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才能救得了众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我们夫妻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呵护下,走过了十六年的修炼之路,在这过程中我们有惊有喜,更有常人想都不敢想的身心健康的幸福。

我们家族祖辈都是佛教居士,每天点灯上香是必做之事,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五十岁不到的人,就已经开始考虑后半生怎么度过。

就在求医问药,祈求少病平安的路上,九八年得到了千万年等待的法轮大法。当时慈悲的师父就给我们净化了身体,十几年不要说進医院,连一片药都没吃过,思想中就没有过病和药的概念。多年来,亲朋好友、同事、邻居在我们身上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慈悲救度。在此,我们千言万语一句话:谢谢师父!

这几年我们在讲真相救世人中的点滴事,向师父、同修做一下汇报。

二零零六年,在我们地区邪恶对大法弟子進行大抓捕中,我们也被非法抄家、抓捕。早九点派出所管区的三名警察(已多次讲过真相)说没啥事,过来看看,是他们有点事(指后来十几个不穿警服的便衣,是其它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的)。

趁我倒茶时,他们打电话上来的。一冲進门,每个房间都守住了,其中一个气势汹汹的拿出一张纸,对我们说,这是搜查证,你签个字,我们要对你家依法進行搜查。这时摄像机、照相机一起对向了我。我说:为什么要搜查我家?他说这是经过检察院批准开的,我笑着说:你们公检法是一家人,开这个还不容易吗?他有点生气的说你签不签?我说:我不造枪炮,不吸毒贩毒,不贪污腐败,不抢不偷,不嫖不赌,周围邻居都知道我们是好人,你们是非法抄家,是犯罪,我不签字。他说你不签字我们强制执行。他把搜查证装上就开始各个房间翻箱倒柜了。

这时妻子静静的发正念,边看着不叫他们偷东西。我来回在每个房间讲真相。我对那些扛着摄像机照相机的人说:小伙子,不要照了,你们照得越多,遭的报应越大。扛摄像机的小伙子说,这么说的话,时候没到吗?我说你说对了,年轻人,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以后真相大显于世时,你们怎么办?不是连自己的亲人都毁掉了吗?

我当时有坚定的一念:我们在人中修炼,有做不好的地方、有漏,我的师父管我们、归正我们,有大法指导我们怎样做好,宇宙中任何生命没有资格迫害性的考验我们。我想,今天他们十几个人不是迫害我来的,是来听真相的,我要兑现史前的誓约,叫醒他们。

这时,他们拿着我的mp3和音箱在客厅打开了,同修洪亮的声音“世界法轮大法电台……”有人大声叫到,快来听,法轮功世界上还有电台,当时我心中一震,原来他们什么也不知道,在无知当中替邪党卖命,多可怜哪,他们也是为法来的呀!

我对他们说,江泽民把你们的眼睛、耳朵堵死了,法轮功洪传世界几十个国家,在香港、澳门、台湾都是合法的,就江泽民共产党在镇压。你们好好听听吧,你们前世积了大德了,要不的话你们听不到我的师父的讲法。他们每个人脸上没有当初的邪劲了,对着我笑,那个队长拿着mp3说,这个好,我要拿去听一听,以后还给你。我说可以,千万记住回去给家里的人、同事、亲朋好友都听一听,以后人类大淘汰开始时,就会平安度过灾难。他说大淘汰是怎么个淘汰法?每个人都不翻东西了,站到客厅听我讲真相,我说,到时候淘汰的是诽谤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坏人,留下的是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有良知、有善心的人。这时摄像的、照相的人都不见了。大法书、真相资料他们都没看见。这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我们只要坚定的信师信法,师父所给予的,我们是无法想象的。

他们剩下的五个人把我绑架到了公安局(我当时认为是他们请我到公安局讲真相去了,平时我还没有这个机会呢!),我的第一念就想起师父说的:“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2]我当时觉得师父就在我的跟前。

