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也在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几年前,有个女警察从派出所调到街道综合治理办公室专职迫害法轮功,很多大法弟子都受到过她不同程度的骚扰。

为了救她,我去找她讲真相。刚开始,她还威胁我,说送我去洗脑班,而且经常上门、打电话,到我家人的单位去骚扰他们。

随着正法形势的变化和讲真相的深入,她的态度慢慢的开始改变。一次,她打电话找我说:有点事,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见面说。

见了面,她说:“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本地最近发现了很多法轮功的真相材料,公安局已经立案。”我说:“发真相材料的人真了不起,你知道法轮功是干什么来的吗?”“干什么来的?”我说:“是救人来的。”当时她一声不响,我一看她态度有所改变,接着说:“你以后可千万不要说把法轮功学员送洗脑班,连想都不要想。”她说:“我没有。”

我给她讲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以前我有十几种病,炼功不到一个月就全好了,十几年没吃一粒药,现在真是无病一身轻。在交流中,知道她的身体也不太好,我就教她盘腿。她看我七十几岁的人,还皮肤光滑,精神抖擞,也认同打坐有效果。但又怕被别人知道这事,就说:“盘腿也不是法轮功的专利,很多高深修炼法门也都有打坐、盘腿。”但她还是叫我用手比试盘腿和结印的姿势。

有一次,我给她讲了一个整风反右运动时发生的真实故事,内容是这样的:一九五七年学校老师开会,叫他们大鸣大放写大字报,向党提意见,他们就用抓阄的方法安排发言的秩序,有个老师抓的是第六阄,第一天开会,前五位老师都发了言,而且主持开会的干部在他们发言的时候,还向他们微笑、点头,认为他们讲的好。到了第二天,抓到第六阄的老师准备发言的时候,上面通知来了,说五个右派够了,会不需要开了。后来那位老师经常对人说他运气真好。她听了这个真实故事后一边摇头,一边叹息很长时间。

二零一四年前夕,她打电话告诉我:她已回派出所,不干这个事了(大法弟子给她寄过真相信),过了年,又打电话来,说希望我去她上班的地方玩。

那天,我去了她工作的地方,来往的人很多,说话不方便,我就告辞走了。她送我的路上说:“周永康、李东生都抓起来了,你说政策会变吗?”我说:“不会。”接着我劝她“三退”,她没同意,说我才加入的(我的理解是她才加入的,还要往上爬呢,怎么能退出呢?)我就问她:那你是炎黄子孙,还是马列后代?她当时马上故意说:你去办事去吧,我回去了。她跑回单位去了。

这些警察很可怜,别看她穿了警服在众人面前耀武扬威,其实内心很空虚,他们总希望“党妈妈”能救他们,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个“党妈妈”要拖他们下地狱。

我会继续努力劝退她和她的家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