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走出来的勇气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三日】我于九八年底得法,一转眼十五年过去了,其间磕磕绊绊自觉修的不好,有时做的还不如常人,但不管做的如何师父都没有放弃过我,我时常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

一、 迷失

好多年前,我做了一个梦,说我不知道什么原因离开家到了一个地方,当我要回去时候却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这时有人给了我一张地图,我打开一看却是一张星系图,上面一个星座一个星座的十分遥远,我知道我的家在星系图上方的一个地方,而我现在却处在星系图右下方的一个地方,中间似乎还隔着银河,既不通火车也没有汽车。“我怎么会到这里呀?这让我怎么回去呀!”我当时只感觉内心深处有一种近乎绝望的凄凉与失落。醒来后觉的象一场噩梦,失落的心仍在隐隐作痛。以后多次想起这个梦,却百思不得其解。多少年后我得了法,才知道人真正的生命本来产生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天国世界,因为变得不好了才掉了层次,最后掉到人中来了。而在过去的亿万年中,生命一旦掉進三界,就不可能再回去了,只有修炼法轮大法才能使生命回归到先天的家中。能够得法修炼已属不易,如今能得宇宙根本大法修炼,又是何等的幸运啊!

二、 现代科学的魔障

九六年的时候,我单位一位同事(高级工程师)建议我炼法轮功。说功法非常好,不仅可以祛病健身,还可以使心性得到提高。说她现在生活中最愉快的事就是学法、炼功,以及与功友们一起交流心得体会。当时我很迷信现代科学,心想都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我又没有什么大病,炼什么气功啊?

后来这位同事多次向我推荐,说法轮功是佛法修炼,还说人类道德下滑,要出问题等。其实我本人对人体特异功能很好奇,对史前文化、宇宙太空很感兴趣,大学时代喜欢订阅《飞碟探索》等杂志。小时候受家庭影响,基本上是相信神佛存在的。经她这么一说,心中动了一念:那就看看书吧!同事给了一本《转法轮》,第一次看到师父的照片,感觉很熟悉,很亲切,但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由于生命迷失太深,悟性太差,我几乎花了半年的时间,才把《转法轮》读了一遍。而且是带着现代科学的观念,在“批判性的研读”。还感觉一看《转法轮》就犯困,经常是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现在明白是魔在干扰我得法)。看完一遍,大部份接受了,但对宇宙是神造的想不通。直到我看到《转法轮(卷二)》,师父在经文《在大屿山讲法》中说“其实,月亮就是史前人造的,它里边是空的。史前人类很发达。” 在师父经文《现代科学的框框与佛法的博大精深》中看到我所崇拜的牛顿、爱因斯坦这些大科学家研究到最后,发现宗教讲的是真的,最终都走入了宗教,我真感觉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从此对大法深信不疑。

当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去见那位同事时,同事(应该叫同修了)非常高兴。她双手捧着一本《精進要旨》,郑重的问我:“你真的要修大法吗?”我坚定的说:“我修!”我双手接过宝书,紧贴胸前,我感觉我的生命从此再也不能与大法分开了。出门时同修用师父的话鼓励我:“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1]。我仰望星空,再次面对那遥远的宇宙星系,心中发出一念,我一定要好好修炼,回到我真正的家里!

得法后多年不愈的咽炎不知不觉中好了,手腕关节处凸起的骨质增生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我真正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三、要有走出来的勇气

九九年邪党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我因组织同修切磋被绑架迫害。出来后一直处于迷茫的状态,虽仍在家学法,但走入“独修”的误区。心里也佩服那些走出去上访的同修,但错误的认为自己根基浅、悟性差,出去怕遭绑架,产生了在家里先避避风头的错误认识。只在家里下载打印一些明慧文章给同修交流。其实是怕心没有修去。由于失去了实修的环境,原本没有去干净的色心又被旧势力放大,以至于严重干扰了工作和生活,后被迫调往另一个城市工作。

初到一个新城市,首先要适应新的环境和忙碌的工作。当时迫害还很严重,虽费了不少周折,仍无法与当地同修接触上,心里很苦闷。随着工作的忙碌、修炼的懈怠,渐渐脱离了大法,有些方面甚至做的不如常人。但心里从来都没有忘记大法,有空的时候还听听师父的讲法,看看大法书。直到二零零四年底,有同修在网上向我讲真相,我才与同修接触上。知道我是同修后,网上同修劝我做好“三件事”,当时我甚至不知道师父让做的三件事是哪三件事。网上的同修不在本地,但他那儿有一个受劳教迫害的同修刚出来,来到我所在的城市工作,也是苦于与这儿同修接触不上,看不到大法新经文和大法资料,让我与他联系(我一直能上明慧网)。就这样我终于与第一个同修取得了联系。后来通过讲真相,遇到一个听真相的人的父母也是修大法的,就这样与本地同修接触上了。我非常感动,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精心安排,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

