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修炼大法中的二三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日】我今年七十五岁,退休工人,一九九四年有幸走進大法修炼

修炼前我有多种病:神经不好,晚上睡不好觉,白天打不起精神来;最痛苦的是胸膜炎这个病,举手投足都感觉到疼的难受;还有多种妇女病。病痛的折磨,干家务活很吃力,我家的孩子们小时候吃不到面条和饺子,因为剁饺子馅、擀饺子皮和擀面条我做不动。我常年吃药,用各种偏方也不见好,甚至找人画符烧纸,反正各种法都用了也不见效,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越来越不好。

当时听说气功能治病,我也选了其中的一种功练,同时也在注意观察到底哪个功效果好,注意听街坊邻居们这方面的评价。练了一段时间也没见有什么效果。后来就听到越来越多的人谈论法轮功的神奇事,而且有很多人转去学炼法轮功,我就是这样走入法轮大法的,可能这就是我与法轮大法的缘份吧,那时还没有感到这是一件改变我命运的大事。

最幸福的是,当年我参加了师父在锦州和延吉两地的讲法学习班,特别是延吉班,有四千多人参加,因为师父讲的太好了,同时师父的讲法场上有很强的能量,也就是师父打出来的功,使学员们感觉到特别的舒服,有病的人在场中也感觉不到病痛,因此,有很多学员是师父走一地跟一地的跟着班听师父讲法。我亲眼看到了师父,亲耳听到了师父讲法,师父的讲法亲切入耳,讲出的法理通俗易懂,我听着觉的好象在和我们在唠家常,但讲出的法理却完全和别的气功不一样,是比祛病健身气功更高的理。通过师父的讲法,我明白了人活着为了什么;人为什么得病;只有重心性才能长功等很多听着又新鲜又愿意听的理。我一边听一边想,这不是一般的气功,我得好好学!在讲法学习班上我有幸跟师父合影留念,这张珍贵的照片至今我还在珍藏着。

师父在班上讲法时,用功能给学员们调病清理身体,并告诉我们,这两天大部份人会出现病态,如感冒、拉肚子、头疼等等各种病态反映,这不是病,是师父在给清理身体,使身体里不好的东西往出返。我当时有些怀疑,这么多人能管得过来吗?但神奇的是,我们住在一个旅店里的学员几乎都出现了师父所说的状态,不是感冒就是拉肚子,一打听,其他学员也是这样。病态过后,每个人都感觉身体比以前有精神了,特别好受,走路都轻飘飘的。我信服了,知道师父不是一般的人,我要和师父好好的学。

在延吉学习班上,师父让我们听他的口令跺左脚,在跺脚的同时想着自己的一种病,我当时想着胸膜炎,按师父的口令跺脚,从延吉回来后,胸膜炎不知不觉的好了。无病一身轻,干活有劲了,脸色也好看了。得法不到一年时间,我的病全都好了。这是法轮大法给我的,我庆幸自己得到了最好的大法,从此我更加坚信修炼法轮大法,并用亲身感受把大法的美好讲给我的子女、女婿等,也让他们得到了大法。

当时大法洪传,学大法的人都从身体、精神很快向好的方面转变的现象中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一传十,十传百,学大法的人越来越多,各地陆续办起了炼功点,大家利用业余时间学法炼功。我们地区也办起了炼功点,我们每天的晚饭后和星期天都到这里来学法炼功。

一天晚上九点多钟,当时天下着雪,我们几个同修从炼功点学完法回家,路上横过马路,差一步就上马路牙子的时候,笔直的马路上一辆吉普车突然间从路的中间拐向我们,冲过来了。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车就撞上我了,当时我摔在地上,什么都不知道了,车拐个弯就跑远了。就听有人喊我:摔坏没,有事没事?当时我也没害怕,心里想,我是学大法的,有师父,没事!当时我前额被撞出两个鸡蛋大的包,象两个犄角一样吓人。同修们吓坏了,赶紧扶我坐起来,我缓了一小会儿,说来也奇怪,“有师父,没事”这一念一出,就觉得不那么太疼了,四肢也能慢慢的活动了,就这样在大家的搀扶下回到家。

家人要送我去医院,我坚持不去。几天的工夫,头上的包消了,身体正常了,而且我感觉到身体比以前更好,更轻快了。亲眼看到这件事的常人都觉的惊奇,不相信被车撞的这么严重不上医院几天就完全好了,但事实在这儿摆着,也就只剩下奇怪了,但不只是奇怪,因为他们知道我修炼法轮大法,他们从中也知道了法轮大法不是一般的功法,他们也佩服法轮大法的神奇。

法轮大法是神奇的,你只要真心修炼大法,师父就会管你,给你净化身体,保护你修炼,不收你一分钱,所以大法是大慈大悲的。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