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向内找 走出家庭魔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是九五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但长期以来,虽三件事平稳在做,并被同修认可,但在魔难和过关当中,没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不会修,不知道向内找,在修炼中走了很大的弯路。

丈夫车祸重伤 不计家人误解

九六年六月的一个周日,我和丈夫骑自行车外出,丈夫被一学骑摩托车的年轻人撞倒,当即昏死过去。经诊断:重度脑挫裂伤。经历了开颅失败、转院、再开颅、脑外伤并发症(很少人踫上,死亡率很高)、颅骨修补等九死一生的折腾,昏迷五十多天,住院八十多天后康复出院。

婆婆育有三女一子,跳出“农门”的儿子更是他家的骄傲,是婆家人心目中的完人。平时大家都敬着他,尤其是大姑姐象对儿子一样宠着他。听说和我一起出的事,当即就责问:星期天不在家休息,领他出去干什么?尤其在第二次开颅成功后突发严重的内出血,更说是我想害死他,因我怕他大便干结喂了他蜂蜜水。几年后一神经外科医生说是脑外伤并发症,与喝水无关才给我洗脱罪名。住院期间,婆家人虽帮了大忙,但也给我制造了很大的魔难,经常训斥我,不给我好脸色,把我当成丈夫受伤的罪魁。

我也曾是个个性强、无理犟三分、得理不让人的人,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更加上这不可理喻的责难,我苦不堪言。就连医生、护士、住院病人都看不下去。一医生看到小姑子说我想害死她哥时忿忿的说:你不是窝囊人,办事咋恁窝囊,把她们撵走,少在这指手画脚!我没有那样做。我理解她们的心情,而更主要原因是怕病人受刺激,不愿大家看笑话。我泪流满面的对大姑姐说:我们是来救命的,我有什么错出院后怎么处置都行,请现在不要来医院闹!不要让别人看笑话!

那时我得法不到半年,学法不深不懂实修,我只记住了“难忍能忍”[1],意识中知道自己是修炼人,不能跟她们一样。我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把万般怨恨强压心底,后悔不该告诉她们来帮倒忙!我仅做到了法对炼功人的最低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我得到了众人的高度评价:有涵养,能做到这一步真了不起!

几年后在给大姑姐的一位家人讲真相时,她由衷的对我说:真不知那时你是咋过来的,学法轮功真好!师父也给了我最好的:丈夫大难不死,恢复如初!一知情医生说能恢复到如此地步也算是奇迹;常人说是我积了德。但我清楚:这一切是师父给的!我曾在他命悬一线时跪求师父救他,并愿把我的生命匀给他!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师父给我灌顶加持。婆婆也曾为儿子求大仙问卦,那人说討债鬼跟他三年了,是来取命的。是师父为他善解了这个恶缘,救了他的命!师父讲的一人修炼,全家受益真是千真万确!

丈夫出轨 向内找化解恩怨

对出院后的丈夫,我犹如失而复得,更关爱有加,呵护备至,比珍惜自己更珍惜他。我泡在情中,执著经营着常人的美好生活而不自知。旧势力看到了,针对我的执著和人心下了狠手,操控我的丈夫一而再,再而三失控似的在外搞女人,包二奶,没完没了的给我制造魔难,進行所谓的考验。

我从没想到此事会发生在我的生活中,甚至别人告诉我真相后,我还不相信,还在替他解释否定,但事实千真万确!一向清高孤傲,虚荣好强,对此不齿行为深恶痛绝的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奇耻大辱击的痛彻心扉!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失声痛哭却不知向内找,甚至不承认自己有什么错,有的只是对他背信弃义、不知廉耻行径的谴责和鄙视。我知道我不能提出离婚,那是对魔难的逃避,会给证实大法带来负面影响。但人心难平,在常人的理中绕不出来,就象师父在法中讲的:“他们总是和人比,和他们自己的过去比,而却不能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3]致使自己长期被情所缠、所魔,在“我对他错”中苦苦挣扎。虽不大吵大闹,但讽刺、挖苦等刻薄语言时不时的出现,造了很多口业。虽天天都在看书学法,也知道是在魔难中过关,但没真正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死抱着人的东西不放,甚至明知不对也要做,没有真正的宽容、忍让,没有善心,致使他在这条罪恶的道路上破罐破摔,越滑越远。我也傻傻的走在旧势力安排的道路上而不自知。

丈夫曾说过:“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咋听我还不解,这些年来他虽做出不齿之事,我仍在生活上关心他,在外人面前给足他面子,经常主动陪他到医院看病、住院,在衣食住行上悉心照顾,有机会就给他看真相资料,给护身符,帮他三退,表面做的冠冕堂皇,似无可挑剔,但相由心生,骨子里对他的鄙视,怨恨把他推的很远,这点骗不了他,骗不了我,更骗不了神!

