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难的济源(2)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六日】(接上文

2,群体迫害、绑架案例

▲河南济源五龙口法轮功学员苗家有(苗家友)、何艳玲、郭爱亲,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去北京上访,

在济源市五龙口镇派出所,所长郑为民指使恶警,将每一个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用手铐铐紧双手再吊起来,双脚尖似着地又不着地,全身重量都压在戴手铐的手腕上。法轮功学员双手腕被手铐磨的血肉模糊。何艳玲还被打了耳光。恶警还用钢管将法轮功学员苗家有不能着地的双脚撑开,拨来拉去,荡秋千似的,并以此取乐。更为残忍的是在寒冷的冬天,将苗家有的上衣扒光,用皮带抽打。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这三名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半年后,均被非法劳教. 苗家有被劫持进河南省许昌市第三劳教所遭迫害,何艳玲、郭爱亲被劫持到郑州市十八里河劳教所遭迫害。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五日,河南济源市中原特种钢厂法轮功学员王佩玲、杜贵菊、刘洁云三人到附近农村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被恶人举报,遭到市610办公室,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及小寨派出所恶警迫害,被非法抄家搜去一些经文,其中时年70岁的王佩玲被绑架到市看守所,刘洁云曾经下落不明。

▲二零零五年正值皇历新年之际,在以济源市委书记周春艳为首,由政法委书记郝清嫩亲自带队,由政法委副书记赵忠军、于武中,“六一零办公室”主要成员王庆竹、济源市公安局局长李保兴、济源市公安局副局长陈家利和济源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王名丽、政委王国有等人共同参与,指示公安恶人和亚桥乡派出所的不法警察,先后在亚桥乡的药园、铁岸和北海的马寨等村,对至少八家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抄家。

二月一日至三日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杨才谦、冯小玲、赵玉凤。杨才谦六十多岁,是第二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几天后放回家。杨才谦第一次被非法关押在济源市精神病院遭迫害,恶人打他时,掐住他的脖子,差点儿把他掐死。冯小玲、赵玉凤被非法关押在济源市看守所,其中冯小玲是第三次被非法关进看守所遭迫害。

冯小玲、赵玉凤在看守所,绝食抗议中共对她们的非法关押。不法警察指示恶人对她们野蛮灌食,受尽折磨,后对法轮功学员冯小玲、赵玉凤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在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遭迫害。

▲二零零七年九月五日,济源市公安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杜明花家中,在没有给出任何原由的情况下强行将其绑架带走。十余天来不准家人见面,日前有消息传出杜明花已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七年四月份至九月份已经有苗家有、刘小满、周玉荣、邹宝玉、郑小枝、贾国龙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有些被长期非法关押,有些被劳教。同时国安,610以加强社区管理为名,挨家挨户排查户口,调查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夕,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监视,甚至到家里骚扰、抄家等。其中河南省济源市轵城镇北孙村法轮功学员王爱忠、郑宝枝、齐体英、翟家宗(翟家中,于二零一二年八月被迫害致死)等人,被济源市国保大队苗东明、陈国辉蹲坑监视。 二零零八年三月,苗东明一伙强行闯进王爱忠、郑宝枝、齐体英、翟家宗家里抄家,抢走了法轮功师父的照片、法轮功书籍和部份真相资料。王爱忠、郑宝枝、齐体英就被绑架到济源市拘留所,翟家宗由于不在家中而幸免。 王爱忠、郑宝枝、齐体英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后,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遭受迫害。绑架翟家宗的阴谋未能得逞,中共济源警察就指使村长牛同印,对翟家宗进行监视、恐吓、故意刁难。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日,济源市帜城镇庙后村法轮功学员李风琴、王海棠、胡荣花、桂菊等四人被帜城镇派出所恶警非法强行绑架。李风琴被非法劳教一年,其他三人释放。同时恶警又将相邻几个村的法轮功学员家搜查一遍。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八日早上九点左右,济源市轵城乡北孙村的法轮功学员王爱中、郑保枝、齐小叶被不明真相的村民牛金栓指领,由市国保大队和轵城乡派出所6个穿着便衣的警察直接闯入其家中,抢走大法书籍及真相光碟,并绑架。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济源王屋镇派出所、610、武装部等恶徒穿便衣闯入李小定、高吉英、小咪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家中,抢走大法资料,并将五人非法带走,李小定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八年六月九日左右,济源市轵城镇法轮功学员刘冬青、许腊荣、张素花被非法抄家、绑架。张素花被非法关押5天后已回家。刘冬青家中被抄走电脑,打印机,复印机及许多真相资料,其丈夫张社会(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刘冬青、许腊荣被非法关押在济源市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二日,济源公安、610、武装部、派出所恶警以及村中的邪恶之徒联合出动,闯入轵城镇南冢村、奇里村法轮功学员许腊梅、张素花家中,非法搜家将大法书籍和救人资料抢走。后又闯入刘冬青家中非法抢走电脑、复印机、存折和现金。并将三人强行带走。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山东聊城市公安局伙同高唐县“六一零”人员、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分管派出所恶警,绑架了十一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段云海,段云海老伴陈雪梅、朱秀梅、马志釵等。

