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班:企图消灭人的灵魂的魔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六日】编者按:郑旭军,原中国电力科学院博士研究生,国家电力部科技进步三等奖获得者,一九九九年一月公派赴英国利物浦大学从事合作研究。因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郑旭军于2000年被电科院非法开除、并注销户口,十多年以来,郑旭军两次被劳教迫害,多次被关强制洗脑班,多次被非法关押拘留所、看守所。郑旭军在2001年9月27日至2002年4月6日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法制培训中心遭强制洗脑迫害。

作为一个遭受过北京法制培训中心(其实是“非法强制洗脑班”)迫害的受害者,看到《退伍武警:揭开法制培训中心的画皮》中北京退伍武警讲述的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真相,让我看到又一个曾经参与迫害的生命觉醒了,法轮功学员没有白付出,心里无比欣慰。特别是作者在文章的最后面说出的心里话:“向法轮大法师父致敬!向法轮功学员致敬!”在我被关押迫害的几年里,无论是在北京市的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还是马三家的劳教所里,都遇到了参与迫害的包夹、武警、警察、610人员被法轮功学员的善行所感化,拒绝参与迫害,默默地帮助法轮功学员,有的甚至自己也开始炼法轮功。

在整个对法轮大法的残酷迫害暴行中,洗脑班(对外谎称“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基地”、“关爱学校”、“学习班”等)是受迫害人数最多的地方,它是由610这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设立的黑监狱。劳教、判刑,都有刑期,而洗脑班没有,也没有任何手续,有的法轮功学员从监狱和劳教所里出来以后直接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洗脑班里有各种惨绝人寰的迫害,许多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里被迫害致残、被强奸、被迫害致死。这种迫害是在完全封闭的情况下发生,所以具体的迫害情况,即便是不同的参与者也不完全清楚。在各地刚成立洗脑班的初期,把法轮功学员关进去之后,一上来就是毒打、酷刑,到了2000年下半年的时候,开始了用各种歪理邪说来迷惑法轮功学员,如果法轮功学员不被其迷惑,几天之后便开始毒打、不让睡觉,以及各种酷刑。

中共在各地办的洗脑班数不胜数,从街道、乡镇、县、市以至于到大一点单位都办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其数量远远超过了劳教所和监狱。每个洗脑班一方面会得到来自610的资金支持,另一方面,在洗脑班通过610胁迫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所在的单位、以及法轮功学员的亲友缴纳巨额“学费”。在洗脑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不仅可以拿到丰厚的报酬,还可以享有去各地旅游等的待遇。每当完成一个“转化”指标时,又会得到不同数目的奖金。所以许多道德败坏的人,或者不明真相的人都积极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是610中级别最高的洗脑班,位于北京市大兴区,据说过去那里曾经是一个劳教所,镇压法轮功之后,花巨资对其进行了改造,所有房间都重新做了装修。关到这里来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认为是“重要骨干”。

2001年9月17日,我在北京地铁上被非法搜包,翻出了真相资料,随后被劫持到北京市看守所。9月27日,我被国保套上黑头套从看守所绑架到后来才知道的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2002年4月6日,又从洗脑班直接送到团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6个多月,虽然国保给我开具了“监视居住”的手续单,但是其他的警察告诉我,这根本就不是监视居住,没有这样干的。直接参与迫害的人员有国保、武警、劳教警察、国安人员,还有一些走向反面的曾经修炼过法轮功的劳教人员,还有一些来历不明的所谓专家等各种人。

每个在北京洗脑班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由6~8个武警二十四小时负责监视,在洗脑阶段有若干名劳教人员和四名以上的劳教警察负责,洗脑时武警便撤出。洗脑失败后,便是各种酷刑上演,每种酷刑由不同的人来操作,都是轮班的,所以这一帮的恶人,一般不知道上一帮的恶人具体干了些什么,除非他们自己互相沟通。例如灌食的是一帮人,毒打的是一帮人,熬鹰不让睡觉又会是另一帮人等等。打手也有好几种,都是一帮一帮的轮班。这样可以相互保密,除了受害者本人,别人都不会知道整个的迫害情况,这样他们便可以肆无忌惮的干坏事。多数情况武警不参与直接迫害,里面有个武警的中队长还特意告诉武警,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但也有个别武警参与了毒打或者故意不让法轮功学员上厕所等。武警知道的迫害情况也是非常有限的,因为多数情况下,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武警就撤出去了,迫害完了之后才把武警叫回来值班。

我当时被关押在一楼中间的一个房间里,编号是B2,B1靠近门口,B4在走廊的最里面。关在里面的人,都是只喊代号,他们都叫我B2。由于这里的迫害手段极其邪恶,多数的法轮功学员关押几天后便被折磨得神志不清,做了错事,然后就被关到其它地方去了。我在这里呆的时间比较长,六个多月,B4关的是一个大学生,叫谢戈,他来的比我晚,但是我走了之后他还一直被关在洗脑班,前后关押了一年多,我们后来在团河劳教所见了面。谢戈在洗脑班一直绝食,好多武警都喜欢和他聊天,他被迫害时,高喊“法轮大法好!”,在半夜里我听到过好几次。

我的隔壁,在B2和B4之间(不知道是不是B3)还关押过一个女法轮功学员,那段时间,半夜里经常传来她被迫害时凄厉的叫声,令人不寒而栗。曾经有武警告诉我,四、五个男国保打手对她进行毒打、凌辱,那里的打手都是受过特殊训练的,个子特别高,身强体壮。那时是寒冬,窗户被打开,法轮功学员被浇了冷水。

