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讲真相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一日】我是七•二零以前修炼的老学员,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和大法在我们这群修炼人中展现出的神迹,为我们信师信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七•二零以后,有些人不炼了,我无法理解,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说不炼就不炼了呢。

迫害刚开始时,我零星的拿到几份真相资料,把认为有说服力的几篇文章剪下来,贴在一张A4的复印纸上,两面都贴的满满的,然后去单位复印。奇怪的是:刚一开始复印,几个办公室一个人也没有了,等我把几十张纸复印完了,收拾好东西刚走出办公楼,就见食堂那边有人吃完午饭回来了。怎么这么巧,后来才知道,这原来都是师父在帮着弟子啊。后来我将这些资料邮寄到了社会高层的一些单位和个人。

后来就是做“法轮大法好”等不干胶,大部份是同修个人自己做的。我大多数都是贴到显眼的地方,如:宾馆,院校的大柱子上、取款机上(当时还没有门和摄像头)、广告栏上、干净的墙上、电线杆上等。

当时邪恶也是很猖狂的,这个空间反映出来的就是形势很紧张。记得大约二零零二年,一次我去一个朋友家讲真相,朋友夫妇俩都是政工干部,抵触情绪很大,碍于情面,才没有把我赶出来。那天回到家中,睡到半夜,突然看到从写字台前冒出一个男鬼来,使劲压在我侧着身子的右臂上,一边压还一边喊:压死她,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我想喊另外屋里的家人来把它的爪子搬开,这时才想起今天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于是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李洪志师父”不停的喊,不一会,它的爪子松了,我也醒了。虽然是在梦中,但却十分清楚,可见邪恶当时是多么的猖狂。以前我胆子很小,一个人不敢在房间睡觉,今天几个屋子就我一人,还遇到这事,但却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醒了很快又睡着了。后来这对政工干部都退了党,女的还走上了修炼的路。

后来有了资料点,大面积的讲真相开始了。我和其他同修一样,开始时将资料发到自行车筐里。一次我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将我发的资料重重的甩在地上,当时排队买东西的人很多,都回头看。从那以后,我不再往自行车里放,都发到住户的信箱里。

到小区里发真相材料

附近的大大小小的小区没有不去的,新的、旧的、豪华的、简陋的、公安武警的、医院、学校的、科研单位的、政府部门的、还有那些不是小区的小院等也都去,也没有進不去的。一次我去一个新建的豪华小区,门卫看的很紧,去了几次,好说歹说都不行。我想也不能把它落下呀。于是,一天趁人多的时候,我就直接冲了進去,门卫在后面喊,我装没听到,一拐弯就進去了。里面有好几栋楼,我转来转去把资料发完出来时,两个男门卫分兵两边,如临大敌式的站在大门口,我推着车子慢慢的走出来,他们看了看我,什么话也没说就让我走了。

一次我去一个小区发真相资料,小区有竖排的四栋楼,传达室在最后一栋楼的旁边,我将前边一栋楼发完后,就直奔最后那栋楼去了,想回来再发那两栋。传达室有二、三人在说话,他们也没人问我,我就直接去了第四个单元(共五个单元),发完后我又去了三单元。三单元门前有个中年男人在修自行车,他也没看我,可是当我刚往报箱放资料时,他突然冲進来厉声说:干什么的?我说:发点资料,他没再说话又去修车了。这时我出了三单元又去了二单元,刚发完二单元出来,门卫(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正等在那里,说:干什么的,串来串去的,我早就盯上你了。我说:发点资料。他说:什么资料,我看看。一边说一边就把手伸到我自行车筐里的包里。我说:发完了。他说:真是发完了,是不是法轮功的?我说:不是。他说:干点什么不好,这么大年纪干这个能挣几个钱。于是我便骑车走了。刚走到前边两栋楼那儿,一想,不对,他以后知道发的是法轮功资料,不要说法轮功说谎吗?于是我又返了回去。他说:怎么又回来了?我说对不起,刚才我说谎了,我发的是法轮功资料,法轮功讲“真善忍”,我不应该说谎,法轮功是被迫害的,电视里说的都是假的,你看我一身病都好了……他说,还说什么呢,快走吧,派出所就在那儿。我说:那就以后再来给你讲。因为我身上还装着很多资料,就走了,到别的小区发完后回家了。

