,我也没摔着,而且哪也不痛。中年司机吓坏了,赶紧下车来。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没事,有师父保护,你走吧。回到家一看,我穿的一套白色衣服一尘不染,洗都不用洗,我欠的命债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化解了。

四、把真相洒满人间

二零一三年,由于有同修帮我做一部份资料,使我有精力走出来发神韵光盘。有个同修想早上到市场摊位去发,没人配合,正好我赶上听到了,我们约好去发。第一次只带五十盒,后来带一百盒和相应的简介,我俩在一起一边介绍,一边发,觉得很神圣、很好。

一天早上准备去最近的集市,侄女同修来了,同意和我一起去,我俩带了一百七十盒神韵光盘和传单简介,不大一会儿来到集市,人很多,我们分两路一边讲一边送,侄女发的快,我看她像仙女一样走来走去,不到半个小时我俩就发完了,回来路上我问她:你怎么发的那么快啊?她说:“啥也不想,就是救人。”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我当时看有一个人不放心,有顾虑,心没有完全放下,不纯,所以没有她发的快。

每次发神韵光盘,我都提前两天告诉能去的同修发正念清场。有一个集距离我们有四十多里地,不算流量,现场也有几千人。早上在家集体发正念,路上继续发正念,让有缘的众生别走,让不好的生命离开。

有一次让我震撼不已,一下车提着大袋子刚往里走,集市上的人都等不及了,就问我是卖什么的,我就把一大袋的神韵光盘往地上一放,手拿光盘大声介绍说:这是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弘扬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世界第一秀。每年全世界巡回演出三百多场,在国外卖几百美元一张票,今天免费赠送……就这样大声喊。人哪,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抢着、喊着给我一个,拿到手了也不愿意走,差一张简介也不行,我就是拿、就是递,就是大声喊……也就是十来分钟的时间一抢而空。那天我们共去了四个同修,带了六百盒神韵光盘,别人发的也挺快,二十来分钟我们都发完了。这地方长期以来基础打得好,真相资料没缺过,以后再来就捎带其它光盘,人们也是啥都要,差一样也不行,只要是法轮功的,一张纸都亲。值得一提的是,每次都有人抢着帮我发,抢四、五盒,发完还回来要。

发二零一四年的台历还是在这个集市,我把大袋往人多的地方一放,大声疾呼:“诚念法轮大法好!天灾人祸命能保,祛病健身有奇效!免费赠送二零一四年台历。祝大家新年吉祥如意!”我一边反复的大声高喊,双手不停的一边拿台历,周围挤满了人,不大一会儿一百多台历一抢而空。正忙着收税的小伙子乐呵呵的说:“靠靠边,别影响交通,是不是?”我抬头看他,他还笑着说“是不是?”我笑着往边挪了挪。他在一年前诬告了在这个集市上发神韵光盘的两个同修,害得同修现在还在监狱里。众生在觉醒,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在大的场所面对面的发资料,要有很强的正念,不管几百人几千人,要有能制约得住这个场的正念,才能真正的安全。

二零一三年下半年,我看到小册子没有人发,好象一些同修们在忙着赚钱,心里很着急,想协调由近及远发放小册子,先跟几个同修交流,同修都赞同。我们提前开着三轮就去摸底探路,看看有多少户,有几趟街等,提前几天发正念清场,清除干扰世人了解真相得救的一切邪恶。我回来准备资料,一切准备就绪。我想能来四个人就够了,到了那天晚上,来了八个同修,真出乎我的意料,心里非常感动,一下子就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不是同修不发小册子,是我没张罗、没协调好啊!

就这样,不断的摸索经验,人少就去四人,不去的就在家发正念,一直发正念到同修回来。到年前又有个同修参与進来,他各地村屯路况比较熟悉,就不用我们去看路了,让他带路;年前同修不忙时,一个星期出去两次,年后忙了一个星期出去一次,这样用了半年时间,把电动车能够得上的地方一家不落的铺了一遍,大约方圆四十里。

有一次同修来的挺齐,但心里有顾虑,说外边阴天,怕下雨。我一看人员到齐应该去,就和同修交流,发正念时和“雨神”沟通,把下雨的时间往后推,现在救人要紧,希望雨神配合。等同修出去的时候月亮已经露出了笑脸。同修发顺了回来挺高兴,我们就互相提醒,不管我们做多少事都不能生出人心,我们就是默默的做,不张扬不显示。

现在另一组的同修还在发放,更远的地方改为摩托车俩人配合,真相资料辐射50 X 100里方圆。做过的地方同修再去检查,一本也没有损失的。

结语

我们的资料点在大陆这种邪恶的环境下,能够走过风风雨雨的十年,安然无恙,全凭师父的慈悲呵护,全凭身边同修整体配合的好,形成了坚不可摧的整体。遇到矛盾我们都知道向内找修自己,没有长期过不去的关造成的间隔,没有更多的执着自我,遇事大家都能正念对待积极配合,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我们会携手共進,用正念正行来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救度更多的众生。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李洪志师父经文:《北美巡回讲法》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