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嗅觉折磨和味觉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六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在北京怀柔看守所,公安命令狱中犯人用刑具拷打法轮功学员,逼问姓名、地址,如不说犯人们就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迫害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将法轮功学员双脚用绳子绑住,吊于房梁上,头朝下,在头下方立一口锅,在里面装满辣椒,掺水煮沸熏他们……

山东省潍坊市奎文区南圆街办的一个女法轮功学员,五十多岁,因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一日到京上访被抓,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街办被非法扣留。在街办的一个多月里,街办的工作人员雇用打手对修炼者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三九严寒把衣服扒光,赤脚站在室外厚厚的冰上。由于他们坚持修炼,七、八个学员被强制灌尿灌屎,惨不忍睹。屎尿是街办工作员现场拉的。

中共酷刑示意图:灌粪汤
中共酷刑演示:灌粪汤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很多迫害手法令善良的人们不能相信。中共操控恶人犯下了毫无人性、丧尽天良的罪恶。中共通过对受害者身体嗅觉、味觉超过正常的生理接受能力进行迫害,以达到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地。有些法轮功学员遭受了闻臭气、浇粪尿、喷毒气、烟熏、鼻孔抹粪便、吸辣椒面等嗅觉痛苦的酷刑;有些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嘴里灌粪便、灌辣椒水、灌芥末油、塞大便、抹大便等味觉痛苦的酷刑。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惩罚性灌食酷刑不在本文范围之内,那是中共的另一笔罪恶。

一、嗅觉痛苦:闻臭气、浇粪尿、喷毒气、烟熏、抹粪便、吸辣椒面……

1、嗅觉折磨的场所和使用的凶器

尿桶粪桶、最臭的旅游鞋、臭皮鞋、尿、猪圈、粪坑、粪便、粪便恶臭的下水口、辣椒面、氨水、辣椒水、硫酸、烟熏、蚊香、“六六六”农药、辣椒水、有毒的雾体、催泪瓦斯、灭蝇药、灭火器、迷魂药、辣椒水、辣椒面、药水和芥末油、芥末水、医用酒精、蚊香。

2、嗅觉折磨的手段

◎ “看电视”——身前放一尿桶,戴背铐弯腰,看影子闻臭味;
◎嘴咬住马桶盖,弯腰90度闻臭味;
◎拿最臭的旅游鞋、皮鞋将嘴堵住,闻臭味;
◎马桶内的粪尿头上身上泼;
◎向身上、脖子上、脸上浇尿水

酷刑:闻粪桶臭味
酷刑:闻粪桶臭味

◎强制闻大便;
◎头下脚上竖在装粪便的粪桶上靠门后墙;
◎抱粪桶:恶警逼着法轮功学员用自己吃饭的碗,从臭气熏天的便池中一碗一碗的往桶里舀大粪,装满粪便后,再强迫学员用双手抱着一个没有把的粪桶,从厕所一直抱到院子里;
◎扔猪圈——把人长时间铐在猪圈里,在臭味中折磨;
◎将手脚捆绑后放入满地粪便的猪圈;
◎坐在厕所流满地的粪便里;
◎关在三至四平方米的粪坑几个小时,臭气熏天,蛆虫粪便满地;
◎把粪便弄来抹到身上;
◎将脸部朝着粪便恶臭的下水口上,半天才松手,用粪便的恶臭气味熏;
◎从厕所挑出粪便,让人趴在地上闻;
◎放到野外粪堆上躺冻;
◎鼻孔被抹粪便;
◎在鼻子上抹上辣椒面;
◎鼻子上抹氨水;
◎往嘴上鼻子上抹辣椒水;
◎用硫酸往鼻子上抹;
◎往脸上淋尿头上浇尿;
◎把头按在小便桶中熏;
◎烟熏:把受害人拧摁在墙角,头紧顶在墙上不能动,然后四五个人每人轮流连续吐烟雾進行熏呛,不一会人就会窒息休克;
◎烟头熏脸;
◎用蚊香贴近熏烤面部;
◎往禁闭室喷“六六六”农药;
◎将双脚用绳子绑住,吊于房梁上,头朝下,在头下方支一口锅,在里面装满辣椒水,煮沸熏;
◎鼻子点浓酸;

