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跨省绑架案”被害人法院昏倒 开庭被迫延期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八日上午,沈阳大东区法院对“沈阳跨省绑架案”中的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

十点左右,遭受长达一年关押折磨的法轮功学员付辉身体出现异常,站立不稳、昏倒在法院。法院一方面强行拦阻付辉年迈的母亲见女儿,一方面不得已让法医进行所谓的“抢救”。这场蓄谋已久的非法开庭在一片混乱之中草草收场、被迫延期开庭。

一、开庭前便衣强抢律师手机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八日早上,为七位法轮功学员承担辩护事宜的律师和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们早早来到沈阳大东区法院门口,此时已有二十名派出所便衣站在大东区法院门前。八点半左右,一位律师拿起手机准备拍照,被一名便衣冲上来在没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抢走手机。在场的其他几位律师非常气愤,一起上前质问这名便衣,并让这位自称是警察的人出示证件。在自知理亏的情况下,一个领导模样的便衣过来打圆场说:“是律师啊,算了,还给他吧!”随后律师才要回手机。

二、预谋对律师进行非法安检

开庭前,大东区法院门口安检处以“连公诉人都要进行安检”为由,要求对七位律师进行安检。其间,“法官”陈壮威过来用各种说辞让律师们同意接受安检。一位律师明确地说:“昨天已经就这件事说明了我们的态度,公诉人安不安检与我们律师无关,在事实上不平等的对待下很难保证开庭的公正性。”在律师们据理力争的表明态度下,陈不得已回去反复请示,直到上午九点左右才获得“指示”,同意可以不对律师进行安检。最后,陈把每一位律师带进法院,几名做第二辩护人的家属则被用安全仪扫描检查后得以进入法院。

三、虚假的公开审理和被剥夺的旁听权

开庭前,七位律师和几名第二辩护人跟法官陈壮威提出六点要求:1、维护辩护人的合法辩护权,不准打断律师的陈述,保证控辩双方平等的权利;2、维护律师的尊严,不能对律师进行安检;3、申请第二辩护人;4、在公平、公正的条件下秉公办案,不得偏袒;5、为保证公开审理,更换原来的小法庭为五十四人的大法庭;6、公开听证,让普通民众有权利旁听。

由于律师们有理有据,虽然不接受安检这一要求费了很多周折才被接受,但法院表面上对其它要求很痛快地就表示同意。可是真正到了要开庭的时候,三楼能容纳五十四人的大法庭却仅限每个当事人的一名家属进去旁听;家属要每人拿着一张旁听票,同时家属和律师都需要核对名字后才被允许进去。进去后家属才发现,旁听席的五十四个座位上几乎已经被街道办事处和其他不明身份的人坐满了,只剩下零星几个空座位。

所谓的“公开审理”成了一场骗局。律师们和陈法官交涉为什么不按照昨天答应的“只要拿身份证就可以进去旁听”去做?最后律师们表明这根本不是公开开庭,是假的,据理力争拒绝开庭。

四、付辉遭残酷迫害昏倒在法院

法院将被强制非法庭审的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关押在法院的一个地下室里。上午十点左右,正当律师们和法院方面就虚假的“公开审理”和被剥夺旁听权一事交涉的过程中,法轮功学员付辉昏倒,法医所谓的“抢救”,给付辉检查血压80—140,心律110,已不能行走。付辉此前在沈阳看守所已被多次抢救。

付辉的母亲听到女儿昏倒后失声痛哭,要冲进去见女儿,被三、四名法警强行拽住胳膊阻拦。付辉母亲对法警斥责:“你们没有家人吗?没有老少吗?你们的心是铁打的吗?她在这里关押一年了,我都没见到人,我是一个做母亲的,我想见我的姑娘,现在她昏倒,我就想见她。你们的心不是肉长的吗?”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法院方面还冷漠地警告付辉的母亲要“遵守法庭秩序”。连律师都说:母女连心,这是任何一位母亲都会有的反应。最后,律师询问付辉身体状况能否参加庭审,在付辉告知“不行,站不住”后,律师们向陈壮威“法官”提出了延期开庭的意见。这场虚假的所谓“法院公开审理”最终不得已草草收场,被迫延期。