我進小区时,早晨自行车筐里常装些菜,平时装些百货,这样不太引人注意,为了救人也不怕丢。到小区发资料的故事还不少,这里就不讲了。

一次去一个同事家,他说他有两个报箱,收到资料后不看都扔垃圾桶里了,说都是骂共产党的。从那以后我就开始面对面的发资料。

面对面发资料、讲真相

不久,二零零九年神韵光盘出来了,真是太好了,于是便开始大量面对面的发神韵光盘。一次外地一个大学教师带一大批学生来这儿参观,在公交车上我给了他一张二零零九年神韵光盘,我叮嘱说:一定看,他回答说:一定看。二零一零年我和一个同修一起,大约发了上千张神韵光盘。现在我们这儿很多同修,都能面对面的发光盘、资料和劝三退了,发的量也很大。

在面对面的接触中,可以澄清常人中的一些模糊认识和很多错误的观念,如:有几次碰到这样的人,对我说:你们要推翻共产党,现在这样做不行,你们应该……我说,你搞错了,不是我们要推翻它,是天要灭它,你不退出来就是做它的陪葬,是让你们自保,所以说我们是在救人。他们说:是这样呀!也有的说:你们什么都好,就是反对共产党不好。我说:共产党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现在又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来牟取暴利,你说它不该灭吗?他们说:也是。我说:他们有权有势,可天理能容它吗?有的这时会讲,哪有神?这时候我会给他们讲在我们修炼人身上展现的神迹,他们这时常听的很认真。

公园有些人喜欢成群结队,特别是老头们,这些人很固执,党员还多,开始给他们讲真相抵触情绪很大,一个人反对,其他人都不说话,还直轰我们走。后来我们就给他们说,命是自己的,不要被别人左右,我们也严肃的对那人说:你不听也不要妨碍别人听,这是生死存亡的大事,每个人都得自己选择。这时会有人伸手来拿资料,说:给我看看。其他人也开始陆陆续续来拿光盘、拿资料。这时我们二~三个同修也一起上,一边发一边讲,那个很抵触的人后来也要了两张光盘(我们除有神韵光盘外,也带些其它光盘,周报、小册子等),后来这些老头们都做了三退。

给穿警服的人讲真相,给这样的人讲,我一般是先聊天,感情拉近后再讲。我说:你看你们穿着这身衣服,谁也不敢给你们讲,可是你们也得保命呀,就是三退保平安的事,这是真事,是一定要发生的事,谁不退谁在这场大劫难中就留不下,你也赶紧退了吧,我帮你取个笔名退了,天知你知,别人谁也不知道,这时一般都能退了。再不退的我就進一步给他讲:你看全世界上亿人在做这件事,国外有电台、电视台、全球最大的华人报纸、还有那么多网络、杂志,这能是件小事吗?能办这些的人,都是有文化的人,有很多是高学历的人,他们能轻易相信什么吗?我也是一个有文化的、很固执的人,我也不会轻易相信什么的,所以相信也是有很多根据的,只是没有时间跟你慢慢讲。现在有一亿四千多万人都退了,你也赶紧退了吧,这时一般都能退了。

前两年,我也進入了老年人免费坐公交车的行列,上车后时不时有人给让座,这时我不愿落下一个善良人,所以不是给光盘,就是给资料,或者三退,这样做效果还很好。因为一来他对你没有戒心,二来在车上他不想别的,能专心听你讲。有的听的都不愿下车了,有的要我的电话,说以后如何联系。在车下讲真相时,也有不少要我电话的人,当然我都会婉言谢绝。有要资料的我会留下他的电话,以后给他送去。

一次在车上遇到几个大学生,一说法轮功赶紧躲,要在车下可能就跑了,在车上后来给他们讲了不少,看他们都听進去了,并表示认可,好象他们对真相一无所知。有的退了(听清楚了的,有的离的远听不清)。