看管我的武警每班都是两个人,他们就站在我的床前,床前还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个本子,用以记录我的情况,我的每个动作他们都要做记录,睡觉的时候,我翻个身等也都有记录。武警是两个小时一班,到两个小时后,就换另外两个武警。除了这两个武警,还经常有武警的领导、国保的领导来巡视。有的进屋来看看,有的趴在房门的窥孔里看。

我的那张床,上面的垫子是撤走了的,只剩下硬的床板,除了睡觉躺着,平时都被要求端坐在床板上,时间长了,屁股上长出两个厚厚的茧垫子,好多年以后才消失。房间有一个门和一个窗户,窗户是被厚厚的窗帘堵上的,透不进一点阳光,屋里是靠天花板上的四个灯泡来照明的,灯泡二十四小时亮着,没有白天和黑夜,也没有春夏秋冬。

那段时间的武警,来自河北、河南、江西、辽宁、山东、甘肃等地,他们告诉我,那时北京武警的政治审查条件是:本人不炼法轮功、所有的亲戚中也没有人炼法轮功;江西的一个武警告诉我,曾庆红到吉安时曾告诉吉安当地的干部,如果他进了政治局,他会从吉安当地再招四百名武警自用;一个河南的武警入伍前曾打死了人,家里有关系就让他去当武警,因为当兵之后,就把档案又洗白了。

这里的武警,除了士官,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涉世未深,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和这里的邪恶的对比是明显的,一段时间之后,许多武警就不再相信邪恶的谎言。他们许多人开始力所能及的帮助法轮功学员。他们知道我是个博士生,因为信仰被开除,非常同情我。有的武警给我悄悄的塞上一个苹果或其它吃的东西,晚上他们端来热水让我洗脚。这些事被领导看见之后,把武警召集起来开会,威胁武警要配合610、国保的迫害,否则就军法军纪处置。还威胁这里的武警,对洗脑班的情况要绝对保密,不但在部队期间,在退伍以后也不能说出去,在退伍后十年之内,如果明慧网上出现了“法培”的内部消息时,都会追究他们的责任。开过这个会之后,有些武警就不敢再跟我说话了,但是另一些武警仍然暗中照顾我。洗脑班一方面高度保密,另一方面却在中共喉舌中黑白颠倒的大肆宣扬,被说成是“春风化雨”。在2002年的两会期间,与会的代表委员还到洗脑班参观。

劳动教养制度,连中共体制内的人和学者都认为是无比邪恶的东西,十几年的迫害法轮功运动中,江泽民集团投巨资重新翻建了各地的劳教所,用来关押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内部还组建了各种强制洗脑的“攻坚班”,各种酷刑和下流的东西,被恶警堂而皇之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许多劳教所的洗脑班还对外行恶,非法关押在社会上的法轮功学员,收取巨额“学费”。

洗脑班是中共610掌控下最无耻的黑监狱,它的目的决不满足于对法轮功学员施行酷刑等肉体和精神的折磨,甚至于不满足于夺取法轮功学员的性命,它真正的企图是要扼杀一个人的灵魂,虽然表面上中共邪党宣扬无神论。因此,在洗脑班里,它们不仅要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还要求那些曾经在大法中受益的法轮功学员,辱骂他们的师父,歌颂中共邪党,变成一个是非颠倒、善恶不分的行尸走肉。

在北京法培的洗脑黑监狱里,对我殴打最厉害的一个人叫杜秀云,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数学教授,曾经学过法轮功,后来被劳教,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里被洗脑以后,彻底走向反面,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她的恶行却得到了劳教警察和610的极大鼓励,在劳教期间走出劳教所参与各地区的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还受邀到北京电视台做诬蔑法轮功的节目。在北京洗脑班期间,杜秀云在警察的指使下对我进行了长时间的毒打,她不仅恶毒的攻击大法和大法修炼者,还把佛教、基督教等和一切的修炼法门都斥之为“邪恶”,人性和善良在她身上消失殆尽,成了只听从恶魔、死了灵魂的人。几年之后,她从六楼跳下,结束了可悲的一生。指使杜秀云行恶的其中一个警察,叫李继荣,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犯下累累罪行,却被封为司法警察的“英模”,还当上了中共十六大的党代表。恶警们自己都说,一个劳教警察当上党代表,在中共建政以来都没有过。所以一批急功近利的恶徒,更加积极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十几年来,江氏集团以迫害法轮功来论功行赏,积极参与迫害的邪恶之徒被大量提拔,从科级、处级、部级一直到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邪恶势力从媒体、公检法,到武警、部队、国安特务和国外的使领馆,乃至于中共统治下的各种非政府组织,故而在江氏下台之后,仍然能轻易的掌控党政军大权,为所欲为。而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些无恶不作的亡命之徒,他们不仅仅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还对这个社会上所有的善良人都是一个威胁。

实际上大家都看到了,610系统只为江泽民一个人服务。 610系统掌控着公安、法院、检察院、国安、军队、武警、大陆各级地方政府、驻外使领馆等,由此江氏下台之后仍然能掌控大权,俨然是另一个中央权力中心,对法轮功的镇压丝毫没有停止。许多迫害指令都是口头传达,没有任何文件,而薄熙来、周永康之流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江的赏识,从而获得更高权位。薄熙来主政的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将女法轮功学员投入男牢迫害的事件曾经震惊世界,而其后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邪恶至极;周永康主政的四川省,多处的洗脑班邪恶至极,新津洗脑班是直接迫害死法轮功学员最多的洗脑班之一,四川许多司法干部都是周永康之流培养起来的,所以时至今日,仍不遗余力地迫害着法轮功学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