与同修取得联系后,修炼状态有了明显好转。大量学习师父的近期讲法,明确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领悟了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最大限度的救度众生,以及圆容师父所要的一切。

然而,人要回到修炼的路上,谈何容易?旧势力虎视眈眈要干扰,加上个人修炼的因素,生活一下子变得一团糟。在单位工作量突然间加大;家里要找房子,要搬家;孩子要上补习班,要接送。一时之间乱了阵脚。同修给我指出:家庭观念太重!我还不悟,不知正中旧势力下怀,让你困于家庭这个小圈子而不能越雷池半步。这种变相的迫害使你人虽不在劳教所、监狱,却仍无法参与正法之事。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张报纸的标题:要有走出来的勇气!那巨大的字体透彻心扉,这明显的点化如同猛击一掌,使我从新考量这一切。师父告诉我们遇到矛盾向内找,是不是为了名利逞强去做一些本不该自己做的工作?是不是人心不去为了追求人中的美好生活奔波劳累?是不是实修不够、正念不足而把正法抛之脑后?

师父说:“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2]

正法進程到了全面救度世人的阶段,如不抓紧跟上正法進程,又如何对得起对你抱有唯一希望的众生?于是我加强学法,充实正念,调整好做三件事与日常工作、生活的时间比例。安排尽可能多的时间,走出去与同修切磋,共同建立资料点,熔入正法洪流。

一段时间以后,身心有了明显的变化,心胸开阔了,遇事能对照大法去做了。干扰小了,时间充裕了。看世界的观念变了,开车不加塞了,对别人加塞儿一笑而过了。有时看到穿行于车流之中,为了谋生到处发广告页的年轻人们,心里十分怜悯:孩子们啊!如今大法弘传于世,你可知道吗?你了解真相吗?你三退了吗?每念及此,倍感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我们真得做好啊!

四、正法修炼点滴

根据师父正法的需要,我和其他同修一样,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开了一朵小花。不仅可以打印、复印资料,还可以刻录制作光盘。除了自己发放外,还可以满足周边一起配合的几个同修的资料和光盘的供应。几年来,打印机用坏了几个,但资料点一直平稳的运行着。二零零七年有一个同修因贴不干胶被邪恶绑架,邪恶逼问资源来源,欺骗说供出来就放人。同修宁死不说,被判劳教二年。为保证资料点的安全,同修付出了巨大代价,也突显了中共的邪恶。

我们住的是楼房密集的小区,救度那里的众生成为我责无旁贷的使命。我经常带上几十份资料出入于各楼宇之间。开始没经验,有怕心,晚上看见汽车灯照过来,站在门洞躲半天。胆胆突突让人觉得不正常,反而容易引起人们的警觉。通过学法,悟到了“害怕也是一种执著心”[3]。“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4]。横下一条心,堂堂正正,头也不回,如入自家楼门。然后告诉电梯师傅到达一个较高的楼层,然后走楼梯一层一层的向下走发放资料。如遇走廊昏暗看不清时,为了把资料放在众生容易看到的地方,干脆跺开走廊里的声控灯,把资料放在合适的位置再走开。

有一次正在发资料,刚把资料放好,就听见有人朝这个门来了。我没有怕,冲那个人一个微笑,他也向我微微一笑,开门就進去了。我的体悟是,当你平和自然、坦荡无执时,众生看你就像亲人一样。

让我忧虑的是,一些高层楼安装有带门禁的安全门,出入甚为不便。但那里的众生同样需要救度。师父告诉弟子“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5]。在明慧网交流文章经常能看到同修用正念打开邪恶的手铐、门锁而走脱的神迹。我决定发正念打开安全门给众生送真相。出发前准备好资料,向要去的高楼立掌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弟子,打开安全门。结果到了那里用手轻轻一拉安全门就开了,真是神奇啊!可等顺利的发完资料,下楼要出门时才发现门推不开,要刷卡才能开门。迟疑之时,就听门外有人刷卡進门,于是顺利出门。弟子心里明白这都是师父的巧妙安排,都是师父在做啊!

