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法弟子的修炼心得体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七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们好!

一、得法

记得我来日本的第二天姐姐就让我看《转法轮》,当时被邪党毒害太深的我,随口就说了一句:你们还自焚,好你就自己炼吧。姐姐说:自焚是假的,全世界都知道,你怎么不知道?!当时我很惊讶,也很被动,一句话没说,心想:原来“自焚”是假的呀。从那天起,我有时间就翻开《转法轮》看看,尽管姐姐告诉我要从头看,不要挑着看,我还是没听劝告。

当看到第二讲开天目时,天目就开了,我看到法轮从天目处由小变大旋向远方,我睁开眼睛想再好好看看时,立刻就没了。当时自己只看书,觉得书里说的都对,但是我做不到。就想自己先做个好人吧,由于悟性太差,我在修炼和发展事业之间,选择了后者。

二零零一年四月我在东京开了一家小店,做生意。在这期间,姐姐经常把师父的经文拿给我看,但是《转法轮》这本书我后来一次都不敢碰,就觉得自己名利情太重,不配看。

直到有一天,姐姐跟我说:你把所有的经文和书都给我拿回来吧。你也不看,别弄坏了。我整理了一下,把《转法轮》放在兜子的最上面,准备有时间给姐姐送去。

几年来超负荷的工作劳累,旧病未好又添了新病。二十多年的神经衰弱和十几年的风湿病,又添了腰间盘凸出,和颈椎病,身体的承受能力已到了极限,每天睡不着觉,因患有风湿病,一年四季都得用热水洗手,经常浑身疼痛,靠洗桑拿来缓解关节的疼痛,每星期去医院做一次颈椎牵引。有时客人来了,“欢迎光临”的声音出去了,身体却动不了,就像有一根钢筋在身体里面,脖子动不了,心力交瘁,痛苦不堪。

记得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的一天凌晨三点多,病痛的折磨使我难以入睡,我坐在沙发上呻吟着,无意中看到了放在兜子最上面的《转法轮》,心想:快看看吧,要不还给姐姐就看不到了,这是我这四年中第一次捧起这本《转法轮》。

翻开《转法轮》,这一看,非同小可,字迹很大,白纸黑字,从未有过的清清楚楚,于是我就看了起来。那个时候因眼睛痛,不能看电视、报纸、杂志等东西,我还纳闷哪:今天看书眼睛怎么不痛啊?而且越看越爱看,我还不时的抬起头看看墙壁上五颜六色的千纸鹤,与以往大不相同的是颜色变的异常鲜艳。就连室内的空气也显得格外的清新透彻。

当看到《转法轮》中说,“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1]我当时就想,我能放下,我一定能放下!看着看着,越看越爱看,书中的每句话都说到我心里去了。不知不觉看到了上午十点多,迫于晚上开店必须要休息,这本书让我爱不释手,双手把书捧在胸前,就想这样睡了。又一想,如果把书弄折了可不行。于是我轻轻的恭恭敬敬、整整齐齐的把书放在了枕头旁边,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五点多,这是我二十几年没睡过的第一次又香又甜的好觉。我有个习惯动作,睡醒觉先捏捏手,因为风湿病导致手关节常年肿胀。那天当我一捏手时,把自己吓了一跳,手变的又瘦又小,我又捏了一下,猛然反应过来了,浮肿都消下去了。这才是自己真正的手啊,十几年没看过自己的手了,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我跑到厨房打开冷水管用冷水洗手,看看手还疼不疼,下楼买菜不戴手套看看手还疼不疼。我放下了治病的心,师父就管我了!

更神奇的是,第二天早上,一个什么东西由远至近、频率很齐,而且越来越快的“咚咚咚”進入我的小腹,我立刻明白了,是师父给我下法轮了。法轮功真的太神奇了。

还有更神奇的,又过了几天的一天傍晚六点多钟,我躺在床上,感受着大法给我带来的无比神奇和美妙,突然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头到脚通透全身,力量很大,一次、两次、三次,我有点害怕的想着,别来了,立刻就没了。后来才明白,原来是师父在给我灌顶净化身体呐。

那时候国籍刚刚下来十几天,姐姐让我和她一起去参加当月二十一日的纽约法会。记得当时还和姐姐讨价还价,说机票贵了就不去,姐姐说同修帮助定的机票才三万九千日元。我说骗人,我说从日本到沈阳三个小时左右也没这么便宜,从日本到纽约十二个小时这怎么可能个价钱?姐姐说,大法弟子不骗人。我说:那旅行社骗人。因长期生活在邪党谎言的社会环境中,思维变异,怀疑一切,不相信别人。那几天姐姐几乎每天打电话给我,让我快去买机票。在女儿的陪同下,给各个大小旅行社打电话咨询,贵的十多万,最便宜的七万多。我很不情愿的带着不相信的心,来到了姐姐事先约定好的旅行社,一進旅行社便对女儿说,快问多少钱,一问不多不少,正好三万九千日元,后来悟到:是师尊洪大的慈悲,以各种方式让弟子得法。