一次在车站等车时,给一个小伙子讲真相,这个小伙子很傲气,眼睛都不正面看你。给他讲完真相后,他高兴的说:你讲的太好了,咱们留个纪念吧。拿出手机就要拍照。我说:还是低调点吧,毕竟我们还在被迫害中。他说:那我们握个手吧。于是我们握了握,给他退了团。

有的人拿了光盘没看,我们就告诉他,你知道这张光盘的价值吗?在国外看这样一场演出,要花几百美金。这不是一张普普通通的光盘,你看了就明白了,你会发自内心的对我们的感恩,而不只是象现在这样客气的说个“谢谢”。也有小伙子不客气的说:不花钱的不要。我们说:花钱你能花得起吗?他们说:多少钱?我们说:你命值多少钱它就值多少钱,是救命的盘,是无价之宝,懂了吗?小伙子,怎么样,也保个命吧?他们说;什么也没入过。我们就会告诉他们,那就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也把命保了。他们说:知道了。以前发资料、光盘时,常回避提法轮功几个字,怕别人不接受,从二零一一年开始,我想应该堂堂正正的给法轮功一个位置。

一次我去买菜时,给一个长的很精神的小伙子一本真相小册子,小伙子刚接过去,从旁边突然过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的,不友好的说:是法轮功吗?我立即大声说:对,你说的太对了,就是法轮功的,现在救人的只有法轮功了。他们给镇住了,小伙子的父亲看看我笑了。当然也要注意分寸,特别是发神韵光盘时,不要把对方障碍住了。

也有很不好的人。一次在汽车站,碰到一个一米八多的高个子小伙子,约三十岁左右,我给他一张光盘,他说是法轮功的吗?我说是法轮功的,怎么呢?他说:法轮功自焚。我说:自焚是骗局,是栽赃法轮功的。他根本不听,我也够不着他,就去给别人讲去了。

车来后,我就上车了,等到车快开时,他也上来了,坐到了我的后面。我想,原来你也坐这趟车呀,对他毫无戒备。坐两站我就下车了,改坐别的车(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下车改坐别的车的)。前面这辆车已经到站,看来我是赶不上了,这时从车前面突然窜出一个人来,大包小包的停在了这辆车的前门口,象要上车的样子,司机停住车等他,这时我也赶到了。但这人收拾好行李后却不上车,我正好上车,同时还有一小伙子也跟着上了车(今天这辆车上只有我们两个人)。车刚开动我正想给这小伙子讲真相时,只听后面的警车呼啸而来,我还在想,一天没事瞎叫什么。不一会往旁边一看,那个小伙子带着警察直奔我原来坐的那辆车而去,这时我才知道,是冲着我来的。当时只想快走,但还堵车,车走不动,这时我并不十分惊慌,只希望车快点走。车慢慢的挪动着总算拐弯了,这时才想起求师父加持,让他们扑个空,我心里一下就踏实了。后来又转了一次车才回家了。我给同修们讲起这事,同修们都说:师父帮你了,甚至有些同修给不修炼的家人讲,家人都说:师父帮她了。在我毫无戒备的情况下,竟然轻松走脱了,大法真的太神奇了。

一次,我和两个比我年轻一些的同修去很远的商城洪法,大约骑了一个多小时车,骑的还很快,我感觉有点累了,心想:我不会骑不到吧。正好这时同修说:到了,前面就是。商城很大,我们连发光盘、资料带三退,忙了二个多小时一点没休息,回来骑车也不太累。到家已是下午二点多了,吃饭时我想:中午好好休息休息,缓缓劲,腿肯定会有些酸。不想,往床上一躺,才感觉腿是从未有过的轻松,一身一点疲倦的感觉也没有。我毕竟是七十多岁,原来连门都出不了的重病号呀,大法实在太超常了。

十五年了,有时还有些担惊受怕,但我们也很幸福,因为我们能时时感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我们更多的是荣幸和骄傲,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啊!没有真修的人是绝对不会知道他的份量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