中共酷刑演示:将烟点着插入法轮功学员的鼻孔,把嘴捂住,熏呛、窒息,极为痛苦
中共酷刑演示:将烟点着插入法轮功学员的鼻孔,把嘴捂住,熏呛、窒息,极为痛苦

◎鼻子吸烟;
◎头向下倒栽葱用鼻子吸烟;
◎向脸上喷呛人有毒的雾体;
◎用催泪瓦斯对着眼睛和鼻子喷;
◎喷灭蝇药;
◎用灭火器喷耳眼口鼻;
◎用迷魂药往嘴、鼻子上喷;
◎往脸上喷辣椒水;
◎吸辣椒面——面前摆一盆辣椒面,胶带粘住嘴,揪住头发摁进辣椒盆里,使辣椒粉吸进鼻子里;
◎用注射器往鼻子里灌药水和芥末油;
◎往鼻子里灌辣椒水;
◎鼻孔里灌芥末水;
◎从鼻子灌医用酒精。

酷刑演示:蚊烟熏脸

酷刑演示:蚊烟熏脸

二、味觉痛苦: 灌粪便、灌辣椒水、灌芥末油、塞大便、抹大便……

1、味觉折磨使用的凶器

又脏又臭的抹桌布、随手捡来的脏卫生纸、臭袜子、吸毒犯的脏内裤、烂白菜帮、铁丝苍蝇拍、脏鞋垫、擦地板的布塞、带经血的裤衩、厕所拖把、臭鞋、包着痰的卫生纸、使过的卫生巾抹上粪便、辣椒、浸透经血的卫生纸、垃圾箱里的抹布、在厕所里沾上粪便的拖布、擦厕所粪便的脏抹布;

屎、粪便、“朝天椒”、医用酒精、痰盂水、酒、辣椒水、芥末油水、辣根、胡椒面水、痰、鞋刷子、牙刷、透明胶布。

2、味觉折磨使用的手段

◎嘴里塞进肮脏之物:又脏又臭的抹桌布、随手捡来的脏卫生纸、臭袜子、吸毒犯的脏内裤、烂白菜帮、铁丝苍蝇拍、脏鞋垫、擦地板的布塞、带经血的裤衩、厕所拖把、臭鞋、包着痰的卫生纸、使过的卫生巾抹上粪便、浸透经血的卫生纸、垃圾箱里的抹布、在厕所里沾上粪便的拖布、擦厕所粪便的脏抹布;
◎塞辣椒:把一种非常辣的小辣椒“朝天椒”塞到嘴里、鼻孔里、眼睛里、耳朵眼里,或把烧过的小辣椒塞满嘴、鼻孔,或掰碎辣椒塞满嘴、鼻孔、耳朵眼;
◎大便塞嘴;
◎用毛巾蘸屎封嘴;

酷刑演示:纸包大便往口中塞

酷刑演示:纸包大便往口中塞

◎灌尿;
◎灌粪便;
◎从嘴灌医用酒精;
◎灌痰盂水;
◎强行灌酒;
◎灌辣椒水;
◎灌芥末油水;
◎灌辣根;
◎灌胡椒面水;

酷刑演示:灌屎、灌尿
酷刑演示:灌屎、灌尿

◎逼喝粪便;
◎把厕所里带血的卫生巾捞起来塞在嘴里,吃饭时拿出来还不让漱口;
◎头按到粪便桶里,弄得满头都是粪便;
◎嘴上抹大便;
◎鞋垫抹上粪便往嘴里抹;
◎用瓶子装上粪便、尿,往嘴和鼻子里抹;
◎往嘴上抹芥末油;
◎把痰往嘴上抹;

