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张彦玲遭迫害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省报道)保定市六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彦玲女士,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多年来她遭到中共人员的骚扰、监视、绑架、拘留及劳教等迫害。

张彦玲出生于一九四七年二月,保定市长天药业集团退休职工。她从小左脚踝关节变形、左腿肌肉萎缩。六、七岁时才勉强能走路,但走路稍微多一点整条腿就疼得受不了,并导致她患上严重的失眠、心律过速、浮肿等病症,到处求医问药,也没有任何效果。一九九八年二月,张彦玲开始修炼法轮功,几天后,她就能一口气走上三楼,走路轻松,气色也好看了,以前是全家人伺候她,现在是她伺候全家人。她妈妈说:“哎哟,你可有救了,你就好好炼吧!”

漂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出于妒嫉,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运动。致使很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判刑、劳教,甚至被迫害致死。张彦玲也未能幸免。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一日,张彦玲和一位法轮功学员去贴大法真相粘贴,被保定东关派出所警察绑架。两人寻机走脱,被迫离家,三年多里,居无定所、四处漂泊,想念亲人,可是不敢回家。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感受的到这种滋味。

在这期间,东关派出所的将永田、东关办事处主任王志伟、和制药厂的王天红、李淑婷经常到张彦玲家骚扰,逼迫家人说出她的下落,还闯到张彦玲的娘家、姐姐家去骚扰,吓的张彦玲的老母亲一见到生人就哆嗦。二零零二年九月份,长天药业还对张彦玲发出最后通牒;并张贴在了张彦玲家人经常路过的许多电线杆上。

二零零三年十月,张彦玲的儿子结婚时,派出所的警察还开着车在她家的楼下蹲坑一宿,妄图绑架张彦玲。致使她的家人也都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精神压力和打击。

绑架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张彦玲和同修坐车出门,同修在车上看《转法轮》被一个便衣发现后跟踪。她和同修被绑架到定县公安局,定县国保大队长马铁柱、成员李铁柱、宁增杰对她非法审讯。他们问她叫什么,家住哪里,因为张彦玲实在不想再过流离失所的日子了,她非常想念自己的家人,就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和住址。就被他们关进了定县拘留所。

在拘留所,她知道自己没有罪,不能被关在这里,没有办法,她只有用失去自己生命的方式,绝食抗议非法关押。

二零零五年一月七日,这时她已绝食十五天了,已是奄奄一息不成人样。定县国保大队的人才打电话通知保定市东关派出所,东关派出所的警察才带着她老伴和孩子把她接回了家。

回家后,东关派出所的杨双福、李云、高远等人和东关卫生桥社区的邪党人员高娟、马成霞经常去她家非法监视、骚扰,一直骚扰了三、四个月。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两天,保定市北市区公安分局、东关派出所、卫生桥社区的邪党人员,在她家楼下监视她,只要她出门就被跟踪。八月十三号她回娘家,跟家人说十六号回来,因有事没能回来,十六号中午,北市区公安分局、卫生桥社区的邪党人员就去了俩个人,找到她娘家把她接回。在她的娘家村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摧残

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因博野县法轮功学员翟林亚被非法庭审,张彦玲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去旁听,结果警察不让进,在返回来的路上,被博野县公安局国保人员李志等非法跟踪并绑架到博野县公安局,被关进一间屋子,国保大队长李莉对张彦玲非法搜身,一个叫彦凯的警察对她非法审讯,问她叫什么?哪的人?她不回答。然后就把她锁在铁椅子上,呆了一天一夜。七月六日早上,他们在网上查到了张彦玲这个人,下午,才给她解开锁。她的腿、脚都肿了,胀的非常难受。

劳教

张彦玲后来被保定市国保大队的王洪恩劫持到石家庄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刚到劳教所二大队,警察将她关进单间,派普教谭杰专门监视她,不许与别人接触,不许与任何人说话,看别人一眼都被呵斥一通。大、小便等厕所无人时才允许她去。三天后,又把她转入重点严管单间,由大班长黄美答、计桂娟单独看管。

为了强迫她“转化”,副大队长臧志英指使普教用熬鹰的邪恶手段迫害她,晚上不许她睡觉,她一合上眼,恶人就嚷,直到凌晨两点多,才让她睡三个小时。白天又被邪悟者轮番攻击。张彦玲一直被关单间强行“转化”了四十多天。

后来,张彦玲又被分到班组里强制参加超负荷劳动,叠出口浴帘。一天要干十几个小时,警察给定任务数,白天干不完晚上加班,有时要干到深夜十二点,没有任何的报酬。吃的极差,一日三餐多半都是早、晚是馒头、咸菜、玉米面稀粥,午饭是馒头、熬菜,很少的油。

张彦玲当时已是六十四岁的老人了,要和年轻人一样长时间参加超负荷的强制劳动,没有休息日,使她的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一天,她走路时突然栽倒了,就这样连续栽倒了七、八次,到医院检查,生命出现严重危险。劳教所怕担责任,给她办“保外就医”。张彦玲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七日出劳教所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