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是我一生追寻的佛法真理

更新: 2017年06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七日】

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这是我第一次写修炼心得体会。自修炼以来,虽有千言万语想对师父说,却总因人心阻碍未能了愿,这次在同修的鼓励帮助下,我终于如愿。

一九九八年五月,我终于找到一生追寻的真理——法轮大法。下面就简单介绍一下,无边佛法如何将争强好胜、骄傲自负的我,变成个心怀慈悲救众生的大法徒的心路历程。

一生追寻 喜得大法

我今年六十七岁。在邪党发动的政治运动中,我爷爷、父亲都遭受过严重迫害,这些给我心灵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创伤,我从小就争强好胜,决不甘心受人欺负。

长大后,我更争强好胜,不管做什么都要比别人做的好,不甘落后,得理不饶人,我活的十分痛苦。加上辛劳的生活,我身体状况越来越糟,颈椎骨质增生、肩周炎、美尼尔氏综合症等疾病折磨着我,使我对社会绝望也对人生绝望。

幸运的是,一九九八年五月,我单位教育处处长让我赶紧去炼法轮功,同事又送了我一本《转法轮》 ,看完书后,我心里一下开朗了,这就是我一生在追寻的真理呀!从那以后,我每天大早去参加集体晨炼,晚上下班后也去,不到三个月,我所有的病奇迹般的全好了。走路一身轻,我十分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得法一年后,非法打压开始了,领导一次次对我们施压,我多次找领导讲:你们不能这样,从我身体的变化就知道法轮功有多好,为什么不能让我们讲话呢?领导回答:上级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让你往东你不要往西,叫你站你就不要坐,你是干部,更要注意。

我不甘心,和同修商量后决定给高层领导写信,让他们知道法轮功是好的,是被冤枉的。第二次去邮信的时候,身为教育处处长的同修被非法抓捕,我妹夫因在外面洪法炼功也被抓了,我的家也被抄,情况变得越来越紧张,我的行踪遭到居委会监视,同事们议论纷纷说难听话,我感到压力很大,我心里想:师父呀!这到底是什么了,我能修下去吗?我真想离开这个鬼地方,有个好环境,能让我把这条修炼路走下去。

说来也巧,二零零三年,一个美好的良缘让我来到了台湾,我这才知道:人可以享有人权,可以大口呼吸自由的空气,也可以活的这么有尊严。记得第一次参加台湾法会时,一進会场就看到师父的法像悬挂在讲台的中央,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一直到法会结束,千言万语,表达不了我对师尊的感激,我心想:师父呀!修炼这条路无论多艰辛,弟子都会坚定不移的跟着师父走!

修炼上的教训:忙做事不实修 矛盾不断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问世。我看完后彻底明白了:原来邪党不是我们中国的东西,我们是炎黄子孙,不是马列子孙,五千年神传文化才是我们真正的文化,我们的祖先是崇尚仁、义、礼、智、信的,而邪党宣扬的是无神论,是泯灭中国人的善良的。于是,我和同修们开始向民众大面积发放《九评》:我们到大学、到社区、到眷村、还到各大加油站去,因为那里经常有满载大陆游客的大客车来加油,我们还举办《九评》研讨会。那段时间虽然很辛苦,整天东奔西走,但我却没有累的感觉。

除了在台湾当地讲真相外,我们还通过邮寄的方式向大陆寄真相信,用手机发送短信,用网络讲真相,后来项目越来越多,再加上各种大法活动,整天忙不停歇。我心想:我要尽量的多做,再苦再累我也不怕。后来,我地区成立了电话组,我又参加了一周一次的集中向大陆打真相电话的项目,同修们在一起发正念时,我一发正念就迷糊倒掌,同修给我指出来说:你总是发正念倒掌,这样不好呀,容易被旧势力钻空子。我不接受,还说:我在很专心的发正念,你们不好好发正念,怎么专看着别人呢?

