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震荡痊愈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五日】一九九五年春天的一个晚上,结婚不到两个月的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从很高很高的天空中掉下来,我试着踩住脚下的彩云,却怎么也踩不着,浮云从我身边飘过,我的脚没有着力点,身体一直往下掉,心被揪着,痛苦极了。我哭醒了。

我是一九九八年秋天听闻大法的,那时知道法好却因放不下名利情而没有修,心想等到退休再炼,到二零零四年秋才真正走進大法修炼

回忆起九年多的修炼历程,如果没有师尊呵护,我走不到今天。我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师尊所赐予。我虽然与师尊未曾谋面,但当我一想起师尊就泪流满面。即使用尽世间最华丽的语言,也表达不尽我对师尊的赞颂以及师尊对弟子的佛恩浩荡。

眩晕症消失了

修炼前,我有很严重的眩晕症。经常头昏眼花,头晕时天旋地转。人也不敢下蹲。

修炼后有一次中午下班回家。刚到家,就出现了这种症状。我悟到这是师父给消业,也不太害怕。可是头晕越来越厉害,站不稳。我就躺下了,头晕的更厉害。一会儿感觉连床都转起来了,心里难受,胃也难受。我马上闭上双眼,心想,这时来势凶猛,我下意识的手搭到枕头上紧紧抓住床铺(自制的铁床)栏杆上,迷蒙中,我感觉胃里翻的厉害,口渴。身体象坐在飞机一样的驾驶室在天空中飞旋,不停的飞旋,失去了控制,一下撞到一棵树上,掉下来了,好疼,梦醒了。

发现母亲同修在我床边叫我,问我怎么啦?我将刚才的经过说了一下,母亲同修说:“是师父给你消业呢!”我换了件衣服(内衣都湿了),休息了半个小时,也不饿,就没吃饭,照常上班去了。到了班上,头一点都不晕了,精神越来越好,工作起来精力充沛,感觉从未有过的轻松。

从此,再没出现过头晕的状况,眩晕症奇迹般消失了!

脑震荡痊愈了

一九九六年,一个突发事故使我的头部受伤,造成脑震荡后遗症。经常头昏头痛,头顶百会穴(受伤处)经常象有东西堵着,还怕风怕雨怕晒,头上常年戴顶帽子。晚上也睡不好觉,经常失眠,夏天还不能睡午觉,一睡午觉刚躺下就象要炸开似的。还伴随着缺氧的现象,人憋死过去。百会穴有一个硬币大的面积软软的,用手指轻轻一按就陷下去一个窝(通过炼功后慢慢长平了)。

我炼功时常常感觉到有法轮在头部转。有一次,炼静功,很快入定,突然感觉有法轮在头顶百会穴快速旋转,转着转着法轮一下转到百会穴里面去了,又象是一根金属棒插到头里,上下拉动,就象通水池(厨房里的水池)一样,刚通下去的时候,头木木的闷闷的感觉,就象敲木鱼似的,后来劲越来越大,我有点紧张,一下通到底了,头也有知觉了。酸胀就象按摩师给做按摩似的那种感觉,足足有几分钟。就感到整个头都要被带动起来,我有点怕就收势结印了。

出定后,人有点疲倦,就休息了一会儿。吃午饭时,整个头体验到从未有过的畅通。慢慢的,睡眠正常了(以前晚上只能睡二~三个小时)黑眼圈消失了。鱼泡似的眼袋也消失了,脸上雀斑也消失了,也不用常年戴帽了。伴随我多年的脑震荡神奇的痊愈了。

错位的左肩矫正了

一九九八年一次意外受伤使我的左肩锁骨骨折,因为没有及时治病,造成骨头错位。到医院再治疗时,医生看过照片说不能拆开重接,否则人要冒很大风险,说是慢慢会自动校正的。就这样没再治疗。

可是日常生活里,平常干活时,左手不能用力,更不能用反力,稍不注意,左肩就钻心的疼,给我的生活带来很大的苦恼。一遇气候变化,左肩就酸胀酸胀的,晚上也睡不好,几年里都是过的这样的日子。

刚炼功时,动作(左手)也做不到位,而且还很痛,但不管多痛,每次炼功我都坚持,我都力求做到位。

终于有一天,我炼第一套功法时,炼着炼着,突然听到“咔嗒”一声。是从左肩发出来的。我想:这下正了!等炼完第一套功法,我试着甩甩左手,又将左手搭到左肩上(平时做不到)又举过头顶(平时也做不到),不痛,好了,真的好了!我边掉眼泪边笑:是师父给正的,是师父给正的!我双手捂着脸痛痛快快哭了一场。

像这样神奇的事,还有好多,我都不一一列举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