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女子监狱近年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女子监狱里专门设立了“610”机构,它跟北京“610”和全省各地“610”直接相通,直接接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指令。

黑龙江女子监狱共有十三个监区,其中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是九监区、十一监区、七监区、十三监区(其中九监区还兼接收新犯人);八监区是食堂,其它监区均为生产监区。

九监区、十一监区主要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攻坚”迫害;七监区、十三监区是专门关押他们认为“转化”了的人,强迫做奴工。当有法轮功学员从看守所被劫持到女监时,狱方会将法轮功学员关押到九监区或十一监区进行“攻坚转化”迫害。

九监区

九监区共有一层半楼:四楼东侧楼道,五楼东、西两侧楼道,共三个楼道,被称为“三个道子”。其中五楼的西侧楼道是接收全省各地送来的新犯人。其它两个楼道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这两个楼道各有七个房间,除一个水房、一个厕所、一个小库外,那四个房间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三个房间被称做“攻坚组”——当有法轮功学员从看守所被关进来时,首先被关进“攻坚组”;另一个房间被称做“巩固组”——专门关押“转化”了的学员。所以,九监区共有六个“攻坚组”,两个“巩固组”。

通常“攻坚组”只关押一名法轮功学员,其余五、六人都是刑事犯,她们被称做“包夹”、“帮教”。一般都是家里花了钱才“谋”到“包夹”这个差事,可以不用干活或少干活,还可以挣高分。再多花点钱,可以捞个“帮教”当当,一般组长或道长都是“帮教”,她们几乎很少干活,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帮教”们每月可得基础分五分,每“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监狱就给加一分。其他人得靠干活多少得分“减刑”,每月最高也就六分,非生产监区一般不容易得六分,所以“帮教”们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九监区各屋的门玻璃上都挂一块白布,上面抠了一个洞,供狱警、“包夹”往里外观察,刚来的法轮功学员首先被强迫剪头、穿囚服,被强迫坐在五、六十厘米见方的地砖上“码坐”:两脚并拢,双手向上放在膝盖上,腰挺直,不能靠床,如果姿势不标准就会被犯人踢、打,如果法轮功学员不配合就会被使用暴力、上束缚带、剥夺睡眠。不许站起来走动,得一动不动的“码”在那里,要站起来得向“包夹”请示。上厕所得犯人先去观察情况,以确保不能跟别的组法轮功学员碰面,然后才由犯人贴身跟着,法轮功学员才能上厕所、刷碗。反正法轮功学员是一天24小时处在被监视、被贴身跟踪、被“斗争”、强迫看电视、强迫“码坐”这种精神折磨和肉体折磨的状态中。犯人说:“你不‘转化’,就斗争你。”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包夹”们强迫法轮功学员反复看污蔑大法的新闻联播、焦点访谈,有时有针对性的播放一些所谓的“爱国主义”影片。如:关于中共党魁的电视连续剧、胡编乱造的“抗日”电视剧,有时逼着法轮功学员看佛教的片子,如果拒绝看,就会被拖到电视机跟前按着看。她们什么招数都使,软的、硬的,真是丑态百出。

“帮教”们每天都要轮番围着法轮功学员“谈话”、“辩论”,不管年岁大小、身体状况如何,一般到凌晨一、两点才让睡觉。

九监区有监控设施,但是法轮功学员被殴打时,监控狱警从来没在监控里喊过话,监狱规定了晚间休息时间,但法轮功学员被强迫“码坐”到后半夜,监控也从来没喊过话,监狱大力宣扬“人性化管理”,但是这个“人性化管理”却不包括法轮功学员。刑事犯们之间打仗,马上就会被扣分、关禁闭,而打了法轮功学员却不会受到任何处分。

九监区的一些犯人很邪恶,特别是那些“道长”、“帮教”,他们可以商定转化“策略”、也有权自主实施这些“策略”,她们可以不通过狱警直接给法轮功学员上刑。哈尔滨贪污犯杜晓霞(音)长期当“道长”,她指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她曾对法轮功学员喊道:让你看看什么是地狱,这里就是人间地狱!该犯于二零一四年四月份出监。于淑范,卢淑华等这些当过“道长”的“大犯人”,都积极地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有的法轮功学员不堪折磨与重压“转化”之后,就会被要求写“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然后被送到“巩固组”,继续“看电视”、“谈话”,以“巩固”成果。

