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同修为镜子 向内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喜得大法的,现在七十多岁。刚得法时不知道什么叫修炼,为什么要修炼,也不懂得怎么样修炼,如何提高心性,是师父手把手牵着我,走过这风风雨雨不平凡的十多年,使我明白了修炼、学会了修炼,在真善忍法理的指导下精進不止。谢谢师父慈悲苦度。

一、修去妒嫉心

一次和同修交流时,同修说:“我有妒嫉心,妒嫉你什么都比我强,你修炼的环境好,一个女儿修炼,一个不修炼也不反对,可我五个孩子都反对我修炼,你丈夫对你也好,而我和丈夫是一路打过来的,就到现在还是张嘴就骂,举手就打。”还有一个同修也说:“我都有点妒嫉你。”

作为一个修炼人,听到这番话,本应向内找自己是否也有妒嫉心,修去它,可当时我说:“我可没有妒嫉心,这么多年来谁当官了,谁发财了,谁生活条件比我强了,谁和谁关系好了,我从来不妒嫉。”还觉得自己修的不错,没有妒嫉心,也没在意。

可后来的日子里,越来越觉得一直温顺的女儿跟我说话态度也不好了,我年纪大看不上我了。就在这时有位同修说:“你女儿真好,关心照顾我,比我亲女儿都好。”还有一次女儿和另一位同修笑的前仰后合非常开心,我到跟前问什么事这么高兴,她看看我说:“啊,没事”。我当时是忍住了,走开后我很生气:“你们有那么高兴的事,我一问就没事,我是谁呀?我是你妈,就是佣人也不能这么对待。”后来觉得她什么事都瞒着我,我和女儿产生了间隔。由于她很忙,经常不在家,我们很少沟通,我感到很孤独,很无奈,也很生气,心想:你们不应该把我当成常人老太太一样对待,不搭理我。我也是个修炼人,哪不对,在法上帮助我,别不拿我当修炼人。一颗怕被落下的心很强,其实就是没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向外去求了,没有向内找修心性。当时身体出现了假相(常人脑血栓症状),在女儿和其他同修的帮助下,每天学法,发正念,半个月后身体基本恢复,由于还有人心没去,为逃避现状,我去了外地。

到外地后,参加集体学法,就在第五天学《转法轮》第七讲妒嫉心问题时,师父点悟我,师父说:“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过去大家可能听说过,阿弥陀佛讲带业往生,妒嫉心要不去可不行。其它方面差一点,小来小去的带业往生,再修炼,那可能行,但是妒嫉心不去绝对不行。今天我跟炼功人讲,你可不要这样执迷不悟,你想要达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层次上修炼,妒嫉心必须要去掉。”[1]

读完这段师父的法,我已经泣不成声,就像一个孩子做错了事,在家长面前无地自容。师父给我安排女儿同修帮我提高心性,可我却没把握好,没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不向内找,还一直认为自己没有妒嫉心,这下都妒嫉到外地去了,妒嫉心该有多强啊!自己还全然不知。

明白法理后,马上从法中归正自己,发正念解体它。后来妒嫉心又冒出来两次,绞得我心很难受,但我立即就识破它,不承认它,发正念彻底解体它,实际上是师父看见弟子认清了妒嫉心,决心要把妒嫉心去掉,师父帮弟子拿掉了,谢谢师父。

二、以同修为镜子,向内找

有一次集体学法后,甲同修说剩下的时间咱们集体读《明慧周刊》,有什么问题大家一起切磋。学了一会,乙同修说:你们学吧,我有点困,学不進去,说着穿鞋就走,拦也拦不住,一看就是生气了。读完《明慧周刊》后,我和甲同修马上向内找,是不是我们哪做错了,把同修气走了。

甲同修说:读《明慧周刊》我事先没和她商量,她要拿一本我没让,说等大家学完你再拿,是不是我太武断了?我说:可能是我没做好,学法前切磋时我说话可能刺激到她了,刚才读周刊看她睡觉我瞅她笑,她可能也不高兴了。甲同修说:咱俩快去给她赔礼道歉吧。到乙同修家说明来意后,乙同修却说:你俩也太小瞧我了,我可不是那种人,我这个人从来就看同修的优点,看同修的长处,我可不像你俩考虑的那么多,我就是有啥说啥。

我和甲同修主动去道歉,却碰了一鼻子灰。回来后我认真向内找,回忆有两次给乙同修指出不足,一次是我们出去发真相资料,乙同修说带九份或六份,要不就带三份。当时我心想这也太少了吧,还整出个三、六、九来,我说:“《明慧周刊》发表一篇同修的交流文章,说他们当地有几位同修因不二法门的问题被邪恶迫害的失去了肉身,同修向内找发现自己存在执着数字的心,这也是不二法门。”我说完后,乙同修马上说:我可不是不二法门。

还有一次,我们要决定一件事,乙同修说:就这么定了,必须的,绝对的,一连说了好几遍绝对的,当时,我想起了师父的一段法:“过去搞绝对平均主义,说那个人哪,生出来都是一样的,后天改造了人。我说那说的太绝对了,什么东西太绝对了就不对了”[1]。我顺口就说了同修一句,你怎么老是绝对的呢?可能当时她也不高兴了。

就针对这两件事我向内找自己,是不是自己也有这方面的问题。说同修执着数字,其实我也有,比如买电话卡挑选带三、六、九的号买,做什么都数九个数,例如:切菜都切九刀停下,再切九刀,还真是很执着呢。另外我觉得乙同修在常人中当了多年的领导,党文化的东西很严重,说话咄咄逼人,可是我也是看到问题就说,还带有指责性的质问,这不就是党文化整人的作风吗?这一向内找,出了一身冷汗。同修的问题我都有,而且还很严重,于是马上发正念解体这不好的人心,铲除邪党因素。

随后找乙同修真心诚意的道歉,希望得到同修的原谅。后来同修们给乙同修指出有党文化的东西时,乙同修欣然接受了。这时我觉得乙同修非常好,对谁都那么热心帮助,谁缺什么都能提供,用她的话讲我什么都有,要什么有什么,吃的、穿的、用的,就连她床上铺的被都撤下来给同修用,处处事事为别人着想。

后来在学法中师父经常点悟我,学法时经常突然明白了一个法理,就知道作为修炼人应该怎么做,人的东西一下子就放下了,觉得自己心性在提高,思想境界在升华,那种感觉妙不可言,真正达到了“修炼如初”的状态。

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