在建筑工地发放资料。那里的朴实的农民工急需救度。我的做法是先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悄悄把真相资料发放到他们住宿的帐篷附近,或用复印纸的包装皮做成纸袋,里面放進资料,用双面胶贴在建筑工地的墙上,方便农民工取阅。通过这种方式让他们先了解真相,然后再找时间找他们聊天,讲真相劝三退,效果很好。过程中真正体会到师父讲的,“无论邪恶用什么样的办法,拿多少钱财,想破坏大法,都达不到他们想要达到的目地。我们是用心在做,他们是用钱在做,这一点他们永远也比不了。”[6]

有一次给一个清洁工讲真相,恰巧她的婆婆和嫂子也是修大法的,而她却没有三退。她对我这样的人修大法感到有些意外。在她的观念中,炼法轮功的都是些没多少文化的人。我告诉她,法轮大法弘传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李洪志师父的弟子遍及世界五大洲,其中专家、学者、留学生不计其数,还有一个国家的副总统在炼法轮功。我向她讲述了天安门自焚伪案、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真相,并劝她三退,她当时没有表态。我给了他一份真相小册子,让她回去好好看看。并告诉她如何三退的办法。过一段时间后又遇见她,她说她已经退了,自己写条子贴出去退的。又一个生命得救了,我十分欣慰。

有时有时间却又不方便讲真相、发资料,打真相电话就成了很好的选择。开始打真相电话时候,很少有人接听超过半分钟。与同修切磋,同修认为应该发正念清除接听人背后的共产邪灵和黑手、烂鬼。这样做之后打真相电话有明显效果。印象比较深的一次是与同修大姐配合,她负责发正念,我来打电话。结果那次打的电话几乎全部听到最后。但还是有一些人接听电话时间很短,这让我感觉我有需要提高的地方。通过学法向内找,师父说:“将来的生命都是为他的,过去的生命是为私的。”[7]那么我就为接听电话的众生想一想,是什么原因不接听电话?我突然想到,别人在那个时段会不会没有时间接听?我回想起来了,那些电话都是我从名片上抄来的,都是些做生意的人,在那个时间里正忙着做生意呢!于是我就选在晚上七、八点钟给他们打电话(再加上发正念),几乎个个都能完整接听。原来我光想自己有时间了,没有为别人着想,想到此,心中豁然开朗。

五、 与同修的整体配合

我家的资料点除了供自己发放资料、光盘外,还供给其他同修。有时是同修来取,大部份时候是我给他们送去,几年来坚持不懈。同修们配合默契,少有争议通过学法都能解决,几年来把资料点圆容的很好。

有时要做的资料太多,不知不觉就有了抓紧时间完成任务的心,几天不学法,常常不炼功。好端端的空调开始向室内漏水(向外排放正常),这不是有漏吗?那就抓紧学法吧!干扰就来了,捧起大法书就犯困,看别的书就没事。于是多发正念清理干扰,通过合理安排学法与做事的时间比例,归正了修炼状态。

有一次,一起配合的同修大姐胳膊摔伤了,只能发资料,却不能装订,连折叠装袋都做不了。我除了做资料,还得装订、折叠,心中就有怨气,人心直往上翻:我那么忙,还得做这些事!怪同修大姐正念不足被钻了空子,给正法造成损失。却没想如何帮助同修查找心性上的漏。这时想起师父的法“这些事情都应该有大法弟子宽容、善良、祥和的表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8]大法修的不是“真、善、忍”吗?我的善心哪里去了?怎么还会有怨心呢?这其中还有私心,怕占用自己的时间。发现这些不好的心就要去掉它!于是很快调整好心态,把资料装订好、折叠好才给同修送去。

离我较远的一个同修当地的一个大资料点被邪恶破坏了,资料点的同修遭绑架迫害。同修们看不到周刊、资料,神韵光盘一时短缺。同修希望我协助他们另外建立一个资料点。我抓紧时间采购设备,购买耗材,安装系统。手把手的教老同修上网、打印、复印技术。很快把资料点建了起来。又主动承担起资料点技术维护工作,包括电脑方面的,打印机方面的,手机发短信、彩信的,mp3、mp4的,平板电脑的,只要我能解决都帮助解决。和同修约定每隔一段时间过去一次帮助解决技术问题。我家离同修家较远,往返一次近百公里,几年如一日,资料点平稳的运行着。

修炼十几年来,在慈悲的师父的呵护下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我当继续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的修炼路,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广度众生〉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