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保护 两次生死关头化险为夷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八日】我今年六十二岁,修炼十七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点化下一路走到今天。作为师父家乡的弟子,我在此虔诚叩拜师尊,衷心的感谢师尊,感谢师父在这两年内,在弟子两次生死关头挽救了弟子的生命,让弟子重返助师正法之路。

师父就在身边保护着我

二零一二年阴历二月二十八日,我和侄女去外地参加亲属的婚礼。下午返回,侄儿为我叫了一辆出租车,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侄女坐在后排座位。

一路上车速飞快,就在距离我家只有十几里的路段上,左侧岔路上突然飞驶过来一辆两轮摩托车,横驶在出租车的前面。慌忙中司机立即向右打转盘,然而,右面却是一条三、四米的深沟,手忙脚乱的司机又急忙向左打,但为时已晚。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目睹了这惊险的一幕,眼瞅着车子向深沟飞去。我连声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车子在空中翻了翻,咣当,倒扣在沟底,颠了几下不动了。

我定了定神,眼睛四下看了看,没有看到司机,发现我自己竟然是蹲在后排座位对着的车棚上,怎么翻过去的我完全不知道。侄女的一条腿搭在我的左肩上,我直不起身,我喊着侄女的名字,问她怎么样,侄女用微弱和痛苦的声音回应我。

我推了一下车门,竟然推开了,我让侄女先爬出去,随后,我也爬了出去。我没看到司机,就大声喊他,不一会,司机满脸鲜血爬出车外。我环顾四周,仰望路面,好险啊,这个沟足有两房多深,即七至八米深。是伟大的师尊救了我们,我们才都活着。我连声说着:“谢谢师父救命之恩!谢谢师父!”这时,马路上来了几个围观的人,他们都目睹了翻车的那一刻。大家纷纷帮忙把我们从沟底拉上来。

在场的人无不惊叹,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人竟然都活着,有人说:你们这几个人中一定有福大、命大的人!这是个奇迹!

很快,我们都被送進了医院。后经医生检查,司机内脏撞伤,腹部有积血,右臂骨折,脑部撞伤。我的侄女颈椎错位,锁骨骨折,软肋骨折七根,右掌一侧骨折,身体软组织大面积瘀伤,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足足在医院仰面躺了三十多天,不能动弹,遭的罪别提了。

再看看我,鼻梁上只刮了一下,有点红,没破皮,隐隐感到右肋下有点疼,我觉得我什么事也没有,行动如正常人,不用检查,我要求回家,我丈夫说这是交通事故,交警和保险公司要来调查,你需要作笔录。无奈我在医院住了下来,两天后我就出院回家了。

住院期间,有一段故事,仅因我的一念之差,说话失误给自己带来了麻烦。现写出来与同修交流,请同修以我为戒。

本来我在这场车祸中没有受伤,医生却坚持要给我拍胸片,争吵之下,引来不少人围观,为了缓解矛盾,我同意拍片子。片子出来了,医生说“右侧有三根肋骨骨折”,我走上前去看了看急说:“不会的,顶多有一根肋骨。”为了确诊,医生又给我拍了两个片子。片子出来后出乎医生的预料:确实只有一根肋骨骨折。

医生不解,我恍然大悟:我错了,我是修炼人,我们大法弟子都具有一定的功能和神通,怎可顺嘴胡说。当时怎能忘了信师信法而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呢!我后悔不迭,此刻我真正悟到了大法修炼的严肃性。如果稍不注意,就会偏离大法。

顺便提一下,在医院的两天里,我和车主作了交谈,他对我千恩万谢,说遇到了好人了,没有讹他。我告诉他我是修大法的,给他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

由于我的错误,两天后我就带着“一根肋骨骨折”的伤出了院。回家第二天,我就下楼在小区内粘贴法轮大法好,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仅二十天左右骨折痊愈。