二零一四年三月一日,济源市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他们是王冬玲、常梨花(常梨花在两年前也曾被绑架数月)、李云花、尹丽波,恶人利用跟踪、蹲坑等卑鄙手段将法轮功学员绑架。

三、迫害致死案例

●法轮功学员常玉英、段长富夫妇,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长期受到邪党人员的绑架、洗脑、酷刑迫害,二零零二年常玉英被迫离家,造成照料两个孩子和养家糊口的重任全部落在段长富一个人的肩上,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压力,使段长富不堪承受,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突发心脏病致死,时年五十岁。当时,两个孩子上学不在家,常玉英又流离在外,段长富什么时间去世竟无人知道。当邪恶之徒再次到常玉英家骚扰时,门反锁着。恶徒们撬开门后发现段长富早已去世,尸体已经腐烂。段长富死的太惨了。

常玉英回来处理丧事时,济源市邪恶的610和国保支队还不放过她,企图陷害常玉英害死自己丈夫,给法轮功栽赃。经法医鉴定是突发心脏病致死,邪恶之徒才未得逞。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原胜军给江泽民写了一封公开信,讲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原胜军因此被非法拘捕,诬判三年,先后被关押在济源看守所、郑州监狱。期间,原胜军遭受毒打、电击、洗脑等酷刑折磨,并被单位开除公职。期间,原胜军的妻子王冬玲也被监视居住。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日中午十一点半,济源市国保支队伙同“六一零”恶人,再度闯入原胜军家里强行抄家、抓人。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在济源市看守所,原胜军绝食抵制迫害。第八天,原胜军被劫持到第一人民医院野蛮灌食。非法关押半年后,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二日,济源恶人对原胜军秘密开庭,十月七日,对原胜军诬判六年。王冬玲和原胜军母亲提出上诉。期间,原胜军因绝食被劫持到天坛医院。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五点半,原胜军从天坛医院走脱,跑到济源市承留镇南桃村一村民家。之后,原胜军被恶警团团围住,恶警强迫南桃村大小队干部,在原胜军还未死亡的情况下,签字证明原胜军已死亡。当场将原胜军拉往火葬场。在路上,原胜军被恶警活活打死。恶人把原胜军冷冻在殡仪馆,写的名字是:“无名氏”。

原胜军被打死后的照片

原胜军被打死后的照片

●翟家中老汉,是河南省济源市轵城镇北孙村农民,他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邪党村长赶到深山寒窑居住,因饥寒交迫,于二零一二年八月悲愤离世。

翟家中老汉
翟家中老汉

翟家中老汉栖身的破窑洞

翟家中老汉栖身的破窑洞

二零一零年,邪党村长竟要取消翟家中的口粮地、注销他的户口,并且要把他撵出村庄。

二零一一年十月中旬,轵城镇北孙村村长牛同印,又伙同市国保支队副队长谢红武等人,闯到他家中非法搜查,在什么也没有搜到的情况下,又把他拉到牛同印家中,恶言恫吓、逼迫放弃修炼,无果后,牛同印将七十六岁的翟家中赶回到已遗弃十数年的深山沟破窑洞中。翟家中的儿子、儿媳因惧怕村长打压报复,也不敢反对。山中生活条件极度恶劣,衣食短缺,翟家中的健康受到极大损害。孩子们直到老人去世前,才敢将他接回家中,可是已经太晚了,翟家中于二零一二年八月离开人世。