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他们给我让座倒茶,队长拿出卷宗准备做笔录,他说,从现在开始,我问你啥你回答啥,与本案无关的你可以拒绝回答。他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笑着说,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你们把我的家抄了,这是犯法呀!他也笑了,办公室的人也在偷着笑,我心里想这不是在演戏吗?我是主角,我要演好这场戏。他接着问,你是什么时候炼的法轮功,我说宪法35条、36条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有不信仰的自由,这个问题你无权过问。

我笑着对他说,从现在开始我俩好好聊,我说的话太多太多,你要是把我当成犯人审问我,我拒绝回答你。我双手结印,闭着双眼,求师父加持,不要叫他审问我,免得造孽。刹那间推门進来几个人说,队长办个手续我们要出国,他马上站起来对办公室的人说,你们跟他(指我)聊一聊,我去办手续。当然我心里很清楚是师父给我机会讲真相救人,我讲他们只是在听,从大法洪传世界到“三退”保平安,“三退”的方法都讲给了他们。他们在微笑、点头,是师父的慈悲、佛恩浩荡救了他们。

队长办完事回来又坐在办公桌上,我赶紧双手结印、闭着双眼,心中对师父说:“谢谢师父,弟子今天的事做完了,这不是我待的地方,我要回家”。队长看见我喊了起来,你是不是在发正念跟你的师父在沟通呀,我笑着对他说,对呀,你能知道我在发正念跟师父沟通,你真有福份,你好好听一下我的mp3,里面有师父的讲法、炼功音乐,好好了解一下法轮功。他接着说,本来今天我们对你要整出点事儿,二十四个小时之内是我们的权利,算了,你回去吧,以后再不要到我们这来贴、来发传单了(据警察说,有人举报了我),到你们那咋贴咋发去,不关我的事。我笑着对他们说现在知道大法好的人越来越多,全世界不同种族、不同肤色的上亿人在修炼,这本身就是个奇迹。宁叫信其有,别叫信其无,天意不可违啊!我希望你们好好了解一下,与我们每个人的未来息息相关。欢迎你们有时间到我家做客,再见!

他们微笑着目送着我走出了国保大队的门。我感谢师父慈悲的救了他们,呵护着弟子平安回家了。我们地区的公安局领导班子(是局长介绍说的:局长、副局长、教导员、秘书还有几名警察)来我家了,一進门局长(四十多岁)就说:“你知道不知道,今天我们领导班子全来了,就是为法轮功来的,×××说材料全是你给的,你是我们地区的重点。”局长很激动,看着我的脸,坐都不坐。我就牢记师父的一句教导:“一个不动就制万动!”[3]我知道他在观察我的心理,其他人都坐了,我也坐着不起来,望着他的脸,口气严肃、庄重的连问三次:法轮功怎么了、法轮功又怎么啦?……请你坐下说不行吗?他过来坐到我身边,气得只抽烟不说话了。我在心里发了一念:只有我的师父和大法救得了你们,安静的听真相吧!这是你们千万年的等待。

我对他们说,你们公安是重证据的,谁说材料是我给的,你们把人当面叫过来多好,再说了,法轮功的材料是教人做好人的,每一份材料都是法轮功学员省吃俭用自己的钱做的,还要冒着共产邪党的打压、判刑、劳教的险恶放到你们的门口,他(她)们要你们一分钱了吗?满大街、满楼道发的那些不堪入目的性广告对我们的孩子有多大的毒害呀?为什么江泽民、你们的上司罗干、周永康不管。你说我是这个地区的重点,对,应该把我当作重点在每个社区宣传宣传,人人都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的话,这个社会不是好了吗?副局长开口了,那你们是怎么修炼的?我说,今天我们的谈话我就在修炼当中,我把你们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敞开心扉,无话不说,一切为别人考虑,善待人、宽容人,这就在修炼。古人说的好,中国是神州大地,文化是神传给我们的,人们说这个人修为好,那个人修养好,与人为善,都是在生活当中没有邪念、善待一切事物积下来的。