酷刑演示:用沾满大便的棍子往嘴上抹

酷刑演示:用沾满大便的棍子往嘴上抹

◎用拖布在厕所里沾上粪便堵嘴;
◎粪便棍嘴上捅;
◎往嘴里吐痰;
◎鞋刷子蘸痰刷牙;
◎带着鲜血和粪便的牙刷插进嘴里;
◎用使过的卫生巾抹上粪便塞进嘴里,再用透明胶布把嘴粘住;
◎把粪便裹在一条脏布里,绑在学员嘴上,用强力胶带固定住,两手被铐在铁条上。

三、嗅觉折磨和味觉折磨案例

1、贵州中八矫治所强逼吃粪便,把人逼疯……

贵州省中八矫治所(原为“贵州省中八男子劳教所”)为迫害法轮功学员,建立了所谓的“监管队”、“谈话室”、“攻坚组”等,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到这些地方,被酷刑迫害。

刘泽,四十多岁,仁怀中学数学教师,入所时,西装领带,精神抖擞,因不配合,被送“攻坚组”,二十多天不让睡觉,并被轮番打骂,拽住头往墙壁上猛砸,头青肿胀大,这些恶人还惨无人道的强逼刘泽吃粪便。刘泽完全被逼疯,抓起粪便就吃,于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七日被送进疯人院。

2、医生震惊了:“灌大便会使人百分之五十休克,这么没有人性!”

二零零一年四月八日二十几名法轮功女学员从河北省石家庄劳教所转到高阳劳教所,她们受尽折磨,坚贞不屈,邪恶的残暴改变不了法轮功学员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其中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拷打六十多个小时,也未放弃修炼,并用绝食来抵制邪恶的迫害。失去人性的恶警竟丧尽天良地给她们灌大便,灌了两天,六名法轮功学员全部发烧四十度,又拉痢疾不止,后被送去医院,医生疑惑,经询问才知被灌粪便,医生震惊了,愤怒地斥责恶警:“灌大便会使人百分之五十休克,这么没有人性!”邪恶之徒还不收敛,又给两名学员灌大便。

酷刑演示:灌粪便
酷刑演示:灌粪便

3、芥末水被灌进刘玉和鼻孔后,当时就刺激得鼻子不能通气使人窒息……

刘玉和,男,三十多岁,吉林桦甸市桦南乡法轮功学员,是屯里公认的好人。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二日刘玉和在桦甸市红石镇被桦甸“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绑架。

恶警们先是对他进行疯狂毒打、刑讯逼供,在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口供后,接着对他施以酷刑。恶警们把他绑在椅子上,揪住他头发往后猛拽,使其仰面朝天,再用毛巾堵住嘴,往他鼻孔里灌芥末水(辣根兑水)。这种芥末水被灌进鼻孔后,当时就刺激得鼻子不能通气使人窒息,整个头部发麻、发胀,鼻涕眼泪都出来了。这时人的头脑开始不清,迷迷糊糊,只能出气不能吸气,接着不断呕吐……那种滋味比任何刑罚都难忍受。刘玉和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辣根

辣根

酷刑演示:野蛮灌芥末水

酷刑演示:野蛮灌芥末水

4、从鼻子中灌进去8瓶芥末水,鼻中灌进,口中喷出……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吉林省吉林市王立秋就已被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科长狄士刚、警察孙壮等劫持到吉林市船营区警犬基地,在他们私设的刑堂中,被强行从鼻子中灌进去8瓶芥末水,从鼻子中灌进,从口中喷出,导致王立秋多次休克。狄士刚等用凉水将其泼醒,继续灌,造成王立秋心脏病频频发作,病情严重,几近死亡。

5、用催泪瓦斯对着眼睛和鼻子喷,顿时痛的睁不开双眼,眼泪和鼻涕直流

四川遂宁市六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廖邦贵,男,是遂宁市川中石油矿区退休职工。

二零一一年四月,廖邦贵老人到街上向人讲真相,被派出所警察绑架、群殴,后被劫持到乐山市五马坪监狱。因为他炼功,警官说要严管他一个月。严管组就设在入监队的隔壁,分集训和严管。犯人把他拖进一间阴暗潮湿的小屋,叫几个人按住他,强行给他戴上一个头盔蒙住他的头,然后用催泪瓦斯对着他的眼睛和鼻子喷药,顿时我痛的睁不开双眼,眼泪和鼻涕直流,第二天脸上起泡,并流出一些带有异味的清水。