我很荣幸参加了二零零四年纽约法轮大法心得交流大会,聆听师尊讲法,从头至尾以泪洗面,几乎哭出声音,就觉得莫名其妙,明白法理后才知道,那是明白一面得法后的感动。这次法会使我脱胎换骨,一直自命不凡的我,听了同修们的心得交流体会,才知道自己渺小的可怜,当时的心里感受是,除了得法的喜悦外,再也没有让我值得骄傲的事情了。

法会回来后,我在电脑上学会了五套功法,一有时间就喜欢炼功。而且还算了一笔帐:我比得法早的学员晚得法十年,我每天炼双份功,炼五年就能赶上十年的老同修。于是我每天至少炼两次五套功法,炼一段时间觉得不对劲,我炼他们也炼,怎么都撵不上,就是这样我也不放松,有时间就炼。那时候走路生风,上楼梯总是一步迈两个台阶,腿若再长就能迈三个台阶。睡觉时,连被子都一起往上飘的感觉,一切病都不翼而飞了,那时候就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幸运的人,太幸福了。

得法后,我每天学都学《转法轮》和师父的《各地讲法》。记得有一次躺下半天怎么都睡不着,就觉得少了一点事,原来没学《各地讲法》,我赶快起来学。刚学了一点就困了,那就睡吧,刚躺下就感觉一股强大的能量从身下螺旋似的向头顶上转,感觉把头发都拧在一起,在头顶上形成一根大柱子,整个身体被强大的能量包围着,不敢动,有点害怕,由于力量太大,感觉不知道给身体转哪去了,心想是好事,有了灌顶那次的经历,这次不敢动了。

过了一会儿,平静之后,我把眼睛轻轻睁开,看把身体转哪去了,结果还在床上躺着呢,原来师父在鼓励我!当时那种美妙的感受,用人间的语言是永远都无法表达的。

二、结缘了愿 在香港景点面对面讲真相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香港真相点呆了一个星期。

回到日本后,后悔自己怎么才知道香港这么需要人手。络绎不绝的游客,一双双渴望得知真相的眼睛,总是出现在眼前……香港太缺人手,更需要外地同修的支持。我悟到:在香港讲真相和大陆不同的是,环境宽松,面对的众生都是大陆游客。这不正是师父把大陆的众生安排来香港得救吗?我悟到:去香港讲真相救众生比什么都重要!

很快又到了香港大游行时间了, 我买了十五天的往返机票,准备在香港多呆几天。

支持香港讲真相的台湾同修,一个个的到期回去了,等到了我要回日本的时候,就只剩下当地一个同修了。当地的协调同修希望我一定要留下来,我悟到:大法需要你的时候你去做了,那才是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相反自己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那就是常人在做证实大法的事。由于买的是便宜机票不能更改日期。我决定机票作废,延期一个月。

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当我又一次来香港到期要回日本的时候,又只剩下当地一个同修了,我再次决定机票作废,延期一个月。

从那时起,去香港讲真相救众生,就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了。

有一次,一个导游和游客说,我们是花钱雇的,被我听到了,我就跟在他们的后面边走边讲:有的人说我们是花钱雇的,今天我给你一百万你敢不敢干,特务给你拍照,回到大陆把眼角膜挖掉,心肝肺给你活摘了卖钱,今天,给你五百万你敢不敢干?不修炼的人追求的是名利情,修炼的人放弃的就是名利情,我们走的是两条路,信仰是不能用钱来衡量的。

看到有的游客点头,导游尴尬了,指我的鼻子就开喊,喊个不停。我微笑着看着游客,心里发着正念,告诉自己不动心,我是大法弟子,我在证实法,不是证实自己,求师父加持。请师父放心,我会过好这一关。他足足喊了几分钟,我一点都没动心,丝毫的尴尬都没有。看到游客们佩服大法弟子的眼神,我的心更稳了。我虽然没说话,但这一善一恶的对比,游客们已经在摆放着自己的位置了。我感觉到自己的容量在扩大,感受到了自己生出了无怨无恨无悔的慈悲心,我边走边感受着生命在大法中升华的喜悦,谢谢师父的加持。

