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病业假相中修去对母亲同修的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日】我是2002年得法,2010年12月份正式進入大法修炼的新弟子。最近经历了一场病业关,通过最终的向内找,心性得到了提高,修去了对母亲同修的怨。

从病业假相中提高心性

去年11月份,我的左手手面起了一些很小很小的小疙瘩,有些痒,挠了几下,也没当回事。谁知道越挠越严重,开始发展为一小片,而且挠过的地方会出现裂纹,但裂纹几天后会自动愈合,在新的挠过的地方又会出现裂纹。(只有在家的时候手会痒,工作的时候一点儿没事。)

虽然学法不长,但我知道,修炼的人是没有病的,我坚定的明白这不是病,而是消业,心里很轻松。我当时这么肯定是因为去年也是差不多这个时候,左手手面也起了类似“癣”一样的东西。当时面积不大,我也不认为是病。我也善解,也发正念否定旧势力,但当时法理不是很清,只是单纯借鉴同修过病业关时的做法,也没有很深的认识什么是否定旧势力。三个月后,手上的“癣”症状越来越轻,最后消失了。我当时的感悟是,慈悲的师父给弟子消业了,在过关中,只要自己做到心不动就行了。

因此,今年这种假相又出现时,我反而有些轻松,自然而然的认为这种症状到它该消失的时候,会消失的。心还是很坚定,它不是病,家务活儿照干。然而今年的症状比去年严重的多,这个“癣”由去年的一小片面积扩展到了一大片,奇痒无比,指缝处的皮肤经常会破裂,手指一动就会很疼。“癣”会结痂,挠下去之后,就是连血带粘水。有时痒的很难受的时候,狠命的挠,直到满手出血,才会停下来。那个时候,真的很难过,自己的小孩才1岁多,正是要我抱的时候,我却很烦,因为一用力抱孩子,手就奇痒。

母亲同修给我指出来这是旧势力迫害,但我却不认同,认为是消业。几个月过去了,手一点没见好。粘水总也不会干,粘水贴在衣服上,和衣服粘在一起,脱衣服的时候,就会掀下痂,烂了的地方会继续流水。我去坐公车的时候,总是把手伸出窗外,为的是能把手吹干。有时我会看着手烂了的地方想,前世造下多少业,才会这样啊。

时间久了,病业的干扰使我身心疲惫。家人开始对我不理解。我给婆婆讲大法真相的时候,婆婆会反问我手怎么回事。我父亲每次见到我都会问手怎么样了,甚至会说手都“炼烂了”。我虽然觉得不对劲,但自己寻思我这个和常人不一样,我这是消业,是好事。

以前看明慧关于病业假相的交流文章,一直没有深刻认识,只是看过知道了。有一天,忽然明白了什么是假相。在这次病业过关中,虽然自己坚信修炼人是没有病的,但那只是表面上认识了,行为上并没有做到。去挠它,去看它,其实已经变相承认是“病”了,并没有真正放下它。现在忽然明白既然是假相,那么手干与不干,哪儿又烂了,与我有什么关系呢?我的手就是好的,既然是好的,我又怎么会去挠呢?我又挠什么呢?想到这儿,手还是习惯性的想伸出来好让风吹干,但瞬间就否定了这个行为。在我明白了这一点后,食指烂了的地方出现了一小块更严重的脓块,流着黄色的脓水,但我已明白这是假相,即使表现的再真也是假的。不理它。第二天脓块就消失了。手上很厚的“癣”也平了许多。这之后不久,手烂的地方也不再湿了,但症状仍在。

有一天,在背法,背到“我们讲度己度人,普度众生,所以法轮他会内旋度己,外旋度人。外旋时他发放能量,使别人受益,这样一来,在你能量场的覆盖面之内的人都会受益,他可能觉的很舒服。不管你走在街上也好,在单位、在家里都可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在你的场范围之内的人可能无意中你就给他调了身体,因为这种场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1]我豁然开朗,我悟到大法弟子有这么大的能量,可以纠正场范围内一切不正确状态,我的手也是不正确状态,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它已经影响了我证实法,大法弟子应该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众生,而不应该这样呀。我身边的常人因为我而对大法不理解,这不是干扰他们得救吗?师父说:“目前消业也好,邪恶的因素干扰也好,都是旧势力干的,都是一回事,叫法不同。旧势力干的事我都否定的,我都不承认的,更不应该有让大法弟子承受这些痛苦的事情。”[2]我坚定了,这种状态就是旧势力干扰。

明白这一点,我就加大力度发正念,每次发半个小时以上,否定旧势力。多学法,多炼功,并认真向内找,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整个假相消失了(这次病业关持续了6个月)。我通过自身的变化,向家人有力的证实了大法的超常与美好。

修去对母亲同修的怨

母亲同修是一个很善良,没有脾气的人,父亲比较强势。儿时的我就养成了不好的观念,认为母亲好欺负,有点瞧不起母亲,这种观念一直障碍着我,母亲对我说话,我不是尊敬的听着,而是不耐烦,她说不了两句,我就会顶回去。甚至我進入修炼了,这种状态仍然存在。对母亲有说不出来的怨,怨她在我打坐的时候让我把腿往上搬,怨她教我怎么带孩子。反正母亲说什么,我都觉得不对。修炼了,也没发觉这颗心,满眼都是向外看,指责母亲这儿修的不好,那儿有执着。其实期间师父不止一次借常人的嘴点我,我都不悟,没有认真向内找。父亲每次听到我和母亲聊天,都说跟吵架一样。丈夫也常说我:“妈妈说话的时候,你就不能听着吗?”

后来出现了这个病业假相,母亲同修带我去了同修A家交流,当时母亲说我带着耳机炼功,我立刻反感的回了一句“我带着耳机怎么了”,还说了一堆自认为有理的原因。同修A当时只说了一句:“你带着这么多人心,你身体怎么会有变化?”我触动很大,回家后开始认真向内找,终于找到了这颗深藏了好久的怨,我也明白了多年来指责母亲这修的不好,那有执著,都是没给同修加正念,师父说:“每一个学员都在進步,都在精進中,但是对法理解的可能都不一样。”[3]

当我找到这颗心后,我感到多年来对母亲同修的怨一下子没了,再看母亲,觉得她很可亲,好多的事都是为我着想,很善良的同修啊。以前的怨使我看不到一点同修的好。母亲同修也感到了我的变化,还开玩笑的说:“以前我说你的都是对的吧。”嗯,是呀,之前母亲同修给我指出了这么多应该改的地方,我真应该谢谢她呀。连我丈夫都说,以前都是我指责母亲,现在改母亲指责我了。

至此,我对真、善、忍中的善有了新的认识,真切的感到了善的力量那么大。当我修去了对母亲同修的怨,感到取而代之的是善。我对其他同修的态度也变了很多,表现在同修和我说话时,我不是在心里评论这个同修的对与错,而是能耐心的倾听了;在看到同修的执着时,第一念不再是指责,而是能够包容了。我感到心的容量大了很多。

以上是自己个人体悟,如有不足,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