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教师:得知警察要加害我的消息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三日】我是一名中学教师,在完成教程的前提下,利用课余时间把大法的美好系统的讲给我所能接触到的师生,包括校长,并能安排时间给学生放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和真相光盘,学生基本上都知道大法好,并明白大法被迫害真相。而我的教学工作和教学成绩则得到上级教育部门特别好评,还得到各种奖励。

二零一三年六月,我任教的两个毕业班,应学生请求,利用自习课,完整的看完二零一三年的神韵演出和《伪火》。学生说:教室的大屏幕看神韵演出加上这么多同学一起看比在家看效果好。其中一个班非要看两遍神韵演出,这个班我教的学科和班级总分在大小考试中成绩一直是第一名。两个毕业班,除一人外,全部同意三退,并诚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就在送走毕业班后,七月的一天上午,我突然接到学校的电话让我到学校去一趟。我从电话的声音及语气感觉到了邪恶的迫害气息极浓,感到邪恶迫害向我袭来,无形而巨大的压力压的我呼吸困难。我打起精神说:师父,邪恶要迫害弟子,请师父为弟子做主!

晚上七点我给校长打电话,校长问为什么不到学校来。我坚定的说:我不能保证学校是否有公安人员要迫害我,没有安全保证我不会去学校的。校长说,你在学校发真相资料被人举报到市委书记那里了,今天警察来学校要学生家长电话,明天八点开始调查。校长让我快点给家长打电话,说我对所有的学生都那么好,家长、学生都非常认可,相信只要我打电话家长一定保护我。

谢过校领导我直接去了学法小组,说明情况后同修们的第一念都坚定的说:这是假相不承认。请师父加持弟子们的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与迫害。小组讨论是否给家长打电话,认为否定迫害就不打电话了。同修建议我三件事坚持做,不要被邪恶带动。(编辑:给家长打电话讲清真相、揭露迫害,是在救人,就是在否定迫害。)

回到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离开同修,巨大的恐惧又向我压来,但我清楚,害怕的不是真我,正念清除恐惧!晚上十一点校长打来电话,询问是否给家长打电话了,当得知我没打,校长非常“生气”的说:我怕你害怕没跟你细说,上面说如果调查属实,抄家、判刑、丈夫优越的工作会牵连,孩子学业停止,这个家就完了。我知道校长是真心为我好,所以会生我的气,并告诉我学校好多同事都很紧张,怕我受到伤害,想尽量帮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并让我赶快打电话。

我感受到校长的用心和担心,我答应校长立即打电话,并安慰校长说没事,我上面有人帮我,校长说你还能找到比市委书记还大的官吗,我说能,你放心吧。放下电话我坚定对自己说: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师父从微观到洪观掌控着一切!

放下电话,我看着师父严肃的表情我清醒的认识到,一定是修炼有漏了,我必须在法的指导下实修,提高心性,在法中修出正念,才能解体迫害!信师信法不是说到,要真正的做到才行。平时每当邪恶向我压来,折磨我的身体和精神时,我就大声的问自己:“何难能阻圣”[1]?我就大声回答:“人心能阻圣,我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去掉所有的人心!跟师父回家!”所以今天我又再一次请师尊加持我。

夜已深,我开始给家长打电话,当我把家长从睡梦中叫醒,先是深表歉意,然后告诉他们:课堂上学生问我为什么身体好、心地善良、对所有学生都好时我说因为我炼法轮功;现在遇到麻烦希望得到帮助,免于迫害。家长一听是我,大多都说孩子提及过我,说我是非常难得的好老师,表示一定帮我。

当我打了几个电话后,惊奇的发现身体舒服了,心也舒畅了,明显感到怕的物质在快速消减。静思:打电话时我站对了基点,讲了法轮功的真相,揭露了迫害,表面是求得家长对我的帮助,实际在救他们。两个班的家长电话打完了,所有的家长都表示一定帮我,并安慰我。我知道这其中有师父的承受、师父的呵护以及师父的加持。通过这件事也了了我的一个真愿:要救这两个班孩子的家长。

晚上十二点我打完电话后,考验又紧接而来,在国外读书的女儿,突然说遇到太多的困难,活够了;丈夫也突然从外地打来电话说跟我提心吊胆的日子过够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我感受到亲人的巨大痛苦,心里非常难过,这时大法的内涵显现给我:师父从微观到宏观掌控着这一切,人各有命。全家敬大法一定全家得福报!同时我也看到了邪恶的垂死挣扎。瞬间我把这“难过”一下卸掉,我没跟家人说我正在承受的这一切,平静自己的心情后,安慰他们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第二天早上四点多,我感觉自己既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应该还象往常一样做救人的事,就又出去把大法好的真相不干胶工整的贴在墙上、电线杆上。

经过这一夜惊心动魄的正邪大战,我对“法轮大法好”又有了更深的体悟,感觉我的生命進入更微观,我从更微观处喊出“法轮大法好”!这无声的洪大之声穿过层层苍宇,声音所到之处万物复苏!(梦中师父让我看到了这一景象)

我赶忙给恩师敬上一炷香,坐在师父的身边静思:找到了我以往在同修的夸奖中,暴露出膨胀的显示心和求名心;在同事的夸奖中暴露出高高在上的高傲心和虚荣心;在领导的批评中暴露出强烈的争斗心和抱怨心。最可怕的是在名利情面前和迫害的环境中不能常常保持正念和慈悲祥和的心态,信师信法打折扣。这都不是我要的,正念清除,从根上清除!不再为迫害的压力而困惑徘徊,听师父的话,纯净的扎扎实实的做好三件事,信师信法的念要纯要正!在巨大的压力下每当我举步艰难,对自己没有信心时,我就静静的看着师父,威严、威严还是威严。我流着泪对师父说:弟子这回真的体悟了修炼的严肃,修炼的路只有一条——在法上修,否则就在走向毁灭。双手合十对师父说:师父,弟子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但我坚信,只要坚信师坚信法,伟大的师父伟大的法一定能把弟子度成!

第二天什么也没发生,并没人找我。大约过了半个月,偶遇同修说:市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教育局一行多人到学校找家长和老师调查,他们听到的只有一个声音:这个老师是难得的好老师!

在师父的加持下,在自己的正念正行中解体了迫害。我用自己的修炼之路证实了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那醒目的“法轮大法好”真相不干胶,在繁华的城市高档的住宅区墙上一直贴了六个月!

我给恩师敬上一炷香,坐在师父的身边静思整个事情经过,我悟到:解体迫害的目地不是为了个人安全,应该在法上提高认识,提高心性,修出正念,不断用法层层洗净自己,在任何艰难的情况下都坚定的实修,履行助师正法救众生的大法弟子的责任这才是目地。突然,师父展现给我七个字:“真念洪愿金刚志”[3]。我泪如泉涌。天地间只有师父知道弟子的一切,弟子明白!双手合十谢恩师!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道中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一念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