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身体好,脾气变好了,就知道这个功好!”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八日】修炼法轮大法不仅使我无病一身轻,更重要的是升华了我的心灵。炼功前经济拮据,我很节俭,把钱看的很重,老伴身体不好,开个小店,有时收到假钱,我千方百计帮他花掉,根本没考虑那是坑害别人。炼功后我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再收到假钱就存放起来,不再去害别人。单位房改,不卖给我房子,我以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顺其自然,放弃和领导争斗。

在现实生活中还有很多类似的事,我基本上都能看淡,不和人争执,心态总是祥和的,整天乐呵呵的。女儿曾说:“妈,你不用说别的,我看你身体好,脾气变好了,就知道这个功好。”我想无论谁亲身经历或亲眼见到这些事实都会这么说。

九六年孩子们都学有所成,各奔自己的事业。近九十岁的婆母寿终正寝,我也结束辛苦劳累多半辈子的生涯,满怀希望准备進入所谓人生的第二春之时,病魔却突然袭来,体检查出患了直肠类癌,立即手术。术后排泄困难,需天天用药水灌肠,肠子失去弹性,老有排便的感觉,苦不堪言,思想压力很大,只几天头发就全白了。

就在我痛不欲生,走投无路之时,堂妹来电话叫我炼法轮功,并说怎么怎么好,这时马上有人告诉我,单位正在放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晚上我去看一看,已是第四讲了。第二天早上到炼功点学动作,刚学完第一套,马上就要去厕所,立即排便。那天我就觉得浑身轻松,就这样我走進修大法的门。

根除顽疾二、三例

炼功不到半年,原来的类风湿、颈椎增生、神经官能症等病不知不觉好了。生孩子落下的过敏性气管炎是在半年后,一天炼功时,觉得要吐口水,想咽又返上来,就到旁边草地上吐出来,当时感到吐出一口咸的发苦的咸水,以后断断续续吐了半个月左右带血丝的痰,谁都说女人月子里的病治不好,我就这样好了。原来咸菜凉拌菜不能吃,饿了累了也不行,有时干咳的睡不着觉,从那以后再没出现过。

神经性胃炎是上初中得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重,经常前胸胀痛,后背撑压的难受。有一天在家打坐炼静功,不停的打嗝,快到半小时时越来越厉害,最后就要吐,真是翻肠搅肚,就是吐不出来,当第三次返上来要吐时,从胃的底部返出一个大嗝,带着难闻的气味,后来想想就是经常吃的中成药的味。这时汗已湿透衣服,满脸泪水,一看钟表坐了三十六分。从此胃里像一汪清水,特舒服。

再说祛直肠类癌的经过。有一老乡和我的情况一样,做了同样的手术,第二年又做了切除吻合手术,不到四年就肛门大出血,治不了而去世。我的经历是:二零零零年春,一天觉得肛门发胀,象拉痢疾一样排出了一些血沫子,零四年冬同样感觉排出了一点血,零六年底类似情况又出现,用手纸时觉得肛门里有什么连着,轻轻拉出后,肛门一下空了,特舒服,一看拽出一截三、四毫米粗,四、五厘米长凝固的血块线一样的东西,这是彻底的把那个根弄下来了,从此炼功时再不用中间上厕所了。

我在电视上曾看到一些抗癌明星,一般都是五年左右,花了不少钱,吃各种药物和保健品,一个个虽然精心化了装,但也可看出憔悴的病容,而我一分钱没花,身强体壮,头发变黑,能吃能睡,整天东跑西颠的忙活,孩子不在身边,老伴病残,一切由我一人承担。

到北京证实大法

记得二零零一年元旦,最后一次去天安门打横幅证实法,北京看守所警察听完我的诉说后说:“好就在家炼吧,别来北京闹事。”

我语重心长的对他说:“小伙子,我多想在家清静的炼呀,来一趟北京多不容易呀,还要被抓、被关、被罚款,甚至劳教、判刑,迫害死的也不少啊!就是在家也安定不了,不时有单位、街道、派出所上门骚扰!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啊,非叫你胡说八道批判才行。人要有良心,你们是学法律的,都知道作伪证有罪,我炼好了病,不但不感恩,还说瞎话诬告,那还是人吗?良心国法都不容啊!我今天就是来了却自己的心愿,以亲身经历告诉你们,告诉国家,法轮大法是正法,不是电视上宣传的那样,确实炼好了我的病和其他好多人的病。不然为什么这么多人来北京上访,他们也都是身心受益者,以自己为活见证,证明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被冤枉的,还法轮大法师父清白!”

当时我还结合医学科学和现代人体科学,一边做着示范动作一边讲为什么学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的浅显道理。他们都心服口服,一个处长还竖起大拇指说我讲的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