五、一场荒唐的跨省迫害仍在继续

这场暂时中止的非法庭审源自一场荒唐的“跨省绑架案”。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十余位法轮功学员来到沈阳大东区小河沿东边的夏芳园参加晨炼,没想到这种自发的健身行为却使沈阳公安机构的警察如临大敌,法轮功学员们更不会想到自己在公园里做几个炼功动作成了“跨省大案”的所谓“犯罪证据”!抓捕晨炼的法轮功学员的行为没有任何合法的理由和“证据”可言,为了掩盖迫害的荒诞,公安系统给这次绑架案起了个故弄玄虚的名字“F321大案”。

“沈阳跨省绑架案”中有多名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遭受到不同程度的酷刑折磨和刑讯逼供,其中赵淑云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直到开庭前才被取保释放;付辉被警察用电棍电击阴部、腿部,后被迫害成沈阳看守所的“高危病号”,高压二百多,经常被抢救;李玉萍在沈阳看守所里是病号,需要别人搀扶,经常检查身体,被国保大队强行抢走家里现金(包括她父亲的丧葬费),八十几岁的老母亲被吓得不敢回家;任秀英七十四岁,被迫害得腿痛、腰痛,沈阳看守所怕她倒下,只得对她特殊照顾。武秋彦被迫害的血压一直很高,每天被沈阳看守所强行吃两片降压药;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打得脱了相。

在仍被非法关押的十二名法轮功学员中,付辉、刘金霞、刘占海、武秋彦、任秀英、徐小艳、臧玉珍等七人的家属分别聘请了正义律师,其中六位学员的家属做第二辩护人。目前,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还在被非法关押之中,这场迫害还在继续。

六、参与迫害者们:请慎重做好最后的选择

站在历史的角度看,所有迫害正信的恶人从来都没有好下场。当年审问耶稣的总督彼拉多,明知耶稣是因大祭司嫉妒而遭陷害,他又见证过耶稣治好他的独子彼罗身患绝症的神迹,但他不愿意得罪对他升官有影响的犹太长老们,就拿水在民众面前洗手,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彼拉多想把处死耶稣的罪推卸给别人,而忘却了自己把无罪的人判钉十字架是罪责难逃的。当彼拉多宣判完耶稣的死刑,他那曾被耶稣治好绝症救了性命的独子彼罗,当即就倒在地上死了,彼拉多在被召回罗马述职时,不但没有升官反而被流放高卢,过着奴仆一样的生活,不久又被赐死,死后他的尸体绑在巨石上丢入河里。

而在本次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中,那些发生在现实中的行恶者遭受恶报的实例是如此的普遍和明显,连消息最闭塞、最不思考的人也都看得清清楚楚了。曾经疯狂主抓迫害法轮功政策的前政法委头子周永康被抓捕的消息已经连中共自己都用“你懂的”三个字来承认了;迫害法轮功专职机构“610”办公室头子李东生被抓、曾经干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这一“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的薄熙来、王立军锒铛入狱更是尽人皆知。而这些年中,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大大小小的公检法人员们遭到车祸、暴死恶报的实例始终是不绝于耳。

这场对修炼“真善忍”佛法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令人神共愤,天要灭中共,这是历史的必然,是中共恶党自己犯下的大罪所招来的报应。所有至今还在主动或被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们,453名政法系统官员的落马还不让你们清醒吗?迫害法轮功的元凶都自身难保、面临着清算,更何况你呢?谁还能为你承担呢?所有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赶快清醒吧,快些弃恶从善吧!赶快退出中共党、团、队,力所能及地帮助魔难中的法轮功学员,站在正义与良知的一边,这是你唯一正确的选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