用她们自己的话说,九监区“转化率”相当高。历任大队长都积极参与迫害。她们一般3年左右各监区大队长轮换一次。从二零一零年以来,历任大队长是郑洁(现为八监区大队长)、苏海英(因被8监区犯人告发而调走)、孙伟(现任十监区大队长)、现任大队长姓名待查。

十一监区

九监区和十一监区被并称为两大“魔鬼监区”、“人间地狱”。

十一监区和八监区的食堂在一个厢房楼中,位于四楼,分南北两侧“道子”,它是专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多年来始终不安装监控设施,恶徒们迫害起法轮功学员肆无忌惮。直到二零一四年1月才安装了监控。

二零一二年八月之前,十一监区只有十二个组。二零一二年8月,女监想把非法关押在各个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关押在这里,这十二个组显然不够用,于是二零一二年,她们把监舍做了隔断,由原来的 12个组变成了十九个组。当时十一监区共关押了一百七十多人,除了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五、六十名法轮功学员之外,其余刑事犯人全部都是“包夹”、“帮教”。

十一监区迫害手法跟九监区类似,法轮功学员被送进十一监区后,也是先被单独隔离“攻坚”;狱警也是利用犯人行恶,而且犯人的权利似乎比九监区犯人的权利更大,经常能听到管事的犯人咆哮着骂人、打人。

法轮功学员被强迫“码坐”、强迫“看电视”、强迫跟犯人“谈话”、如果不配合,就会被打,如果叫喊,就会被用胶带把嘴缠起来,甚至在被捆绑着的状态下解决大小便。法轮功学员张丽、王建辉等人都被这样迫害过。

七台河犯人崔香,因犯贪污、挪用、诈骗、赌博、受贿等多种罪行一审被判了死刑,后来其家人倾其所有,给她判了二十年。她经常公开对别人说:“我的命是捡来的,我就象死过一次一样。”就这样一个“死过一次”的人,不但不知反省,反而又犯下了迫害佛法的滔天大罪。她谎称自己是插播真相而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以此来欺骗、“转化”法轮功学员,跟法轮功学员“谈话”时,因不满学员的回答,抬腿就踢、举手就打,这些年真是罪恶累累。她于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二号回家,在监狱总共才呆了十二年。

黑龙江延寿县贪污犯唐永霞,因犯贪污罪,被判刑十余年。她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打过多名法轮功学员,还曾当着法轮功学员家人的面说:“我打她了,怎么了!”

当法轮功学员向狱警反映犯人打人的问题时,副大队戈雪红曾说:“你有证据吗?”“即使她打你了,我们也拿她没办法,她快回家了。”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向副狱长史耕辉反映被打一事,她的回答是:“可能吗?不可能!”“等我调查调查再说。”一直推诿。相反,她曾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说:“不转化,我让你丈夫跟你离婚。”

七监区、十三监区

监狱将所谓“转化”了的人,从九监区、十一监区转到七监区、十三监区,强迫干活。许多人在清醒后,又从新站出来声明要继续修炼法轮大法,有的人会再次被送回九监区、十一监迫害。

七监区和十三监区也有大量的“包夹”、“帮教”,她们一样监控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看洗脑资料等,以防止所谓“反弹”,巩固所谓“成果”。

对于不管怎么迫害也不“转化 ”的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一二年之前,监狱会将她们转关到各生产监区,直至出狱。副狱长史耕辉于二零一二年上任后,出去学了迫害“经验”回来,就把各监区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到九监区、十一监区关押迫害。

现在,黑龙江女监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依然严重,参与迫害的犯人称: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不“转化”别想回家,到期也不能回家,得去洗脑班。

已知有多名法轮功学员,一迈出监狱的大门就被绑架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