当同修们给我指出其它方面的问题时,我不接受,用人的想法去对待,觉得自己一天到晚都在做讲真相的事,你们还来责怪我?反正我总是为自己辩解,我的态度伤害了很多同修,和同修的矛盾也不断发生。

有次,我们地区的协调人找我说:大姐呀!知道你做了很多救度众生的事,也知道你很辛苦,我们说话有时候也不妥当,我们都缺少向内找,咱们一起向内找吧。

我们一起学法,在学到《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时,师父说:“就是大法弟子有错误不愿意让人说,谁也不能说,一说就炸。对时不高兴别人提意见,错了也不高兴别人说,一说就不高兴。这个问题已经是相当的厉害了。”

这段法点醒了我,我觉得很内疚惭愧,是自己法没学好,师父这段法讲了多年了,我就象没看到一样。

师父在《精進要旨三》〈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一文中说:“你对大法的根本认识真的就只能停在人这一层吗?那么你们到底在为什么而修呢?”

我向内找,我学法时思想溜号,发正念迷糊,做这么多事,都是在用人心做,太危险了;不实修,整天忙着干事,干事心越来越强,别人说什么我都听不進去。另外,我还意识到,争强好胜,爱妒嫉,好显示,要面子等心已经成为我不能勇猛精進的巨大障碍。我下决心要好好归正自己,但是时好时坏,总也去不彻底。

在RTC平台上讲真相 磨砺心性

大概是二零一一年,经同修介绍我上了全球RTC平台,虽然我很早就开始往国内大陆打电话,但因为忙于其它项目,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打的效果也不好。我想听听同修怎么打的,平台上同修们讲电话时语气亲切平和,真相讲的条条有理,让我看到了差距,我被吓住了,我那种骄傲自满、自以为是的心一下就没了,我再也不敢开口了。以前,我觉得自己是从大陆来的,讲真相讲的挺好,在我们当地电话组里,没人能比。

我对介绍我上平台的同修说:我再多听听再开口吧。同修说:您要突破呀,一定要打,要不永远都开不了口,这是个怕心,只有开口才能把怕心拿掉。咱们要更上一层楼呀!我问同修打不打?她说“打”,我鼓足勇气说:好!打吧!

第一次拨打,我摁键的手一直在发抖,我也奇怪,我打了这么多年的电话,这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反应。我想:怎么会这样?怕到这种程度?让我高兴的是,我终于冲破了这一关,我终于开口了。从那以后,怕心慢慢就没有了,我对自己说,基点要摆正,救人怕什么呢?这可是当初自己发下的誓约啊!

我争强好胜、得理不饶人等顽固的执著心在平台上也魔去了很多,心变得宽了,语气也变得平和了。以前,我打电话时遇到骂人的,我虽然不对骂,但是我会咄咄逼人说一连串噎人的话,会触动对方的负面因素,可想而知,讲真相的效果如何了。

现在再遇到骂人的,我会心平气和的说:这是谁教你的,是共产(邪)党教的,它不让人做好人,好人能这样说话吗?你看我和你说半天,我没有骂你一个字吧,我都是在告诉你真相,告诉你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还被活摘器官,告诉你远离邪恶才能保平安,做人都有正义和良知呀,对吧?

在上RTC平台不久,协调人找到我让我做主持人,我推辞说:我自己能把电话打好就不错了,做主持人,我没有那个能力的。协调人鼓励我:不要有压力,不能满足于只打电话呀,我们也要提升呀,也要想到为大家服务呀,带动更多的同修,这也是个提升呀。我想也对,我们修炼不能总原地踏步,也要不断的往前走。就答应了。协调人把我和我地另外几个同修安排到一个组,大家彼此认识,也好配合。

在景点讲真相

二零一一年,我刚开始去旅游景点时,同修不多,一天只有两三个人。现在参与的人越来越多了。刚开始,我根本不敢开口讲,也不知道怎么讲,只是去扫扫地,发发正念,然后就回家了。同修说我:你是从大陆来的,你的口音他们听的懂,我们讲台湾话,游客听不懂呀,最好你去讲。我推托说,你们国语讲的也不错,你们去讲,我有事情,我要走了。我还自我安慰,反正我也去景点了。