他们又问我,那你们到天安门自焚、升天、圆满是咋回事?我说局长你们细心想一下,你们都是开车的,都知道汽油燃烧特别快,假如今晚我们几个人浇上汽油自焚,提前不安排好摄像的和拿灭火器的警察,赶叫来把人都烧死了。他们点头表示认可。我继续说天安门自焚案是江泽民、罗干一伙为了迫害、栽赃法轮功演的戏,是假的。关于“圆满”二字,我的理解是,我们对一件事,在预定的时期完成了,也叫圆满完成了,这是很正常的,但是江泽民却要玩文字游戏自欺欺人,欺骗民众。我笑着对他们说,你们公安局每年年底开总结大会,会议室上面大幅标语写着今年的工作圆满结束,那你们每个人发一瓶汽油自焚升天圆满多好呀,为什么要发纪念品啊!他们大笑,气氛平和,像朋友在聊天一样。我从藏字石、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等全部真相都讲给了他们。“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4]。我就要按师父说的做。

四个多小时过去了,基本上都是我在讲,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的机会,我心中一直在提醒自己,要珍惜这千载难逢的机缘啊。

局长笑着对我说今晚上我们不是恶警吧?我也笑着说,我从来没把警察看作恶警,这场邪恶、残酷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实际上你们是江泽民邪恶集团的最大受害者,我的师父一等再等,就是在等你们的觉醒啊!这几年大法弟子受到的种种残酷迫害,甚至失去生命为代价为了啥?现在你们明白了吧?他们默默的听着,能看出来,他们动心了。局长又说话了,今晚上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为我们好,谢谢你,说不定过两年我们也要坐监狱的。我说局长只要你们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顺天意,退党、团、队,就选择了未来,不会坐监狱的。

另一个局长说,《转法轮》我看了,很好,你把法轮功的精华深深的扎在了心中,你好好炼,你为社会做出了贡献、你为我们公安工作作出了贡献、你为社区作出了贡献,但是共产党是独裁政权,你不能跟它拧劲儿,我们老百姓是胳膊拧不过大腿的。我说局长你放心,我没必要跟它拧劲,我只是在揭露它的邪恶,是它在与中华民族、与人民、于天地、与神佛在拧劲。所以天要灭中共,这就是善恶有报,是必然的。

局长看着我说,你心态很好,说的有道理,以后有什么困难过来找我们,能帮的尽量给你帮,他指着秘书说,你签个字,走走程序。秘书拿出了本子和印泥盒。我不加思索的知道该怎么应对。我笑着对他们说,这个字我不能签,我要是签这个字,就说明我是有罪的人。局长大笑着说,不不不不,哪有这个说法,只不过是走走程序而已。我还是笑着说,这个字我绝对不能签,首先我不是对抗你们,再者我不是害怕你们,而是:第一我若签了这个字、我就是出卖了我的师父、出卖了大法,师父多年来为我含辛茹苦的净化了身体、净化了心灵,使我变成了一个身心健康的好人中的好人,我不能出卖我的良知。第二我在这样邪恶的环境下这么几年艰难的走过来,我不是为签这个字修炼的,我是为真理在世间的再现、为众生得救而来的。第三我若签了这个字,不久的将来法轮功真相大显于世时,邪党就会卸磨杀驴,轻了你们坐监狱,重了掉脑袋,因为你们逼良为娼,是要遭报应的。我就对不起你们的妻子儿女和亲人,你们说我能签这个字吗?

听了这些话,局长对着秘书和其他人说,那就算了吧,别签了……

已经是子夜零时三十分。我们的谈话已進行了五个多小时,我送他们到门口,院里停着两辆警车,一辆车上的警察打开了车门跳下来看着我,等我上车,局长走到警察们跟前说,没事儿,回去吧。警车开走了。他们几个向我打招呼,回去吧,打扰你了。我说没关系,再见。我望着远去的车灯,心中说,谢谢师父慈悲的苦度众生,谢谢师父呵护着弟子化险为夷,我也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2]的内涵。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