这就是法轮大法在人间的奇迹的真实展现。

坚信师父,危难瞬间解体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一日凌晨,恶魔悄悄的向我走来,熟睡的我浑然不知。醒来后我极力想起床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贪睡,我要起床。就这一念,我睁开了双眼,看表已是六点十五分。我懊悔不迭,恨自己贪睡,错过了发正念的时间。我急忙穿衣去洗手间洗漱。

在这时,我突然感到右手不灵便,我纳闷:怎么了?我带上MP3想要炼动功。然而我的右臂已不听我使唤,右腿开始麻木,一个劲往外淌鼻涕。事情来的突然,我一时没想到这是旧势力强加于我的一种迫害,是病业的假相。

这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说:“睡觉,睡觉……”我说:“刚起床睡什么觉!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呢,我还要炼功呢。”这时我发现我说话已口齿不清了。此时我意识到,如果听从恶魔睡下,可能一睡不醒,也可能就永远躺在床上了。我再一次努力站起来炼动功。右腿右臂依然不听使唤。病业表现如此之快,这时我猛然醒悟这是旧势力在破坏我的本体,将病业强加于我的假相。我坚决否认这种迫害,努力正念解体迫害,嘴里不停的说:不承认,我不要……,我坐在床上准备发正念。

就在这时儿子来了——我的大孙子看见我的情况,去告诉了他爸爸(我和儿子住同一栋楼)。儿子看我已嘴歪眼斜了,吓哭了,吵着要送我上医院。我虽口齿不清,但还是告诉儿子:“别害怕,这是假相,师父会保护我、管我。如果上医院那就害了我。因为这不是病,它是旧势力强加的迫害,什么也不是。”

儿子焦急的说:“我给你十分钟时间,如果十分钟不好,我就把你抬到医院!”我不想与他多说,摆摆手,心里说:我用不上十分钟就好!

我坐在床上盘上腿要发正念,这时,我的头就象被什么东西捆住了,麻木的就象一根木头,大脑一片空白。我极力的、急速的在脑海里搜索,怎样发正念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我急切的反复的在心里喊请师父加持,刚喊了几句,顿时感到身体轻松了许多,头脑也清醒了,身体象卸下千斤重担。

一场不见硝烟的生与死的较量很快结束了。想必在另外空间也是一场正与邪的生死搏斗。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又一次挽救了我的生命。

我睁开双目向窗外一扫,看到同修陈大姐急匆匆正向我家走来。我心中暗喜,这是师父安排大姐来我这,帮助我,我轻松的下了床走到客厅迎接陈大姐。

儿子给我十分钟,我却仅用了五分钟。

这时,我的弟弟、儿子的朋友先后也来了。我儿子用惊讶的眼神望着我,“妈,你好了?你没事了?”我讲话流畅,告诉大家:“我什么事也没有,是师父救了我。”儿子连声惊叹:“法轮大法真神奇啊!真神奇……”

在场的所有亲人目睹了这一切,惊叹不已。我看看表,整个过程从起床到结束三十五分钟。我仅凭着信师信法的正念解体了旧势力对我的迫害。

当晚我又和陈大姐一起出去粘贴,走在救度众生的路上

此事发生后在我们当地引起了强烈反响,儿子到局里绘声绘色的讲述大法的神奇。我和儿子在同一个政法机关上班,现在我已退休。事后同事们纷纷抱着好奇、惊讶的心向我问候,我再一次衷心的告诫同事们:诚念“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解危难。

丈夫有许多医学界的朋友。他们站在医学的角度询问当时的情景,为什么不去医院?我极简单的告诉他们:现代医学是科学,而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很多事情在医学界是得不到解释的,而法轮功能够破除一切疑难,帮人解脱一切疑难和病业……,这就是我坚修法轮佛法的根本原因。他们惊异,觉得不可思议。

这就是我两次生死边缘化险为夷的修炼历程,写出来与同修们分享

感谢师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