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放下自我 使警察做出了正确选择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炼中摔过跟头,走过弯路,是慈悲的恩师一直没有放弃我,才使摔摔打打的我走到今天,下面就把我在修炼中的一些体会和大家交流一下。

一、求生无门之际,喜得大法

我曾患有风湿性腰椎、胸椎、颈椎变形,骨质增生,还有胃炎、痔疮,还伴随着瘫痪等疾病,生活不能自理。两个孩子还小,丈夫起早贪黑的干瓦工活,一天才五块钱的收入,回家还得洗衣做饭干家务。时间一长他也承受不住了,天天发脾气,有时还大打出手,还有了离婚的打算。婆婆也指责我,说他儿子挣点钱都让我给败光了,揍死了再找好的。瘦的皮包骨的我每天黑白不停的哭,看着两个幼小的孩子我胡思乱想,真的不忍心死去。

就在身心受到摧残、家庭处于破碎的情况下,一九九七年七月,有人告诉我炼法轮功能好病,我好高兴!当我看到师父广州讲法录像带和宝书《转法轮》时真是喜出望外,禁不住泪流满面,哭的是我的缘份到了,我找到了亲人——师父!

就这样我开始了修炼,每天都按着书中“真善忍”的法理在日常生活中严格要求自己,遇到事情向内找,不再与人争辩,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全身心都在发生着根本的改变。一个多月后,我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成了一个正常人。丈夫和家人看到我修炼法轮功后的神奇变化,婆家的、娘家的全家二十四人都相继走入了大法修炼,这真是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威力!

就在全家人都洋溢在得法的喜悦时,九九年七月的一天,我们听到了这么好的功法,当局却要不让炼了,于是我们经过商量有好几个地区的同修就相约去了北京,找到了信访办和公安局证实法。讲法轮大法是正法!讲自己亲身受益的经历,但是邪恶的迫害还是发生了。

二、交流提高,同修被恶警绑架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一同修来我家一起学法交流。正在交流的过程中,警察来了绑架了同修,借口是同修在明慧网上曝光了邪恶的迫害。

当时我女儿也不顾几个月大的孩子了,跑出去就高声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和丈夫也喊了起来。一时间把恶警都震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当他们开车要跑时,女儿就快速的躺在了警车前边抱着车轱辘不放,我也躺在后边抱着车轱辘不让车走。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我们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你们抓好人对你们没有好处。车外边的警察是我们当地派出所的,抓同修的车辆是外地的,是我们村书记带路抓的人。派出所的一恶警掰我的手,另一个警察掰我女儿的手,一个恶警用电棍电我女儿的脖子,电棍冒出蓝色火光,我女儿正念足,一点没感觉。丈夫一把扯住那个恶警质问:“我们也没犯法,你凭什么电人?”当地派出所所长气急败坏,又调来四、五个警察,把我和女儿从车底下拖出来。他们拧着我的胳膊,拽我的头发把我和女儿塞進了警车里拉到了派出所。

他们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把我在大法中受益的情况讲给了他们,是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江泽民小人妒嫉,栽赃陷害法轮功,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虽漏洞百出,却使不明真相的民众仇恨法轮功,不能得救,又指使你们打压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后也使你们成为殉葬品。他们说:好你就在家炼。我说:你们和百姓都不明真相,不都是受害者吗?他们听明白真相把我和女儿送回了家。丈夫也没闲着,及时联系同修,当晚就上明慧网曝光了邪恶。我们村书记和当地派出所相关人员的手机都打爆了,他们指责我丈夫,说都是你干的,这手机都没电了,有海外打来的,也有台湾打来的。强有力的震慑了邪恶。而那位同修被恶警绑架后,她在黑窝里讲真相,绝食反迫害,关押四十天后,也正念闯出邪恶黑窝。

三、魔难中放下自我,使警察做出了正确选择

我们是两个同修一组,挨家挨户讲真相劝三退。首先到村支书家送神韵光盘、《我们告诉未来》等光盘和真相资料,给他讲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教人做好人的,讲天安门自焚伪案和藏字石的真相,告诉他们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天佑神护,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他们都能明真相三退保平安,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他们也很感动,但被中共邪党无神论谎言毒害太深,还没做出选择。我们把真相福音告诉当地的每一个人,叫他(她)们都明真相得救。