●马志钗,女,济源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七零年生于河南省清丰县。迫害之初,她从郑州带回真相资料回清丰县老家发放,一个人发了几天,等恶人非法抓住她时,还有五百份未发放。在清丰县看守所关了七个月,她父亲去看了一次,给她二十元钱,生活日用品都保证不了。

马志钗
马志钗

二零零四年四月七日,马志钗被非法搜家并绑架。四月八日,被强行送到看守所迫害。马志钗绝食绝水八天,每天都要被野蛮灌食,恶警还对她大打出手,致使她腿上青一块紫一块,行走不便,头剧烈疼痛,拉血尿血,并出现妇科疾病,直到她被迫害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回。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一日,马志钗再次被绑架,在济源市看守所被非法羁押长达四个月之久。她拒绝“转化”,拒绝穿囚服,长时间绝食反迫害,被恶警长时间野蛮灌食直到马志钗被残酷迫害的脱了相,骨瘦如柴,不能站立,公安局怕出人命,让马志钗家人在“取保候审”书上草草签名,收场。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山东聊城市公安局、山东高唐县公安局及派出所警察将马志钗绑架,抢走她的个人笔记本电脑、现金等财物,损失价值至少两万元。当天,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同时绑架,其中包括另一济源市法轮功学员朱秀梅。 马志钗、朱秀梅被济源市政法委书记赵年波等恶人构陷,被非法秘密判刑,马志钗五年,朱秀梅四年半。由于体检不合格,新乡女子监狱拒收。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马志钗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家属遭迫害离世案例

●法轮功学员董玉兰的丈夫受惊吓离世:法轮功学员董玉兰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到她家抄家,她的丈夫被惊吓患病,不久就含冤离世。董玉兰的女儿为了让母亲见自己丈夫最后一面,当众给赵年波跪下。没等遗体火化,董玉兰就被强迫拉走了。

●法轮功学员李玉萍的丈夫忧郁中离世: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李玉萍和睦的家庭蒙上了浓浓的阴云。李玉萍的丈夫也忧心忡忡,内心极其矛盾,在中共的红色恐怖高压下,她丈夫终于病倒了!花了四、五万元的治疗费,也没能留住他,终于在二零零三年,在抑郁和病痛中离开了人世。

四, 恶报实例

◆尹明堂,原河南省济源市中共市委副书记,主管迫害法轮功。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追随江罗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二年就有一百余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毒打、判刑劳教、罚款、开除公职等等,给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他对大法与法轮功学员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二零零一年起,尹明堂开始遭恶报,先后得了肝囊肿、喉癌。

◆济源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王明利,政委王国有,是济源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凶手。现王明利遭恶报,患了腰椎间盘突出;王国有遭恶报,患了糖尿病。

◆济源市前纸坊派出所所长张炜新,参与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最近,内部人透露,张炜新年纪轻轻,就患心脏病,花费二十多万元,最后还得靠心脏搭桥维持生命。早已被迫离开工作岗位。

◆济源市小寨派出所,合同民警王平,四十多岁,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自己为在领导面前邀功请赏,他对去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心狠手辣。有一次,他带人去车间搜法轮功学员的书。一位正义中年男子,看不惯他们的所作所为,上前说“你们放着坏人坏事、贪污受贿不管,专整这些做好人。”

王平就让下边的恶警,把这个男子带到派出所,强迫男子双臂抱住电线杆,再用手铐铐住双手,一动不能动。为这句话,关了他三天三夜。半年后,王平遭报,被解雇了。一次,王平带几个人去吃饭,吃完不付钱,让记账。饭馆人不认识他,打一一零报警,一一零的人了解情况后,判他冒充公安罪,劳教一年。

◆郭学军,男,四十岁左右,济源市纪检副书记,原任济源市轵城镇武装部长,任职期间,紧密配合江氏集团,恶毒迫害法轮功学员,把多名法轮功学员送进济源市洗脑班,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得力,后被提升为济源市纪检副书记。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份,郭学军与情妇钻进自家地下车库内鬼混,因缺氧双双毙命,被人发现已经是四天以后,死时两人都一丝不挂,双方家属谁都不愿收尸。丑闻传开后,人人唾骂,但济源市中共党政还厚颜无耻的为其召开追悼大会,说什么意外“事故”。