由于强烈的怨恨心、争斗心长期不去,师父慈悲点化也不醒悟,致使二零一一年初在外出救人时被邪恶绑架拘留,此时我才真正警觉:邪恶为什么能迫害的了我?我真修了吗?我找到了一大堆的执着:争斗心、妒嫉心、怨恨心、仇恨心、虚荣心、求名心、自以为是、自命不凡,好指导人、指挥人、指责人的心、显示心、欢喜心、求回报的心、看不上别人的心、不修口、说话刻薄、不考虑别人感受的不善的心……,我吃惊的发现:我连常人中的好人都不是,更别说修炼人了!难怪丈夫数次喝斥我:“丢人!”

师父说:“旧势力的因素它敢于在大法弟子中起这个作用,就是因为你有这样的人心,需要这样人的出现。在这方面大家一定要清醒。”[4]此时我才明白,丈夫走到这一步完全是我的错!旧势力从来不把人当回事,我抓住恩怨情仇这肮脏的东西不放,它就操控他礼义廉耻都不顾的使劲坏,以此对我進行所谓的考验,妄图毁掉我的修炼机缘并把他推向迫害大法的万劫不复的境地。多么邪恶啊!我上当了!我更進一步的理解师父讲的:“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5]我反问自己:为什么大法一直在学还走了这么长的弯路?是因为我没有实修自己呀!

修炼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虚假。任何一颗人心都是修炼路上的障碍,都可能被邪恶利用毁坏众生,我深深痛悔,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不起对我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对不起我自己。我下决心要放下对丈夫的恩怨情仇,放下一切人心执著,那不是我,我不要!我要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我多次跪求师父加持。我提醒自己:要把握住自己,对他不高声、不刺激、不揭短!在一思一念上修,在法上修。抑制不好的东西,负面的因素,不让它发挥作用,尽量避免被常人心带动。

一次同去补办结婚证,回来的路上气氛较好,我说话中有劝他归正之意,他听不進去,魔性大发,大吵大喊。我意识到是我的错,是我执著常人美好生活的人心触动了他。我不动声色的把东西交给他让他开车先走,我在河堤散步,中午我愉快的带着十六个三退名单回家。遇事向内找,不陷在俗事中论谁对谁错,这不是对他人的迁就、纵容,实在是修自己。当跳出人的时候,常人的心就真的带动不了你。“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师父看到我真想修,就帮我拿掉了那些不好的物质,象毒蛇一样缠绕折磨我的挥之不去的怨恨心、争斗心渐渐远我而去。

随着学法的深入,越来越明白修炼就是修自己,“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越来越明白“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4],向内找是无条件的,是与别人无关的。越来越明白只要坚定信师信法,按照师父说的做就是在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就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随着执着心的一点点放淡,心性在一点点升华,心情也越阳光明媚。

现在我实实在在的可怜在无知中、在被邪恶操控中干坏事的他,身体被多种疾病折磨,曾受人尊敬的他被知情者所不屑,自己也失去了往昔的自尊、自信,常目光呆滞,面无喜色。在他最疯狂时,怎么规劝都不行,说轻了骂,说重了拳脚相加后扬长而去,十天半月不回家。一次酒后他指着我说:我就是叫你修不成,叫你郁郁而死。我痛哭流泪时他一脸的得意坏笑,那是魔鬼在窃喜,他分明被邪恶操控了!我为没修好自己、没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而深深愧疚。我们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我再次在师父法像前跪求:他是我要救度的众生之一,我要救他,请师父加持!他只要在家,我就对他发正念,他明白的一面也不反对。一次我给他放《明慧十方》光盘,其中有师父的镜头,他看到后站起就跑,是他身后的邪恶在害怕。我希望他改邪归正,不要走到大法的对立面,我只管不带人心的去做,一切由师父安排。

今天写起这事象讲别人的故事,那曾经的剜心透骨,一脸哀怨已经被乐呵呵的自在所代替,想想“一举四得”[2]的理真得好好感谢他为我提供的修炼环境。尽管是很不情愿的。

现在回头看看那曾经的魔难,分明是旧势力幻化出的假相,只是师父巧妙的将它用于了我们的提高,现在看看它什么也不是,真恨自己当时悟性怎么那么差,关过的那么拖泥带水,不知让师父操了多少心!能够走到今天,一步也离不开师父的看护和牵扶,在正法的最后时刻,我们唯有修好自己,更多更快的救度众生,才能不辱使命,才能对的起师父,对的起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