丈夫利用办事的机会经常去乡政府机关单位和各村去讲真相,政府有不少工作人员都明真相三退,我们乡有七个村,其中有五个村支书明真相,支持大法。有一个村书记,外地警车两次到他们村抓大法弟子,他都给挡回去了,他说:“如果她们是打砸抢干坏事,我配合你们,要是因为炼法轮功,你们就走吧,炼法轮功的可都是好人啊!”因为他善待大法,保护大法弟子,官职连连高升,得福报。村里的工作人员都明真相三退,全村村民几乎全民三退。

我们每天都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有的同修能劝退十多人、二十多人,还有的能劝退三十多人。在二零一三年腊月初三下午一点左右,我刚劝退一个人,就被恶警跟踪绑架了。我及时向内找,找到了怕心、急躁心、显示心、依赖心、怨恨心、妒嫉心,马上发正念清除,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即使有人心执着,有师父管,有法归正,决不允许旧势力参与迫害。他们绑架我到所在地派出所(外省),把我关在下三个台阶的一间小黑屋里,绑架我的那两个年轻小伙子看着我,把门锁上,不让我出去。

我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当地派出所工作人员的背后一切邪恶因素,让他们都明真相得救,请师尊加持,正神相助。我说:我也没犯法,你们抓我干什么?他说有人举报你宣传法轮功。我说法轮功是宇宙大法,是拯救人类的,只有知道法轮大法好,从心中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才能保平安,因为天要灭中共。它是个腐败、杀人的体制,从毛执政的历次运动,到江泽民九九年七二零镇压迫害法轮功,就有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有数万名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中共江泽民集团干了这个星球上最邪恶的事。人在做天在看,是老天爷要毁灭这个邪恶体制了,凡是加入过党团队的人,都发过毒誓要为它奋斗终生,成为它的牺牲品,所以大法弟子是奉师命讲真相救人。我跟他俩讲了两个多小时的真相,他们静静的听着,我说你俩也听明白了,我给你俩三退吧,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选择三退才能保平安,起化名、小名都可以,神佛看人心。他俩也不吱声、不表态。我说放我出去吧,我得给你们所长讲真相去。他们说:你就在这说吧,这有摄像头,你说的我们所长都能听到也能看到你。我问所长姓啥?他说姓赵。我站起来对着摄像头双手合十,我说赵所长你好,今天咱们见面是缘份,我是来告诉你们真相来了,希望你们都明真相得救。你看现在天灾人祸不断,都是人类道德败坏、无恶不作造成的,从共产党成立以来历次运动迫害死的都是好人,特别是江泽民,他是踩着六四学生的血爬上去的,他搞一言堂、搞一党专政,为一己之私,他们咋贪污腐败都不管,专门打压修炼法轮功的好人,他下密令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问尸体来源直接火化。全国上下黑云压顶,各大媒体铺天盖地宣传造谣、诬陷法轮功。中共官员为了往上爬,纷纷冲在迫害法轮功的最前面,薄熙来、王立军就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元凶之一,他们已沦为阶下囚。现在迫害法轮功的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六一零头子李东生都是因为迫害法轮功被逮捕遭恶报,而且还殃及家人。谁做的谁就得去承担,共产党能给他承担吗?所以说公、检、法、司、国安的这些人,你们赶快醒醒吧,不要当共产党的替罪羊,你们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刚讲到这就窜進五、六个人,上来一个人拽着我的胳膊就往外拖。我说你们也得明真相才能得救,谁不要平安啊!听我把真相讲给你们。这个恶警像疯狗一样把我拖上走廊,狠狠的抽打我的脸,一下打在我的眼睛上,眼前直冒金星、一片漆黑,我喊了一句返回到施暴者身上去。他叫喊着你说什么?向后倒退两步,冲上来向我小腿猛踹一脚,把我踹倒在地,一只大脚就踩在我的后背上,上来好几个人拧着我的胳膊戴上了手铐。我当时就是窒息的感觉,我马上想起师父的法。我有师父管,你们不配。

我从地上爬起来坐下,当时满嘴是血,整个脸都肿起来了,但不觉得疼,我悟到是慈悲的师父替我承受了。我心里想:师尊,弟子一定听您的话,我是修正法的,不管他们怎么邪恶,也吓不倒我,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是来救他们的。

他们把我架上车,开车就走。当时天已黑了,我问:你们往哪拉我?他们算上开车的是三个人,其中就有打我的那个人,坐在我身边的一个人说:省里的监狱。我说那不是我去的地方,我也没犯法,我是带着使命来救你们的,完全是为了你们好,在灾难来时能把生命留下来。开车的司机让我闭嘴,我说:我可是晕车,你不让我说话,吐你一身你可别怨我。打我的人说:你师父不能保护你吗?他咋保护不了你了?我说:共产党打压大法弟子,不让我们讲真相,你们不明白真相能得救吗?

