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那是给我配的“贴身保镖”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七日】丈夫一進家门,不高兴地说:“你活得还挺潇洒啊!小保安陪着散步!” 我说:“那是给我配的‘保镖’,走一步跟一步,不‘陪’也没办法。”其实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几年了,但每当我说起来,听的人都忍不住想笑。

我是国有大企业的一名员工,同时也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不愿出卖自己的良心,不想配合中共祸国殃民说谎话,可是单位领导为了保自己的乌纱帽,执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的灭绝政策,剥夺我的工作权利、扣发工资,将我绑架到看守所、劳教所迫害,还经常电话骚扰、上门骚扰,监视和跟踪。

我记忆最深的一次是纪委袁书记派保安跟踪我。那天晚饭后,我独自出门去买东西,走出小区大门不远,就隐约感觉后边有人跟着,出于女人的警觉,我加快脚步拐進一家超市,在超市停留片刻,出门左右看看,没发现有人。我又向前拐進一个纺织大院访友,再出来的时候,看见一个又高又胖的男人站在纺织大院门口的东边,面朝东,但他的眼睛斜视着,分明在注视着大院门口的动静。

我出门向西边的一个鞋摊走去,一边看鞋一边和摊主打招呼。那个男人也三步并着两步快速走向鞋摊,拿起一只鞋装模作样看起来,其实他在听我和摊主谈话,他可能以为摊主是法轮功学员或者是我们在“接头”吧。

这时我看清了他的面目:是我们单位的一位保安。在中共所谓“敏感日”,他经常出现在我们楼头,那是我出门的必经之路,有时他会远远注视我。我认出他以后,厉声问道:“你跟着我干什么?”他说:“我没有跟着你,吃完饭出来走走。”“吃完饭出来走走?为什么我走你就走,我停你就停?”我声音很大。他无言以对,径直向西走去。

我想,不能这样就完了,不能让这个人继续做坏事从而毁了自己。我也跟随他向西走去。我问他:为什么跟踪我?谁让你跟踪我的?是不是因为我炼法轮功有人派你跟踪我?他都不作任何回答。那段时间,我们当地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警察在追查资料来源。于是我又问他:是不是对法轮功又有什么动作了?他低声说:“嗯,可能是。”我告诉他:千万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不然会对你自己不好。

我一边走一边给他讲真相,告诉他法轮功是佛法,是教人做好人的,强身健体有奇效。我原来有肾盂肾炎,一个肾的功能都重度损坏了,炼功后十几年没吃过一片药,心情舒畅,身体健康。现在法轮功已传遍全世界,包括香港和台湾。又告诉他,“天安门自焚”伪案是江泽民和罗干导演的戏栽赃给法轮功的,给他列举了迫害法轮功者得恶报的实例,又给他讲了当时国内外的形势,希望他能多了解真相,不要受谎言蒙蔽。

保安可能听明白了,突然停下脚步郑重其事地对我说:“我告诉你吧,都是你们单位的袁书记让我们抓你们的,他经常把我们叫到他办公室说,看看大院里有炼法轮功的吗,有就把他们都抓起来。”我说:有些事我都知道,他经常嘲笑和骂大法弟子,写文章污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他也遭报了,嘴歪了好长时间治不好,听说喉咙还动了手术。

保安接着说:其实你们发的那些传单和光盘我都看了,我觉得是真好,都是实话;还有那光盘(神韵晚会)也没说多少法轮功的事啊,都是中国的传统文化,我就想不明白,共产党为什么非得和法轮功过不去。

我说:法轮功讲“真善忍”,共产党以谎言起家,一直以谎言欺骗中国人,它宣传的一切都是假的,如果人们都按“真善忍”处世为人,共产党的谎言政权就无法维持了、就要倒台了,所以它极力阻止法轮功弟子给中国人讲真相。但是不管它如何保权都是白费,因为天要灭它。它建政以来,为了让中国人屈服于它,在各种政治运动中,害死中国同胞八千万,已经是人神共愤,不可能让中共继续贻害中国了。你当保安也不容易,挣的钱也不算多,你可不要跟着他们做坏事。

他开始抱怨起来,说工资本来就不高,还要提成给保安公司一部份,服装还要自己交钱买。我问他入过党吗?他说没有,只入过团。我说那你退出来吧,你是好人,不要到“天灭中共”的时候给它当陪葬。他看过很多真相资料,连考虑都没考虑就说:“行,退出来吧。”我又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化险为夷保平安,他点点头。

保安一边走一边告诉我单位里他知道的一些事情,还说14号楼和2号楼有人拿着传单到机关去举报。正说着,他突然压低声音:不能和你说了,你们单位的人来了。我向后一看,是我丈夫和另一位职工,但他不知道我俩是一家,说:你看那个高个的叫某某某(我丈夫),在什么科上班。我点头应着又忍不住想笑,心想我可比你熟悉他。他又说:那个矮个的叫某某某,在什么科室上班。说着就和我拉开了距离,走到我前边去了。我说:“别忘了我给你说的话。”他说:“其实我已经不在你们单位了,调到别的单位去了。”我说:不管你走到哪里,都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看到发资料的法轮功学员要保护他们。他可能看到我丈夫已经走近了,没再回话,双手抱拳举过头顶做“谢谢”状。

这一切,丈夫早已看到了,虽然他知道我不会做什么坏事,但是看到我和别的男人一起走,多少还是有点醋意吧,一進家门就说:“你活得还挺潇洒啊!小保安陪着散步!”我笑着说:不是小保安,是个老保安,是袁书记给我配的“贴身保镖”,走一步跟一步,不“陪”着也没办法。然后我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我丈夫,丈夫也觉得很可笑。

中共会经常派人用不同的方法对法轮功学员监视跟踪。迫害刚开始那几年,公安分处长向我家打电话找我丈夫。我说:你不是找他的吧?你明知道他不在家你还找他?你的目地是看看我在家吗?他笑着说:又被你识破了。我开玩笑说:你那点“雕虫小技”,别跟着江泽民一路走到黑了,给你儿子多积点德。他笑笑把电话挂了。

还有一次,我买包子已经回来了,一小保安还在用对讲机说:“在那儿买包子呢。”有时他还会跑到楼上敲门,我问他什么事?他编个理由说:这几天老丢自行车,你注意点。我说:我家根本没有自行车,你不用再上来了,怪累的。其实他就是看我在不在家。我还听一同事说,我装修房子的时候,每次到建材市场买材料都有车跟踪我。

但我从来没有恨过他们,我相信他们每个人都是善良的,只不过是被中共江泽民集团的谎言蒙蔽了。一旦知道事实真相会恍然大悟,就象原来的那个保安,他明白了真相也会把他所知道的真相都说出来。谁愿意给恶人背黑锅和骂名呢?谁不想自己和亲人平平安安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