6、往嘴里灌芥末水,呛到肺部,咳嗽不止,鸡西市杨海玲被迫害致死

杨海玲

杨海玲

杨海玲,女,一九六八年出生。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黑龙江省鸡西市东海矿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三月因制作大法真相资料被抓,被非法判刑十多年,由于身体情况不合格,监狱不收,一直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密山第一看守所。二零零三年四月初,鸡西和密山地区大法资料点被破坏,被抓捕的大法弟子受到严刑逼供,当恶警得知杨海玲也参与了真相资料点工作,就又开始对狱中的杨海玲下毒手,行刑逼供。杨海玲双手被反背铐着,由于时间过长,手筋被勒断。在遭毒打时,恶警往她嘴里用力塞啤酒瓶子,往嘴里灌芥末水,呛到肺部,之后咳嗽不止,并不给予治疗,于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二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四岁。看守所对外保密,谎称说“心脏病突发而死”。暴徒为掩盖罪行连夜秘密将杨海玲遗体火化,并严密封锁消息。

7、天津市杜英光遭非人折磨,嘴里、鼻孔被抹粪便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五日,杜英光从洗脑班被送进看守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后又被非法延期至两年半。五月十八日,他被分到双口劳教所五中队,与五个大法学员一起进了八班。

二零零三年二月起,天津市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都办起了洗脑班。恶警又开始迫害杜英光,对他电击、捆绑,用凉水往他的身上泼。这样折磨他达三个多小时。恶警杜颍欣把杜英光绑在椅子上,命犯人向他嘴里、鼻孔上抹屎。恶犯先用手捏住杜英光的鼻子,使他只能用嘴呼吸,趁机撬开他的嘴向里塞屎,然后向他鼻孔上抹。恶警付振侍用针管向他的鼻子里灌芥末水。一连折磨他二十多天。

8、无法躲避浓烟熏呛,王南方一会儿就被熏得昏死过去了

在用电棍、灌酒、拨肋骨等酷刑折磨王南方后,没有得到他们要的东西,恶警们又用“烟刑”,先是点着三根烟,同时对着鼻子熏,他们觉得不过瘾,又用整版的大报纸卷成喇叭筒型,小孔向上对着被酷刑折磨者的鼻子,大孔朝向用打火机点着,浓烟都从小口处往上冒直接熏王南方的鼻子。因王南方的整个身体都被牢牢的固定了,身体一点都动不了,无法躲避浓烟熏呛,一会儿就被熏得昏死过去了,恶警用大塑料袋装满水,从王南方的头上往下浇,等王南方清醒过来时,就感到胸内剧痛,大咳不止,咳出来的都是痰和血,呼吸极度困难,一个恶警对王南方大骂。

中共恶徒对法轮功学员嗅觉和味觉折磨的痛苦和身心伤害的后果非本文四五千字、几个例子能完全概括和反映出来,本文意在归纳、清理中共酷刑嗅觉和味觉折磨的方式和种类。

有时候,文字很苍白,表现力有限。你比如,说这个东西太坏了,无非是“流氓”、“恶徒”、“无人性”、“惨无人道”、“罪大恶极”,没有办法表达坏的程度的时候,便是“罪恶滔天”、“恶贯满盈”、“罄竹难书”、“十恶不赦”了,比这再坏的程度,笔者没词了、无语了……真的是无语了吗?君不见老天在讲话了啊:迫害善良的中共恶徒遭天谴恶报的比比皆是,车祸死、雷击死、病痛死、自杀死……

中共还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犯下了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令善良的人们震惊!中共的邪恶在于“没有它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

愿善良的人们认清中共邪恶本质,远离邪恶,选择美好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