师父的法源源不断的往我脑子里打,我把师父的法背给他们听,把我的体会说给他们,师父的大法把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全部都解体了。司机震惊的说:哎呀!抓这么多炼法轮功的也没有一个这么说的,快让她说吧!我说:我们大法弟子只是跑跑腿、动动嘴,救人的是师父。自古以来迫害好人的都没有好下场,古罗马帝国就是因为迫害基督徒,不到三个月古罗马帝国天下大乱,紧接着四次大瘟疫把古罗马帝国消失了。中共政府和它同出一辙,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上各种酷刑折磨迫害,还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有过之而无不及,迫害十多年了,能让它持续下去吗?人不治天治的时候到了。凡是迫害法轮功的都将遭到应有的报应。江泽民这个罪魁祸首还得面临全球公审,这就是善恶有报如影随形。文革时整死好人的那些急先锋们都被拉到云南大山里秘密枪毙了,只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的通知单,你们说共产党邪恶不邪恶。你们可别跟着共产党打压傻跑了,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大石头上惊现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是天意、是必然。快快退出这个腐败杀人的体制吧,不要为其陪葬。

他们把我拉到所在地公安局,一个警察在那里等着,他看到我就说:咋给打那样,你赶快炼炼功吧。他问我,你看我是不是善良人?我说:看你的面相就是个善良人。说着他就和下车的那两个人出去了。不知司机在电脑上打印了什么。我在那发正念,让他们都明真相得救。

不一会,刚走的这三个人过来了,叫我快炼功的那个警察说:你就在这呆几天(指当地县拘留所),出去之后千万给我们四个人上网三退,我们都是党团队,我说那就告诉我你们的名字吧。他们说:不是起化名就可以吗?那你就给我们起个化名吧。我给叫我炼功的那个警察起个“平安”。叫我快讲的司机起个“福来”。他们都哈哈哈大笑,说这名字好,我们就叫这个。化名平安的警察说:你快给他起个名,他老生病,天天吃药。我说:那你就叫“健康”吧。他高兴的说:我就叫健康。最后我对打我的那个警察说:大哥别看你打了我,我也不记恨你,那是你被共产党蒙骗利用,不明真相。现在我就给你起个“安康”的名字三退吧,既平安又健康。他们四个人又是哈哈哈大笑,说我可真会起名。我说:你们都明白真相了,以后可别再迫害大法弟子了,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你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到真相大显时,留下来的人都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救度之恩。他们都高兴的点点头,四个生命发自内心的得救了。我在拘留所里关了十五天,每天坚持背法、炼功、发正念、向内找,在那里劝退了十多人。

四、秧歌队喊出“法轮大法好”

二零一四年正月十五那天,我村秧歌队扭秧歌,我家也放鞭炮迎接。丈夫跟领队的说,在我家要多扭一会,我有个要求,你必须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众生明白法轮大法是正法,看一看我们是堂堂正正修大法。领队的高兴的答应了。打鼓的小伙子使足了全身的力气,打得满头是汗。那真是锣鼓震天响,随后领队的唱出了丈夫同修的名字,唱他法轮大法学的好啊,他们全家老少都平安啊!全场百十多人都在欢呼喝彩。

五、不用上自由门软件,天天轻松看明慧

丈夫同修修大法,严格要求自己,改掉了以前的所有坏毛病。在修炼路上勇猛精進,天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救人,同修走到哪讲到哪,从不间断。他每天都上明慧网,在今年年初无意中,没上自由门翻墙软件,竟然打开了明慧网。从那以后,不用上自由门软件,天天轻松看明慧,体现出了大法无所不能的神奇。

同修们,在师父正法到了最后的有限时间里,我们要抓紧修好自己,都走出来讲真相救人吧。不要留下太多的后悔和遗憾,完成师尊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吧!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尊慈悲苦度!谢谢同修!合十!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