几个月后我又看到这个导游了,他还主动和我聊了很久。

还有一次,一位台湾同修被大陆几个看似挺有身份的手上都带着佛珠的游客给包围住了,把同修讽刺一番后,洋洋得意的走了。同修很懊丧没能救了这些人,还被他们搞的很被动。我安慰着同修说,如果有缘明天一定还能见到,不信救不了他们。果然第二天,同修离老远就指给我一这群人,我给他们讲了“自焚”真相,邪党的邪恶本质和杀人历史,无神论的谎言和三退大潮等真相,这些人明白真相后,其中几个人做了三退。上了巴士后,我们相互挥手告别。看到人们得知大法真相后的笑容,我的眼睛湿润了。

三、全球电话组营救平台是修炼提高的好环境

二零一三年,我来到了全球电话组营救平台打电话,来平台这天正好是我得法九年。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要“修炼如初”[2]。

平台协调同修认为我有面对面讲真相的经历,就让我负责“新手培训房间”。两个月后,平台协调人又让我负责“紧急营救组房间”。这个决定来的太突然,我悟到,修炼的路上,绝对没有偶然的事情。

打紧急营救电话有个时间性,不但要在第一时间把同修营救出来,还要在讲真相中救度可救度的众生。要分析案情,要找绑架单位和办案责任人,还要有分析和判断能力,责任重大。我悟到,不是叫我做什么,而是让我修什么,就是修我的责任心。我不懂法律,但我有大法赋予我的智慧,我没有太多的经验,但我有信师信法的强大正念,我没学过管理,但我懂得大法圆容不破的法理。

我没说什么,默默的接受了这个安排。

有一次,我和一位同修配合打一个营救武汉的被绑架的同修。晚上十点多,我拨通派出所所长的电话,对方说不知道这件事,还说我这么晚打电话打扰他,就挂断了。我再拨通后说:你们非法抓人,你还想睡觉呀,不把人放出来,你能睡好觉吗?这件事情,全世界都曝光了,知道的人都会给你打电话的,你要清楚,你们的非法抓捕就是在犯罪,今天的参与都是将来的罪证。他挂断电话,再打不接了。我找个不同声音的同修接着打过去,我帮同修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谁知同修拨过去,对方破口大骂,越骂越凶,我鼓励同修不被带动,同修不为之所动,正念很强接着打,挂断再打。换我打,对方还是继续骂,我继续发正念鼓励着同修打。那天我们配合着,打到了凌晨三点多。

第二天接着打,我眼看着同修的容量在扩大,同修用最大的慈悲心拨通每次电话,同修的电话,第一句话都说,我是为你好,希望你别站错队。讲自焚真相,国内外形势,利害关系等等。最后,对方终于住口了,一直听同修讲完所有的真相。对方听明白了真相后,和我们互动了,他说:为了工作没办法。我们告诉他有办法,在你的职业范围之内要保护好大法弟子,当你接到抓人的命令时,你就转一圈去告诉他们躲起来。他答应了,并且告诉了我们迫害学员的局长的手机号码。

我和同修一起发正念,然后我拨通局长的电话,问候之后就开始讲真相,对方听了很多真相。之后,我们又用朋友聊天的方式再给那个局长打去电话,最后那个局长帮助我们提供了线索,说同修被转移某某城市了,我和同修马上又查找那个城市六一零和国保大队的有关电话。我俩一个以朋友的身份找人,一个讲真相,很快得知同修关在洗脑班,最后确认十天放人。这位同修是男的,三十多岁。这个案子,让我体会到,整体配合好,证实法的事情就会做的好,救人的力度就大。

后来的日子我们抽时间和那位警察联系,他还听了我得法的经历,我给他背《洪吟》,背《论语》,还给他讲了几个修炼小故事,最后,他答应看《转法轮》,并记下了网址。

平台上感人的事儿太多了。有一位刚得法两年,曾经去过香港讲过真相的同修到平台帮忙打电话,她没打过真相电话,我给她一个案子,告诉她拨打须知,同修没有任何观念,拿起电话就打了过去,一讲很长时间,最后还和对方建立了朋友一样的关系,对方帮我们去看望被绑架的同修,介绍了同修的情况,还答应帮助遭绑架的同修。现在,这位同修已经建立了几个这样的关系了,这对平台救人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

还有一位同修得法还不到一年,一个案子追了一个多月,而且从局长那里得到了有关涉案人的电话,又从涉案人那里得到一些电话。

参与打紧急营救电话的同修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正念都很强,而且越来越强。不是说正念强了再来打营救电话,而是在打营救电话的过程中增强正念,磨炼自己的意志,从而在修炼上走向成熟。面对无理的谩骂,面对讥讽与嘲笑,我们不动心,遇到难打的电话,就换人接着打,遇到问题,当时就交流解决,我们不回避矛盾,不放弃提高的机会。

我和平台上的同修们,在讲真相救众生的过程中,不断的用师父的法来归正自己,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不断的纯净自己,提高心性,兑现着誓约。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一四年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