◆济源市五龙口镇逯村一组有一个叫任心义的退休老头,平时经常说一些诽谤法轮大法的话。有一天,他捡到了三张《明慧周报》的真相资料和劝善信,将其撕碎并扬言说:“要叫我抓住这些人就得罚他一百元。”第二天,他不知怎么就住进了医院,得了报应。

◆任占荣,济源市五龙口镇逯村二组人,在二零零九年六月,曾几次打电话恶意诬告法轮功学员。而后,没过多长时间,其子在树上掏鸟窝时,摔下,腿骨折。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其丈夫张根苗在济源搞创卫涂白墙时,从脚手架上摔下,在济源人民医院一个多月一直昏迷不醒,后拉回家中,于七月二十四日(皇历六月十三)结束了短暂的生命。

善恶有报是万古不变的天理,也是维系人类稳定的核心法则。古往今来,各民族、各种族、各种文明文化中,善恶有报都是人类信仰的基石之一。《易经》有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古人常说,“福祸无门,唯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确实如此,无论是在历史典籍里,还是在现实生活中,善恶有报的例证浩如烟海。

时至今日,对法轮功及学员的迫害已经走向破灭,迫害的元凶江泽民至少在十三个国家被控告;至少有四十多个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在世界三十个国家受到控告。这些迫害法轮功血债累累的恶首元凶们一方面正在面临国际法庭的正义审判,一方面在国内已逐步或已经失去权势而面临被清算的下场,薄熙来、王立军事件中,核心问题是他们执行江泽民邪恶的迫害政策,大量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令人神共愤。另一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元凶——周永康,在新闻发言人的“你懂的”中已得到确切答案,周永康大势已去,他的恶报早已经揭开序幕。迫害法轮大法的急先锋,不管多么骄横一时,天惩就在一瞬间。

五, 结语

在整理《蒙难的济源》这篇文稿期间,笔者的心灵一直沐浴在济源法轮功学员坚忍不拔、不畏艰难强权的、敢于坚持真理的光辉里,十五年来在中共邪党疯狂的迫害下,他们信念坚贞、无私无畏的讲真相,让人们走出谎言的漩涡。他们在迫害中依然保持慈悲平和宽容,这种无怨无恨的大忍之心,将在寰宇间永恒;他们的仁爱善良纯洁无私,在中共邪党强权暴政的高压、迫害下,放弃自我,撇家舍业,把真相传给世人,将再一次验证“正义一定战胜邪恶”的真理。

同时笔者的心情一直非常沉重。中共邪党这只恶魔利用谎言、欺骗造谣污蔑法轮功,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不但使法轮功蒙受不白之冤,使无数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打、被抄家、被巨额罚款、被迫流离失所、被迫害致死甚至被邪党活体摘取器官,这是邪党滔天的罪恶之一。有多少人被中共邪党以利益为诱饵,使他们犯下迫害正信、迫害正法修炼者的弥天大罪?中共刻意隐瞒法轮功弘传世界的真相;疯狂打压敢于说真话的法轮功学员;用“天安门自焚伪案”、“1400例”、“杀人”、“自杀”等等一系列谎言将法轮功及学员妖魔化,它最终的目的是让更多的人犯下迫害正法和正法修炼人的罪恶。这是邪党另一大罪恶。法轮功学员坚持在严酷的迫害下讲真相,就是给世人了解真相、改恶从善的机会。

古语有云:“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流传已久“周处除三害”的故事说的正是这个道理。周处少年时武艺高强,却为害乡邻,与伤人猛虎、孽蛟被称为“三害”,当周处得知自己的所为被人所厌弃,幡然悔悟,斩杀猛虎、孽蛟,自己也改恶从善。周处除“三害”后,发愤图强,拜文学家陆机、陆云为师,终于才兼文武,得到朝廷的重用,历任东吴东观左丞、晋新平太守、广汉太守,迁御史中丞。他为官清正,不畏权贵,因而受到权臣的排挤。西晋元康六年(296),授建威将军,奉命率兵西征羌人,次年春于六陌(今陕西乾县)战死沙场。死后追赠平西将军,赐封孝侯。

周处的故事成为千古佳话,就是告诉人能弃恶从善为时未晚!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人,都能从内心审视在这场迫害中自己扮演的角色,象周处一样做个能赎回自己良知的勇士,认清邪党真面目,及时退出邪党一切组织,给自己给家人拥有一个美好未来的机会!

下载附录:济源市参与迫害的责任人和责任机构(1.7MB)

(全文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