后来,我把在RTC平台上学到的讲真相方式和内容运用到景点上。我不再怕了,不但敢坦然的讲,还敢拿着麦克风讲了。游客一下车我就开始讲,一直跟着讲到游客進了景点门。等游客出来后,我就说:大姐刚才讲的这些,你们听明白没有呀?很多游客回答,听明白了,我们知道。我说:光知道还不行,要三退呀!有的说,没入过呀!我说:你又怕了吧?不退就是明白了也没用呀,共产(邪)党被老天清算的时候,你是它的一份子,到时候不就被它带走了?咱老百姓不参与政治,也不做坏事,就是保平安,平安了,一家都是福呀!听我这么一说,有的游客就说:那好吧!好吧!就退了。

有时,旅游团的游客是当官的。我就说:当官是自己的福份,可是不管当多大的官,不管有多少钱,都没有用。现在老天爷要清算这个腐败执政党的时候,你发过誓言是它的一份子,老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你参加过它的组织,没有跟它划清界限,就等于和它在一起做坏事,那老天清算它,到时候就要陪命了。

有的听我这么一说,有人就过来接资料接报纸。我说:上面有突破网络的网址,你们可以到上面去退党、团、队。我给你们讲的只是冰山一角,要了解更多,就看这份报纸。因为当官的顾虑心多些,不象老百姓那么痛快当时就表态退,有的当官的说:我再看看。

随着心容量的不断扩大,我不再把救众生当个事在做,而是心怀慈悲去告诉他们真相,不管他们什么态度,我基本能心态平和、不为所动。一次,一位女游客骂我骂的很难听,我没动心,对她说:这位大姐,你说这话我不怪你,因为你在国内什么消息也听不到呀,听的都是谎言,所以你们到了民主人权自由的地方听到真的了,也不敢相信不敢接受。我们告诉你这些是让你保平安保命,不是让你做坏事。你现在听不進去,回去也要好好想一想,以后再遇到人让你三退,你要赶紧退,这事情很严肃。我说着说着,那个女游客就把脑袋耷拉下来了,不骂了。

如今,我们在景点讲真相的环境也随着大家心性的提高,变得宽松多了。而且和管理员的关系溶洽多了,有时在一起还开开玩笑,遇到下雨天,我会主动用麦克风帮着管理员招呼游客。

在景点的这些年,经常会有游客在乘车离开时,向我们挥手,竖大拇指,有的说再见,看到他们明白了,我们发自内心的为他们高兴。

带动同修 共同精進

为了让更多的同修能够学会开口讲真相,我经常把我在RTC平台的感受和收获分享给身边的同修,在全台湾一年一次的电话组心得交流会上我也会讲。我以前有顾虑心,怕同修不愿意听不理解,后来我想:还是要和同修说,救人重要,那些还没走出来的,是需要鼓励,需要有人拉一把的。如果不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同修到时候落下了,我也是有责任的。想明白后,我就主动找技术同修帮他们安装软件,尽可能为他们上平台创造条件。

很多同修上平台后,很喜欢听打电话也喜欢听每天半小时的交流,一段时间后,同修普遍觉得受益找到了差距,也变得精進起来:有些曾打过电话后来又放弃了的,又开始从新拿起电话救人;有些上景点的同修,原来只举真相展板不敢开口讲,现在也敢讲了。

其中有几位同修,上平台后不懂的就问,突破的很快,很快成了平台上讲真相的骨干,也成了景点上开口讲真相的骨干,他们还带动身边的同修走出来:主动帮助其他同修安装上网软件;为同修买打电话的点数;主动开车带同修去当地的景点,还带着同修去支援外地的几个景点。这几位同修也有意识的鼓励不怎么出来的同修走出来。

看到同修的進步我真替他们高兴。我当初的想法是为了带动同修精進,现在感觉是他们在推着我往前走。这些同修经常会打电话给我说:大姐,今天可要来景点哟!有时本来不想去,他们这么一说,我只好说,好!好!一定去!一定去!

现在越来越多的同修上了平台。每星期一次,我们地区的同修集中在RTC平台上主持拨打。大家都觉得:以前各自私下打,很容易懈怠、散漫,安逸,上了这个平台就正规起来了,正念也强了,大家在一起,比学比修,互相鼓励,各种执著心去的也快,就象到了一个大家庭一样。

以上是我的一点修炼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指正!

(二零一四年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